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三国志英雄志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 居然见到了退休老干部

三国志英雄志 冷零契 3109 2019.12.02 22:52

  谁能想到,此次交易非但不像自己在离岛时猜测中的大河渡口处,甚至不在千乘周遭。

  距那千乘以东百里处,有一城名唤寥城。

  要说这寥城有什么特别之处,可能是因为地处大河入海口。在两汉之时,大河尚是水流充沛性情不羁,常有改道之举。

  一旦改道,寥城便会遭殃。以致于此地十年里倒有三年涝。

  不过水灾过后,也会附赠优质泥土,百姓们虽惧遭灾,良田沃土诱惑下仍有人择此定居。只是相比于青州其它地界,此城周遭却是人口不多。

  按照于禁所说,选择在寥城交易,乃是公孙瓒本人提出。理由的是此地人少,不易被人察觉。

  只是这不易被人察觉,除了方便交易,去也方便干些其它事情。

  例如——打劫。

  ‘这事要尽快告知我那靠谱义兄太史慈。’

  既已得知交易所在,陈云便寻到机会,与这‘不靠谱义兄’于禁道别离开。

  等他行出于府。

  于三望着一脸笑意的于禁,犹豫片刻,还是战战兢兢开口问道:

  “老爷您是真心要和这陈云结义吗?”

  于禁倒也猜到他此刻心内所想,只是自己这心内所思,却也无法告知。

  “既已结义,自然就是真的。老爷我像是那种随便对天发誓之人吗?”

  只是目光扫过堂前的车马行线路图,倒是心内沉吟起来。

  ‘此子既有离岛作为基业,敢于主动出击,剿灭飞鲨岛。又长袖善舞,交好孔融。今日又听他对世家这番评价,心内之志,怕是尤在我之上。如此之人,能结为兄弟,自是好过当作敌人。’

  ‘不过这结义吗?’

  ‘我若是没记错,高祖与楚霸王当初好像也是兄弟相称。’

  此刻这堂内的鸡血早已凝固,火盆业已熄灭,只有陈云方才倾洒的血酒,在酒精混合下还散发着一股腥臭味,闻之令人作呕。

  陈云倒也未把这结义放在心上,他深知于禁为人功利阴沉,前番便是手下吃了大亏,也能咽下这口气,不惜折节下交。何况这欧家庄和飞鲨岛之事,已是名传青州,离岛盛名之下,他有此拉拢心思倒也正常。

  至于什么向天发誓,他作为未来之人,一句唯物主义亚克西万法自灭。

  待得回到武威车马行,便唤来蒋钦,让他去孔融处借得快马,连夜赶赴离岛,告知太史慈这交易之地,在寥城东向三十里的凤鸣山内。

  算上那陆上耗时,应还有十几日可做准备,若是太史慈赶得快些,倒是还能提早布置。

  陈云倒也并未心慌,待得诸事布置完备,却又想起今日所见的曹洪。

  昨日陈云被连续‘上课’之后,已经开始明白,三国里这些大名鼎鼎的人物,明知乱世将至,又怎会不提早做这准备。

  那鲍信于禁既为后世一镇诸侯,对这笔交易生有企图之心,自是正常。只是没想到曹家居然现在就已经和他们勾搭上了。想来二者应是像孔融与袁氏一般,乃是故交。

  还有那公孙瓒,截留军粮充实自身,又用战马换得私粮。这番作为,自可彰显其心内雄心。

  莫说这些后世诸侯,即便是作为棋子的四大寇,前番劫掠欧家庄结盟飞鲨岛之举,亦是为了增强实力。

  ‘前些时日我曾说唯我独尊,今日方知,群雄却也不会站在原地,等我慢慢强大。’

  想到此,陈云心内反是有了几分热血燃起。

  “那便看看我们各显神通,届时自是知晓以谁为尊。这笔交易,陈云奉陪定了。”

  等到明日,陈云唤来文大,问明这粮店大戏,进展一切顺利,有了州兵护卫,那公孙卢却是不敢生出歹念。

  只是王修曾留下言语,说孔融那边存粮随时告罄,希望可以尽快得到新粮。

  陈云心知这公孙卢应该也是被自己晾的差不多了,便唤来周泰铁邯随他前往城内公孙府上。

  公孙卢这几日已是把陈云底细摸清,知晓这离岛乃是青州地界,新近崛起的地方豪强。只是流言之下,难免夸大,把离岛说的是足以与四大寇分庭抗礼,岛内青壮勇武之士足有千余。

  他被公孙瓒派来临淄,除去售粮筹备银钱,也有结交豪强,好为公孙瓒未来染指青州打下基础。

  今次听闻陈云前来,怎敢怠慢。那宴席之上,比之前日两场,尚要丰盛几分。

  “这真的是虎肉?”

