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青春文学 时光下的约定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曾忆

时光下的约定 未黯烟火 2521 2019.10.25 00:09

    两名少年伫立在商场门口,眼中倒映着缤纷的夜晚。

  “这就是我工作的地方,小北创意城九楼,要去看看吗?”孙佳露出得意的笑容,手指身前高楼。

  莫运果断摇头,拿出亮屏手机,“不了,我该回宿舍了,现在八点五十,宿舍十点关门,我休息的时候再过来吧。”

  “那,那好吧。”孙佳脸上的笑容都有些暗淡了,“那你休息的时候再过来,记得联系我。”

  “好,”莫运回复了金沐语所发来的消息后,就看向孙佳,“这里哪儿能坐车回去?”

  孙佳想了想,领着他走到小北创意城旁的路口,往前直走,而后越过街道,在一个公交站点前等候,“你看,我就说蛮近的吧,放心,你坐车回去,肯定不会有十点的。”

  “不过感觉也差不多了。”

  “诶,你看,车来来,快上。”

  “可以用支付宝扫码。”

  “我走了。”

  “嗯,”莫运点点头,上了公交,转身看了他一眼,走向了最后面的车座。

  公交一路奔驰,整个车都动荡起来,

  “干嘛了,干嘛了,玩游戏了。”

  手机屏幕突然亮了起来,名为小东子的好友发来邀请消息。

  “在公交上,今天晚了,玩不成了已经,明天再玩吧。”

  “好吧,挤公交,哈哈。”

  聊天结束。

  莫运觉得他生活在一本小说里,成为了其中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色,在生活的洪流中跌跌荡荡,一路浮沉。

  他喜欢沉默,喜欢发呆,喜欢看向窗外。

  当精神凝聚在一起,整个世界都安静了,当精神分散开,大脑就是一片空白,整个世界也都安静了。

  他喜欢这种状态,喜欢维持这种短暂时候的状态。

  就像魂魄都出了壳,维持着一副呆滞的面容,在其身后,身前,上方,飘荡,俯视着自己,俯瞰着这个世界。

  这是一件很享受的事情,和看书,和听音乐,和吃饭,和喝水,和睡觉,都是很快乐的事情。

  公交上乘客的聊天声音,似乎距离他很远,虽然近在同一辆车内,却仿佛隔开了一个世界。

  “新蓝东河,到了。”

  公交车上响起一声广播,而后车躯停下。

  莫运的心神缓缓回复,他下了车,走过石桥,走过红绿灯,走过街道小店,走进校门,走进宿舍,躺在自己的凉席上,眨动着眼睛。

  他想睡觉了,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哈切,嘴巴张地极大,全身都涌上来一股困意,眼皮都要阖上了。

  忽然,他眼皮猛地睁开,他还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没做。

  对了,今晚的游戏还没玩,晚安还没诉说。

  这件事情一想起来,整个人都不再萎靡了,从某个未知的地方传来极大的力量,其炯炯发亮的眼睛彰显着他有着能撑过这个夜晚的充沛精力。

  他爬起来,打开手机,夜晚的战斗又开始了…

  手中的韩信意气风发,睥睨主宰暴君,纵横整片地图,弹跳如飞,枪挑李白,斩诸葛,一枪点爆地方水晶,冷酷如斯。

  评分:16.00。

  ……

  玩完后已是11点,互道晚安后,莫云发现自己已经睡不着了,睡意并不明显。

  本想看看小说的,可是打开软件后,却是发现自己对此毫无兴趣,于是又退出了小说页面。

  把手机拿在手中,突然不知道干什么了,好像对手机都没有了什么兴致。

  便眨巴着眼睛,将双臂枕在脑壳下,望着隐匿在黑暗中模糊不清的天花板,目光逐渐失神。

  他也是个喜欢回忆往昔的人,一点点话语就能勾起他的思绪飘飞,让他沉默不语,或兴起常谈,毫不厌倦。

  对于中考,对于可以上正上校,他也有一点点后悔,和渴望,但,也仅如此了。

  但,他记得从不喝酒的父亲在那天去二中请校主任领导吃饭,熬到了深夜,陪着笑脸,弯着腰,喝了两瓶白酒,哀求几许,依旧未成。

  回家醉眼迷离,脸面通红,一呼一吸之间都喷着浓重的酒气,刺鼻难闻。

  已然是一个醉人了。

  那夜莫母很着急,一个没有酒量的人喝这么多就怎么行呢,还硬撑着,不肯倒下,嘴里吐出只言片语,“莫…莫运…上…上不了…了…”

