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三国志英雄志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加入离岛董事会

三国志英雄志 冷零契 2765 2019.11.11 05:12

  想要烧砖,先要伐木制炭,然后制模挖窑。这时节离岛铁器奇缺,好在司马征掌管岛上青勇,在陈云描绘了一番‘光辉前景’后,司马廉便也出卖亲爹,偷得几把柴刀铁铲。

  工具齐备,三个少年劳力便在陈云的指挥下迅速开工。几人忙活了几日,倒也把这迷你砖窑搞得有模有样。

  陈云这伤患之人,作为监工,虽然清闲,但在三人忙碌时,他也暗自观了三人特点。

  铁邯别看年纪不大,但力大无穷,一人合抱的小树,也能单肩扛起,便是后世传说中的战斗民族,恐怕也非其敌手。观其子知其父,他爹能当这离岛渔民之首,显然也非凡人。

  靳车虽然干活喜欢耍滑,却生的一双好手,制模砌胚巧妙无匹。听他所说,他老爹原是篾匠出身,靠着一手精妙的竹器活赚到数十亩良田。又精心经营,积攒积蓄。趁着灵帝捐官之风盛行,买了个穷乡里正。却不想连年灾荒匪患盛行,里正位置还没坐热,便逃难来到离岛。

  更让陈云惊讶的却是司马廉,这小子比二人尚且小上几岁。干起活来虽不算快,可韧性惊人,便是铁邯靳车休息时,他也能坚持在岗,待得一天下来,他干的活还要比二人要多上不少。陈云心内暗评道:此子若是生在后世,恐怕真能靠搬砖赢取白富美也说不定。

  待得烧火封窑完毕,几人便守在这小小的砖窑前静静守候。

  掐算时间,感觉差不多了,陈云便指挥三小破壁开窑。

  陈云这烧砖用的是还原手法,出品成砖颜色暗青,较之单用氧化手法的红砖更为坚实紧密。这离岛毕竟是海岛,青砖虽然烧制麻烦,但质密抗碱显然更为适宜这岛上潮湿的天气。

  同窑还烧了一批片瓦,下有云纹上刻云朵。云纹是为了固定防滑,云朵则是陈云给自家产品打上的特别标记。

  三个年轻人手捧着青砖片瓦,望着表面光泽的质地,不由傻笑起来。也不怪他们此时失态,多日辛苦终于化为成果,心内喜悦自是难免。

  靳车到底是读过几年私塾,拍起马屁也头头是道。

  “陈大哥,这瓦好光滑啊。比我在州府见到的还要精美。大哥您真是天纵之才,天赋秉异,天神下凡啊。”

  陈云听这粗糙的马屁,面上淡然笑道:“淡定淡定,等我们回头再搞一座砖窑,就是瓷器我也能给你们烧出。”

  心内却暗自叹道:看来还是太久没干这活,手艺竟是生疏了,居然温度过高,都烧出釉质了。

  便在几人在窑内喜悦之时,田宁儿那稍显尖锐的声音却传了过来。

  “大娘,他们几个平日就在这,整日玩泥巴做泥塑,不务正业,瞎搞胡来。”

  四人出的窑来,只见田宁儿甚为乖巧的站在太史大娘身旁,一脸委屈道:“我本来带着靳车铁邯来找他,是想让他们平日在岛上一起读书。不晓得陈云用了什么言语,竟骗的二人整日跟他嬉戏玩耍,荒废时光。”

  除了太史慈和太史大娘,竟然还有司马征等数人在场。其中有两个中年男子容貌与铁邯靳车相似,应是他二人长辈。

  太史大娘一脸严厉道:“献之,宁儿所说可是实情?”

  太史大娘心内自是不信田宁儿一家之言,但她毕竟初来乍到,众目睽睽之下,却也不好直言为他开脱,只能给他台阶,让他自己辩解。

  田宁儿身侧与她相貌有几分相像的中年妇人却抢先说道。

  “这还能有假不成,你看这几人一脸灰黑,显是玩得太过投入所致。“

  言罢指着铁邯,脸上神情好似铁邯误入歧途。

  ”尤其你,铁邯。自小看你也就傻点,怎么都长大还只知道玩泥巴。真是败坏门风。”

  妇人语气鄙薄,神情轻蔑,直把铁邯气的七窍生烟。

  长的与他相像的中年男子,闻听此言,心中亦是羞恼,气上心头,踏前一步用他那蒲扇大手对着铁邯就是一巴掌。

  啪.......

