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三国志英雄志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周瑜你行不行啊

三国志英雄志 冷零契 1943 2019.11.18 21:56

  欧达将众人迎入堡内,连忙封闭堡门,方才向陈云等人跪谢道:“欧家庄上下三十余口,谢过诸位英雄貌死出手相救。”

  陈云此时心急铁邯伤势,连忙将其搀起。

  “欧庄主不必客气,我这兄弟方才被贼人冷箭射中,不知堡内可有大夫?”

  “堡内虽无大夫,但欧某平素喜爱铸造把玩兵器,难免受伤,久病成医倒也习得几分外伤之术”

  陈云虽是略有疑虑,但心知此时却也没有更好办法,便将铁邯交于欧达。

  这欧达却是手法熟练,先用铁剪,将箭支剪断拔出,又贴上外伤之药,见陈云站在身旁神色紧张,便宽慰道:“此箭未曾伤到要害,小英雄又身体强健,当无大碍。”

  陈云看铁邯神色无恙,这才松下一口气。又见欧达一直看向他怀中,方才醒悟,连忙将幼子交于欧达:“这应是庄主亲人,万幸方才并未受伤。现在交还庄主。”

  欧达接过幼孙,双眼泪如雨下。他平素痴迷铸造,不好女色,夫人早逝,万幸留的独子。本想幼子成人,开枝散叶,却不料遭此横祸,独子陨落阵中。还好得遇陈云,方才避免欧家断子绝孙。感激之下,便要再向陈云跪拜。

  陈云连忙一把扶住,心想欧达你眼瞅着至少三四十岁了,再被你这么跪下去,且不是把我跪老了。

  欧达见无法跪下,便对陈云感激道:“恩人路见盗匪,舍命相救。真乃仗义豪杰之士。”

  陈云脸上微红,心想我可不是过平白路过,便将原本来意说出。

  欧达闻听陈云此来乃是求铁,不由笑道::”我却是平日囤下不少精铁,如今这些精铁便在在坞堡之中。”说道此处,脸上又是一忧:“只是如今堡外尚有贼人围困,欧某虽愿助小英雄一臂之力,但也无法运出。”

  陈云心知若要运出精铁,必要先解决坞堡之围,一番思索之下,倒是想到昔日周瑜计骗蒋干之事,顿生剽窃之意,来个计骗昌豨。

  欧达初听要释放昌豨,自是心内不愿,他方才在坞堡之上,可看的清清楚楚,此贼正是害他家破人亡的罪魁祸首。只是如今坞堡还被围困,也只好含恨应允。

  陈云见欧达首肯,连忙吩咐众人准备妥当,便将昌豨押解堂前。

  那昌豨见到陈云,倒是觉得有几分眼熟,想了片刻,面现惊色。

  “我认得你,前些时日太史慈便是你救的。”

  那日陈云尚是短发,如今头戴青巾,自是略有不同。

  周泰蒋钦闻听此言,不由心内一惊,没想到我这小主公如此厉害,太史慈武艺高强远胜二人,他竟能救得,对陈云钦佩之意又深了几分。

  陈云心想我救得是太史大娘,可不是我那便宜义兄,可今日也不便说破,便顺势说道。

  “你这贼子,前日留你性命,你竟不思悔改,又害的欧庄主家破人亡,明日定要在你同伴面前,将你千刀万剐。”

  昌豨心想前日我们是自己退去,又怎是你留下我等性命。

  何况若不是你突然下树,我与吴大哥本来已经打算释放太史慈之母。

  又思及若非手下被太史慈射杀,也就不会被孙观借机发差到昌豨手下听命。

  如果不是急于立功赎罪,又怎会教唆尹礼攻打欧家庄,若论其原有,今日攻打欧家庄之举,实是因为陈云这穿越之人引起蝴蝶效应。

  一时倒是心里委屈起来。

  欧达看到这贼子竟然还敢一脸幽怨,气上心头,上前对着昌豨面门就是一脚。

  砰。

  这欧达平素打铁铸造,力气却是不小,含恨发力,只把昌豨踹的眼冒金星,待得回过神来,已是口鼻出血。

  欧达犹不解气,对着昌豨又是一阵拳打脚踢。

  昌豨此人,向来狡诈,仗着有几分智计,便是遇到危险,也能提早逃脱,哪里受过这种待遇,此时他畏惧之下,竟然哭出声来。

  “呜呜呜,爷爷饶命。留我一条狗命,明日我还能劝堡外之人退兵。”

