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末世厨娘深藏不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4章 遭遇屠杀

末世厨娘深藏不露 采清 2218 2021.01.12 11:19

  虽然知道自己总有一日需要以真容对人,但是柳斯不问自闯还是让十三眯了眼:“滚出去。”

  柳斯仿佛没有听到一般,讷讷道:“你......你是谁?你怎么会在十三的房间?”

  十三揪过旁边的粗布麻衣套上,“你最好有重要的事情,否则我打到你娘都不认识你。”

  终于,意识到眼前人是谁后,柳斯依旧难以置信,只木木然的回:“就你,老子让你一个丹田你也不是老子的对手。”

  十三烦,回手间三张攻击符都射向了柳斯,毫无防备的柳斯一头黑发就这样被轰炸成了鸡窝,一身衣服七零八落的将将能挂在身上。

  柳斯后知后觉的在原地跳了起来,“疼死老子了,死女人,你下死手啊。”

  对这个结果十三还算满意,任凭柳斯嚎叫,慢悠悠的系着腰间系带:“说吧,什么事儿。”

  想起自己来的目的,柳斯清醒过来,把骂人的话收了又收。

  调整片刻,忍着满腔怒火强堆笑脸:“从今以后,鞍前马后,当牛做马小的誓死效忠于你。”

  十三懒洋洋道:“少和我来虚的,写一张下品符十个灵石,一个子儿都不能少。”

  柳斯:“......”

  “还有,什么誓死效忠,省省吧,我不信,今天我能用一张符纸收服你,他日别人就能用两张符纸收服你。”

  柳斯满头黑线,暴躁道:“你这个女人,老子都认你当主人了还怎么被别人收服?”

  “那你废什么话?说得好像你这辈子可以选择不为我鞍前马后当牛做马一样。”

  “娘的,人和人之间还有没有真情在了?”

  十三轻笑一声,真情实感道:“不好意思,我和你不需要那种东西。”

  在柳斯被气到即将驾鹤西去的时候,十三将六张符扔给柳斯,“去卖掉。”

  “卖掉?”

  十三有三个要求,“一,不准让人查到符纸的出处。二,价钱要适度低于仙使交易场,但是不能低太多。三,无论如何,绝对要小心行事,绝不能被人盯上。”

  看到手里的六张攻击符,柳斯双眼已经放出了火光,此刻他已经满眼的灵石,“真的要卖掉?”

  “连你都炸不死的玩意儿,我留着做什么?”

  “......”真是饱汉不知饿汉饥,这修行末世的凡间,有他这修为的能有几人?这种下等的符篆已经够她横扫半个凡间了。

  “为什么价钱要低于仙使交易场,却不能低太多?”

  “低太多会受到仙使交易场的针对,和仙使交易场卖一样的价钱我怕我良心会痛。”

  柳斯嘟囔一句:“没看出来呀,您还有良心这种东西。”

  “去吧,不管卖多少灵石,事成之后你可以抽一层。”

  柳斯大喜,那可都是灵石呀:“谢......”

  “先别激动,你分到的灵石先把我今日浪费在你身上的这三个攻击符给我补足了再说。”

  “......”合着他就是自己买符篆攻击自己?他这得装瞎到什么程度才能咽下这口气?

  柳斯发誓,她就算美上天,他妈的整个大陆就剩这一个女人,他都不会再多看她一眼!

  不负十三所望,一张下品攻击符柳斯卖出一百个下品灵石,六张共六百下品灵石。

  而交易场里一张中品符纸三十下品灵石,一张上品符纸一百下品灵石,十三又用这六百下品灵石买了一张上品符纸,十张中品符纸,其他的买了两百张下品符纸。

  上品符纸和九张中品符纸当然自己留着保命,只卖一张制成攻击符的中品符,而两百张下品符篆每月也只给柳斯十张去卖。

  十三也不敢明目张胆的一次卖太多,一次卖太多扰乱秩序不说也太过引人注目。

  十三本想这么多的符纸够她卖一阵儿赚一笔了,结果谁能知道柳斯这个蠢货不止没达成她的美梦,还因此为她招来了一个极大的祸端。

  事情是这样的,柳斯在第一次去卖那六张符篆的时候就被一个元婴前期盯上了却不自知。

  就在他第二次去卖符篆的时候便让人一次性抢了个空。

  要说这事儿就这么完了也罢,不过是损失了十张下品符篆和一张中品符篆罢了。

  可是对方认定他家里还藏着更多的符篆,一次性杀来柳莺阁。

  对方是个暴脾气,对着柳莺阁的男女就是一通狠杀,誓要逼着柳斯交出所有的符篆。

  柳莺阁虽然雇着护卫,但是哪一个能是元婴强者的对手?不过一招便全部命丧黄泉。

  好在这场厮杀伊始柳莺歌便捏碎了九爷的求救信号,又恰好九爷没入矿区。

  可能九爷的名号对方也听说过,只在九爷方现身的时候对方已经用一张遁地符逃了,九爷跟着追了出去。

  柳莺阁出事的时候十三恰好去街市成衣店量身准备置办新衣。

  她有了保命的资本后便实在不想蓬头垢面的穿那一身粗布麻衣。

  十三回来的时候只看到满室哀鸿伴着哭喊声,以及红着眼眶的柳莺歌和柳斯。

  纵是十三活了三万多岁,也还是少见这血腥场面。

  这时九爷从门外走进来,身后跟着荣吉顾衡柳风眠和九寨的其他三人。

  九爷在柳莺歌面前站定,黑沉沉的眸子缓缓扫一眼满地的死伤,回头对顾衡等人吩咐:“尽全力救活每一个伤者,用丹药。”

  顾衡荣吉五人点头,二话不说散开救人。

  柳风眠依旧一身天蝉羽衣楚楚动人,只是面色悲戚伸手环住柳莺歌的肩:“柳姨,您节哀。”

  九爷就近坐下,双腿敞着,双肘托膝,双手交握在鼻息前微俯身看着满地尸体,剑眉入鬓,犀利了眼神,声音低沉:“人跑了,我没追上,如果方便,说一下事情的经过。”

  柳斯看九爷,有些不想搭话,但终究还是开口,将他卖符篆被盯梢,以致柳莺阁遭难的经过一说。

  柳斯也没说他手里的符篆究竟出自哪里,九爷也没问这符篆究竟来自哪里。

  人人都知道柳斯这人不走正道,过往也不是没被雇佣着做过些稀奇古怪有损德行的买卖来赚取灵石。

  九爷只怒骂一声:“你他妈还真会惹事!”

  柳斯刚要回嘴,但听十三的骂声传来:“一个金丹后期被盯梢,却迟迟无法发现,你怎么不把自己蠢死?”

  闻言,柳斯低着头一句话也不敢回,当时十三是交代他要小心了,确实是他没当回事儿大意了。

  死了这么多人还丢了符篆,以他对十三的了解,这笔帐她一定要他还上。

  从满地哀鸿中抬眸,荣吉几人有些诧异的看着十三。

  谁人不知柳斯小爷的混账之名,他什么时候被人指着鼻子骂还不敢还口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