  “畜生,瞧你干的好事。”

  这一巴掌显是怒意下用了狠力,直把铁邯扇的脸现红肿。

  铁邯此时满肚子委屈,看那妇人还在得意,一时气急,便用手中青瓦朝那妇人脸上砸去。

  铁邯天生神力,这青瓦若是砸实,恐怕妇人轻则破相,重则性命不保,围观之人想要阻拦,但怎又赶得及。

  万幸太史慈此时正站在妇人身侧,也不知他用了什么卸力法门,竟将铁邯这雷霆万钧的一瓦轻巧接住。

  “咦,这莫非是片瓦。”

  太史慈看着手中事物,不由惊奇问道。

  靳车见事有转机,连忙答道:“此物正是瓦片,诸位长辈误会了。陈大哥自上岛以来,见离岛多是木屋。整日风吹雨淋,所以才带小子们伐木烧炭,碎石掘土,挖窑烧瓦。”

  说道此处,靳车顿了顿,面带苦意,语气凄惨。

  “可怜陈大哥为了离岛乡民早日住上好房,虽是一身伤痛,整日还带头苦干,几次差点被火灼伤。一个有功之人,怎么就被说成整日嬉戏呢?这可真是天大的冤枉啊。”

  陈云心中不由暗赞:靳车这小子真是机灵,这声情并茂的我都觉得自己人格高尚了不少。但面上还是一副正义凛然。

  “榭东此言差矣,云自登上离岛,得诸位照料。能够为离岛乡民改善居住,自是本分之事,何谈有功。”

  几个长辈倒也都是离岛颇有见识之人,连忙查看这烧制出的砖瓦,见青砖坚实,片瓦光洁,面上不由喜笑颜开。

  陈云心知此时正是自己在离岛一展威名的好时机,便指挥三小,将砖瓦水泥搬出,又拿出早已备好充作房梁的圆木,硬板,当场开始砌房。

  砖窑之内所产虽是不多,可造个迷你样板小屋亦是足矣。

  围观众人自是不好意思看着,也都上手帮忙,不过一个多时辰,竟是造出一个青砖云瓦的小屋。

  众人又拿烧窑时剩下的木炭烘烤半日,等到天色昏黄,水泥已是凝固。

  铁邯之父铁犇,力气冠绝离岛,便手持圆木,试其坚固。不料便是他使足力气,那砖屋竟然也稳如泰山,只留下些许印痕。

  离岛一年下来,难免会有几次台风光顾。除去几个用作宗祠所用的石屋能够抵挡,大多数木屋经过台风洗礼,难免需要修葺重建。

  今日有了这砖瓦所筑之房,日后又怎会怕这台风光顾。

  此时围观之人已经越来越多,见此房如此坚固,顿时欢声一片。

  “大汉四百年来,献候智计冠绝天下,我听说这陈云是献候之后,便知道他必是天上星宿下凡,今日果然小试牛刀,就造福离岛。”

  “铁蛋,你上次还说人家陈云游手好闲,有辱祖上,怎么今日就改口了。”

  “上次我还不是是被你们这些喷子给带歪了,田狗剩你可别翻旧账。”

  “铁蛋你可别趁机踩一捧一,大汉智计第一的明明是留候张良。不过我观这陈云,如今还年少,若是再长些经验,恐怕还比留候要聪明几分。“

  “司马翔你以为这是玩游戏呢,还长经验,我靳钢钻说陈云现在就是大汉第一聪明人。”

  类似如上对话,在离岛之上比比皆是。

  田氏族长田九见岛内众人越说越不像话,连忙制止众人。

  然后转头看向陈云,好似老丈人看女婿一般,微微点头道。

  “不错,不错,献之果然是少年英才。”

  想来陈云的字应是他从司马征哪里得知,不过他如此做派,倒把陈云吓得浑身发毛,心想自己可不打算娶田宁儿那黄毛丫头,那小姑娘一看都没发育成熟,咱可不是恋童癖。

  司马征此时一脸嘚瑟,手抚颌下长须。

  “我不早说了,献之家学渊源,出口成章,定有大才,当是你们还不信。“

  他前次提亲遭了田九冷遇,此时见陈云立下大功,自是心中得意。何况他那死马脸儿子这次也参与其中,对陈云自是不吝美言。

  铁邯之父铁犇方才气急出手,此刻也是一脸笑意,抱住犹是一脸委屈的铁邯。

  “臭小子,真有你的。偷偷摸摸居然搞出这等大事。”

