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三国志英雄志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我算看出来了,你这是在给袁绍洗地

三国志英雄志 冷零契 1979 2019.11.29 22:21

  陈云拜别于禁,便一路前往孔融府上。早有下人侯在门外,见他前来,问明身份,便引入府内。

  这孔融居处,外表其貌不扬,行得深处,却内有乾坤。长廊之侧,引入活水,做成人工小湖。湖中内设亭台,亭台之外用布幔作为屏障,既能挡风遮雨,亦可增加美观。宛若人间仙境。

  此时这亭台所在,灯火通明,孔融携一人站于亭前,见到陈云来到,皆是面带笑意。

  站于孔融身侧之人,虽是一身儒衫,初看颇为质朴。但细观之下,却见那儒杉材质应是不凡,贴身而立。前衽之上,绣有鹤纹,更赠高雅。

  陈云望着眼前这张颇为俊朗的年轻人,心内不由吐槽。

  “最烦他这种刻意低调的富二代了,倒把老子这身行头比下去了。”

  他今日心知自己年少,为了增加稳重形象,便刻意贴上长须,又穿着一件带有福字的员外袍,外人看来,简直活脱脱一个暴发户。

  孔融见陈云这番打扮,也是忍俊不禁,笑出声来。

  “献之今日唱的是哪出戏,竟然做此装扮?”

  陈云此刻比帅失败,心情不善,没什么好气的答道。

  “还不是为了文举救民之举,今日得罪了公孙瓒族人,陈云不过一海外村夫,自是乔装打扮,免得他日后暗下杀手。”

  先秦两汉之时,拥有权势之人习惯豢养门客死士,陈云这番话虽是信口拈来,道其中道理却是可以说通。

  孔融闻言连忙收敛笑意,长身一拜。

  “献之今日巧施妙计,救得庶民无数。方才融之言,却是不当。”

  那儒杉少年也随他一起拜道。

  “今日得见陈兄,方知何为天纵之才。尚平日也被人称作少年英才,但与陈兄相比,真是夜郎自大。若是陈兄有闲,日后还要多多求教才是。”

  陈云听着这儒杉少年的这番话语,心内倒是思虑起来。

  “尚?三国有谁是叫这个的吗?”

  不过口上还是一副谦虚。

  “两位谬赞了,若能救得百姓,莫说是得罪公孙瓒,便是...便是”

  本想说上几个大牌之人吹嘘几句,但一时之间又想道自己认识的三国名人,此刻大多还未显山露水。

  “便是得罪再多人,在下也豪不畏惧”

  二人听他此言,彼此对视,心内倒是生出几分吾道不孤的情绪,顿时将陈云引为知己同道。

  孔融招呼二人分主宾坐下,桌前已是摆满酒菜。这青州之地,坐山旁海,物产丰富,倒让陈云见识到自穿越已来第一顿盛宴,只是如今炒菜尚未普及,桌上之物多是白灼清炖炙烤,却也显得颇有几分单调。

  陈云暗道。

  “回头看来要研究研究炒菜红烧的学问,不然日后整日这种吃法,却是乏味。”

  待得回过神来,见二人皆在看他,便开口问道。

  “孔兄,不知这位公子是?”

  “此乃汝南袁氏的袁尚,字显甫。袁氏一门,精修儒学,素有贤名,堪为本朝表率。”

  “什么?你父亲莫非是袁绍袁本初?”

  陈云听说这眼前少年竟然是袁尚,顿时大惊。

  他这番惊慌失措,孔融袁尚却也不怪。袁绍素有贤名,又经世家彼此刻意吹捧,其平日事迹,便是乡野之中亦有耳闻。换在陈云那世界,那就是顶级流量。

  袁尚对陈云微微一笑,颇有几分世家风范。

  “想来陈兄应是也听闻过父亲年少时智破豪强抢亲之举?”

  嗯?陈云暗道,我听说的可是你老爹带着曹操抢人家媳妇,反被追打。若不是曹操帮忙,你爹险些被打死。怎么你还一副与有荣焉的。

  “本初所做之事虽多,但乡野之中传颂最多的却是他在少年时抢亲一事。那女子被强人威逼下嫁,本初心有不忍,便设计救出,逃难之中,友人行动不便,眼见要被强人抓获,本初却背起友人,跳入河水,方才逃出。这番大智大勇大义之举,却是可称传奇,也不怪民间津津乐道。”

  陈云望着孔融袁尚一脸真挚神情,暗道这可跟我后世听说的不太一样,你两莫不是在为袁绍洗地。不过此刻他自是不能质问,连忙附和。

  “对对对,就是这事。袁公真是我等楷模。”

  “我父最爱少年英才,陈兄若是不弃,来日可由我引荐,想来家父见到陈兄高才,定然心中大喜。”

  袁尚早已听闻陈云计退泰山四寇,勇诛飞鲨恶匪,对他甚是好奇。今日又见他巧使妙计,救得临淄灾民,更是心生敬仰,想要多向他求教,便趁机招揽。

  陈云面上虽是一片喜意,口称那是最好不过。心内却想,袁绍这倒霉蛋自是不能投靠。这家伙最后儿子全死,儿媳都被曹操抢走。望着眼前袁尚,想道他凄惨结局,心内倒是有了几分怜悯。

  却不料他眼中这份怜悯,放到袁尚眼里却变成了欣赏,面现激动道。

  “若是陈兄跟随家父,我必央求父亲,久伴陈兄左右,好能日日求教,视之为师。”

  陈云看着眼前这可怜‘徒儿’,倒是颇有几分惋惜。这袁尚生的一表人才,为人又颇为聪颖诚挚,难怪他爹执意要传位于他。便岔开话题。

  “不知孔兄今日宴请,所为何事?”

  孔融见陈云发问,连忙吩咐下人退下,一脸凝重道.

  “陈兄今日重返临淄城中,可是为了刺史大人与公孙瓒交易粮草军马之事?“

  “不敢相瞒文举,在下此行却是为了这事。那武威车马行与子义有旧,今次被长乐邀请共同运输粮草,人手不足便求助离岛。此事酬劳丰厚,如今离岛亦是缺粮,便应允而来。观孔兄神色,莫非此事另有蹊跷?”

  陈云见孔融神色,暗道难道说他们也知道于禁心怀不轨,四大寇亦要前往劫掠。

  孔融闻听陈云回答,暗道果是如此,一声长叹。

  “此事却是不妥,离岛若要参与,怕是要惹上祸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