首页 武侠 古武未来 天源狂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擅自行动

天源狂侠 南宫英风 2552 2019.07.20 16:13

  只可惜似乎天一老人没有那个意思放过他,凌逍在方敏医馆修生养息的四天里,已经有三批天一门的人敲开门来这里进行了搜查。

  如果不是方敏易容术高超将他易容成一个人见人恶的大麻子。恐怕他早已被他的那些师弟们抓回去了。

  以现在这个立场看这些平日里道貌岸然的师弟们,搜查他时反而显得异常积极和凶神恶煞。

  显然同僚这种东西情分本来并不够深。铲除同僚这种事情,又显得特别天经地义。

  世界上大麻子本来就不多,而凌逍被易容成的这个大麻子,又显得太平凡太恶心了一点。这样一来,由于丑得并不扎眼,只是有点油头垢面恶心了一点。所以反而并没有任何人会关注到他。或者说关注他的人,都是因为他的满脸麻子在关注着他,而并不会产生怀疑他是什么其他的人。

  但是这个搜查的频率,实在是太凶狠了。

  照这样下去,被发现也是迟早的事情。因为一个人虽然能被易容,但是他的眼神是很难变化的。一旦确认了眼神,说不定就会被找到是要的那个人。

  “我师父为什么那么死脑筋,他就不能想到,我也许早就远走高飞,去到别的什么地方了么?”凌逍每天要顶着满脸麻生活,这对于一个颜值本来就不低的男人来说着实有点太难受了。

  “难道我一辈子都要做一个大麻子来保命吗?”

  花飞燕道:“我觉得他也许只是为了保险起见,说不定他还派人去更远的地方抓过你。”

  “唉,师徒情分一场,何必呢?更何况,是他先要我去找鬼霸天送死灭掉我的,是他不仁在先,我撞破了他的秘密,我又没有传出去,何必非要弄死我?”

  “死人当然才是嘴巴最紧最安全的。”花飞燕叹了口气道,“而且世上的是非恩怨,很多本来就没有什么道理。我这么聪明,也想不出来你师父非要弄死你的理由是什么?照你所说,你的资质公认的天一门最平庸的,他以这个理由不让作为大弟子的你继承掌门,也很合情合理,何苦一定要杀了你?”

  “难道这里面还有什么更深层次的秘密?”凌逍道。

  花飞燕道:“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总之,明天如果汪宏牛那批人再过来搜查的话,我就要潜进天一门去杀了古磊泄愤。天一老人我打不过,这嫩鸡我还是不怕的。”

  凌逍道:“你别忘了他还会‘苍穹一剑’,这种绝招我师父都传授给他了。”

  花飞燕道:“你当我傻啊?杀手杀人还跟他刚正面?我是觉得他太年轻,防身的能力应该会很差。八成我可以在他来不及防备使出招数的时候就结果了他。况且,他不知来人武功底细,也不可能一出手就是‘苍穹一剑’这种大绝招,只要他稍微轻敌,我就赢了。”

  凌逍还是有点不放心:“你有把握?”

  花飞燕道:“别忘了我是天源大陆第一女杀手。”

  凌逍道:“但你的武功却并不是最高的,一旦遇到高手你便束手无策。我是很担心你。要不,飞燕你还是不要为了一时之气冒这种风险了吧?”

  “你叫我飞燕?”花飞燕脸微微一红,会心一笑,但是也并没有太抵触。

  花飞燕接着道:“哼,不能有来有往,这种事本非本姑娘个性,只许他欺负我们不许老娘去杀他吗?”

  凌逍知道花飞燕‘作为一个杀手的尊严’这种意气又上来了。想来是阻止不了。

  只能苦笑着摇了摇头。

  到了第五天,汪宏牛果然又来了,

  “王八蛋!”不单是凌逍和花飞燕,连薛一帆,方敏,苍行健几乎内心里都是这种声音,如果不是怕暴露身份,真想合起伙来把这个垃圾揍一顿。

  “我说这位汪大帅哥,你这样五天来四次的频率,我这医馆还要不要做生意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是什么非法行医的组织呢?以后把我名声搞臭了无法靠给人看病赚钱了,你养我啊?”方敏真的是一副驱狗的表情。

  “哼,少废话。”汪宏牛横着眼睛,“我们想搜查你们就乖乖配合我们搜查,不然你确定天一门你惹得起?”

