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末世厨娘深藏不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5章 露出真容

末世厨娘深藏不露 采清 2167 2021.01.13 12:40

  十三靠在门上,双眸无神,虽然柳斯没做到位,但这件事她自己也脱不得干系,说到底还是她低估了人性的恶!

  九爷眸光若有似无扫一眼十三,沉声开口:“这事儿你们可以选择报官,但是你们要做好准备,对方是元婴强者,官府未必会真的去查。”

  柳莺歌点头,这个世道她太清楚了,别说是元婴,就是随便一个金丹官府也不会去得罪!

  封九又道:“方才一路追出去对这人我也有些猜测,多数是灵域有名的元婴大盗邬佐。”

  一听这个名,在场人脸色都惨白起来。

  邬佐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杀人如麻,在官府都是备了名的,曾经多少人悬赏他都奈何不得他。

  邬佐擅长速度,这么多年无论修为比他强多少的都没有人能制服他。

  “邬佐的过往我就不说了,这个人还有一个特点,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封九扫了一眼众人:“也就是说不管什么原因,他如果认定你们手里还有符篆,那他必然还会随时杀回来,或者他还会在暗中等着。”

  柳莺歌深吸一口气哀声道:“出了这等事,这柳莺阁是再难为继,只是元婴大能呀,我们逃到哪里都能被找到。”

  九爷眸子深一下没说话。

  十三开口,“这个人好.色吗?”

  九爷扫一眼十三,挑挑眉:“是男人就都好.色。”

  十三微微垂着眸子,抿唇!

  九爷等人治好伤者便都离开,柳风眠迟疑下也跟着九爷等人一起离开。

  众人离开,柳斯不满的嘟囔:“装模作样来这一趟有什么用,他当年落难的时候还不是娘亲不顾安危藏着他才没让他被弄死,如今见我娘落难他屁都不放一个就离开了!”

  十三冷眸道:“闭嘴吧你,挟恩图报,你什么东西?他能来这一趟就不错了,我们闯出的祸要谁来善后?”

  柳莺歌也当即骂柳斯:“混账东西,你就会拿过去那点儿事儿说事儿,这些年阿九为我们做了多少事,你懂得半点感恩吗?你就是喂不熟的狼!”

  柳斯被骂得半天说不出话,最后烦躁道:“一码归一码,我不是不知道他护着我们柳莺阁,我针对他就是气他抢我女人。”

  “还有,老子又没让他来给我善后,老子闯的祸死了也不说二话,老子就是气他不把我娘带走!”

  柳莺歌叹息:“你在这里,娘能去哪里?”

  十三几乎笃定的问:“你在卖符篆的时候是不是对外说过你还有许多的符篆?”要不然邬佐怎么会这么笃定,还杀上门来!

  这一次柳斯怂了下来,支支吾吾道:“我......我就随口一说,哪里知道有人在暗中等着老子!”

  十三恨不能弄死柳斯,这个蠢货!

  柳莺阁出了这等大事,柳莺歌在善后事宜上倒是也堵住了所有人的口,她卖了柳莺阁,并将自己这些年的所有积蓄都给了死伤者。

  十三和柳斯也将自己身上的全部家当给了出去。

  三人身上的所有钱都赔了出去,柳莺歌带着十三和柳斯在郊外搭了一处茅草屋暂住。

  距柳莺阁被屠的第五日深夜,十三猛然从床上坐起身,眸子一点点的沉下来,手里的中品攻击符和遁地符捏紧。

  最后十三整理一下身上特意买来的轻薄粉嫩纱衣,端起洗衣盆,一步步走出茅草屋。

  直到走到小溪边时,身后传来淫笑声:“小娘子大半夜这是要去往何处啊?”

  十三慌张转身,但见一张留着八字胡的老脸几乎贴上自己的脸。

  “啊!”十三尖叫一声,倒退两步,慌张跌至浅水区,“你,你是谁?”

  看清十三的脸,那人明显一愣,回神的时候十三分明看到那人喉结一动吞咽着唾液。

  十三惊慌失措的继续向后退去,溪水打湿她的裙摆,惊慌失措,楚楚动人,“你,你是谁,怎么会在这里?”

  邬佐极速走上来,“小娘子怎生得如此花容月貌,当真是让这天地都失了颜色!”

  下一瞬,十三抓身就跑,同时放声大叫,声音娇嗲细软:“你走开,救命啊,救命啊......”

  救命还没喊完,那人猛的扑上来堵上了十三的嘴,喉间是急切的欢喜:“小娘子莫怕,莫怕,哥哥不是坏人,哥哥从没见过你这么美的小娘子,让哥哥亲......”

  十三眸子一眯,冷笑一声。

  就在十三要使出攻击符的时候,但见捂着自己嘴的人闷哼一声瞳孔渐渐失了色彩,并且唇角缓缓溢出鲜血。

  十三低头,但见那人的丹田之处只露出一个利器的尖,长度恰好伤不到她。

  这邬佐这么容易被爆了元婴!

  邬佐缓缓倒下,露出站在背后冷着一张脸的九爷。

  十三站直身子,悄悄把两手移在身后。

  九爷一步步走来,一把扯着衣袖拉出十三藏在身后的手,中品攻击符出现。

  九爷眯眼:“你难道不知道这张符弄死他的同时也能弄死你?”

  十三眨一下眼睛,她另一手里是遁地符该不该说?

  还不及十三说话,九爷便问:“这东西柳斯给你的?他让你一个女人这么做?”

  “他不知道。”

  九爷冷笑一声:“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矿区中部你敢闯,元婴期你敢硬碰,还有什么是你不敢做的?”

  十三顿一下,事情不是这么分的,只有有没有必要做,从来没有敢不敢一说。

  柳莺阁的人因她而死,她不能不给那些亡灵一个交代!

  十三想了想说:“你不能不承认,没我你也不能这么轻易杀了邬佐。”

  九爷冷笑:“你多能耐,这大半夜独自一人出门洗衣,漏洞百出还能让邬佐忘了自己是谁,这千娇百媚勾魂摄魄的,用在爷身上没准儿也得死!”

  十三笑一声:“事实上九爷还能清醒的杀了邬佐。”

  这人也算是是这世间少有的见到她的脸后眸子里的光依旧没什么变化的男人。

  九爷凉飕飕的看她一眼低头检查邬佐的尸体。

  十三扯了扯身上单薄的衣衫裹紧一些,转了话头:“九爷怎么会在这里?”

  九爷面无表情道:“爷也等他五天了。”

  十三想一下便明白了,在九爷落难的时候得柳莺歌多次相助,那日九爷和荣吉几人虽然走得干脆,但是九爷却也没有真的不管,而是暗中守着他们。

  十三轻笑一声:“九爷还真是个好人。”

  九爷被十三明晃晃的眼眸晃一下,冷哼一声,一手毁了邬佐的尸体,“爷可算不得什么好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