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古武未来 天源狂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 暗器大师

天源狂侠 南宫英风 2642 2019.08.21 12:01

  沈魂谦虚地浅笑道:“不敢不敢,我这人只不过有个坏毛病,能够杀死我的武功不管学不学得会,我至少要去了解一番它的原理。”

  这两人一来一往,不知道的恐怕还以为他们是多年不见的故交好友在这里参禅吟诗。

  “沈兄既已知道我的厉害,是不是可以放我们一马,不要再找我麻烦了?”凌逍直入正题道。

  沈魂道:“怎么说呢,你杀了莎祭司府四大暴吏之一的孤雪,这笔账莎祭司大人是迟早会跟你算的。但是我这个人呢,是从来不吃眼前亏的,所以,后会有期。”他说完优雅地转过身,一溜烟的消失了。

  花飞燕忍不住道:“这孙子真能装逼,溜之大吉就溜之大吉,还要一套一套的。”

  凌逍道:“算了,我感觉那莎祭司,也不是我们能够轻易对付的,杀了沈魂反而对我们更不利。你想,四大暴吏死一个还可以补一个上来凑足四个,要是同时死了两个,莎祭司还有任何立场放过我们?”

  岳铃儿笑嘻嘻纠正道:“你放心,不管你杀了几个,以莎祭司的风格,都不会放过你的。”

  凌逍道:“那就没办法了,很不幸,我们真的又多了一个强大的敌人。”

  不知道是不是刚才的情况太危急,此刻唐小箐的母亲竟然从病榻上坐了起来。

  唐母道:“看来各位都是有本事的人,我这个病估计也好不了了。小箐为我出去偷窃弄了不少治病的钱,也还是这个老样子,四处都没有人能够根治。你们方才得罪的二人好像是莎祭司府的孤雪和沈魂。”

  “伯母你又知道?”凌逍众人大惊。

  “你们的对话我一直在听。唉,住在这个城市的人谁不知道莎祭司,真的是权力凌驾于城主的存在。虽说是亲生女儿,但雷宇莎真的是这个城市实质上的主人。他父亲雷鸣王的权力,反而被她架空了。”

  “情况已经变得这么恶劣了吗?”花飞燕问道。

  唐母点了点头,道:“是的,以前雷鸣王虽然宠他的女儿,给了一部分权力给她,但是自身还是拥有一定的统治权,而现在,整个城中的事务已经全部交由雷宇莎管理。”

  “原来如此,”凌逍点了点头,道,“只不过伯母你说这么多是为了表达什么?”

  “我已经快撑不住了……”唐母道,她的胸前已经渐渐冒出些许红色,红色越扩越大,原来那是鲜血……

  “孤雪的暗器虽然没有打中凌少侠,却打中了我……”唐母说话的声音已经越来越微弱……

  “对不起,伯母,我的错,我没想到孤雪的暗器能打到你……”凌逍失声道。

  “你没错,孩子,错的是莎祭司府的那些坏人,你不用难过。”唐母似乎临终之前已经完全接受了凌逍,“啊,我感觉好困,我快不行了。我家小箐,就拜托你带到‘银环大师’那里。‘银环左劲松’,人称‘暗器大师’,是我昔年的好友。你把小箐送到他那儿,他自会代我照顾。”

  “可是我不知道这个人的住处,他是否在这噩多斯城内?”凌逍道。

  唐母示意他凑过头去,在他耳边低声耳语了一番,便咽了气。

  唐小箐眼泪汪汪地看着她,这一瞬间完全止不住失声痛哭起来,跪在地上,趴在她身上,完全哭成了个泪人。

  “她已经死了。”花飞燕有些遗憾地摇了摇头,问凌逍道:“怎么样?她跟你说了些什么?”

  凌逍微一点头,悄声道:“她告诉了我那个暗器大师的住处。可能是怕隔墙有耳,别人听到了会打扰到那个隐居多年的暗器大师吧,也许是担心莎祭司府的人还会来找麻烦,所以她不愿意公开说出来。”

  花飞燕颔首道:“她这么想是完全有必要的,毕竟刚才就是沈魂的人成功跟踪了我们。不然也没有这么多事。”

  凌逍惭愧道:“别说了,我实在是好内疚。要不是孤雪对我下手,又怎会连累到她?”

