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征服蛮荒的男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改名刘撞(二合一)

征服蛮荒的男人 野生藜蒿 4757 2022.05.14 16:09

  收拾好东西,其实还是只有水境的那把剑,被他从烈公子脑袋里拔了出来,一身衣服几个月没有换了,破破烂烂,可以说乞丐穿的都比他好些。

  虽然这个封印之地是密封的,但是拥有御土天赋神通的他想要出去也不难,现在他可比挖掘机厉害多了。

  没有花费多大的功夫就挖出了一条通道,出来之后,刘北川深深的呼吸了一下外面的新鲜空气,有点恍隔人世的错觉。

  下一秒,突然想起那八尾妖狐,紧张的刘北川连忙半蹲下身子,躲在石头后面观察。

  等看半天也不见那狐狸的身影。

  “不在了?走了吗?”

  刘北川也不打算多等了,反正在的话,他也跑不掉,说不定有事离开了,现在跑路吧!别一会她回来了。

  有惊无险的,又在遮天谷里晃荡的几天,终于再次让刘北川遇到人,对,是人族,而且还是一大群,这也就代表他总算找到那条安全的道路了。

  其实东荒城和大汉内部的贸易十分发达,遮天谷这条路上很人的不少,只能说刘北川运气差,没有找到而已。

  而这一次遇找到的这群人,大概有百来个,全是一群少男少女,由五个中年男女领着赶路。

  从他们的服饰中,刘北川判断出这是奉天院的学生,因为刘清歌那个臭婆娘也是奉天院的学生,自从她进了奉天院,就没有看过她穿其他的衣服,哪怕是回云州城,也是这么穿着,生怕别人不知道她考上了奉天院。

  看来是奉天院的老师带着学生去木刺夷实习,奉天院一直有这样的传统,闭门造车是不行的,而去边境见见战争和血,才能让这群温室里的花朵成长。

  看着那群少男少女,无忧无虑,哪怕是这凶险的遮天谷,也一路欢声笑语,像出来春游一般,刘北川只能感慨同人不同命。

  虽然这条安全道路,被不知道多少前辈证明过,不知道什么原因,很少出现强大的异兽妖兽,但是也有意外的时候,可是有五位强大师长保护,他们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刘北川也没有贸然的找他们,虽然是奉天院的学生,但是对于来历不明的人,谁知道他们抱着什么态度,反正这里是遮天谷,远远的跟着他们就好了。

  这样又走了三天,终于到达了边境大城,北荒城,它依托大汉第一雄关木刺夷而建。

  北荒城虽然是由商人和开荒者创建的城市,但是还是归大汉皇家管,而且整个城市直接由镇北军管理。

  出入口都有严格的把守,这里远离大汉国土,但不是犯罪者的天堂,反而由于镇北军的存在,这里的律法更加深严。

  任何出入北荒城的人,都需要足够的身份证明。

  这里刘北川可就犯难了,他不知道有这回事啊!长这么大,他还是第一次远离云州城,连奉天城都没有去过,还不知道异世也需要身份证,况且就算他有,这几个月的经历下来,也早就丢了吧!

  在城门徘徊的刘北川很快就被守卫发现,本来以为不进去就没事的他,很快就被抓了起来。

  虽然感觉这几个士兵修为一般,应该还不如自己,但是他也不敢反抗,要知道在大汉,军人地位非常高,敢袭击军人,分分钟砍你脑袋,你再强大还有军队的大佬强?

  “姓甚名谁?多大年纪、何方人士、来北荒城做什么?为什么没有路引?”

  刘北川直接被带到了军营,甚至还被戴上了镣铐,负责审问的书吏一口气问出了好几个问题。

  好几个人排着队接受审查,看来每天都有不少不明身份的人来北荒,所以他们也有一套很流畅的处理程序。

  刘北川刚才心里就有了盘算,大概猜到会是这几个问题,于是回答得也不磕巴。

  “姓刘,单名一个撞,今年十八,大汉北域盛京城人,来北荒城想做点买卖,路上遇到了妖兽,路引弄丢了。”

  刘北川回答得流利,年龄提高了两岁,虽然这个世界早熟,但是十六岁就敢单独来北荒闯荡的不多。

  刘撞是他前世的名字,被丢在孤儿院门口的他身上连张字条都没有留,只能跟着院长老头姓刘,他被丢弃的原因是因为体弱多病,很难养活,后面更是找一个收养的家庭都难,为了有个好的寓意,院长老头给他取名叫刘壮,想让他身体强壮一些,但是警察叔叔登记的时候打错了,成了刘撞,也没人拿他当一回事,当然也没人带他去改,于是就这么叫了。

  而且被这一世的至亲背刺,刘北川这个名字对于他来说是一种痛,要不要无所谓了!

