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三国志英雄志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下次绝对不搞特殊化了

三国志英雄志 冷零契 2119 2019.11.18 19:53

  陈云与周泰一行二十余人,虽是步行,但寿安与临淄相距不过百余里路,众人皆是青壮,腿脚轻便,不过两日,一路探访之下,却是已到了欧家庄外。

  此时庄内,隐有厮杀之声,众人连忙遥遥望去,却见有数百贼人,正在劫掠庄内。

  欧家庄上下,火光处处,哭喊连天,显是已落贼手。

  只有一座高大坞堡,耸立其间,尚能自保。那堡墙约有三丈,内有青石外构夯土,高处开有射孔,偶有冷箭射出。贼寇人数虽多,面对这坚固坞堡,却是毫无良策。

  两汉南北朝时,兵事较多,村落之中便会建造坞堡,以备兵凶之事。

  陈云看道那围观贼子之中,有一人颇为眼熟,定睛望去,口中不由失声道:“竟然是他。”

  此人竟是前番掳掠太史大娘的昌豨,陈云看昌豨在此,心知这些贼人当是太史慈所言的泰山四寇,只是不知为何,这些贼子竟然来到这欧家庄劫掠。

  他不知昌豨此刻也是心内暗道:若非那日邀请太史慈入伙失败,还折了一人被孙观发现。自己怎会被他借机发难,安排到这屠夫手下。

  昌豨身前还站有一人,身材高大,眼内满含血腥淫邪之色,对着昌豨哈哈大笑道:“昌贤弟所说果然不错,这欧家庄却是富庶之地,此次收获不小。”

  昌豨表面对其笑道:“此庄背靠朝廷勋贵,平日官府也不敢对其盘剥。十数年积累之下自是财货颇丰。”心内却是恨极,欧家庄他眼馋已久,若非如今被孙观排挤,又怎会将这块肥肉献与尹礼,对害他落得如此田地的太史慈与陈云更是添上几分恨意。

  尹礼知昌豨平素颇有几分智计,便对其说道:“这坞堡坚固,贤弟可有良计助我破之。”

  昌豨小眼一转,计上心来,便献计道:“方才小弟擒得一妇手持幼子,乃是这欧家庄庄主欧达的儿媳长孙。如今可押到堡前,迫其就范。”

  尹礼大赞此计甚妙,便让他将二人押至堡前,自己亲提钢刀驾于妇人颈上,提气喊道:“欧老二,你儿媳长孙在我手上,若想救其性命,还不开堡投降。”

  欧达站于堡上,虽是想救二人。但自知盗匪残暴无信,若是投降恐怕堡中之人,无一幸免。只能含恨而立。

  尹礼看堡内无人回应,又见怀中妇人颇有几分丽色,伸出大手撕破衣裳,惹得妇人一声惊呼,尹礼淫笑道:“欧老儿,你儿媳生的如此貌美,想来平日你定有爬灰之举。今日老子也要尝尝其中滋味。”

  “夫人,贼子敢尔,快快住手。”

  只见堡内跳下一少年,手持长剑,双目欲裂,模样与那欧达颇为相像。尹礼心知这人必是欧达独子,便唤手下将其生擒。

  那妇人见夫君前来相救,不喜反悲,高呼“夫君你速速回去,妾身来世再与你相守。”头撞钢刀,顿时脖间血流如注。

  尹礼避之不及,见妇人已逝,连忙抱起婴儿,见其未有损伤,方才安心。他心想如今欧达独子独孙皆在自己手中,还怕他不就范。

  哪知欧达之子见夫人已是亡故,又见贼势甚众,知道自己绝无幸免可能,向堡上高呼:“孩儿不孝,来世再报父亲养育之恩。”竟是橫剑自刎。

  欧达见独子自刎,双目瞪圆,满布血纹,口中大喊道:“我欧家与你等誓不两立,不死不休。”口喷鲜血,昏死过去。

  昌豨见自己所献之计失策,怕尹礼羞恼,畏其迁怒。便上前道:“如今欧家独孙在我等手中,明日待他醒转,可再要挟他弃堡投降。”

