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三国志英雄志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 别装了,你就是喜欢听我讲段子。

三国志英雄志 冷零契 3306 2019.12.05 22:22

  陈云突然间被此一问,心内大惊。

  我有罪?难道说离岛想要染指这批粮草战马被发现了?

  还是说我跟太平道妖女的地下情被曝光了?

  抑或者收留周泰蒋钦这群流窜犯罪团伙通缉犯的事被官府得知了?

  不对,这些事要是被知道,他们要动手早就动手了。这老头肯定在唬我。

  又看了看孔融的神情,见他一切神色如常,心知自己所料无误。

  连忙站起身,躬身行礼道:“草民有罪。”

  黄琬见他竟然当堂认罪,反而有些措手不及。

  “哦,你来说说所犯何罪?”

  陈云目现沉痛之色道:“罪太多了,一时数不过来。”

  噗嗤。

  却是黄琬被他此言逗得笑出声来。

  咳。

  “本官在审案子呢,不得喧哗。”

  惹得孔融等人听他所言,肚子里一阵腹诽,喧哗的人明明是你自己,怎么还贼喊抓贼呢。

  “陈云,还不快把所犯之罪一一道出。”

  “大人明鉴,在下数了数。其罪有三。这一吗,就是小人前几日拿着孔大人的银钱买粮,被公孙卢送礼,私自拿走东珠三颗,山参一株,给离岛中人结婚治病用。虽然孔大人后来全部赠予,但论迹却有贪污之举。”

  黄琬听他这答案又想笑,不过好在方才已经出过丑,此时还能憋住。可惜颌下这胡须不断抖动,想来憋的也挺辛苦。

  “这二吗,在下解救欧家庄之时,曾经放跑贼酋,施那诈退之计。贼酋作恶多端,本应当堂击毙,可小人为了一己性命,竟然放虎归山,有罪于百姓。”

  “这三吗,小人在剿灭飞鲨岛之时,未将岛上贼人掳来民妇尽数遣返原籍,将其中一部分不愿回家的收留于离岛。不合我大汉户籍管制之法。三罪并犯,在下认罪。”

  砰。黄琬拍桌站起

  “一派胡言。”

  心想我是在这问罪呢,你倒表其了自己的仁心智计操守来了。

  他也是真忍不了了,黄琬平日笑点就低,此刻若是不借机呵斥,恐怕又要当堂笑出声来。

  “我来告诉你到底犯了什么罪。”

  “你身为海外遗民,上得陆上却不找官府登记造册,至今还不算我大汉子民,此罪一也。”

  “离岛上下,据闻已有三千余人,却未向朝廷纳出粮税,此罪二也。”

  “你身有大才,前番文举劝你出仕,你却推三阻四,此罪三也。”

  “这三罪你可认得?”

  陈云连忙抱拳行礼,一脸诚挚道。

  “认得认得,在下罪无可恕。”

  黄琬怎会不知他这认罪却是缺乏诚意,不过虽知今日这下马威已经失败,但是还要继续把戏唱下去。

  “不过你初回汉疆,便身居这海外离岛。这第一罪吗,也可说是疏忽所致。文举你说是吧。”

  孔融哪会不知这是黄琬给台阶下,连忙答道:“大人所言甚是。”

  “这第二罪吗,离岛中人,据说先秦之时就有人居住,却也不算有意为之,回头登记造册,便重回汉治好了。嗯,说起来剿灭贼寇之举,也算有功,想来岛内皆是纯良之人,不如就免除徭役十年好了。”

  堂内之人皆是高呼:“大人英明,处理甚公。”

  “不过唯独这第三罪,却是罪不可恕。”

  陈云这边毫无有罪在身的畏惧,点头附和道:“大人所说甚是,却是罪不可恕。”

  噗...

  笑到一半,黄琬硬是憋住,脸上倒是冒出几颗汗来。

  待得恢复平静,又板着脸喝道。

  “既已认罪,来年就等着朝廷文书,那黄县令便由你任着。离岛也划分给黄县。”

  陈云虽知孔融将要迁官,此刻也是不由问道:“我若做这黄县父母官,那孔大人怎么办?”

  “文举来年便会与我同赴京中为官,你就安心把黄县治理好就是。”

  黄琬见陈云仍是躬身站在堂中,便上前将他扶回座位,方才语重心长的说道。

  “太平道起事在即,东莱郡被太平道经营多年。何况那青兖交界之处的泰山之中,又有臧霸孙观这等凶匪盘踞。此番你出仕黄县,责任重大。”

  如今的青州,太平道与匪患势大,这黄琬虽是有心平叛。可朝中党争愈加剧烈,地方与中枢,孰轻孰重他自是醒的。便是他多年好友杨赐亦是决定携子杨彪来年返京为这党争出力,他又怎能置身事外。

  只是青州局势危如累卵,可自他担任刺史一职后,遍查青州官员。不是只顾一己私利整日敛财,便是空谈国事,好高骛远,缺乏实干。纵有一二良才,可观其平日作为,徒有枭雄之姿,未见怜民之念。若是扶持上位,只怕再造出几个公孙瓒这种割据军阀。

