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三国志英雄志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人红了,请客吃饭的人也变多了。

三国志英雄志 冷零契 3215 2019.11.28 22:56

  那公孙卢却是不知,他这般气急败坏的模样早已落在身旁的陈云眼中。

  此刻陈云颌下粘着一把长须,身穿福字员外袍,倒是像个殷实地主。

  靳车铁邯二人站于他左右,一个唇上两抹八字胡,手拿账本,一副管家师爷的做派。一个身形魁梧一看就是保镖。

  他望着眼前的公孙卢一脸狰狞,心知他已是气急攻心。

  “这戏演的火候差不多了,该下一幕了。廉弟,可以让王大人出场了。”

  司马廉站于三人之后,做书童打扮。听到陈云吩咐便钻出人群,去寻那王修。他身形矮小,此刻在这人潮之中却是发挥优势,换做旁人反倒不好走动。

  文大这边见到陈云对其打出暗号,便对着围观之人抱拳行礼。

  “吾等听闻青州缺粮,一路跋山涉水,从幽州运粮至此,正是抱着解救一方百姓的心思,故而立下这专售救命之人的六字箴言。诸位若需购粮,还请说明家中情况。若是家有余粮,却来抢购,呵呵,也别怪下属棍棒无情。”

  那习二常三手持长棍,立于两侧,二人生的勇武,一时倒吓退不少想要浑水摸鱼之徒,余下购粮之人也乖乖排起长队。

  便在此时,街尾忽然行来一群官差,领头之人正是王修。

  王修走到粮店门前,对文大行礼道。

  “在下王修,如今在黄县令孔融手下办事。听闻店主专售救命之人,不知可有其事?”

  文大闻言奇道。

  “可是那施粥救人的孔文举”?

  “正是。”

  “孔大人为人高义,如今施粥之举,救得灾民无数。若是购粮,刘某愿意五折优先供应。”

  王修听闻可优先供应,先是一喜,然后又面有赧色道。

  “刘掌柜此举,的确无愧天下第一善人之名。只是这购粮所需银钱,能否暂时赊欠?”

  文大听闻竟要赊欠,面有踌躇之色。

  “我等尚需返回幽州,这赊欠之事,却是不能接受。”

  两汉之时交通不便,一来一往耗时甚多。文大此语,围观之人倒也大都理解。

  “这钱我出了。”

  文大王修齐齐望向自人群中走出的陈云等人,面有喜色道。

  “不知员外如何称呼?”

  “离岛陈云,在此见过两位。”

  “啊,你竟是离岛陈云?那个在欧家庄大败泰山四寇的离岛陈云?”

  别看王修是个读书人,演起戏来也是极为投入,那声嘶力竭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陈云手刃泰山四寇。

  人群中此刻也有‘知情’人开始说话。

  ‘竟然是离岛’

  围观之人皆是看向那疤脸大汉奇道。

  “这离岛很出名吗?”

  疤脸大汉看着身旁之人,一脸鄙视的说道。“连这都不知道,那离岛之前曾力敌泰山四寇,救下欧达欧庄主。听说连那作恶多年的飞鲨岛也被其剿灭。”

  “啊,原来就是那个离岛啊。听说那岛上甚是富庶,住的都是青砖片瓦的通透小院,每日鱼鲜不断,米面管饱。如今又剿灭飞鲨岛,必是所获钱财不少,难怪有能力出钱买粮。”

  周泰蒋钦的演技在陈云的谆谆教导之下,倒是也颇有几分进步。二人一番起哄,围观之人对离岛富庶且能自保,可称今世世外桃源的形象,立即深入人心。

  这番安排,却是陈云蓄意为之。

  如今离岛粮食危机既解,又得飞鲨岛地盘,人口已是严重不足。何况那砖瓦厂,铸造厂,矿长,船厂一旦进入正轨,所需人力也是不少,便有了引流之意。

  临淄城身为州府,四通八达,离岛大名必然迅速在这青州之地传开,届时自会有心之士前往依附。

  果然,围观之人便不乏想要上岛一探的有心人。周泰蒋钦二人,便趁机将离岛旬日会有船登入黄县的消息散播开来。

  王修这边心知进行到此刻,已经是自己退场之时。便又对陈云文大二人一番感恩戴德之后,又依计留下兵士,当场宣布这些粮食已被官用。

  临行之前,又走到陈云近前,压低声音道:“今夜文举设宴款待,还望陈公子务必前来。”

  陈云见王修语气颇重,心内暗想这孔融为何非要请自己吃饭。不过能和这样的后世鼎鼎大名的人物结上关系,倒也不是坏事。便应允前行。

  原本想要趁夜行凶的公孙卢,见到王修留下兵卒守卫,一时倒也无计可施。

  他今年被公孙瓒交代筹集的钱财,尚有许多缺口。若是明年才能卖粮,只怕公孙瓒必然不会轻饶,一时竟觉大祸临头,一脸茫然无措。

  陈云自是一直暗中观察着公孙卢,看他心生委顿。便走向人群,双手下压,示意安静。

  如今陈云大名已经随着离岛那些半真半假的事迹,在围观之人心中有了几分神奇色彩。见他示意安静,众人连忙收声听他说些什么。

  “云此次临淄之行,正是为了购粮之事而来。如今刘掌柜所售之粮,除却供施粥之用,尚不足以填补离岛缺口。今日劳烦在场诸位,将此消息传出。若是价格公道,离岛有多少收多少。”