  铁邯想要挣脱,可惜他父亲力气倒是比他大上不少,试了试却是无法做到,只能由他抱着。

  长的与靳车容貌相近的男子正是其父靳喜,到底是经商多年又做过里正,便是说话水平也比离岛众人高上几分。

  “真是少年英才啊,你四人所做之事,必能造福离岛上下。有你四人,离岛后继有人。”

  果然是靳氏马屁,一脉相承,顺带也把他儿子靳车夹杂其中。

  原本他们几人因为渔场之争,聚在一起筹谋大事,却不想被田宁儿告状打断,过来查探之时各个身上都是一腔怒火,觉得小辈们只知道添乱,却未曾想今日竟然得到这份意外之喜。

  田九乃是田宁儿之父,心知今日之事,自家女儿确实做得不对,便有心修复与陈云的间隙。对着身旁的太史大娘拱手拜道。

  “子义武勇非凡精擅军事,献之身具大才,又心怀乡民。夫人家教,果然不凡。”

  太史大娘敬他是离岛之首,虽然心内对田宁有些许不瞒,但仍是回礼道:“小儿胡闹,扰了诸位商议大事。罪过罪过。”

  只是大娘嘴角掩不住笑意,却显示她心内却是为陈云此番作为颇为自豪。

  田宁儿之父能掌管一族,自是也有几分本事。他见这太史慈陈云一文一武,英姿勃发,日后定然是离岛的撑天柱石,便开始主动示好。

  “夫人谦虚了。我回头便给献之加些人手,多多烧制砖瓦,也好让离岛乡民都能住上好房。”

  陈云闻听此言,心内大喜,便想当场将此事敲实。

  “若是族长能给我青壮百人,开办砖瓦厂和建设局。不出一年,我定要让这离岛上下,焕然一新。”

  离岛如今连番迁徙人口,空闲人力倒是不少。田七又存心与他修好,便当场同意。其余三家之首,儿子皆参与其中,又怎会从中作梗。

  陈云心知这四家乃是离岛脊柱,倒也不敢自己吃独食。便让靳车担任建设局局长,铁邯担任砖瓦厂厂长,司马廉作为他私人秘书。

  至于陈云自己吗,则挂了个离岛总设计师的名头,这一局一长皆是受他节制。

  取这名字倒是因为陈云心中的一点恶趣味,他记得黄巾张角好像是自称大贤良师,自己这总设计师貌似比他还威风不少。

  田七诸人见陈云虽然年少,竟然也知将功劳分与伙伴,听他对这一局一厂的各种安排,极为巧妙。心内顿时把他又高看几分。田七存心与他交好,便开口道:

  “献之既有如此大才,此次与那周贼渔场之争,不妨也来听听,或许还能给出一些高见。”

  太史大娘自是乐见陈云出人头地

  “即是长辈之命,云儿不妨就跟着去听听吧。你久居海外,对着出海打渔之事应也有几分见地。”

  陈云见义母发话,便应了声是。

  心内暗想:没想到烧个砖瓦,便被邀请加入这海岛会议。看这参与的众人,应该都是这离岛掌权之人,我这算是被邀请加入了离岛董事会吗?

  只是这周贼是何许人也,三国里我倒是知道周瑜周公瑾,但美周郎好像是官宦子弟,自然不可能避居海外,不晓得他们嘴里这个周贼,又是什么来路。

  田宁儿此时已是无人理睬,只能搀着惊魂未定的母亲,站在一旁。

  看着随父亲远去的陈云身影,一时心内倒是生出许多情绪。

  要说陈云这将近一米八的身高,在平均身高一米六的东汉末年,可称得上英挺。

  虽不能说帅,但后世之人营养均衡,仪表在这离岛也称得上出类拔萃。如今凭着烧瓦烧砖之功,更是成为离岛大功之人,日后定然在这离岛成为耀眼人物。

  只是如此良配,却被自己的傲慢偏见给错失,想到此,眼里一酸,泪水也落了下来。

  可这泪,也只有她自己能看到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