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三国志英雄志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啥?袁绍儿子要拜我为师

三国志英雄志 冷零契 2097 2019.11.29 23:37

  陈云连忙摆出一副不解之色,诧异问道。

  “我听闻这运粮之事,在青州境内有州兵相伴,行至青冀交界,自有公孙瓒下属接收。哪里会有不妥?”

  孔融听得此问,看向袁尚。

  “这事还是让显甫来说吧。”

  袁尚此刻已经把陈云看做自己半个恩师,自是正襟危坐,一脸严肃。

  “陈兄有所不知。此次运粮之事,已被太平道妖人刻意传播,届时恐怕有心之人,皆会前往劫掠。”

  “这事怎么又和太平道扯上关系了?”陈云听见自己那便宜老丈人居然也有份参与,倒是超出自己预料之外。

  孔融亦是一叹。

  “前次在武威车马行内,在下已是对献之说出,这太平道造反在即。今日蓄意传播此事,怕是想让州兵有损,好在造反之时,减少阻碍。只恨此事素来机密,想来州府之内,亦有官员从于太平道妖人,方才泄密。唉,观此情形,怕是太平道一旦举事,大汉江山危矣。”

  袁尚见孔融一脸愁容,亦是激愤开口。

  “朝廷之内那些老大人们,纠结党争之事。明知太平道祸患将至,仍是放任发展。不知究竟在想些什么。”

  孔融连忙低声何止。

  “显甫还不住口,太尉司空亦在朝中,你怎敢说出这不敬之言。党争之事乃是天下道统之争,太平道之事,想来大人们自有计较,又何须你这小辈妄言。”

  孔融所说的太尉司空,乃是袁尚的爷爷辈袁逢和袁傀,如今皆在朝中位列三公,位高权重。不过陈云却知道孔融之前在武威车马行内,也对朝廷庙堂之事颇有愤慨,想来如今作态,乃是因为久居官位,养成回避禁忌的习惯。

  袁尚听他呵斥,面上愤慨之色丝毫未减。倒却有几分少年热血。

  陈云看着二人神情,心想该我秀一下了,站起身来,目现精芒。

  “其实太平道之事,两位也不必过于担忧。”

  二人见他一脸自信,皆是一愣。

  “献之/陈兄何出此言?”

  “我观这太平道,虽是筹划多年教众百万。但有三个必败之因。”陈云却是把前番和张角嘴炮之言如数搬出,心想我前次面对张角,还能把他说的当场溃败,还对付不了你们两个。

  果然孔融袁尚听得陈云言语,脸上表情精彩万分。

  袁尚一脸惊喜,站于陈云面前,一拜及地。

  “陈师此言,可比昔日留候献策太祖。显甫虽是愚钝,今日愿投入门下,侍奉左右。”

  袁尚本就对陈云生有几分钦佩之意,今次又听他这番发言,顿觉眼前之人内藏寰宇,自是不愿错过。便当场认起了这便宜师傅。

  孔融到底年长一些,不比袁尚这十四五岁的小屁孩,一身荷尔蒙容易激动,喝道。

  “显甫怎能如此胡闹,你纵是得遇良师,亦要回家禀报长辈,备齐师礼,再上门才是。这当场拜师,甚是无礼。”

  陈云望着眼前二人这般举动,倒是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怎么自己随口说上两句,这袁绍爱子就要拜我为师。那以后我且不是和袁绍要称兄道弟?乱了乱了,连忙绞尽脑汁,想想怎么把这便宜徒弟,推之门外。

  袁尚也是知道此举却是无礼,摸了摸头,冲着陈云不好意思笑了笑。

  “还望恩师勿要怪我无礼,等到今次临淄之行完结,回返家中,自会禀报父亲,届时让父亲带足拜师之礼,再上门拜师。”

  孔融见袁尚受教,这才面色恢复和缓,转向陈云,一脸微笑。

  “子义说献之多智,今日方知献之不仅多智,还有经天纬地之才。”

  “不知,献之可愿出仕?”

  出仕?这意思是让我当官吗?我去,这天下马上要大乱,若是现在进京当官,不是被董卓裹挟,就是被李傕郭汜掳掠,我可万万不能去干这事。

  连忙一副大义凛然道。

  “今日朝廷党争不止,陈云便是有为天下苍生造福之心,却也不愿与那阉宦同堂,陷入党争。不如在这离岛,造福乡民,也算是为苍生出力。”却是把方才孔融袁尚的话拿来作为理由。

  其实也是陈云想得有点多了,即便出仕一般也是下放地方,哪里会一开始让他入京为官。

  不料此言倒是惹得袁尚心生共鸣。他老爹袁绍如今也是隐居乡野,招纳门客死士,不愿入朝陷入党争。

  “恩师所言甚是,如今朝廷如此糜烂,这官有什么好做的。”袁尚这是把陈云想得跟他老爹袁绍一样,隐伏乡野,伺机而动。

  孔融却是不愿放弃。

  “似献之这等贤才,若是不愿出仕,岂不是暴殄天物。明年开春,在下便会考核迁官,届时自会向上官举荐献之。”

  说道此处,孔融面上颇有几分不好意思。

  “只是即便举荐,恐怕亦是要从地方做起,却是委屈献之之才了。”

  陈云听说能从地方做起,顿时心内一震,但面上还是一副为难道。

  “文举亦是知道,云本为海外流民,幸的义兄收留,又身受离岛之恩。若真要出仕,却也不愿远离离岛。”

  孔融听他意见颇有松动,立刻面现喜悦之情。

  “献之所言甚是,大恩不报,却也有违君子之道。此事便包在我身上,定会顾全献之报恩之心。”

  陈云这才放下心来,又告知二人,自己早已发觉这运粮之事,会有劫掠发生,并且备下后手。到时若遇不测,也能见机逃遁。

  二人知他多智,况且那离岛竟然能剿灭飞鲨岛凶贼,必然颇有几分战力。倒是放下心来。

  酒足饭饱,二人送别陈云之后。

  袁尚却面上现出几分挣扎。

  “不若告知恩师,此次我等筹划之事?”

  孔融望着袁尚那略带青涩的面庞,语重心长说道。

  “本初豢养死士门客之事,已遭朝内阉宦非议。此次行事,小心为上。献之固然可以信赖,但那武威车马行参与者众多,若是提前知晓,万一泄密。且不是陷你父于不义之地。今日既已提醒,以献之本领,自保应是无虞。届时嘱咐文将军稍加留意,方为老成之策。”

  他知晓袁绍对这幼子,甚是喜爱。此番言语,却也心存教导之意。

  袁尚甚是聪颖,略加思虑,点了点头。

  “显甫今日受教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