  以后就叫刘撞了,你刘家生我养我十几年,也用我的命保住了你们刘家未来的希望,命还给你们了,名也还给你们了,今后两不相欠。

  现在刘撞蓬头垢面的形象,配合他那乞丐都不如的打扮,说是遇到妖兽好不容易逃过一劫,也让人有几分信服。

  然而这书吏也不是好糊弄的,直接盯着刘撞看,若是心虚、心理素质又不好的人,自然会露出破绽,但是刘撞也是经历不少大事的人,心理素质现在好得很。

  好一会那书吏才道:“在北荒城中可有亲朋好友,若能为你担保,证明你的身份,也可以。”

  “没有。”

  刘撞摇摇头,这里鬼都不认识一个。

  “那你修一封书信回盛京城,让家人过来接应你,但是需要一百两银子。期间安排你去搬运官盐,抵消在北荒城的吃住用度,没有问题吧!”

  真黑,寄一封信要一百两银子,但是刘撞在盛京也没有家人啊!还好他脑子转得快,装出一副沮丧的模样说道。

  “我家道中落,前年为了还债,父母也是来北荒闯荡,但是后来再也没有了消息,我这次来也是想找找看有没有他们的线索。”

  可那书吏完全不为所动,只是抬头看了刘撞一眼。

  “所以你现在是路引丢了,北荒城又没有能证明你身份的人,盛京也没有人来接应你?”

  “大概是这么个情况。”

  刘撞硬着头皮道。

  “行吧!”

  说完书吏面无表情的在纸上书写着什么,写完之后,对着一边守卫的士兵道:“带他下去验身,没有问题就分配到先锋营服役。”

  然后刘撞就莫名其妙的被带到另一处营房,进门那两个士兵就道:“把衣服都脱了。”

  刘撞当场就惊了,什么情况,下意识的抓紧了衣服。

  “想什么呢?快点脱了,只是查看是不是蛮族细作。”

  好像看出刘撞的想法,其中一个士兵笑骂道。

  刘撞虽然不明所以,但还是乖乖的脱了衣服,反正都是大男人,也没啥害羞的,不过这比身材也太好了,简直就是完美,那玩意也贼大,两个士兵很有些嫉妒。

  还好有巨兽空间可以装东西,所以他身上除了这套快露腚的破衣服,啥也没有。

  军营虽然森严,但还是比较人性化,也不会动不动就打骂。从刚才书吏提出几套让他证明身份的方案就可以看出,严只是为了防止意外,而不是故意为难人,虽然有点黑。

  “双手两侧平举,转一圈。”

  一个士兵吩咐道。

  刘撞一边照做,一边问道:“两位大哥,不是说蛮人伪装不成人族吗?为啥还要查细作。”

  “蛮人是伪装不成人族,他们头上的角掩盖不掉,但是蛮人伪装不成,不代表汉奸不能。”

  “啥意思?”

  “几百年前,遮天谷还是北荒领地这你知道吧!”

  “知道。”

  “那时候我大汉刚刚建国,国力薄弱,北荒的蛮族年年越过横断山脉对大汉边境袭扰,烧杀抢掠,更是掳走了不少汉民为奴,唉!这些汉民的的后代早就不认为自己是人族了,他们死忠蛮人,认为蛮人才是最高贵的种族,我们人族天生就应该成为他们的奴隶,并且以成为他们的奴隶而自豪。”

  说到这,这士兵讥笑的摇了摇头。

  “所以这些人族的后代会潜伏进来充当细作?”

  “对,但是这群人脑子有病,为了把自己搞得像蛮人,非要纹上他们那样的纹身,而且还特别执着,所以这样的细作,一抓一个准。”

  也许看到刘北川身上并没有代表汉奸的纹身,两人跟他说了不少。

  当然这也不是什么重要的机密,基本是只要在北荒城混过一段时间,都会知道的事情。

  检查完,洗了一个澡,换了一身干净的士兵制服,但是和两个士兵的不一样,只有两片简单的肩甲,颜色也不一样,是屎黄色。

  出来的时候两个士兵有些看愣了,还真是尼玛俊,有这相貌待在盛京,随便傍个富婆吃喝不愁啊!干嘛还要来北荒城冒险?不会说勾搭了哪个大人物的夫人,被人追杀,逃难来的吧?难怪不能证明自己的身份,一秒钟的功夫,这俩士兵就脑补了一部带颜色的话本。

  而刘撞刚才洗澡的时候,通过地上水渍的倒影,也发现了自己相貌变化,还愣了好一会,因为现在的样子,和他前世的样子很像,前世虽然他身体很瘦弱,但是真的帅。

  所以改回刘撞这个名字,也是老天注定的吧!

