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大唐第一闲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大臣就是用来坑的

大唐第一闲王 末日游侠 2248 2019.04.20 18:00

  大臣们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

  他们也是从苦日子熬过来的,但以前的苦日子也没说吃过这样的东西。

  可是看这样子,李二陛下都吃过了,他们既然来了,不张嘴就是不给李二陛下面子。

  “嗯,味道还行!”程知节倒是没有其他人那般矫情,鸡贼的挑走了那张七成面的蝗虫饼三两口吞下,满意的点点头。

  “好像有股怪味……”长孙无忌运气仅仅只比程知节查了一些,抢走了那张六成面的蝗虫饼。

  “此物虽……”魏征深沉的想了会儿,觉得这是个好东西,刚组织好语言,正打算大书特书一番,结果却被不解风情的侯君集无情打断。

  ‘呕……’

  侯君集脸色苍白的将口中的蝗虫饼吐了出来,整个人如同中毒一般难受。

  他的运气最差,下手晚了一些,结果只有三成面的那张饼就落到了他的手中。

  李世民面露惊疑,不禁有些怀疑:“真有这么难吃?”

  如果不是真的难以下咽,侯君集不应该会有这幅表现,刀山火海都混过来了,会差这么一点?

  不信邪的李世民从侯君集手中撕下了一小块,他可不会向侯君集那样自己作死一口塞进去半张饼。

  ‘呕……’

  李世民相信了侯君集真的不是装的,这股味道,他也同样享受不了。

  本来为了逼格还打算小忍一下的,但那股味道冲的自己都要怀疑人生了,想想还是算了。

  “殿下,这些饼难道不一样吗?”房玄龄若有所思的看着众人的表现。

  “嗯,不一样……”李元景点了点头,心里面直嘀咕这帮人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白白浪费了几张饼。

  不过李元景还是将几张饼的区别告诉了众人。

  房玄龄细想了一下刚才众人取饼的位置,心里面大致的有了些数,说道:“殿下若是无事,可否再做几张五成面的饼?”

  “有事,没空,本王很忙!”李元景想也不想的便拒绝了房玄龄的提议。

  开什么玩笑?

  老子堂堂赵王,每天大把的事情等着本王去日理万机呢,结果你老房同志一句话就把本王从朝堂上拉到了厨房当厨子?还是露天的那种?

  之前做是本王愿意,有这个乐趣,现在本王是一点乐趣也没有了。

  房玄龄的笑容瞬间转换成一副尬笑,这赵王,还真是耿直啊……

  “你有什么事情要忙?”李世民微笑的看着李元景,似是在警告。

  “臣弟……”李元景尴尬的直挠头,总不能说为了逼格吧?

  就算没什么野心,就算年纪还小,但我赵王的脸也是脸啊,说出去以后我赵王还混不混社会了?

  “臣弟要去建房子呢,工部那些人怕是不了解臣弟的想法,万一建的不合臣弟心意了还要推倒重建,麻烦臣弟倒是不怕麻烦,就是没钱啊,建一遍臣弟都要到处去筹钱,建两遍的话……臣弟觉得可以把宫里的物件拿出去卖点换钱……”

  李世民笑的有些尴尬,这个王弟给他的感觉就是有能力,但又很不靠谱。

  小小年纪便接连做出一些令人看不懂的举动,若不是知道赵王背后没人出主意,现在李世民还真不敢留着他。

  这样的人最容易让人大意,但又最容易让人阴沟里翻船。

  “殿下,做张饼并不需太久,正好臣家中有些建房子的产业,到时候可以免费提供材料给殿下建房子。”长孙无忌笑着站了出来。

  作为老狐狸,李元景心里面那点小九九他早就看出来了,李世民可以装糊涂,因为他真的没钱了。

  但下面的大臣们却不能装糊涂,他们需要营造出一个更好的氛围来替李世民正名。

  “这有些不太好吧?”李元景故作为难的看着长孙无忌,眼神却不断的瞄着其他大臣,李元景倒是没有提前算计,只是觉得这是个坑钱的好机会。

  讲真的,看着李元景这幅明目张胆的勒索模样,李世民气的当即就想上去狠狠的教他如何做人。

  现在的李元景哪还有一丝赵王的意思?完全就是一个掉进钱眼里的小无赖啊!

  “臣……臣家里有些石材生意……”

  “臣家里没这些生意,愿意拿出三百贯……”

  “臣愿意拿出一百贯……”

  直接忽略了李世民想杀人的眼神,对于大臣们的态度李元景很满意,如此一来,这项工程耗费最多的材料就有人兜底了。

  钱财的多少李元景并不在意,只要能从这些人身上扣点钱出来就行了。

  不够的话,再想办法呗……

  李元景一双可怜的小眼神,满是期待的看着宿国公程知节,眼前的大臣们,也就剩下这位鸡贼公没有表态了。

  李世民更是看的伸手想要暴揍李元景,太特么丢人了,当着朕的面勒索?皇家的脸都特么让你丢完了!

  程知节虽然想要装傻,但并不是真的傻,看到李世民到了崩溃的边缘,鸡贼的笑了笑,说道:“俺家里穷的都快揭不开锅了,也没有什么这方面的产业,实在是拿不出手啊,不如俺让程处亮跟着跑腿打杂充工吧……”

  ‘噗……’

  李元景一口老坛陈血险些直接吐在程知节脸上,跟这位比起来,自己还是有脸的啊。

  至于程知节的表现,就连想要揍人的李世民都觉得有些尴尬,给个几十贯也算事啊,好歹也是宿国公,竟然把自家二公子丢出来充工。

  如此一来,以后程知节家中还能再省一个人的饭菜,比起其他同僚各种出血来说,这货简直赚大了!

  李元景懒的跟程知节这个混不吝去讲究这么多,没什么卵用的。

  不过李元景也默默地在心中为程处亮祈祷了一下下,兄die,别怪本王心狠手辣,是你爹把你的后路堵死了啊……

  房玄龄认真的看着李元景的每一步操作,不时的皱着眉头,当一张饼新鲜出炉之时终于开口问道:“殿下,这饼不都是蒸出来的吗?”

  “这样做好像比蒸饼时间短了一些!”杜如晦托着下巴思考着。

  时间短意味着可以在一段时间内做出更多的饼,就可以解放更多的劳动力去干活,总归是好事一件。

  “味道也比蒸饼好吃点,就是吃多了口干!”长孙无忌也跟着点了点头。

  “这样可以省下不少炊具,十个人应该能供应至少五百人了!”高士廉接着说道。

  李世民也在思考着这些问题,好像真的跟大臣们说的一样,可以节省人力,还可以节省炊具,更重要的是,可以节省粮食啊。

  原本一个人的粮食,现在可以养活两个人,放在灾年,这意味着什么根本不用多提!

  李元景将新出炉的一张饼放在盘子上,翻着白眼无语道:“省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