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三国志英雄志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李舜臣我对不起你

三国志英雄志 冷零契 2528 2019.11.12 04:08

  离岛西侧,有一岛屿唤做长岛,上有居民千余。

  两岛相聚十几里,原本隔海相望,倒也相安无事。

  只是到了灵帝年间,难民激增,两岛人数日趋饱和,可这离岛周遭,优质渔场只有那一块,远不足以供应两岛所需。

  若是远洋打渔,收效必然降低,更增添许多风险,于是两岛之间便为了争夺渔场,屡有摩擦。

  原本离岛人多势众,自是可压过长岛一头。

  可谁知这长岛突然冒出一股凶人,擅使飞刀,战力惊人。

  领头的贼首姓周,力大无穷作战勇猛,每逢两方冲突必然身先士卒。

  他手下还有一蒋姓贼人,腕力惊人,更有一手飞刀神技,便是相隔十几米,也能命中绳揽,击落船帆。

  好在乡民冲突,对方也知留手,虽然难免受伤,但还没弄出人命。

  只是此消彼长之下,离岛便落了下风。

  原本离岛众人是打算自认倒霉,咽下这口气。

  可因为陈云的穿越,引发连锁反应,太史慈竟然也来到这离岛之上,岛内众人看他武勇尤在周姓贼人之上,便有了一较高下之心。

  太史慈久经战阵,说起军事自有一股自信气势。

  “吾虽擅射,但听征叔所言那贼人人数过百,待得离得近了,终归还是落为近战跳板厮杀。何况那贼人飞刀确是海战利器。即便胜,恐怕也会损失惨重。若是再给我两月时日,操练弓手,方能有几分把握。”

  司马征也是多年军旅,知道太史慈所言非虚。离岛乡勇人数虽多,但那周姓贼人手下皆是亡命之徒,恐怕近战拼杀非其对手。

  “两月?不瞒子义,如今离岛存粮只能供应月余。前日我族弟田十船队出海远洋,遭遇风浪,只余两船返回。如若岛上环境再无改观,恐怕我们只能遣返乡民了。”

  田九身为族长,整日忙于岛事,他如今不过而立年纪,头上却有了不少白发,应是日夜操劳所累。

  想来田宁儿性情,也与他整日忙碌,疏于教导有关。如今说起这事,双眉紧锁,显然颇为苦恼。

  这愿意前往离岛避难的乡民,都是在坐之人的故交亲友,若是遣返回乡,自是心中不愿。只是如此形势,却也没有良策。

  靳车之父靳喜也叹道:“唉,这年头连年灾荒,粮食珍贵,便是有钱也难以买到供应岛上之粮。”他家里余财颇丰,怕众人提及买粮之事,就抢先出口。

  田九虽对他如此行径心内微恼,却也知他所说乃是实情。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不如就和他们拼了。谁还不是一个脑袋两只手,老子就不信还打不赢那姓周的。”

  铁犇虽然口头强硬,可观他右臂带伤,方才打铁邯之时也是用的左手,显然之前交手多有吃亏。何况两岛之内皆是良善乡民,即便为了生计,一时摩擦。前番交手对方也手下留情,未曾害的性命。真要品名,却也不妥。

  田九也知铁犇此言是怒火攻心,微微一叹无奈道:“我看还是暂时遣返乡民吧,待得子义操练妥当,我们再迎回,也不算迟。”

  众人心知这迎回之说只是安慰之语,避居离岛者大都穷苦出身。

  如若遣返回籍,即便不遇匪患,只怕也难以捱过饥荒,何况还有官府课税徭役,恐怕再见面就是九泉之下了,厅内一时气氛凝重。

  “咳,云有一策。或可解这一时之忧。”

  众人齐把目光看向陈云,田九更是惊喜道:“献之有何策可解此局?”他邀请陈云更多还是因为之前冤枉错怪之事,却未曾想道这年轻人竟然真有办法。

  陈云长身站起,笑道:“说来也巧,云避居之地,常有倭患。那倭人虽然矮小,但委实悍勇,拼杀起来毫不惜命。后来族里为了避免伤亡,便做了一种船。”

  太史慈关心武事,也听说过倭人勇猛,倭刀锋利。若是能抗倭人,定然也能抵抗海贼。急问道:“献之所言之船,是为何物?”

  陈云望着众人的目光,沉声应道:“此船名叫龟甲。较之寻常船只相比,此船乃是以密封合闭而成,船首装有撞角,船身上覆铁皮。刀枪不入。水火不侵。”

  铁犇多年出海,所见船只甚多,却从未听说陈云这龟甲船,此时讶异道:“若是全部封闭?那无桨无帆,船难道纯靠水力推动?”

