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末世厨娘深藏不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3章 姑娘得哄

末世厨娘深藏不露 采清 2128 2021.02.14 10:20

  柳斯又嚷嚷,“就你这样貌加上这修为,没出去估计就被外面的男人吃吞入腹了,听话,别走了啊。”

  付韩愈不屑道:“好好的日子不过,闹什么?!”

  柳莺歌却是知道十三如此动怒的原因,她拍十三的手背安慰,“姑娘,九爷待您不同,只要您肯把话说开,他并非听不进去的。”

  楚秀道:“都在气头上,九爷出去大抵也是不想把火发在你身上,你们都让一步,你这么走了,九爷回来该有多难过?”

  谷雨也道:“被你那么骗,该气的是九爷才对,结果你倒好,这几个月有个认错的态度吗?你但凡和他好声好气多说两句,他能气你这么久吗?”

  “这就因为两句话就要离开,你怎么不想想他就算生你的气也见不得你受一点委屈,什么得罪人的事儿都自己顶在你前面,这还不够喜欢吗?”

  “你口口声声能为那个人挡刀,却忍不了九爷一句怒极的话,你根本就不喜欢九爷,那你走,走得远点儿,别再回来祸害九爷。”

  “谷雨,你少说两句,别火上浇油。”柳风眠拉谷雨。

  谷雨不满:“我哪句说错了!”

  “你们让开,不要跟着我。”十三的心情差到了极点,这些天他有多恼她就说明有多喜欢她,她又何曾不是,她有多喜欢他就有多介意他找别的女人!

  十三绕开众人头也不回的出了九寨的门,天边乌云积压,大雨转眼倾盆而至。

  顾衡心道恐怕要出事儿,忙吩咐:“柳斯和韩愈去跟着十三姑娘,我去找九爷,其他人在家里哪里都别去。”

  说着众人分头行动。

  就在十三离开九寨的时候,风信蝶便神识通传了住在外面的高怀。

  却说十三这边,柳斯和付韩愈紧跟着十三,十三神识何其强大,怎能没察觉。

  转个身,去个酒楼,换身衣服,一个掩藏气息的符篆,从后门出去轻易躲开两人。

  等了一个时辰都不见人出来,两人找进去人没了,两人蒙圈儿。

  一个金丹后期,一个金丹中期,就这么把一个凡人跟丢了?这要出事儿,九爷弄不死他们,他们也不好意思活呀。

  同样收到风信蝶的传音跟着十三的高怀也被十三耍了。

  但是高怀比柳斯两人强大太多,很快就发现了十三的身影。

  高怀本想找个人少的地方动手,可是看着十三竟然向矿区行进便改了主意。

  高怀悠闲的跟在暗处,勾着唇阴险的笑,“很好,大道有路你不走,非要撞进地狱,入了矿区,叫天天不灵,看本公子不玩儿死你。”

  两人一前一后,一路走进矿区。

  可是就在高怀入矿区边缘的时候,突然失了十三的踪影。

  隐身符加身,利用矿区天然阵法做掩护,高怀怎么能找到十三?!

  十三唇角是冷漠的笑:“你要找死,我焉有不满足你的道理?”

  风雨咆哮,伞下,十三一手执伞,一手握笔,一根寻常毛笔在她手下有如龙飞凤舞,一张张低品符篆在空中成一个杀字。

  “去,”杀字排列的下品符篆急射而出。

  高怀沦入一场真正的****中,可偏偏低品符阵近乎悄无声息的运转,高怀发出的绝望嚎叫声也被狂风淹没。

  十三在雨幕中现了身,高怀在狂暴中满眼的难以置信。

  十三脊背笔直撑伞:“碰我,你也配?”

  高怀绝望:“你究竟是什么人?”

  十三面色平静:“我朝暮活了这三万岁,你算是第一个我亲自动手杀的人,能死在我的手上,也算是你的造化!”

  “你敢杀我,我铁岭山不会放过你,你等着整个铁岭山的追杀吧!”

  十三勾唇:“让你铁岭山改朝换代又何妨?”

  高怀到死都不能相信他堂堂渡劫强者如此被一个没有修为的凡人杀死!

  ......

  九爷这头,荣吉追着九爷来到酒楼,九爷一声不吭的喝着闷酒。

  她说她喜欢那个男人到可以为了他去挡刀。

  她说不是他也会是别人!

  如今又说他的碰触脏!

  她怎么那么会戳他?!

  九爷一脚踹上荣吉:“爷脏?爷有你脏?来者不拒。”

  荣吉嚷嚷:“哎哎,说话就说话,你怎么还骂人啊?我陪你出来还来错了?”

  “爷是玩儿.女人了,还是怎么了?爷就出来醉了两场,爷就脏了?爷气她气到呕血爷也念着她,对别的女人硬都硬不起来,爷脏?爷倒想脏,你告诉爷怎么脏?”

  闻言,荣吉甚是心虚,“这个,这个......兴许有什么误会?”

  九爷又喝一杯酒,摔了酒杯一脚踹翻旁边的桌椅,“爷出身市井,她不是一早就知道?她又是身份尊贵的公主,又有皇子看上的,她高贵她当初做什么去了来撩拨爷,如今嫌爷脏!”

  “十三,你好样的,从此大路朝天,爷再不留恋你,爷再为你买醉爷就是你孙子!”

  荣吉满眼鄙夷,“九爷,我全当没听见。”

  前两次出来喝酒,那说出的狠绝话一箩筐一箩筐的,哪一次兑现了?人家有难,还不是第一个冲上去?!

  九爷话没说满一盏茶,顾衡匆匆跑来:“十三走了。”

  “什么?”闻言,九爷全身的血都凉了,迷迷糊糊酒劲儿全醒了。

  “操,这女人是真他娘的狠!”九爷猛的起身就要急冲出去找人,顾衡忙拉住人:“我派柳斯和韩愈跟着了。”

  有这两人跟着,应该出不了什么大事儿。

  九爷虽然依旧心头焦躁,但是也还是勉强坐下,不甘的嚷嚷:“走,走,爱走哪儿走哪儿,有种就别回来!”

  顾衡摇头坐下:“九爷,姑娘得哄,最是冷不得,听我一句劝,回头和十三把话说开。”

  “明眼人谁看不出来十三眼里有您,至于心里有谁那都是过去的事,以后您慢慢儿住进去也不是来不及,再说,姑娘能将这些事情告知于你,本也算是把自己的伤口晾出给您看,您不心疼谁来心疼?她一个凡人,生命就那么点儿时间,不经您折腾。”

  荣吉点头:“是这么个理,再说,这事儿真不怨人家十三,谁叫你出现的晚人一步呢?人家一没欺骗你,二没隐瞒你,这不就是好姑娘嘛。”

  “您闹也闹够了,冷静也冷静下来了,是男人就痛痛快快,喜欢就娶,接受不了就放手,别一天到晚对人家凶巴巴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