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末世厨娘深藏不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2章 会觊觎你

末世厨娘深藏不露 采清 2049 2021.01.10 14:45

  谷雨道:“你救她一次又能如何,女子若不自爱,又没有天赋,她注定不会有好结果。”

  楚秀迟疑一下:“没有哪个女子想走上那一条路,大多都是无可奈何的吧。”

  这时,从打坐中醒来的付韩愈嗤笑一声:“那岂不是更好,下一次你去柳莺阁可以翻她的牌子,照顾她的生意。”

  闻言荣吉猛地起身,“狗屁,老子睡过的女人确实不少,但老子不睡朋友。”

  “戏子无情婊、子无义,朋友?呵!”付韩愈悠然起身离开。

  九爷也坐起,一双眸子深邃漆黑,难辨情绪。

  顾衡眸子微动,想起那一日无意间瞥到的那一眼,摇头:“虽不了解那姑娘,但总觉得不至于。”

  荣吉:“何以见得?”

  不同九爷的凡事浑不在意和荣吉的粗心大意,顾衡向来观察细致。

  顾衡道:“那姑娘多数是故意穿着粗布麻衣,丑化自己,让别人不去在意她的容貌。”

  “她洗手都只洗两根手指,但是如果细看,隐约中还是不难发现她清洗出来的两根手指晶莹如玉,她的脸涂得再黑,但五官分明还是难遮掩,尤其是一双眼睛黑白分明清澈见底,想来必然长得不错。”

  “如果她不是为了自保,便不可能长期不清洗自己。所以,我以为这样一个想尽办法自保的女子不可能会主动堕落,她住柳莺阁有两个可能。”

  荣吉:“哪两个可能?”

  顾衡点两下椅子扶手:“一,她是被逼迫的。二,她就只是暂时落脚柳莺阁,没有你想出来的那些可能。”

  是夜,洗一个热水澡后,十三躺在床上又神游天外,琢磨着自己要如何在这凡间生存下去。

  不期然听到有人敲自己房间门。

  十三来到房门口谨慎开口:“是谁,何事?”

  “十三姑娘,是我,柳风眠。”

  十三略诧异,但也没开门:“柳姑娘何事?”

  闻言,柳风眠沉默一下,有些略羞涩的开口:“九爷今夜来接我,我要离开了,想和十三姑娘辞个行。”

  那就是要娶了?

  十三不曾注意,自己沉默了好一会儿,她回神的时候道:“恭喜,请恕十三不方便当面道贺。”

  似乎她们这点头之交还没到离开特意过来打一声招呼的必要。

  柳风眠有些遗憾道:“你不方便啊,本来九爷还差我过来叫你,说有事和你说。”

  “......”十三再默,那人找自己?她和他貌似也没有什么需要当面说的事情,“烦请柳小姐告诉九爷,说十三已就寝,不便出去,若有要事,改日谈。”

  “那十三姑娘您休息吧,风眠定代为告知。”

  躺回床上,十三一度双眸难聚光,明明此九爷非彼九爷,可是这一刻还是想起那些过往。

  回忆过往的一幕幕,明明心头依旧翻涌的厉害,眼角却也干涩的厉害。

  其实在听到九爷这两个字的一瞬间,她想没想过就此嫁给这样一个人呢?

  想过的吧,如此既不辜负母后,又不算辜负自己过往的那一场旷日持久的痴恋。

  十三以为就此再见不到九爷,谁知还未入睡那人却来敲了她的房间门。

  彼时她的嗓音略沙哑,“谁?”

  “爷。”

  听到这个字,十三愣住,柳风眠没把话带到?他怎么亲自过来了?他虽狂妄,但也不像一个会在半夜敲别个女子房门的人。

  十三起身走到门边,同样不曾打开房门:“九爷有何事?”

  外面沉默了良久。

  十三亦不再开口。

  许久那人才低沉说:“活下去的方式有很多,何必自寻绝路,自甘堕落?”

  十三的身子缓缓抵在门上,沉默片刻,缓缓笑开,“九爷,你可能是个好人。”

  “爷听你这也不像好话。”外面人略不满,转身离去后又似乎有些不耐烦的折回来,粗声粗气的说:“入九寨吧,爷不能保证你大富大贵,但至少能让你将来清清白白的嫁个人。”

  十三的心咕咚一声,有什么沉下去又浮上来!

  久久靠在门上不曾开口。

  九寨的实力在凡间算是强的了,能有这么个机会入九寨这对她来说相当于多了一个保命符。

  可是......罢了,十三终是开口:“谢九爷好意。”

  十三话出,外面人显然也是一愣,“你拒绝?”

  “是,拒绝!”

  外面人耐着性子想了一下又道:“放心,柳姨也不是强迫人的人。

  十三向来有话说话,“我有个喜欢了很多年的人,你和他很像,看见你我时常会想到他。”

  想了想十三又说,“对那人我求而不得,只怕自己会觊觎你。”

  安静一瞬,只听门外那人从嗓子里发出一声似嘲弄,似低笑的声音,然后这次当真头也不回的离开。

  十三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意思,这人狂妄,不过她的解释也算全了他的面子,想来不至于生气。

  第二日十三才知道,九爷亲自接走柳风眠,却依旧没有答应娶她。

  九爷出面,柳莺歌自然没有再留人,但是柳莺歌也没要九爷一分赎金,只求九爷,如若他日她柳莺阁亦或者她的儿子柳斯逢大难时他肯出手一救。

  九爷答应了。

  但是柳风眠走的时候柳斯大闹一场,最后柳风眠终究是头也不回的跟着九爷离开。

  十三多日没有见到柳斯,半月后,他垂头丧气满身是伤的回来。

  原来柳斯不甘被九爷就这么抢了女人,纠结了兄弟,在矿区做了埋伏就准备给九爷使点儿绊子。

  结果九爷就那么往那儿一站,绊子没使成,自己的兄弟都跟九爷求饶后纷纷背叛他跑了。

  九爷本来想弄死他的,结果顾衡求情,九爷才手下留情把他扔进矿区深处让他自生自灭。

  结果老天眷顾,他被一阵狂风卷过,卷到了中部,这才没挂在矿区。

  “老天不让你死可能是因为还没看够你的笑话。”十三真是乐得不行,这种蠢事儿干一次就行,他干两次还能活着站在这儿,也算是他的造化。

  柳斯气得跳脚:“你会不会说人话?”

  十三慢悠悠斟一杯茶:“小子,听我一句劝,如果注定不是他的对手,那就选择跟他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