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末世厨娘深藏不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章 绝世天赋

末世厨娘深藏不露 采清 2200 2021.01.03 20:32

  十三回头放出神识打量一眼柳斯。

  这暴躁又蠢的家伙修为倒是不错,金丹后期修为,在这修行末世的人间当真算是一个强者了。

  十三想起荣吉也是金丹后期,却是可以轻松拿捏柳斯,再回想几人方才的对话,似乎这个柳斯在神识方面是个废物。

  也难怪手握上品法器却是连她这样的纯练体者的防都破不开。

  十三索性又靠坐在了榕树下,她虽然不觉得对方故意撞她这一下她可以做到一笑泯恩仇,但现在对方已经离开,她找上门去找金丹后期报仇风险太大。

  恍然间想起方才的九爷,十三抿了抿唇,手指无意识的在地面临摹了一个九字。

  那人好看吗?好看也算是好看的,但是真论起来第一眼倒是还没有白面凤眼的柳斯长得更夺人眼目。

  但是那人经看,是越看越吸引人的好看。

  侧脸轮廓分明刚毅冷硬,不算白的肌肤,疏离狂妄的眼眸,颓然低沉的气质总让人第一时间生出一种常年征战沙场的铁血之感。

  就因为这人名字中有一个九字,她便理所当然的从这个人身上读出了许多属于那个远在神界的人的气质吗?

  十三一手毁了自己写出的九字。

  时隔多年,她终究还是意难平啊!

  就在这时,一阵叫骂声从远方传来。

  “柳斯,今日你若不去九寨门前下跪认错,为娘就一头撞死在这柳莺阁。”

  “为娘一次次的告诫你不要惹是生非,你却一再去得罪阿九,你怎么不去把这天给捅破了去?”

  “风眠心里没你,你自己很清楚,你为什么就执迷不悟呢?”

  听到这里,十三恍惚一瞬,多像那些年她母后对她说过的话呀,那般的掏心掏肺,那般的恨铁不成钢!

  那女人又说:“柳斯,为娘告诫过你多少次,阿九那是人中之龙,是注定要入仙界,上神界的,那是咱们这种人能碰得起的吗?这一次阿九没打死你为娘都觉得自己这点儿脸面不配他多次的手下留情。”

  柳斯像一头暴躁的狮子:“我不去,我就是死也不会去九寨认错。”

  听声音,那柳斯是又跑来了她这个方向。

  那个女声跟在后方又断断续续的劝骂:“柳斯,你是不是要娘亲死了才能幡然醒悟呀,你要知道,到那个时候就再没有人能护着你了。”

  十三眼见柳斯再次出现在自己面前。

  呵,条条大道你不走!

  十三一面用神识攻击柳斯,一面伸腿绊倒柳斯,动作一气呵成。

  十三想着要不要顺势踹两脚,后来终究觉得有失身份。

  “卧槽,是谁整老子!”

  柳斯自认神识不全,但是修为上的天赋是上乘的,在这枫城鲜少有人敢公然与他为敌。

  一看绊倒自己的竟然是那个浑身脏兮兮的臭乞丐,翻起身柳斯就要去揍十三。

  这时赶上来的柳斯的娘亲一个飞扑将要打人的柳斯扑倒在地,死命的压住,一通胡乱的狂打。

  “你个兔崽子,老娘让你不学好,还想打女人?看我今天不打死你也便一了百了。”

  “娘,娘,是这个臭乞丐先绊倒我的,娘你轻点儿,娘,疼......”

  柳斯在他娘亲的身下一通挣扎,却是自始至终没用半分的法力去制服他娘亲。

  十三挺乐,这机会挺好,管他怎么报得仇,报了为原则!

  十三在两人身后趁乱放出神识对柳斯就是一通猛烈攻击。

  神识上和肉体上的疼痛双管齐下,转眼柳斯就面色惨白,“九杂种,你出来,暗箭伤人算什么好汉。”

  柳斯的娘亲见柳斯神情痛苦不似作伪,当即停下了手下的动作。

  又是心疼又是怒骂:“你少胡言乱语,阿九可不是暗箭伤人之人,就算真是,也是你活该。”

  十三见好就收,柳斯的娘亲这时才看向十三,仔细一看,略微诧异后笑道:“是你呀。”

  十三点头,“还不曾谢过您那一日的救命之恩。”

  这是个修行末世的乱世,这人间更是乱。

  初入凡间那一日,十三穿着一身价值连城并带属性的天婵羽衣,容颜绝艳,任谁看都知道这是个误入凡间的仙女儿,可这个仙女儿偏偏还没有修为,怎能不叫世间男子哄抢。

  当时十三更是运气不好碰上了一个修为在金丹前期的猥琐男人。

  在十三绝望逃跑的时候,恰逢撞上柳莺歌,是柳莺歌手下的护卫将她救下。

  看见她的容颜后柳莺歌摇摇头最后只说用她的一身衣衫抵了这救命之恩。

  她那衣服虽然意义非凡,但是救命之恩大过天,十三也无以为报,柳莺歌既然提出了,十三便也答应了。

  最后临离开的时候柳莺歌对她说,“如今这修行末世的凡间呀,没有仙界那些强者来主持公道,最强者能活,最弱者能活,最卑劣者也能活,可偏偏那些有所坚持的却是活不得,姑娘你保重。”

  十三是个聪慧的,也便明白柳莺歌的意思。

  顶着这张脸,穿着那一身华贵的衣服,却没有修为保护自己,她注定活不下去,如若抛却华服,遮掩绝色,隐于陋室她便也能活。

  于是有了如今这一头乌发凌乱,一身脏乱、容颜遮挡的十三。

  柳莺歌摇头轻笑:“女人不保护女人,还指望谁来保护我们?”

  十三心头生出些感触,她看一眼柳斯:“先前有些恩怨,攻击他神识的人是我,自此算是两清。”

  “你!”柳斯当即就要炸毛,却被柳莺歌压住。

  柳莺歌轻笑,倒也不意外:“姑娘果非凡人。”

  “今日难得将他镇压,我必须带他去九爷处赔罪,姑娘后会有期。”

  十三抬一下手:“您请便。”

  这时柳斯又来了些许精神,嚷嚷:“我绝不去九寨,也绝不给九杂种赔罪,死都不去。”

  柳莺歌被气得眼里生了雾气:“得罪九爷,你在这灵域枫城必再无立足之地,迟早被别个强者打死,省得将来白发人送黑发人,今日我便一头撞死在这里。”

  柳斯烦躁道:“这偌大灵域比他九爷强大的修士,比他九寨强大的势力多如牛毛,娘你为什么就这么怕那个九杂种?!”

  “你懂什么,阿九是为娘看着长大的,他的天赋娘亲平生仅见,在这灵气匮乏的修行末世仅凭自己的本事五十岁不到修行到如今的元婴前期,他乃真龙之子,将来必有大作为,你这德行,娘亲也不指望人家会庇佑你,但至少也不能为敌!”

  五十岁的元婴前期?

  还是在这灵气不足的修行末世?

  十三都是懵了懵,这不是绝世天赋是什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