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三国志英雄志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分官喽,分官喽。

三国志英雄志 冷零契 2031 2019.11.20 23:40

  连续摆平两波人马,陈云此时已是信心百倍。

  待得翌日,便换上在临淄城中买的青衣,又把龙舌兰挂在腰间,对着铜镜一番欣赏,暗道自己现在这身行头应该也颇有几分王霸之气了,便要前去拜访田九。

  不料还未出门,却见到田九之子田双站在门前,对其躬身行礼道:“陈大哥,家父有请?”

  陈云与田双经过这临淄之行,倒也有几分情谊,想要从他口中探其来意,但田双只是面带微笑,闭口不提。

  陈云心想莫不是田九看我做大,要对我摆什么鸿门宴,连忙唤来周泰蒋钦伴其左右,方才跟随田双前往拜会田九。

  那田九接待之地,竟然是田氏宗祠。待得进得宗祠,只见田九站于田氏列祖排位之前,也是一身青衫道袍,神情肃穆。身旁还站着田氏诸房数十人,居于两侧。

  陈云见这浩大阵势,差点掉头就跑,不过看见周泰蒋钦,方才心安。对着田九道:“不知族长唤云前来,所为何事?”

  田九望着陈云,笑道:“前日船上,我曾问献之意欲何为,如今可有答案。”

  陈云看他神色和缓,心内方才安定,沉声答道:“云得离岛收留,又适逢乱世。心中所想,无非是为离岛上下,谋得一处安身立命离地。”

  田九闻言点头:“献之所言,乃是为了他人。献之自己呢?”

  这祠堂为保牌位免糟日晒,平日窗户紧闭。此时堂内光线暗沉,只有森森烛光。如今又已是深秋,堂内颇有几分冷肃之意,寒意袭来倒让陈云脑内一清,心想自己却也没有什么腌臜心思。

  便沉声道:“不敢有瞒族长,云初时只想自己日子过得好些,那造砖造瓦便是为此。但在离岛住的日子久了,与岛内诸人倒也生的几分牵绊。心内所求便也多了些。若岛上日后多几分欢笑,想来我便能开心些。岛上多几分哭泣,恐怕我亦是不会好过。”

  陈云此言,虽然不似方才那般高言大义,但语带真心之下。堂内众人无不点头。

  田九对陈云微微颔首,他昨日被司马征靳喜铁犇等人连夜拜会,心中对陈云打算也是猜到几分,今日听到这番回答,方才下定决心。

  转身跪于堂前蒲团,沉声说道:“列祖列宗在上,不孝子田九,今日将离岛田氏命运,便托付给陈云之手。若是陈云辜负今日所言,离岛田氏必共讨之。”

  两侧之人也随他跪下,高呼‘必共讨之。’

  陈云连忙也跪于堂前,高呼:“陈云必不敢辜负田氏厚望。”心内却也暗道,若是我完成的有折扣,还望诸位睁只眼闭只眼,得过且过高抬一手哈。

  待得田九将离岛户籍田册印信等物交于陈云之手,陈云终成这离岛实际领袖。

  田氏众人看着身着道袍,腰佩宝剑的陈云,顿觉他神采飞扬,心内对离岛未来,倒是信心十分。

  却不知他们眼中带领离岛走向光明之人,此时盯着手中的户籍田册一阵发呆,心想:这篆体我可看不懂啊,看来是要建立我的秘书体系了,不然要是被发现我是个半文盲,可就丢了我那便宜祖宗陈平的老脸。

  等到走出祠堂,陈云身上顿时一轻。

  身旁周泰对他哈哈笑道:“主公真是天降神人,居然这便收服离岛上下了。”

  蒋钦闻言也赞道:“主公智计过人,又心怀仁心。离岛跟随主公,实是他们福气。”

  他二人见陈云大发神威,收服离岛众人,便把口中称呼从小将军改成主公了。

  陈云面带羞意道:“低调低调。暂时在外只准喊我公子,什么将军主公,待我有了官身,再喊不迟。”

  周泰闻言不屑道:“大汉的官员,多是酒囊饭袋。主公之才,便是皇帝也可做得。”

  陈云听得此言,连忙看看四周,发现并无他人,方才放心。对着这两个三国顶级武将一顿呵斥,直到他们保证以后在外只喊公子,方才带着二人回返住处。

  其后几日,陈云便开始参照前世见闻,构思这离岛上下分工,待得思虑妥当,便召集众人,开堂设府。

  如今陈云所居,已是青砖片瓦所造的三进小院,比之初来离岛那漏风木屋自是不可同日而语。

  除却尚在打造武器的欧达,离岛全员已是到齐。

  陈云便开口道:“如今岛内诸事繁多,云既蒙诸位信任,不敢懈怠。特将岛事分工如下。”

  “田族长掌管离岛多年,平素为人公正。这人事组织与处理岛内纠纷之责,便由族长代劳。”

  田九心知这人事之事乃是诸务最重,顿觉自己将这岛事托付给陈云果然正确。

  “司马大叔与义兄熟知军事,这岛上治安,操练乡勇之任自是责无旁贷。”

  “靳大叔擅长经商,又曾为匠人。这向外通商,制造砖瓦的重任应是最为合适。”

  “铁大叔掌管离岛打渔务农之事。”

  “周泰蒋钦武艺高强,其下部署又身经百战。可编为鲸鲨营,日后遇敌,定能发挥奇效。”

  “田双铁邯靳车司马廉等人,负责传递信息,乃是诸位与我沟通的驿站。”

  “如此分工,不知诸位可否?”

  离岛上下见他分工合理,又懂权衡诸人势力,齐齐开口称赞。

  陈云便让靳车端来一些木牌,分与众人,那木牌雕成云形,颇为精美,应是出自靳车之手。

  众人拿到手中,见那牌上,底座皆有文字。

  上刻有:组织部部长,法院院长,公安局局长,商务局局长,建筑局局长,粮食局局长,义勇军军长,鲸鲨营营长。

  虽然名称新奇,但言简意赅,众人又是离岛聪颖之士,倒也明白内里含义。

  陈云见印信分完,便继续道:“日后每月召开全岛大会,每周召开领导层周会,每日通过各部,院,局,军,营通过秘书传递有无。再在岛上各处布置公告栏,若有政令,便用文字图画置于栏上,以告乡民。”

  方才陈云分工,众人也只是觉得其调配有方。待得陈云说完这些管理措施,离岛之人皆是大敢新奇。好在陈云如今声望如日中天,倒也无人当场反驳。

  陈云自是把堂内众人的犹疑目光看到眼里,心内暗道:现代组织管理,较之两汉自是先进不少。等到你们尝到甜头,自然会全力支持‘改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