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青春文学 时光下的约定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生活

时光下的约定 未黯烟火 2335 2019.10.15 09:35

  于中乐呵呵地掐着手机,在各大群里潜水,就连备注都改成了,“学车滴滴我”。

  当真是不亦乐乎,他并没有注意到,胜名的目光已经在他身上停留很久了,聊到兴奋时,他拉过驻留在他旁边的胜名,笑嘻嘻地道:“队长,你看,这个算不算是高意向啊,”

  胜名弯下腰去,看向他和别人的聊天。

  “你好,你是哪个驾校的啊?”

  “驾易学,”

  “驾易学?”

  “对的,”

  “没听说过。”

  “你想学车嘛?”

  “想。”

  胜名把他的手机拿来,打出几行字,“同学,我们驾本易属于国企州教投,每年都有一万名大校生在这里学车,还有自己的app。”

  打完后,发送过去,又点开了对方的个人资料,进去了他的动态,最上面一条是“蓝岸驾校今年推出优惠活动……”。

  胜名脸色发黑,嘴巴动了动,语重心长地道:“兄弟,前天我就看你这样了,不能只潜水啊,到今天还是这样,那些加你的好友都不是想找你学车的,你也加几个好友聊一下,试一试,毕竟一天六十的工资,五个app,一个12元,多贵呀,这前几天基本上就是送钱给你们,我去大街上找人下给他五元都可以下十二个啊,你这几天,才四个app,是不是太少了啊,不是我话多,自己想想吧,再试试。”

  说完,转身走开。

  莫运看见,于中摇摆着头,嘿嘿笑着,似是不当回事,忽的,于中脸上现出了不耐与厌斥,只四秒后,又恢复了平常模样,吊儿郎当一般。

  转回头,他又开始奋力聊起天来。

  “你好,”

  “?”

  “有什么事嘛?”

  “请问你听说过驾易学嘛?”

  “没有。”

  “驾校吗?”

  “对,州教投驾本易,百度上可以搜到。”

  “你大几啊?”

  “准大一。”

  “什么学校啊?”

  ………………

  “要报全日制自考本科吗?专升本还是很难的!”

  “不了不了。”莫运苦笑着,发出一条消息,短短的几分钟内,两人聊了数十句,而他差点家庭地址都要给报进去了。

  蠢的可以了。

  王松在旁边转着,突然注意到了自己的表弟,似乎聊的正起兴。

  王松对其产生了一丝好奇。

  莫运对其王松过来站在身后毫无所觉,当王松看到“全日制本科班”时,大惊失色,直接一只手拍在桌子上,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你没报名吧,这个不能沾,全日制本科班那都是害人的东西,毁人终生的……”

  其语气,深深的厌恶与排斥。

  见莫运有点呆呆的样子,王松又拍了拍桌子,撇过头,喊了一声夏波。

  “夏波,你出来一下。”

  “做什么。”

  “你出来一下就是了。”

  说着,又和莫运急道:“你也出来,我让他给你讲下,这个碰不得。”

  其实听表哥说了这么多之后,他心里已经对这个“全日制”产生了排斥。

  虽然还不能全部理解。

  教室外。

  王松扶在墙壁上,锁着眉看着夏波告诫着莫运。

  夏波耸了下鼻子,手指在空中点点划划,道:“首先啊,噗——”

  正张嘴,夏波眼珠转动着,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直接笑喷了,他侧头看向一旁的王松,“不是,这说什么啊?”

  王松看着夏波,声音大了一些,“你就告诉他你了解的全日制本科班是什么样的,不是挺简单的嘛!”

  “好好,”夏波吸口气,忍住笑,“具体点来说,就是,全日制碰不得,比如说你报名了去本科上学,它的学费不仅贵,等你读完三四年后,本科学历都是不受认可的,第二学历,就是你读完步入社会发现,这个学历都没什么用……”

  回到教室,莫运愈发惊恐。

  当即便把那个好友给删除掉了。

  听两人讲了许多,他只知道碰不得,具体也只大概了解一点。

  表哥让他百度自己搜索一下,他没有,只是向下一个好友发起了进攻,他对这些没有兴趣。

  晚上入寝,徒弟突然给他发消息了,向他抱怨一下自己的苦。

  “师傅,上班好累啊,今天累死了,又加班两小时。”

  “明天开始休息两天。”

  “现在在家昏昏欲睡。”

  莫运叹口气,这就是生活啊!

  “那你早点睡吧,还好明天后天可以休息的。”

  消息刚发出去,徒弟就回了。

  她发了一个痛哭的表情包,以示悲伤,接着解释着,“我虽然休息了,可是却要背书,休两天,背五个知识点。”

  莫运有点迷糊,“那也休息了呀?”

  “一个知识点两大页。

  背完每一个人都要过关,一个字不能差。”

  莫运接着迷糊,“先好好休息,放松一下,把状态调整好,两天时间还是挺长的。”

  徒弟:“哪里长了?”

  再加一个痛哭的表情包。

  仿佛随之而来,深深的质疑与惊叹,令人泪伤。

  可惜这个时候的莫运看不出来,他那么幼稚,那么蠢,再加上最近几天的驾易学销售事情,简直要塞满了他的脑壳。

  外加,他正在和金沐语玩着游戏,只能抽空聊一下天,然后接着打游戏,每局游戏,他都是主角,他不能放松。

  他等待消息过来,然后细想二十来秒,发过去消息。

  可是徒弟并不知道,估计此时是深深的疲倦与心累。

  莫运傻傻地安慰着:“今天先好好休息吧,明天可以早起,再睡午觉。”

  徒弟发来一张图片,图片是一张纸,纸上写满了内容,应当遵守什么,注意什么,他只看了一眼就退了出来。

  徒弟:“这种东西一字不能差,还不如叫我去死。”

  又是一个痛哭的表情包发过来。

  “学姐和我讲,她们刚开始上班的时候每天都哭,头发都一把把的掉,还失眠暴瘦。

  欲哭无泪。”

  莫运放下手机,看向窗外的夜空,突然有点心酸,他拾起手机。

  “摸摸头,尽力来吧,要是有什么事情可以找我倾诉,我想我会是一个不错的倾听者。”

  消息闪动,“嗯,我要睡觉觉了,晚安。”

  “晚安。”

  话题就此终结。

  徒弟是几个月前在玩王者时,匹配到的队友,因为互相支援救了对方,他主动问道,可否成为师傅,第二局游戏开始前,她同意了,那时的昵称为“清理兵线”。

  头像是一只大猫爪子来着。

  她是一名医学生,大学已经毕业,如今在新蓝群城一家医院里实习,朝七晚七,异常辛苦,护士的日子,不容易。

  莫运叹口气,将手机关机,沉沉睡去。

  在他睡着前,迷迷糊糊听见,于中在寝室里喊着熊合说不想做这个了,要重新找事去……

  之后的一点点都听不见了,他做了个梦,他去了玉州,在火车站外抱住了金沐语,牵着手,喝着奶茶,还拍了照,双眼里充斥着甜蜜。

  还逛了街,说了好多好多话,互诉衷肠,最后在她家附近,分开。

  兴奋喜悦,幸福美好,就,和梦,一样。

  是的,只是一个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