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三国志英雄志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陈献之舌战群‘长’

三国志英雄志 冷零契 2096 2019.11.23 21:47

  待得走到两户人家身旁,告知后勤部与其后照料事宜,两家人方才止住哭声,对陈云连忙拜谢。

  可哭声虽停,他们那泛红的双眼,和抖动的双肩,又怎能消去伤心的痕迹呢?

  “唉!我陈云,终究不是那种无情枭雄。”

  待得回到家中,陈云方才心内平静。

  早有太史大娘端上热汤新衣,为他接风洗尘。

  陈云看着太史大娘为他忙碌,心内不由一暖,对其说道:“义母,大哥还在军营,总结此次得失,晚些才会回来。”

  太史大娘笑道:“我方才在岸上已经看到他了。只是岸上欢迎之人太多,不好上前。便先回来准备,为你兄弟二人接风洗尘。”

  陈云知晓以他兄弟二人如今在离岛的威名,太史大娘若是想要在岸边迎接,自是可以办到。想来应是她心知岸上离岛之人思亲者众多,不想要这‘特权’,方才远远避开。也唯有这样的娘亲,才能教出太史慈这等仁心仁义的大好男儿。

  这时,那被他收养的三个乞儿,也走到他身前,手拿泥人泥马泥车,对他说道:“陈大哥,这是我们烧制的礼物,祝你凯旋而归。”

  这三人如今已被陈云收养,赐名为陈石,陈球,陈泥,随他同住。

  陈云接过这三样玩物,虽然心内开心,但仍是面色一板道:“我离开这几日,你们功课可曾懈怠?”

  陈石连忙正色道:“我们的九九乘法表已经全部背熟了,大哥说的千字文,我们也学到三百之数。”

  陈云既然收留三人,自然悉心教育。便用前世知识,布置各类学科。较之如今独尊儒术,倒是大为不同。一番检查功课,发现三人皆是用心学了,方才心内稍安。

  看着三人,又想道张衍,心想管亥送人过来的日子已经没有几天了。便对太史大娘道:“义母,我准备搞一个育幼院,以后除了教导岛内孩童读书,还肩负收养孤儿的作用。想让义母负责。”

  太史大娘闻言喜道:“献之此举却是大善,只是为娘不过是一妇人,怎能担此重任?”

  陈云哈哈笑道:“这育幼院院长,最重要的便是教育之责,又需心怀仁心。义母能教出大哥那样忠义之子,又愿收养我这海外孤子。自是最佳人选。”

  太史大娘闻听此言,笑骂道:“你这孩子,净说胡话。倒是趁机一顿自夸,羞也不羞。”

  陈云连忙正色道:“义母放心上任,若真有问题,还有我和大哥呢。”

  太史大娘听他这么说,方才点头称是。

  等到太史慈归来,一家人自是围桌而坐,开怀畅饮,其乐融融。

  翌日,离岛各个‘长’们聚于一室,总结得失。

  此番飞鲨岛大战全胜,又取得许多物资,离岛上下此时皆是容光焕发,对未来信心满满。

  陈云见众人如此神态,便开口道:“那飞鲨岛上不仅有铁,且岁达百年的良木甚多。不如在铸造厂下分设矿厂,暂由欧庄主兼任。再新设造船厂,由郑京担任。等待时机合适,便迁徙乡民于离岛之上。”

  这铸造厂不但生产武器,也可生产农器工具,造船厂既然能打造楼船巨舰,自然亦可生产远洋渔船。这两项举措,皆是对离岛有改善民生之用,众人又哪里会反对。

  陈云见众人同意,便又说道育幼院之事。

  岛上之人更是齐声称赞,离岛上下对这育幼院的教学功能,心内甚是喜悦。至于收养孤儿,却是缺少兴趣,不过既是陈云所提,豢养孤儿花费也不算多,倒也不会反对。

  到了最后,陈云方才提出忠义堂之事。这忠义堂,实际主抓思想教育功课。内容大都是陈云根据前世所学,用如今的人、事变化而来。陈云此时自是不好说出,这是为了统一上下思想。只说此堂为的是改造飞鲨岛俘虏,和帮助岛上诸位‘长’提高业务能力。日后若要在离岛担任要职,必须在忠义堂完成课程,并得到堂内祭酒通过方可任职。

  目前这忠义堂堂主由陈云兼任,祭酒则暂时只有太史慈与田九。

  离岛之人,虽然有一二聪颖之士觉得这忠义堂的设置,怕是没有陈云所说那么简单。不过此举却也有益离岛发展,便都赞同。

  陈云见这些全都通过,这才说出一月之后长乐车马行运粮之事。

  “运粮之事,已经确定长乐车马行与四大寇皆是包藏祸心,恐有劫掠之举。如今离岛业已卷入其中,不知诸位有何想法。”

  陈云此时已经想明,这长乐车马行与四大寇并非同盟,定然是各自打这粮草军械的主意。

  若是长乐与四大寇结盟,又何须飞鲨岛的楼船。以长乐车马行运力,又有济北相在后帮衬,自是可以轻易运出。所以二者断无结盟可能。

  靳喜闻听这参与之人,既有刺史边军,又有长乐和四大寇。顿时面有惧色道:“如今我离岛已经安定,何必多此一举参与此事,不如早早抽身。”

  太史慈听得靳喜所言,面带怒意,他与武威众人素有情谊,自是不会任其陷入险地。若不是陈云私下用手按住,此时已是出言呵斥。

  铁犇为人忠义,便也开口反驳道:“此言差矣,武威众人即是子义好友,若要抽身,也应设法先将武威众人接于离岛才是。”司马征与他意见相仿,便也开口支持。

  田九看向陈云,心知他提出此事,心中必有筹谋,便问道:“献之对此事有何看法?”

  陈云闻言起身,沉声道:“此事有上中下三策。靳大叔所言,乃是下下之策。前日在欧家庄与飞鲨岛上,已与四大寇结仇。那四大寇如今身处泰山,对我离岛自是鞭长莫及。可太平道举事在即,若是四大寇夺得这批粮马军械,其势必增。届时我离岛且不是鱼在砧板,任其宰割。”

  靳喜初听陈云反驳,心生怒意,待得听到后半句,沉思之下,方才点头称是。

  陈云见众人认同,又继续说道:“铁大叔与司马大叔所说乃是中策。若是将武威车马行接入离岛,可就得罪了长乐于禁,即便此次争执,四大寇毫无所得,那于禁势大,又怎会放过我等?”

  田九知机继续问道:“那献之所说的上策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