  身音断断续续中,莫母关上了房门。

  有些难以形容那一刻的感觉,莫名复杂吧。

  在上校的三年中,第一年上学期,还颇为认真,下学期就开始懒散了,再后两年就 随波逐流,沉迷于完乐,彻底堕落了。

  他也曾想控制自己,让自己认真学习,可那也坚持不了几天,他一直是个没有恒心的人,善于放弃。

  从现在看来,自己不过是极为懒惰罢了,还一直在找借口,什么都不会,什么都做不好,什么都不能坚持,自己都要配不上“废物”之名了吧。

  有些时候,真的想逃离这现实,恐惧而又厌恶着,鄙夷而又深深地在其中迷失。

  懦弱的自己。

  如同一颗皮肉微微发烂的果实。

  深沉的黑夜中,依旧有着数不清的光芒,天桥上穿着单薄衣服的沉默少女,车流中拧眉的女司机,街道旁树坛边坐靠着的发呆男人,高楼大厦中明亮办公室里的中年秃顶男人,医院病床上的苍老妇人……

  迷茫,痛苦,现实,总归还是有那么一些希望的。

  在梦中,他梦到了无数的人,无数的场景,无数的表情。

  自己这点,又算什么呢?

  第二天一大早,天色还稍暗之际,莫运就以及折好被子,穿戴整齐,洗漱完毕。

  早早地就迈出了校门,在路上,给各大好友都发了早,打齐了招呼,早餐店向来开门极早,不管春夏秋冬。

  一根油条,一笼小鲜肉包,一碗清粥下肚后,整个胃部都暖暖的。

  出店门时,朝阳已升上高空,万千光束将大地都照亮,温度开始迅速上升。

  “耶,”

  对着朝阳咧开嘴,扮了个有趣的动作,心情着实有些愉悦。

  走过街道,进入校区。

  据队长排休,还有四天,就是他休息的时候了。

  到时候,到时候,就找孙佳玩去。

  最近想看书了,青春书籍。

  类似于《云边小卖部》之类的,一篇故事,一片感动。

  可是,他找不出来,并不知晓这样的书籍有多少,他也仅仅是看过张嘉佳的另一本伟大的作品《从你的全世界路过》,多般感动,直击最柔软的心底。

  每份感动,都值得铭记回忆。

  …

  上午时与一位学长聊天,提到驾易学上时,直接拨打电话过来了,如此直接,令得莫运都愣了几秒。

  他打开门,走了出去,借着外面的轻松吹着脸面。

  “喂,学弟,你在驾易学那个坑人的地方兼职啊?”电话中传来对方不屑高傲的的声音。

  “嗯。”莫运随意地应了声,心里很自然地不舒服了起来。

  “你们招一个人多少钱啊?要不要来我这里干?”声音逐渐现出对驾易学的鄙夷之意来。

  “一百二十,”莫运呵呵笑着,满是漠然。

  “来我这里干蛮好的,你们驾易学老总是丁峰对吧,我认识他,还一直喝酒来着,那次我去你们这里吃饭,可熟了…”

  老总名字对了,可若是一起喝酒,对不起,那还真不信,一个十八十九二十的毛头小子,倒是会说大话,还在大校校区里吃饭,呵呵,可熟?更不信了,这是当他傻子一样的嘛?

  虚与委蛇几句之后,挂完电话,直接点击了删除。

  他可不会与这等自以为是的傻子浪费时间。

  还一起出去玩,没兴趣。

  自己看起来,就那么好骗的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