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末世厨娘深藏不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3章 混到没边

末世厨娘深藏不露 采清 2105 2021.01.26 23:21

  干坐着也不是办法,十三下巴扬扬荣吉他们的房间:“他们人呢?”

  荣吉柳斯顾衡三人晚饭都没吃,此刻也不见人影儿。

  九爷扬眉:“真想知道?”

  十三诧异:“不能说?”

  “也不是。”九爷坏笑一声:“烟花之地,睡.女人。”

  十三:“......”这还真是没想到。

  “顾衡和柳斯也去?”

  顾衡异常注重清洁,每次吃饭的碗筷桌椅都要用术法清洁一次,穿着的衣服,无论是入矿区前还是入矿区之后始终纤尘不染,讲话也是温和有礼,实在联想不到他逛勾栏之地的画面。

  至于柳斯,不是喜欢柳风眠吗?

  “怎么,幻灭了?”

  十三摇头:“只是意外。”

  “有什么意外的,男人总有需要。”

  “找个道侣多好。”

  “修行之人漫长生命遇不到太合适的便不会找伴侣,一旦找了都将是羁绊,影响道心稳固,麻烦。”

  “与荣吉百无禁忌相比,顾衡确实讲究,他只包了一个干净的,养在外面,一年到头去的次数也屈指可数。”

  “至于柳斯,混账之名不是白担的,他看上的女人没有没睡过的,喜欢柳风眠后收敛了不少,但也总会有需要,所以你别成天在他面前无所顾忌,再熟也要有男女之防。”

  十三摇头:“他不敢对我怎么样,防他还不如防你。”

  “爷若想对你做什么,就凭你能防得住?!”

  “我要在你饭里下毒你也防不住我。”

  九爷被气笑了,转头看来。

  十三有些怂这人,当即眼珠一转:“你敢动我,我就敢叫......”

  叫还没说完,十三发现自己被这王八蛋禁了言!

  “丫头,绝对的实力面前,你得服知道吗?”

  很好,果然是风水轮流转,她怎么对柳斯,这不就全还回来了吗?

  十三想了想,道理是这么个道理,只能点头,服!

  “果然和聪明人好说话。”九爷眼里含了笑,解开十三的禁锢。

  十三:“......”敢怒不敢言,她这辈子还真就少有这么憋屈的时候!

  说到柳斯,九爷也难免好奇:“你能驯服野性难驯的柳斯实在是让人意外,怎么做到的?”

  “对付柳斯,难道不是该是找准他的死穴然后比他更横,更混,更无赖?”

  九爷失笑:“那驯服爷该怎么做?”

  十三想了想:“以柔克刚?”

  他这种已经混账到没边界的,你再混都压制不住,所以只能臣服。

  如果要驯服嘛,不都说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想来温柔缱绻的总归是男人的心头好。

  月下,九爷眼眸亮晶晶的,却是但笑不语。

  想到顾衡他们出去这事儿,十三心头感慨,感觉打开了新世界,以前生活了三万岁都少有人和她说这些。

  “你和付韩愈怎么不去?”他这架势怎么看都不像禁欲那一款。

  “付韩愈厌恶勾栏之地的女人。”

  九爷回头,懒洋洋的又问:“你想爷去?”

  十三本想骂人,但是心头一跳,转念却是有些说清道不明的忐忑问出:“我不让你去你就不去?”

  这人几次三番说话不清不楚,该不会是对自己......

  谁知九爷笑得张扬,“你是爷的谁就想管爷。”

  这一晚上真是够了,“说吧,我是怎么得罪你了,值得你这么惦记着报复我,还是说下.流是你的本性?”

  九爷戏谑的笑,“比不得你呀,认识没几日就说觊觎爷。”

  十三炸毛:“你没完了你?”老黄历了还翻来翻去。

  九爷笑着坐起身,“你真当你用那些花花草草讹来的爷的九十个灵石那么好得?”

  “小丫头,出去灵域打听打听,爷的钱可从来不好拿,老老实实的给爷洗衣做饭。”

  “不是讹,那是我该拿的,我要真讹你就不是九十个灵石的事儿了。”

  十三终于知道症结所在,这小肚鸡肠的男人,难怪那一日给她灵石后还让她等着!

  “爷管你,拿了爷的钱,就得为爷办事儿。”

  九爷二话不说挥手间就把十三送下屋顶。

  ......

  拖了三天在九爷犀利的眼神下,十三不得不给九爷洗衣服。

  十三在井水边洗着男人厚重的衣袍,衣袍在手下总能带来异样的触感,仿佛她和他有多亲近似的。

  十三烦透了,她都说过了,不管是因为他名字中有个九字还是别个什么原因,她就是控制不住的觊觎他,他干什么还来撩拨她?

  看到十三真的给九爷洗衣服,众人就短不了想打趣两句。

  荣吉悠闲的转到十三跟前:“十三妹子你倒是反抗呀,就这么认了你不觉得憋屈的慌?”

  十三气定神闲的回:“什么时候你在切磋的时候不被骂成孙子,我什么时候就奋起反抗。”

  荣吉:“妹子你厉害,当哥哥没说过。”

  柳斯:“你就会欺负我,好歹你也算个人物,给别人洗衣做饭你也不怕你过去的熟人见了丢脸。”

  十三放下衣服,点头:“我倒是忘记你了,来来,你过来,你现在就去给我杀了那人,这是命令,你做不到我就弄死你。”

  柳斯脸都白了:“当我没来过。”说着跑得没影了。

  谷雨:“你在这里洗九爷的衣服,不就是想证明九爷待你不同吗?实则你所做不过是下等丫头才会去做的事儿。”

  又找事儿是吧?

  她就算不给九爷洗,她自己的衣服不也经常在这边洗吗?过去怎么不来说这话?

  十三托腮笑:“嫉妒了?嫉妒我没什么用的。”

  “看上九爷,你就去大大方方的找九爷说去,来找我做什么?我这儿最多就是他两件衣服,你也解不了相思。”

  “这样,你难以启齿的喜欢,我来帮你说可好?”

  在谷雨瞪圆的眼珠下,十三放声就道:“九爷......”

  谷雨慌张到上前一把捂上十三的嘴。

  “放手放手。”十三挣开谷雨,揉一下下颌,这女人劲儿真大。

  谷雨瞪着十三:“你这毒妇!”说完转身就走。

  想奚落她?

  也不看看姑奶奶现在什么心情!

  房间内,九爷一手摸着白狐一手端着灵茶,眸子里含着笑看着外面大杀四方的人儿。

  悠哉悠哉的喝掉杯里最后的灵茶才起身。

  九爷来到十三身边不紧不慢的问:“叫爷做什么?”

  刚才气谷雨叫的那一声都是一炷香之前的事儿了吧?

  他怎么不等年后再出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