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青春文学 时光下的约定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你傻呀

时光下的约定 未黯烟火 2559 2019.11.21 21:54

  随着几人都开始认真玩起游戏,气氛倒是显得正常起来了。

  …

  “亲爱的。”

  莫运看见,野哥向着一位微胖的服务员叫起了极为亲切的称呼,那媚眼都是连抛了几个…

  这个服务员看起来二十左右的模样,闻言后只是微微一愣,并不理会于他。

  “亲爱的,哎呀,来坐这里嘛,站着干嘛,现在又没人。”野哥一脸坏笑,拍了拍他旁边空住的座位。

  “不要,”服务员脸红了,她快步离开这里,“野哥讨厌。”

  “哈哈…”

  野哥得意地笑了。

  那服务员是野哥女朋友吗?显地有些年轻呀,就是有点害羞。

  好几天后,他才知晓,那服务员不是野哥的女朋友,野哥称呼店里所有的女生都是亲爱的…

  光明正大的调戏,野哥是白然西餐厅里的独一位了。

  沙拉,慢慢地练得熟稔起来,他开始熟悉沙拉档的所有知识。

  …

  回到宿舍,感受着充实的一天,别有一番感触。

  “野哥,我明天休息哈!”孙佳说道,并默默安排起来明天的行程。

  看得坐在一旁的莫运羡慕不已,很快,这抹羡慕就化为了对自己的担忧来。

  孙佳不在,自己要是做错了啥该怎么办啊…厨房人那么多,自己也不知道叫啥…

  而且,明天也不知道能不能去接表妹。

  不能的话,自己不知道该多么地小小翼翼了。

  “孙总,你明天不能休息,继续带带你同学,带他早上开档,等他弄熟之后再休息,辛苦孙总了。”野哥甩动着耳机嘿嘿笑道。

  孙佳的脸色顿时有些难看了,沉默十来秒后突然笑了起来,搂住莫运,“没事,哥再带你几天。”

  “好不好?”

  “好。”

  在屋外和表哥通完电话后,才知道明天是晚上集合后过去接他们。

  周四,听孙佳说并不忙,到时候在下班,前两个小时请一波假,应该还是可以的。

  “吃鸡吗?”野哥的声音响起。

  “野哥,我明天下午可以早两个小时下班吗,请一下假,之后可以再补。”

  “好,可以,来来,游戏走起。”

  得到答复的莫运,心怀大慰。

  …

  “伟哥,来了吗?”

  一个大高个冲进明档来,看起来十分兴奋。

  “不在呀,一天都见不到两次面,你自己找去。”羊哥随意道。

  大高个离开。

  才两分钟又冲了进来,明档与内厨的门槛被踩地发出声声哀号,一米八多的个儿,膀大腰圆,估摸着都有一百八十斤了,甚至可能更多。

  他说:“没看见伟哥啊,还没来吗?”

  “哎呀,不知道。”羊哥不耐烦地摆摆手。

  他再次离开。

  过会后,伟哥进入明档了,他洗洗手,直接打开了贮放牛排的冰箱,开始检查起什么来。

  大高个又进来了,这次他只是扫了一眼便要离开,正转过身时,却又感受到了什么不对,于是再次扫了一眼。

  这一眼,让他发现了被冰箱门挡住的伟哥,莫运能清晰地看见他脸上露出的欣喜。

  “伟哥,我可找到你了。”大高个说,“伟哥,帮我,帮我,以后你就是我大哥,天天给烟你抽。”

  “帮啥嘞,我什么都不会。”伟哥咧开嘴,关上冰箱门站起来就要离开,却被大高个挡住。

  “伟哥,我想好了,我每天赢五十块就好,一天两包烟,两瓶水,很好,你说是不是。”大高个有些温柔地对伟哥笑着,“伟哥,帮我吧,每天赢的钱我们平分。”

  伟哥脸上掠过一抹为难的神色,“好什么嘞,不好,赌博没出息的,我昨天才输的钱,都知道我是赌徒…”

  伟哥便说边离开了明档,大高个也跟着离开。

  “伟哥这个赌徒啊,哈哈。”两人走后,羊哥忽地笑了起来,有种幸灾乐祸的味道。

  莫运不明白,他只能浅浅地推测出一点来,伟哥是个赌徒,昨天输钱了,看起来,不是第一次了。

  他等了一天,手机一直都揣在裤兜里,可是到了晚上八点半也没有等来王松的消息来,直到晚上十点二十,他回到宿舍后,询问去时,才得知…表妹已经回去了。

  回去了…

  得知这个消息后,顿时有些无奈了。

  想起记忆中那个比之自己还要高上一截的身影,又是一片感触升起。

  “今天去新蓝园乐谷玩了一趟吗?”