  尹礼面带寒意,道:“又是要挟之计,这欧家皆是悍不畏死之徒,如今独子又被我等擒杀,怎会投降。”

  昌豨笑道:“此计不过是缓兵之计,我等可连夜收集柴禾,明日放火烧堡,烟熏火炙之下,此堡又未早做防火准备。定然弃堡出逃。”

  尹礼点头称是,脸色好了几分。便对堡内高喝限其明日投降。又命手下四处搜集可燃之物,准备放火烧堡。

  周泰蒋钦诸人皆是行侠仗义之辈,见这坞堡情形,皆是满腔怒火。若非陈云拉住,已是冲上阵前。

  陈云心知贼众我寡,周泰等人虽勇,恐怕正面交手,也非其敌手。便劝说诸人等到天黑,再做打算。周泰等人对陈云素来敬服,便点头称是。

  陈云又见贼人四处搜集可燃之物,心知贼人这是要放火烧堡,心生一计,便让众人脱下身上衣裳,做成火种。一时之间,离岛上下皆是赤着上身,只穿短裤。

  铁邯周泰担心陈云病体初愈,便让他穿上衣物。陈云虽是不想搞特殊,但众人央求之下,只好应允。

  等到天色漆黑,一行人便潜入庄内,将衣裳点燃,四处放火。贼人此时大多刚刚入睡,原本用来烧堡的柴禾,却烧到自身,顿时一片慌乱。更有些许贼人,睡得较沉,葬身火海。

  陈云诸人,则直奔贼首所在。却只见昌豨与那欧达幼孙,不见尹礼。那昌豨虽然也有几分本事,但怎是周泰蒋钦之敌,不过数合便被擒下。

  陈云未见尹礼,心知不妙。此次本是打算擒获贼首,胁迫贼众退兵,如今只擒到一人,还并非领兵首领,心知若是处理不当,恐怕会反陷于贼巢。连忙喝令周泰等人朝着坞堡突围,沿路大喊让坞堡接应。

  他却不知那尹礼平素凶残,怕被人报复,喜与手下混居,掩盖行踪,今日这习惯果然救其性命。

  果然不出陈云所料,贼寇见火势不大,来袭之敌也人数不多,又有尹礼坐镇指挥,心生镇定,逐渐朝陈云等人围来,万幸陈云当机立断,放弃来路,贼人一时不察,竟被他差点冲至堡下。

  坞堡中人早被喊杀声惊醒,待得观察片刻,知道有人来救,见贼人想要将这群义士包围,庄内之人,便想出手相救。

  欧达虽然有些犹豫,担心此乃贼寇奸计。但见那火光之中陈云似是抱着他那幼孙,哪里还能坐住,便打开堡门,只是前番守门之时,早拿硬物封死,此时想要开门,却也费上一番功夫。

  欧达连忙号令坞堡之人放箭,这坞堡之内,竟然还有几张床弩,虽是射程不远,但庇护离岛之人亦是足矣。想来欧达能坚持到此刻,也是仰仗此物。

  便有一二昌豨亲信,貌似冲阵营救,又怎是周泰蒋钦之敌。

  尹礼眼看堡门打开,心知已是无法阻拦,便弯弓搭箭,瞄着众人之中的陈云射去。他见一行人中皆是赤着上身,唯有陈云身着长袍,知他是众人之首。

  原本是周泰等人怕他体弱受寒的好心之举,如今反倒使其成了众矢之的,万幸铁邯一直跟在陈云身前,见冷箭袭来,大喝“献之小心”一把将其推开,方才让幸免于难。

  “铁邯。”

  陈云见铁邯右胸中箭,连忙将他扶起,万幸虽然箭透右胸,但未伤要害,铁邯在搀扶之下,倒还能行走,方才放下心来。

  尹礼还想施射,但周泰早已在旁戒备,其所射之箭皆被周泰钢刀击落,众人终于和欧家庄之人会和,缓缓退回坞堡。

  尹礼心知坞堡坚固,何况又有新援,堡内必然士气大增。

  此时进攻只会白费性命,只能吩咐下属,继续将这坞堡团团围住。一时之间,竟又成了对峙之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