  陈云指着卓内居中之物,一脸不可置信的问道。

  公孙见他这般神色,倒是心内甚喜,不枉自己将这族内赏赐的虎肉特地献上。

  “不但是虎肉,还是我辽东境内的虎王,乃是族内用船跨海运来,一路用冰块镇着。这虎肉甚是滋补,虎鞭更有补精血,壮阳神之效,陈公子正是用身体的年纪,这虎鞭自是应由公子品尝。”

  陈云看着被公孙卢放入碗里的一大坨虎鞭,胃里顿时翻涌起来。这国家一级保护动物野生东北虎的命根子....自己可是真的无法下筷,连忙思索怎么把这玩意儿送出去。

  一时急智之下,就用筷子将虎鞭夹断,分成两份。

  一份递给铁邯。

  “汉之前次在欧家庄为我以身挡箭,救得陈云性命,今日此宝当有一份与你。”

  一份递给周泰。

  “幼平在那飞鲨岛上身先士卒,勇夺楼船,可居首功。”

  铁邯周泰本以为这虎宝应是没有自己那份。不想陈云竟把此物赠与二人,顿时一脸喜悦。

  周泰一边吃着一边还口中嚷嚷“前些日子讨得媳妇,正酬身体亏空呢。”

  那飞鲨岛救下的民妇,如今多是嫁于离岛中人。周泰负有首功,又生的威猛,自有许多妇人倾心于他,便选了其中一人成亲。想来新婚燕尔.....周泰有点纵欲过度,难怪对这虎鞭这般垂涎欲滴。

  “献之对下属这般照顾,难怪年纪轻轻,便能成为离岛之首,便是伯圭当年,在这方面也不如你,果然是英雄出少年。”

  说话这人,居于正中之位,地位应是在公孙卢之上。

  此人生的甚是威武,一脸络腮胡须,虽是身形瘦削,但身上却有淡淡养尊处优的气势,应是位高权重之人。

  陈云本以为他亦是公孙瓒族人,可听他直呼公孙瓒的名字,倒是一时摸不准他的身份。

  公孙卢心知离岛众人偏居海外,怕是不识得眼前贵人。便开口说道。

  “族长曾担任冀州刺史,平日阅人无数,陈公子今日能得族长称赞,足见不凡。“

  这族长,就是曾任冀州刺史的公孙度,也是如今公孙一族的族长。他与公孙瓒乃是同族远亲,不过后来因罪被免官,便偏居辽东,暗中积蓄实力。

  若论及如今公孙族内情形,公孙瓒与公孙度虽是同宗,却隐隐也有着一些竞争关系。

  如今公孙瓒在辽西屡立战功,封侯之日指日可待。而公孙度既被免官,朝廷也一直未再启用,难免有些虎落平阳的失落感,想来今日到了青州地界,也是有几分散心的心思。

  公孙卢自是知道这其中情形,他早被公孙瓒嘱托对这没落族长严加防备,今日宴请陈云,原本并未告知。

  只是不知是谁走漏了消息,竟被他得知,执意要参与其中。

  那陈云所处的离岛,居于青州与幽州之间,辽东公孙氏若是想要日后介入其中,必要先取东莱郡。而离岛,正是最佳跳板。

  公孙卢心知公孙度这番夸赞言语,应是想招揽陈云,怕他被其说动,连忙提醒道。

  “不过我家家主最爱的便是少年英雄,若是日后相见,必会引为知己。何况离岛长于海运,我幽州一地盛产战马,未来合作机会想来不少。”

  陈云听得二人这番明枪暗箭之语,哪里会听不出这二人虽是一族,但应该内中生有矛盾。不过他此刻倒是装作不懂公孙卢这提醒之语,起身行礼道。

  “未曾想今日居然能遇到刺史大人,海外遗民陈云在此有礼了。“

  “献之不必多礼,度已被朝廷免官,如今只是一介白身罢了。”公孙度虽是嘴上谦让,可脸上却现出几分笑意,手抚长须。显然陈云这称谓,让他极为受用。

  “如今朝廷阉宦当道,刺史大人今日际遇,不过是一时蛰伏罢了。待得来日朝廷内拨乱反正,必可再获重用。”

  陈云如今已经知道刺史可比后世省级高官,何况这公孙度的子孙,好像在辽东一地割据多年,所以自是认定他日后必然还会重整旗鼓,再居高位。

  在这酒宴之下,倒是扮足了后学末进,对眼前这位‘前大汉高官’一番虚心求教的意思。

  他前世之时,因为身为孤儿,便晓得如何与长辈打交道。如今这些手段倒是全用在公孙度身上。

  倒把这公孙度哄得大笑连连,甚是畅快。望着眼前陈云,越来越顺眼。

  心内暗想:此子却是不错,那离岛位处险要,与我辽东一地甚是关键,来日若是遇上,倒可以点播一二。

  二人这番作态,却把公孙卢看的犹如热锅上得蚂蚁。这离岛虽小,可无论是辽西辽东,皆是有着几分关键,一番思量之下,痛下决心,决定待会不惜血本,也要拉拢陈云。

  ‘想来家主若是知道我是为了拉拢离岛,方才不惜成本,应该也不会怪罪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