  陈云也怕欧达一时错手,将昌豨打死,连忙上前拉开。

  “欧庄主暂且息怒,将这狗贼性命暂且寄下,明日在他同伴面前千刀万剐,也好震慑凶顽。”

  只是陈云嘴上虽然劝诫,却也朝着昌豨子孙根处顺势来了两脚,惹得昌豨又是一阵狼嚎。

  欧达也知昌豨之命,还有后用,便停下手来。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乃是寨中四寨主,你们若是杀我,堡外之人定然不会饶你。”

  陈云看着犹是一脸惊魂未定的昌豨,一脸冷笑。

  “堡外之人?不过是些将死之徒。欧庄主乃是我长乐车马行大主顾,待得明日,我们行首于禁便要前来押解武器,送往州府。你等又怎是我们行首之敌。来人,先将他押下,明日我于三爷要当着堡外凶贼,将其千刀万剐,祭拜庄内亡魂。”

  昌豨听得陈云所言,一时竟吓得瘫了起来,一路被周泰拖至柴房。

  周泰看他一脸死相,气上心头,上前又是一顿拳脚侍候,不过他倒是也知轻重,专挑着不致命的地方下手。

  “周大哥,庄主知道咱们旅途劳累,特地让我送来一些吃食。”

  直到蒋钦前来送饭,周泰方才停手。

  周泰笑道:“某早就饿了。”便要上前大快朵颐,只是看了片刻,却又道:“怎么没有酒?”

  “大哥肩负看押之责,这酒今天就免了吧。”可见周泰一脸不快,便从怀中掏出酒壶说道:“也罢,大哥一路劳累,便先喝着。半个时辰之后,小弟前来与大哥换班。”

  周泰闻言甚喜,待得蒋钦走后,一阵大快朵颐,吃着吃着,突然双手一垂,竟然发出阵阵鼾声。

  昌豨见机连忙起身,虽是一身伤痕,但此刻为了自家性命,倒也速度不慢。

  也算他运气不错,未被发现,趁着警戒执夜之人换岗之时,翻过堡墙,便朝营寨去了。

  陈云等人见他逃脱,心想这贼子倒是颇为配合,连忙让堡内庄丁点燃火把,发出阵阵呵斥之声,好似刚刚察觉昌豨逃脱。

  望着昌豨身影,没入营寨,陈云心内暗道:希望周郎之计管用,可以用于禁和长乐车马行之名吓退这群凶贼。

  此时已是坐在帐中疗伤的昌豨面带冷笑道:“一群蠢货,竟然玩这假意走脱之计。那疤脸大汉演技拙劣,一路又过于轻松,我又怎会看不破此等劣计。”

  陈云突然打了两个喷嚏,心想这秋日将近,天气转凉,看来明日要加上几件衣服才是。

  尹礼也哈哈大笑道:“昌贤弟乃是我寨中智囊,这手将计就计玩得确实漂亮。待得明日,为兄定要替贤弟报今日折辱之仇。”

  不料昌豨却道:“尹大哥不可,今夜我们便退兵远去。”

  尹礼好奇道:“贤弟何出此言。”

  昌豨目现精光,沉声道:“那于三说明日有人接应,应是为虚。但他竟是长乐车马行之人。”

  尹礼闻言也是一惊,说道:“竟是长乐车马行?贤弟所言甚是,大事将至,却是不宜打草惊蛇。”

  二人商议妥当,便叮嘱下属连夜收拾战果,等到天色微明,便启程回寨。

  昌豨临行之时,望着远方坞堡,捂着犹是疼痛的裆下,咬牙切齿道:“于三、于禁、长乐车马行,这仇昌某记下了,一月之后,定要让你们好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