  消息一发出,很快就被回复了。

  “对啊。”

  “现在怎么样了,是不是又长高了,哈哈”

  “对对对,你现在在哪啊?”

  “我在新蓝小洪区街道口处小北创意城,现在在学做西餐。”

  “哇,那可以的”

  “对啊,你现在到家了吗?”

  “到了呀,刚洗完澡的…”

  ……

  呼——

  聊完天,莫名觉得轻松了一些。

  还未到十二点,莫运便感觉到困了,于是沉沉睡去。

  迷迷糊糊中,听见耳边吵闹的声音,他睁开眼,微抬着头,露出了一条缝来,门口处,今早的那个大高个正倚靠着墙和野哥,孙佳聊着天。

  只看了一眼,眼皮就渐渐地重了起来…

  第二天,孙佳说,隔壁寝室的小明走了,留了个空铺,可以搬过去了,当然要是选择两个人睡一张大床也行。

  莫运说,晚上再看。

  今天,是他上的第四天班,下午在端盘子的时候,忽然觉得有点累了。

  洗碗间装盘子餐具的铁架子旁,有两面玻璃,侧目望去,此时的的天已经完完全全地黑了,楼下的街道上车流不断,灯光绚丽,行人来来往往,都像只蚂蚁大小。

  天上一片暗色,只有一轮半月孑然而立。

  他的眉间思绪流窜,一到晚上,便会情不自禁地感叹自己,感叹世间万物。

  有时候,真是拿自己没办法,明明还不错的样子,也没有那么差,却总是一副世间万物我最凄冷的模样,真不知道自己老是这个感叹个什么劲。

  是在宣泄着什么吗?

  不知道,这又有谁知道呢?

  晚上,莫运搬到对面寝室小明的床铺上去了,这个寝室里,六张硬板小床,灯光也并不亮。

  他才铺好席子,就被孙佳叫了过去,说是要一起吃鸡。

  说着,孙佳就踩着两只拖鞋去上厕所了,“等我啊,我马上来。”

  “你搬过去了?”野哥似是不经意间抬起头看了他一眼。

  “对啊。”

  “你傻呀?”野哥道。

  “嗯?”莫运登时怔住了,自己…自己没听错吧。

  “这个寝室不好吗?非要跑那个寝室里去。”野哥摇着头,翻着白眼,一副懒得多说的样子,“真看不懂你。”

  “伟哥那个寝室哪有这个寝室好。”

  呃…

  莫运尴尬地立在一旁,现在…要去把被子再拿过来吗?还是不拿呢?

  他打量着这个睡了三天的寝室,他和孙佳所睡的床上铺有一个席梦思的软床垫,是整个宿舍睡觉最舒服的床,没有之一。

  这个寝室的灯光也是最亮的,不仅如此,房间里的空间也显得要比其它三个寝室大很多。

  有衣柜,有书桌。

  “来来,上游戏。”

  看见孙佳回到寝室,他招呼一声,就去把自己的被子拿进来了,然后轻轻地甩在了床上。

  野哥瞥见他冲进伟哥寝室的身影,嘴角翘了起来。

  “对面有个人,看见没有,车后面,高架上…”

  “前面有一个队,小心点…”

  …

  天大亮,今天,是周六。

  听孙佳说,今天是每周最忙的日子。

  他有些担忧起来,自己的接受能力,学习能力,动手能力都那么差,仅仅是这五六个沙拉他都觉得有些麻烦。

  哪怕,已经,动手实践了四天,也依旧是有那么些生涩,无法完全褪去,三四个沙拉就能让他忙好一会了。

  希望,今天自己能应付过来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