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三国志英雄志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幼平,把我的意大利炮推过来

三国志英雄志 冷零契 2101 2019.11.22 22:57

  飞鲨岛众人被喊杀声惊醒,见船坞所在隐有火光,心知有敌来袭,连忙召集部众,前往救援。

  只是昨日宴饮,部属之中多有宿醉之人,此时双眼惺忪,脚步虚浮。

  昌豨见此情形,心知此战恐怕大为不妥。虽是表面应允,前往救援,心内则暗自筹划如何脱身。

  待得行到中途,便对那飞鲨岛岛主献计,此次泰山贼寇所用的船只,皆在飞鲨岛西侧,若是两面夹击,攻其不备,必可收获奇效。

  那飞鲨岛岛主虽知昌豨心有退意,但如今大敌在前,也不好发作。只能假意应允,又告知下属两面夹击之计,提振士气。

  昌豨见计谋得逞,连忙率人登船,自海路朝那船坞行去。此时昌豨心内,做的是两手准备。若是来敌不强,便两面夹击,若是来敌不可战胜,那便扬长而去。

  这边飞鲨岛岛主率领两百贼众,沿大路杀至船坞,见船坞虽有喊杀之声,但未见人影,心内颇觉蹊跷。只是这楼船乃是他立命根本,也顾不得是否有诈。便让贼众列队,向船坞缓缓前进。

  飞鲨岛贼众皆是大汉军卒,虽然落草日久,但也非寻常贼寇可比。此时面对强敌,仍然进退有度。以五十人为一方阵,共结五阵,排成锋矢之形,缓缓向楼船前进。

  陈云见这贼人,在此局面居然也能结成军阵,倒是颇为讶异,要知道这些不过是些船厂守军,业已落草多年,竟然还能有如此战力,不知这大汉精锐,又是何等威风。

  他却不知这群贼人虽然落草,但因为常有劫掠,多动刀兵,战力较之汉军精锐,也是失之装备。若是只谈悍勇,恐怕除却边军,尚能稳稳胜之。

  不过离岛这边已经安排妥当,陈云倒是毫无惧意。吩咐身侧蒋钦,将郑京带来。又让司马廉拖来大喇叭,大声喝道:“你等平日作恶多端,如今天兵已至,还不束手就擒。”

  飞鲨岛众人见陈云身旁只有百人,心内不由大定,闻言非但不惧,前进之势倒是快了几分。

  陈云见贼人已经入得包围圈内,便对身旁已被带至左右的郑京说道:“郑船首可告知他们,本次我军只杀那平日作恶之人,若有乡民船工,令其速去躲避。”

  郑京闻言点头,提气对着大喇叭喊道:“兄弟们,我是郑京。此次率军的陈公子说了,只杀那平日作恶之人。还不早早投降。”

  飞鲨岛群贼抬眼望去,果见郑京立于船头。他们平素知道郑京此人为人忠义,对他所言倒是信了不少。便有数十人逃出军阵,朝楼船奔来。

  贼阵顿时大乱,那飞鲨岛岛主见手下逃跑,心内不由恨极,喝便令下属放箭追杀。

  贼阵居中之人,皆是弓手,其中有十数人,竟是持着蹶张弩。闻听首领下令便向那逃跑之人射去。

  这边陈云见贼人军阵已乱,便对太史慈打出暗号。

  太史慈一声号令,早已养精蓄锐多时的义勇军便掀起伪装,对着贼众中的开始放箭。

  可惜长弓营将士操练时日不多,又大都是木箭,缺乏准头。饶是如此,三轮齐射之后,那贼子也有数十人中箭倒地。

  飞鲨岛贼首见背后尚有埋伏,连忙号令手下,结为龟甲圆阵,外围之人皆有持着军制长盾,那长弓营箭矢顿时杀伤锐减。几轮齐射之后,乡勇们倒也臂力开始疲弱,箭势为之一缓。

  飞鲨岛岛主见此情景,便喝令弓手反击。不过武勇营之人,早在长弓营弓手之前持盾护卫。倒是少有损伤。

  船上周泰见飞鲨岛贼寇在此局面,尚能组织反击。心内却是一惊,前番交手,他虽靠着勇力占得便宜,可如今看来,若是真的长久对峙。自己手下兄弟,倒是未必能在这飞鲨贼寇之中讨得便宜。

  心内对陈云太史慈这连番布置大为赞服,暗道日后可要好好求教这治军之道。

  陈云见贼人在已呈困兽之势,便打旗语示意合围。

  自己亲率鲸鲨营众人走下楼船,接应方才逃跑之人。

  那边义勇军也是三军列阵,兵锋营持木矛在前,武勇营持刀盾在中,长弓营则居于后方。朝贼人合围而去。

  此时夜色已深,义勇军诸人因为操练时日不多,所结军阵颇为松散。那飞鲨岛贼众只能看到后方埋伏之人密密麻麻,似有千人之众。心知此番绝无幸免可能,士气为之一沮。

  陈云此时又让司马廉搬来大喇叭,对贼子喝道:“如今你等既已被围,何不早降?”

  那飞鲨岛岛主心知此次怕是人生最后一战,哈哈大笑道:“秦某自反叛之日,便从未想过能得善终。”然后又对身旁贼人说道:“吾等本为汉军,也曾想马革裹尸,报于朝廷。若非那广陵陈氏,平日盘剥,掏空船厂,又怎会无法交船,沦为贼寇。兄弟们,平素咱们酒也喝了,女人也玩了。今日多杀几个朝廷走狗,也算不枉此生。”

  陈云身为现代之人,听得前半段,心内倒是对这些贼寇有了几分怜悯。待得听到后面,却又是一腔怒火。怒喝道:“贼子休要狡辩,即便同为落草,我身侧的周泰蒋钦便能劫富济贫。即便与你一起的郑京亦能独善其身,立下不杀不淫的之誓。你等劫掠乡民,欺压软弱,烧杀掳掠。今日,就是你们授首之日。”

  那飞鲨岛岛主听得陈云之言,方才认出他身侧的周泰蒋钦。他与周泰战后,从俘获之人倒也也听得周泰身平。当时还笑周泰迂腐,将所俘之人皆都剥皮楦草,以儆效尤。如今环境变化,又听得陈云所言,目中神采不由涣散,喃喃道:难道我真错了。

  此时已是义愤填膺的陈云对着身旁周泰喝道:“幼平,将我那意大利炮…….千斤弩推过来。”

  周泰这边早已将千斤怒绞盘上满,在陈云一声喝令之后,便朝那贼首射去。

  千斤弩所发巨箭乃是精铁所制,似有雷霆万钧之力,便是那贼人长盾,也被击破,连穿数人,那飞鲨岛岛主此时犹在自疑,哪里还能躲避,顿时便被那劲弩射出阵去,抛尸在外,眼见是不活了。

  贼人见首领已死,除去少数凶顽,皆是士气已丧,两军杀至,不过一刻时间,具已授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