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三国志英雄志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从不抄袭只玩创新

三国志英雄志 冷零契 2063 2019.11.24 22:03

  陈云此时站在堂中,看着众人眼光,面带微笑道:“吾等不但要参与此事,还要做这搅局之人?”

  田九双目一凝,眼现精光道:“如何搅局?”

  “埋伏乡勇,伺机而动。能拿便拿。不能拿便烧。”

  堂内众人听得陈云所言,皆是低头沉思。衡量其中利害。

  反倒是司马征这时出言赞同道:“献之所言甚是,我在军中,也知越是怕死,刀刃越会找上门来。”

  田九铁犇也都点头附和。

  靳喜此时心内仍惧,出言道:“或许密告州府,也能解决此事呢”?

  不用陈云出言,那田九就反驳道:“此言糊涂,那于禁背后便是北海相,焉知此事州府无人参与?那四大寇既然也能知晓,想来州府之中应是亦有他们眼线。举报州府,且不是让离岛成为众矢之的?”

  靳喜也知如今官府腐败,此事背后怕是参与者众多,这才下定决心道:“那就依献之所言就是。”

  陈云见离岛上下一心,这才暗松一口气。此时距离那约定时间还有十几日,若不早做准备,即便再多良策,恐怕也为时晚矣。

  众人商议妥当,便各遵其责,筹备诸事。

  见众人远去,太史慈方才问道:“献之原本不是想要夺下这军械粮草?为何今日却只言搅局?”

  陈云闻言苦笑道:“前日所提,却是有些异想天开。这次在飞鲨岛之战,不过些许船厂守卒,又遇贼人宴请昌豨,巧施妙计之下,方才能大获全胜。如今面对的长乐与四大寇比这飞鲨岛贼人强上几倍,又怎敢不自量力。”

  太史慈哈哈大笑道:“我道献之是天不怕地不怕之人,没想到今日才知你亦会畏惧之心。”

  陈云心内暗自吐槽,老兄我前面勇敢都是因为知道你和周泰是三国绝世猛将。如今真见了这军争之事,自然知道纵是有名将在侧,若是一不小心也会命丧九泉,我可不想早夭。

  可这真话自是不能说出口,伸出拳头,装模作样的打了太史慈一拳。惹得太史慈又是一阵大笑。

  陈云面对这便宜义兄颇为无奈,只能带着他前往铸造厂,寻找欧达。

  今次飞鲨岛之战,欧达所献之物,皆是发挥奇效。便想看看从他手里还能掏出什么宝贝。

  待得见到欧达,见他手中持着前日缴获的蹶张弩,正在把玩,似乎兴趣正浓。

  不由好奇问道:“庄主既能造这千斤弩,为何还对这小弩兴致颇丰?”

  欧达闻言笑道:“那千斤弩和飞天神爪欧某都曾接过订单。可这蹶张弩,朝廷只会由官营兵器作坊自产。”

  弩不似弓,弓手培养,短则数月,长达几年。弩虽射程稍短,但胜在无需培训,可以速成。两汉之时,弩乃民间禁品,若是私藏,可定死罪。

  千斤弩虽然威力大,但造价过高,携带亦是不便,多用于守城。这蹶张弩手弩可就大不相同,制造相对简单。汉朝讨伐匈奴之战,卫青霍去病的军队里就多达万弩之多。

  陈云听欧达解释,面现期待道:“不知庄主可能仿制此弩。”

  这欧达提起兵器之事,倒是神采奕奕,哈哈笑道:“仿制欧某不屑为之,若是改良还差不多。”

  陈云忙问:“十日之内,可生产多少。”

  欧达心内算计一番,答道:“若是给足人手,以如今离岛存货。可得手弩十张,蹶张弩五张。”造弩需要韧性极好的兽筋,离岛如今连番消耗,却是不多。

  陈云闻听只有这点,不禁大失所望。

  太史慈此时却问道:“若是将离岛现有长弓拆卸,欧庄主又能打造多少?”太史深知如今离岛弓手,不过摆设,若是能换做劲弩,战力不可同日而语。

  欧达不由喜道:“若是将离岛如今长弓改弩,那手弩应能打造百余,蹶张弩也应有几十。”

  陈云太史慈闻言大喜,又嘱托欧达打造兵器铁箭。如今离岛缴获长鲨岛贼人兵器数百件,虽然质地糙劣,倒拿来熔炼正好,何况又有几千斤铁矿石。

  待得二人将要出门,欧达老毛病又犯了,跪倒在地,对二人感谢道:“听闻飞鲨岛之战,恩人手诛泰山贼寇数十,欧某替庄内冤魂,谢过二位恩公。”

  二人连忙把他扶起,又言不久之后,还会与那泰山贼寇再起争端,此次所用之弩便是为其准备。

  惹得欧达又连发誓言,定会在限期内保质保量完成。

  二人这才满意而归,前往军营所在。

  此时这军营之中,正在操练军阵。对阵双方,乃是鲸鲨营与那飞鲨岛降人,除去武器皆换成木制无锋之物,竟是动了真格。

  这飞鲨岛之人,人数虽少,但军阵变化甚为熟稔,兵种又相对齐全。鲸鲨营将士虽是武勇,倒也未曾占到便宜。

  最后靠着周泰武力过人,方才攻破军阵,勉强胜之。

  周泰见二人前来,连忙上前迎接。

  陈云对周泰笑道:“幼平之勇,怕是不输周亚夫。”

  哪知周泰此时脸上微赧:“公子莫要笑我,方才实是我输了。”

  见二人不解,便指着身上泥点道:“若是武器开锋,怕是我早已身死。”

  陈云这才明悟,方才对战之时,双方武器皆粘污泥,周泰这全身泥点十几处,若是真实对战,此时已经满身伤痕。

  飞鲨岛降卒,自投降以来,因为之前与周泰有仇,便一直担心他借机报复。如今听见周泰竟在离岛之‘首’面前自陈失败,对他胸襟倒是有了几分认知。那担忧报复之心,倒也少了几分。

  不过陈云知道这周泰为救孙权,曾经身上插满箭矢,尚且冲阵在前。何况他若拿着巨阙剑,简直就是个人形凶器,胜负之势尚未可知。

  见他如今谦让,倒也顺势说道:“幼平虽勇,但好汉也难敌四手。这军阵之事,还要多学一些。”

  见周泰点头称是,便拉着太史慈与周泰二人,商量起这军队编制之事。

  一番计议,便决定将鲸鲨营一拆为二,分为虎鲸与狼鲨二营。将飞鲨岛降人打乱编入营中,再从义勇军中抽调精锐补齐不足。以老带新,操练军阵。

  义勇军如今成军时日尚短,只能起辅助之用。若遇硬仗,还要仰仗虎鲸与狼鲨二营。

  义勇军所缺之人,则从岛中重新招募。如今离岛物资充沛,倒是可多抽调些人力,脱产训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