  唐小菁道:“你也不用太内疚,我妈的病大夫说的确是已经到了末期。”

  “这一路上,我们一定要打起十倍的注意力。”凌逍道,“以我们的洞察力,只要稍微仔细一点,都不可能有人能跟踪我们的。”这一次,他想做好万无一失。

  暗器大师银环左劲松住在噩多斯城地下黑市里面,这与唐小箐母女住的地方又是另一个很远的方向了。一路上的确是有几个莎祭司府的喽啰在跟踪,他们穿得都很神秘。不过,几乎都是在被发现的同一瞬间被花飞燕的鞭子割了喉。

  确定了百分之百没有人会跟踪之后,凌逍才悄然带着三个姑娘潜入了噩多斯黑市。

  噩多斯城本来就以“不法之地”而闻名,这里的黑市卖些什么东西可想而知,拐卖而来的妇女,小孩,农奴,各种野山珍,偷来抢来杀人越货得来的名家字画,暗器,流落民间的神器,一些神乎其神不知道真假的宝物,壮阳补品,催情药,都当街售卖。职业杀手开的杀人店铺,什么身份什么地位的人杀了要多少钱都明码标价。简直看得花飞燕这个天源大陆第一女杀手都咋舌。

  “我的天!竟然还有这么大胆子的地方。这还有王法吗?”花飞燕道。

  岳铃儿道:“恐怕这里只有雷氏父女才是王法,又或者,连雷氏父女都已经管不住这个地方了。”

  “实话实说我真想把这些垃圾烂人渣仔通通杀掉解放这些被拐卖的人。”凌逍看得一脸愤怒,“可是这样的地方如果我强出头乱了秩序,恐怕很难再活着出去。”

  岳铃儿点了点头,“此地藏龙卧虎,不可意气用事。能在这种地方扎根生存的人,已经不能单纯的用有本事来形容了,那是相当邪恶之徒。传闻这里有六大恶人,实力强劲,几乎可以跟雷氏父女对撼。雷氏父女就是因为管不住这个地方所以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容忍他们的生存。本来他们也是一丘之貉,一方明着作恶,另一方在地下作恶,谁也不敢招惹谁。但一方面黑市又需要一定的权力庇护,所以总的来说还是黑市豪强稍微敬畏雷氏父女一些。”

  “是哪六大恶人?”凌逍好奇地问道。

  岳铃儿笑道:“这我就不知道了,我又不是万事通。”

  她要不这么说,凌逍还当真以为她是万事通。

  “但我们要来找的毕竟是暗器大师左劲松,与那六大恶人并无关系。”凌逍道。

  “此言差矣,六大恶人乃是此地的统治者,一切行为恐怕都被他们看在眼里。若他们要插手,我们也毫无办法,所以还是要留心防着他们。”

  “那倒是。”凌逍点了点头。

  左劲松住的地方乃是一个叫作“妙春堂”的小医馆。他的脖子上套了一个银制的环,双手套着个银环,双肩套着银环,鼻子打着银环,浑身上下不同部位竟然打着十来个银环。也无怪乎被人叫作“银环左劲松”了。

  凌逍简直一眼就认出了坐在堂前给人看病的他。原来这位号称暗器大师的人,现在的职业竟然是一位医生。

  “你好,左医生!”凌逍笑着迎上去寒暄。

  “嘘,此地禁止喧哗。”左劲松全神灌注地给病人把脉。懒得搭理凌逍。

  “左医生,我们是你的客人,有人托我们给你带了个人来。”岳铃儿笑嘻嘻道。

  左劲松睁开眼,十分不悦道:“你们到底是谁?竟然这么不知礼数,你可知我现在给把脉的这位病人是谁?”

  他这么一说,凌逍才注意到,他说的这位病人身后的两旁起码立着五六个彪形大汉,个个都相貌狰狞,像是地狱放出来的恶鬼。

  凌逍愣了愣,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相貌奇丑无比气场又强势到让人不舒服的怪胎站在一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