  接下来是带他去先锋营报到,刘撞这会心情有些沉重,不知道什么原因,还是这两个士兵心情好,给他说了一些先锋营的情况。

  先锋营,专门为来北荒城又不能证明自己身份的人准备的,因为这样的人绝大多数都是在内地犯了事的人,镇北军也没有精力查证和遣返,毕竟距离太远了,所以直接扔进先锋营。

  在先锋营,立下一千军功,就能获得自由身,或者也可以选择去正规的军营,因为先锋营,说白了就是敢死队。

  很快登记在册,由另外的人领着他来到了另一处军营,这里和之前看到井然有序的军营不同,没有巡逻的士兵,营房布置也没有章法,各处散落,像迷宫一样,而且还比较脏乱,甚至可以看到胡乱丢在营房门口的炊具。

  大白天的有士兵衣冠不整的从营房出来,眯着眼睛,眼角的眼屎都没有擦干净,然后刘撞眼睁睁的看着他走到另一个营房的墙边,脱下裤子开始撒尿,发现刘撞看他,还蹬了他一眼,然后打着哈欠回去继续睡觉了。

  这哪像军营,像难民营。

  “就是这里了。”

  带着他来的士兵推开一处营房的门,一股夹杂着各种酸臭的味道铺面而来,差点把他们推出去。

  士兵后退几步,皱着眉头捂住鼻子扇了几下,对里面喊道:“老刀,你们什伍来了一个新人,出来接收。”

  显然是不想进去闻那酸爽的味道。

  好一会儿,一个脸上有一道深深刀疤的中年汉子衣冠不整摇摇晃晃的走了出来,他一边提着裤子,一边眯着眼睛打量了一下刘撞,大概是外面太阳太大,他显得有些不耐烦,面相更加凶狠了。

  士兵嫌弃的看了老刀汉子一眼,“这是新来的,分配到你们营房,以后跟着你,看好了啊!”

  说完立马转身离去,都不等老刀回答。

  老刀又从头到脚打量了刘撞一番,一句话没说,转头进了营房,刘撞只能跟了进去。

  这味道也没有什么适应不了的,前世在祖国和社会的关怀下,好歹混了一个大学,男生宿舍的味道好不到哪去。

  一进门,就看到一个大通铺,上面睡了差不多二十多号人,大白天的有的人在睡觉,有的醒着的在发呆,无所事事,居然还有一位仁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左手捧着一本话本,右手塞进裤裆做手艺人,还一脸猥琐的笑容,也真他娘的是人才。

  “你以后睡这里。”

  来到一处铺位空白的地方,老刀手指了指,然后没有说第二句话,爬到边上铺位打算继续睡觉,空铺位的另外一边,一个和老刀差不多年纪身材比较消瘦的男人,坐靠在墙壁上,来来回回的擦着一把银枪。

  醒着的人见来了新人,都好奇的看了过来,除了那位手艺人。

  “好一个俊俏的小白脸,你这是犯啥事,跑北荒避难来了?不会是勾搭哪个狗官相好的了吧?”

  有人嬉笑着道,引起一片笑声,这里人看到刘撞这张脸,都会脑补这个剧本。

  刘撞看了那人一眼,没有回答,他不想搭理这些烂人,你全家才是小白脸,老子样子明明硬朗刚毅,哪点和娘炮小白脸挂钩了?

  脱了鞋上了通铺,靠在墙上思考今后的路,他有点后悔靠近北荒城了,应该发现有盘查,直接掉头走就好了,现在陷入军营,可就不说想走就走的。

  刚才送他过来的人最后一句看好了,就是吩咐老刀,别让他跑了,否则这个营房的人都有责,严重的都要处死。

  若是原路返回,大汉其他城市可不要路引,如今自己修炼天赋奇佳,还有金手指协助,隐姓埋名,想有一番成就不难。

  现在落入镇北军的先锋营,战事一起,这就是个敢死队,性命朝不保夕,现在他还只是灵动境,虽然有御土天赋神通,但是战场上高手如云,生死就在一瞬之间啊!

  “嘿!你小子还挺有个性。”

  那人见刘撞不回答,觉得落了面子,站起身就要过来找他麻烦,结果还没有走几步,睡在边上的老刀翻了一个身,淡淡的道:“你要是觉得没有事情做,就去把马槽打扫一遍。这里的规矩你不懂是吧?以为谁都和你一样,管不住裤裆里的玩意,还到处炫耀?”

  估计老刀在营房里还是有一定威慑力的,那人不甘的看了刘撞一眼,转头又坐了回去,引起一片嘘声。

  老刀出声算是救了这家伙一命,再走近两步,刘撞绝对打得他妈都不认识,在这样的环境什么都不好使,实力强,别人才会闭嘴,刘撞并不打算藏着掖着,那是给自己找麻烦。

  “吵尼玛个巴子,再叫老子把你们脑袋塞进裤裆里信不信?”

  一个壮汉被嘘声吵醒,有起床气一般,横眼看向那几个发声的人,怒道。

  这人应该也是营房有话语权的人之一,那几个人听闻立马安静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