  “天一门是公认的名门正派,怎么能养出你们这些私闯民宅的狗贼。”花飞燕道。

  “你说什么?你想挨打?”汪宏牛道。那态度连凌逍这个大师兄看了都想上去一巴掌教他做人。

  不看不知道,连凌逍都没想到,平日里在山上道貌岸然对他毕恭毕敬的三师弟抓他的时候是这个态度。

  花飞燕道:“怎么?你敢打女人?你打啊?看老娘不去厨房拿菜刀砍了你。”

  凌逍不禁在心中暗暗佩服花飞燕的演技,这一说法,正是暗示自己只是一个平凡的住家泼妇而已,并不是什么高手。

  汪宏牛笑道:“姑娘别伪装了,你以为我看不出你是个女中高手么?虽然我还搞不清楚你的真实身份,但就凭这一点就觉得这个地方可疑。”

  的确,花飞燕从第一眼看到汪宏牛就能判断出汪宏牛的武功在年轻人里算非常不错,那么汪宏牛见花飞燕的第一眼作出相同的判断也很正常。

  毕竟,没有谁是傻子。你的武功修为能看穿我,那我同时也能看穿你,正是这个道理。

  “很棘手啊,这样一来,离穿帮也不远了。”凌逍心想,他简直头都要炸了。

  以他的武功,跟花飞燕苍行健薛一帆一起对抗天一门的众喽啰完全不是问题,问题是方敏是个普通人,如果他们公开跟天一门翻脸,方敏这医馆,就要因此受牵连无法在这个镇子开下去了。而且方敏没有武功,性命会不会受到波及都难说。

  做人最重要的就是要以大局为重,把损失减到最低。不要连累到无辜的人。

  花飞燕道:“你管我是什么人?你管好自己不要在别人地盘撒野就好。”

  汪宏牛气得咬了咬牙,道:“哼!如果我不是确信自己打不过你,今天便一定要逼你说出自己的身份。我们走!”

  “啊啊啊啊啊啊气死了。”汪宏牛刚走,花飞燕心态就已经崩了。

  “喂,姑娘你要不要这么夸张?”凌逍开玩笑道。

  “滚开,大麻子,姐姐我现在就要去杀了古磊,不要阻止我!”花飞燕已经从身后掏出十八般兵器。

  凌逍知道自己阻止不了她也不可能阻止得了她,只好道:“喂,我知道自己改变不了你这个脾气,但是你一定要活着回来哟!”

  花飞燕道:“开玩笑。姐姐我是那么轻易死掉的人么?”

  薛一帆道:“总觉得花姑娘还是不要这么冲动的好。感觉那个古磊也不是什么很好对付的人。”

  凌逍笑道:“算了,薛前辈,没有人能够改变她的。既然她想去,就让她去吧!”

  方敏叹了口气道:“虽然还是有点担心,但还是希望花姑娘行刺成功吧。”

  花飞燕道:“那是当然。你们只管听我的好消息。”

  入夜,花飞燕便一身漆黑的夜行衣潜进了夜色。

  凌逍他们根本拿她没什么办法,只能在医馆里等她的消息。

  大约凌晨一两点的时候,花飞燕便回来了。

  她受了很严重的伤。

  她的全身上下受了至少六七剑的割伤,脚上还一瘸一拐。

  凌逍觉得好心疼,道:“怎么会这样?飞燕你……何必这么强求自己,没有机会打不过就逃啊!”

  花飞燕喘息着道:“我也想,可是……”

  “花姑娘,这是怎么回事?”薛一帆道,“我观姑娘武功并不弱,怎么会这么狼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