  唯有这横空出世的陈云,既有离岛作为根基,又能剿灭飞鲨岛凶匪,并且心思汉室,懂得怜悯万民,却是个难得人才,所以才煞费苦心,演了这么一出戏。

  可惜陈云这小子做事不按套路,又加上自己着实笑点低,眼瞅着是演砸了。

  陈云可不知道黄琬居然把他当成未来汉室栋梁在栽培。这黄县毗邻离岛,若是在此出仕,自是最好不过。

  “云谢过大人,若是出仕黄县,必会打击贪腐,改善民生。”

  未曾想他这标准回答倒是惹得黄琬不满。

  “若是往日,你这般回答也便是了。可如今形势,将你破格推举至黄县,乃是为了青州。”

  陈云被他这一说反倒奇怪了,自己即便管着一个县,可青州此地幅员辽阔,下辖三郡三国,仅说官职,他头上就还有有太守,国相。自己一个一县之令,又能做得何事。

  黄琬见他面有不明,知他对这州内之事尚有不解之处,倒也不会怪他,耐心解释起来。

  “黄县乃是东莱郡治所在。如今太平道活跃之地,正是东莱与城阳二郡。二郡太守虽有清流之名,但对刀兵之事,所知甚少。我已嘱托东莱太守杨震,与你方便行事。允你主动出击,便宜行事。”

  黄琬放心将陈云安插在黄县,便是因为这东莱太守杨震乃是他至交好友杨赐的族人,即便不在青州,亦对其有莫大的影响力。

  这黄老头做买卖也太精明了,给了我一个县令,就让我去跟我老丈人拼命,找太平道火拼。你要给我一个刺史,那还不称霸全球了。不成,咱可不能当冤大头。

  “离岛虽然只有青壮三百,但大人既有此厚望,必会战至最后一人,不让那太平道妖人好过。”说这话时陈云那一脸悲壮的,让听的人直接脑补出他们三百离岛好汉,硬钢十万太平教众,最后全军覆没的画面。

  黄琬也知道这要求难免有几分为难陈云,连忙安慰道。

  “献之倒也不必高估那太平道妖人,青州这方渠帅,虽然号称教众十万,但实际能战之力,应不过五千。我允你在黄县本地编练青壮,黄县税收三年内归你调用。以你之力,若能练得精兵千余,当能剿灭这青州境内太平道祸事。”

  “何况若有用兵之时,可知会武安将军,你二人互为臂助,这青州黄巾又有何惧。”

  那武安国听到黄琬这番发言,倒是心内微有不满,他可不愿被陈云这黄毛小子节制。

  他这神色怎会逃过陈云双眼,心知这外力看来是指望不上。

  不过嘛......你们却不知道张角是我老丈人,这青州渠帅管亥跟我也是老熟人。到时候稍微演那么几场戏给你们看看,战功还不唾手可得,届时升官发财美啧啧。

  虽然心内做此打算,但脸上仍是一副为难道:

  “可我这离岛上下,至今还大多拿着木棍木叉,既缺少武器,也缺少甲胄啊。”

  黄琬思虑片刻,咬了咬牙。

  “我知你救得那欧达乃是冶炼大师,届时自会让铁官给你送去精铁,足矣让你们充实武备。”

  这青州一地,铁矿乃是汉室少有的丰富之地。汉武帝时开启盐铁官办,全国设四十九处铁官,仅青州便设置铁官十二处。东汉三十九处铁官中,青州占了五处。

  皆是居于诸州之首。

  陈云见好处捞的差不多了,便也见好就收。

  “陈云必为大汉扫平青州黄巾。”

  黄琬这才松下一口气,心道:这陈献之既能不按套路出牌打得我措手不及,玩起套路要条件也是一把好手。

  不错不错,只有这样的人,才是我可以将青州一事交托之人。

  他平素就爱听各种乡间趣事,笑点极低。今日陈云所言颇为生动有趣,便有了日后多让他来到帐中,与他闲谈的打算。

  待得回到座位,便又是那副当朝高官的做派,轻描淡写道:

  “献之此任甚重,一路之上,可多来我车中交流,这青州太平道一事,尚有许多内情让你知晓。”

  此语一出,堂内诸人皆是震惊。

  黄琬乃是当朝大儒,又有贤名。只是忙于实务,从未收下任何弟子。今日此语,莫非他要收陈云为弟子。

  “唯有献之这样的贤才,才配得上刺史大人如此名师。”孔融见好友被如此重视,自是心内甚喜。

  “我这义弟真是了不得,这黄琬日后入朝,假以时日,必然位列三公。居然动了收他为弟子的念头。还好我见机的的早,与他结拜。”于禁这边难免心生庆幸,对前番结义之事甚是得意。

  “陈公子竟被如此看重,未来平步青云之日指日可待。不行,这几日我便要觅得机会,拜其为主。”王修认主的心思亦是更加坚定。

  “我去,他居然被大儒看中,可不是我这一介武夫可以比较的。日后若他有事,看来还是要配合一些。”

  东汉虽不像后世,重文轻武。可这世家大儒的光环,已是高过武人一头。武安国会如此想倒也正常。

  唯独陈云,尚且沉浸在如何让管亥配合自己演戏立功的构思里,对这黄琬邀他入车会晤,倒是心内清醒。

  ‘这老头八成想听我给他讲段子。’

  堂内之人,还真是只有他猜中了黄琬用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