  陈云笑道:“此船后有桨叶,乃是靠船内人力蹬踏来提供动力。”

  陈云后世曾随乡人在船厂打工,这船厂不大,接的活是一种木制公园游船,乃是靠蹬踏产生动力,轴承带动后方桨叶提供动力,后世之人喜欢纯天然的噱头,他们便用坚实硬木浸泡油中做成木质轴承,虽然需要频繁更换,但搞了这么个纯天然无污染游船的噱头,却大受欢迎,成为畅销产品。

  这船虽然需要人力,无法远航。但平日用帆船拖着,等待近战之时,机动性好,防御性强的特点便展现出来了。

  如今听到众人所说,灵机一动便剽窃朝鲜名将李舜臣的事迹将这游船美其名曰“龟甲”,又冠上抗击倭人的事迹,果然更是增添不少说服力。

  “离岛木材丰富,龟甲船又制作简单,旬日便可做好。届时诸位可拿老旧渔船,一试威力。便可知晓云所言是否为真。”

  陈云见众人脸上尚有疑色,自信提议道。心里暗说:当年家乡湖心浮亭被毁便是此船杰作,在这离岛一路看到的渔船模样,怕是更难抵抗其威力。

  众人见他颇为自信,心中倒是信了几分。并且这龟甲船制作起来也不麻烦,便是真的发现不行,也有时间再做打算。

  离岛本就有船工木匠,虽然难称专业,但也堪称老练,平时所用渔船皆是出自他们之手。

  陈云这离岛‘总设计师’于是便愉快的继续干起了他的监工的老活。

  终究还是人多力量大,原本预计十几天才做好的龟甲船,不过七日便已完工。

  这新制好的龟甲船,较之陈云前世还要大上不少,上可坐八人,岛上铁器珍惜,原本方案里的铁皮,改成了兽皮代替,上糊泥巴,倒也防御力不凡。

  唯一一点废弃铁器,熔炼后在船头撞角上包了层铁皮,也算好钢用在了刀刃上。

  试航之日,离岛上下皆是站在岸边,一脸希冀之色。

  铁犇与太史慈率人亲自驾驶,那龟甲船一旦入海,便如离弦之箭,速度较之帆船明显快上不少,其灵活性更是非帆船可比。

  待得二人驾驶熟练,龟甲船便朝着设好的靶船冲去。

  只听到‘轰’的一声,凭借速度带来的冲击力,龟甲船如破纸革一般,轻易便将靶船撞破。

  离岛众人看着四分五裂靶船,顿时目瞪口呆,待得回过神来,顿时欢呼起来。

  等到龟甲船停稳上岸,这欢呼声已是到了顶峰。

  万众瞩目中的铁犇却朝着走来。

  “献之我可真是服了你了,这龟甲船神了。现在甭管他姓周的多么勇猛,也定然让他成为个活王八。”

  围观离岛这才知道这龟甲船竟是出自陈云之手,顿时有把目光看向这前不久岗位离岛立下大功之人。

  居于人群之中的靳钢钻看着司马翔田狗剩铁蛋这些小伙伴也是一脸得意......如今陈云在离岛者大汉第一聪明人的称号,再也无人质疑......虽然仅限于离岛之上。

  比之牛犇的兴高采烈,太史慈倒是更关注起龟甲船细节。

  “龟甲船对付渔船足矣。但人力有限,航行时间不可多过一刻,否则力丧责威力必减。”

  田九望着众星捧月的陈云心内暗道。

  此子拥有大才,又有急智。诶,只可惜之前那番摩擦,让我丧失良婿。

  不过他虽心有惋惜,可离岛有了陈云,日后身上担子定会轻上不少。

  田九本就因为公心甚重,才能当上田氏族长。又素有爱民之心,方才成为离岛实质首领。这离岛之上,相对陆上关系却也单纯。田九望着陈云,终究是为他喜悦的情绪多点。

  如今离岛形势,田氏与铁氏以及避难的乡民三分天下又相互交汇。

  这陈云本就是避难之人,与靳氏乃是同乡。又因太史慈的干系,与司马征交好。如今还有机会帮着铁氏解决渔场危机,声望必然如日中天。

  能为首者,必然要知晓大势。顺势则昌,逆势则殆。田九看陈云大势已显,心内已是暗暗做好了必要之时助他一臂之力的准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