  站于他身后的文大听得此言,面现‘大喜’之色。

  “陈公子若是真的要粮,我等可从幽州再运。”

  陈云对他的提议却是一脸'犹豫'。

  “能与刘掌柜继续合作自是极好。只是这一来一回,路途遥远。如今离岛需粮甚急,怕是等不到刘掌柜之粮。荣我再想想。”

  他二人这番对话,自是落入公孙卢耳中。等到众人散去,见陈云一行走出粮店,连忙冲上前去,抱拳行礼道。

  “可是离岛陈公子?”

  陈云面带‘茫然’,拱手回礼。

  “我正是离岛陈云,不知兄台有何事赐教?”

  “哈哈,陈兄大才,怎敢赐教。实不相瞒,在下公孙卢,正是临淄城中最大的粮商。”

  陈云这才恍然大悟。

  “公孙掌柜可是要卖粮?可我已与刘掌柜约定买他的粮了。”

  公孙卢闻听此言,顿时急道:“幽州此去一来一回,怕是至少月余。何况这一路之上是否还有变故尚未可知。我这可是现粮。”

  陈云望着公孙卢面上急躁之意,面有为难道

  “做生意总要有个先来后到,陈某又怎能失信于刘掌柜。”

  公孙卢思虑片刻,咬了咬牙。

  “若是陈兄愿意购买。今夜我便在府上设宴,咱们一边饮酒作乐,一边商议这售粮之事。这粮价在下亦可多做让步。”

  陈云先是一喜,然后又转为惋惜之色。倒把公孙卢搞得一阵心慌。

  “陈兄可是还有顾虑?”

  陈云却也不想继续捉弄他,一脸诚恳道:

  “公孙掌柜的诚意,陈某已是知道了,只是今日不巧,那孔县令已是设宴相邀。这样,购粮之事,容我再思虑两日。届时定然前往拜会。”

  公孙卢闻听孔融相约,倒也无可奈何。只能留下住址,约定来日再会,一脸幽怨的拜别陈云。

  陈云送别公孙卢,观其神态,心知今日之计已成。

  一时喜上眉梢,便欲前往孔融府上。却见一人站于路旁,对他面带笑意,竟是于禁。

  “陈兄今日这番手段,却是精彩。只是既来临淄,却不告知于禁,未免有些见外。”

  于禁之言却把陈云吓得心内一惊,面有迟疑之色问道:

  “于兄所言,是为何意?“

  于禁哈哈一笑,走到他近前,压低声音道:

  “那幽州的文掌柜,应是随陈兄前来参与运粮之事的离岛中人。如今幽州境内,方遇兵灾,民力疲弊,又怎会有余粮出售?呵呵,不远千里,跋山涉水,竟然还折价出售?便是天下第一大善人,又怎会做此好事。”

  陈云听他话语,暗道这于禁却是不凡,竟能看出如此多的破绽,面色为之一凝。

  “于兄可要拆穿在下?”

  于禁摇了摇头,一脸郑重。

  “陈兄大可放心。那公孙卢乃是辽西公孙瓒族人,公孙瓒此人拥兵自重,狼子野心,又大肆安插亲族,如今俨然是个割据的军阀。于禁又怎会帮他?”

  陈云闻言奇道:“那公孙卢竟然有此背景,为何来临淄城做个粮商?”

  于禁见陈云不解,面现微笑。“也不怪陈兄有此一问,公孙卢所售之粮,乃是军粮?“

  “什么?竟是军粮?”

  “这公孙瓒将朝廷所拨军粮以战损之名吞没,然后在各地安插亲族作为粮商。一为换得银钱扩充军备,二为趁机探听各地情况,以备后事?”

  “于兄难道说这公孙瓒想要造反?”陈云作为后世之人,虽是知道这公孙瓒却是个军阀头子,但也佩服于禁竟然也有这种见识。语气中的惊讶却也并非假装。

  “公孙伯圭不过一介武夫,造反?呵呵,我怕他还没有这本事。不过是存了几分趁乱割据的心思罢了。”于禁面带冷笑,显是瞧不上公孙瓒这当世名将。

  “陈云谢过今日于兄提点,不过在下尚与孔融有约。明日必然前往府上,届时再与于兄商议这运粮之事。”

  陈云见此时天色已晚,便向于禁道别,今日于禁这番话语,却让他对这魏国名将有了更深认识,原本不想与他多打交道,现在确想看看还能从他口中听到什么真知灼见。

  “陈兄竟然有约,于某也不好挽留。禁,预祝陈兄与孔县令这番救民之举,功德圆满。”于禁对陈云深深一躬,好似对他与孔融这番行为心内甚是钦佩。

  等到陈云业已远离,于禁脸上却现出一副沉思之色,暗道:此子手下不乏勇武之士,今日所见智计亦是不凡。若还是抱定之前那番利用心思,恐怕大为不妥。或许我该换个方式,与他相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