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末世厨娘深藏不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5章 无可取代

末世厨娘深藏不露 采清 2170 2021.02.15 20:15

  九爷可不觉得这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你应该感谢她没出事儿,否则爷弄死你。”

  “人不是您骂走的吗?出事儿您不是负大部分责任?”

  “......”谁他么说他没后悔?!

  见九爷黑脸,荣吉忙举手求饶,“是是,我的错我的错,小的这就回去反思。”

  荣吉说完一溜烟儿的跑了。

  荣吉顾衡柳斯付韩愈先后回去,九爷揶揄道:“还要不要爷哄了?爷哪有心思碰别的女人,就是出去喝酒了,醉了好几天,连女人的手都没摸过。”

  “别说了。”听了这么一会儿,十三才觉得自己快呕死的这些日子究竟有多丢人,她好歹活了这么长时间,怎么就因为别人的两句话就昏了头!

  九爷好笑的胡乱摸一把十三滴水的发,皱眉:“先去泡暖泉,别生病。”

  十三不满:“你轻点儿,揪得疼。”

  “娇气不娇气!”九爷直接把十三送到了暖泉阁门口。

  “我去拿换洗衣服。”出去这一趟,染了寒气,又杀了高怀,是该洗一洗。

  “你进去,爷给你拿。”

  “......”想了想,十三也由他。

  走进十三的房间,看到叠的整整齐齐的贴身衣物,九爷蒙一下,女人怎么能有这么多衣服?

  本来没有那么多想法,可是碰到滑腻柔软的贴身衣物后九爷心头旖荡,连骂两声娘。

  拿了衣服九爷走进来,十三忙把身子缩进水里,背过身,“你出去,把衣服放在纱幔外。”

  “怂不怂。”九爷扫一眼十三轻笑一声,把十三衣服放到纱幔外,转身走进隔了一堵墙的另一个池子。

  手心里还是那滑腻柔软的女子贴身衣物的温度。

  九爷摸摸鼻尖,这些天的阴云密布似乎全散了,心情说不出的好。

  早知道事情这么转变,谁他妈还死撑着。

  身体沉进池子,九爷闭眼许久开口:“十三,跟了爷好不好?”

  十三靠在池壁上,暖泉蒸腾起的雾气打湿她的鬓角,双眸闪着星辰般的亮芒,缓缓笑开。

  半天听不到回答,九爷又烦躁了,“说话啊。”

  十三勾唇:“这些日子,不是没想过别的可能,后来发现,爷,不管多气你,除了你,还是谁也不想跟。”

  九爷一顿,呼出一口气,眼里染上笑,片刻脸颊又绷了起来,“娘的,你还真想过别人?”

  十三轻笑一声:“不想别的可能,怎么知道爷的无可取代?”

  好像是这么回事,九爷躁动的心得以安抚。

  十三趴在石阶上,乌发垂入水里,心平气和软声道:“爷,这些日子不是不愿意和你说软话,也不是不在意你,只是气你出去找女人,这口气怎么都过不去。”

  “未来我们纠缠的岁月可能会很长很长,我能从一而终,而你不管是飞黄腾达亦或者只一生平凡,你都该是我的。”

  十三半天听不到九爷回话,回头间便见九爷裸着胸膛,披散着黑发,只穿了一中裤,披一件中衣就走来。

  十三忙将身子埋进水里,九爷在池边蹲下身,俯看十三。

  十三从水中伸出手推他,“别犯浑,这是什么地方。”外面那么多双眼睛。

  九爷眸子漆黑灼热的从十三纤长如雪的手臂扫到水中若隐若现洁白如玉的纤颈,喉结滚动:“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你还撩拨爷。”

  “我就是实话实说,谁撩拨你了?”

  九爷伸手捏住十三蒸腾着水珠如鸡蛋白凝成的脸颊,入手滑腻柔软进了心坎儿里,沙哑道:“再说一次爷是你的。”

  十三好笑,“有毛病你。”

  外面隐隐有声音传来,忙推开九爷,“你出去,这是女池,万一有人来,你这样让人家姑娘多难看。”

  “外面荣吉顾衡又不是死的,没人会在这个时候来!”

  比霸道十三比不过他,转手从池子边拿了中衣,在水里穿上,然后在池中站定,伸出两手给九爷把袒露着胸口的中衣拢一起,把他腰间系带系好,又把他领子整好:“快出去吧,晚一些再说,一会儿我还要去做饭。”

  从十三温柔的动作中回神,九爷吞咽一口唾液,看着水中十三穿了比没穿还露骨的湿衣服,一手不受控制的捏上十三的腰,“你这样是当爷瞎了吗?”

  十三把头发拢在身前,一手握住他不规矩的手,“什么也不要想,这里不可以,给我施净身术,你出去。”

  谁给她施净身术谁就是傻子!

  九爷站着不动,眸子在她黑发下遮挡的位置看了一眼又一眼,猥琐的异常光明正大!

  十三扬眉:“我冷!”

  “操!”九爷暴怒,还是给十三施了净身术,“你他么就是故意的!”

  十三慢条斯理去纱幔后换衣服:“你闯进来还有理了。”

  最终九爷还是黑着脸离开。

  晚间吃饭的时候九爷来得那叫一个早。

  十三在房间收拾好,刚进厨房做饭便看九爷已经坐在门口的石凳上。

  十三诧异道:“你怎么来这么早?我还没开始做。”

  九爷换个姿势,略显不自在道:“爷就是修行累了,来这儿歇歇。”

  “那前些日子怎么就不见您累呢?”

  九爷扬眉。

  十三勾唇:“前后两张脸变得真快。”

  九爷竖起眼眸恶狠狠的看她:“臭丫头来劲儿了?”

  “天天不出来,现在出来也没你吃的。”有些帐该算还得算。

  “爷和你仔细算算爷到底出没出来过。”九爷伸手就要去抓十三。

  十三闪身躲进厨房。

  “臭丫头,爷在你房顶睡了多少天,你他么心真狠。”

  十三眼里含笑:“不知道,我还以为采花贼,没打死你已经是你运气不错!”

  九爷:“......”

  十三做饭的时候,九爷就在门口坐着,灼热的眸子时刻盯着她看。

  九爷懒洋洋的翘着腿坐着,唇角勾着,“啧啧,你做什么怎么都这么好看?”

  种个田干干净净,不染尘埃。

  做个饭干脆利落,各种材料进锅,盏茶功夫就是一道色香味俱全的菜出来。

  十三瞥他一眼没说话,继续炒下一道。

  可心头那浓浓的愉悦仿佛都要溢出来一般,宛若打翻了蜜罐一般绵绵密密的甜蜜包覆着她。

  三万年爱着一个男人,追着他的背影走,喜欢他的喜欢,她早已失去了自我,只剩下无望的期盼和他是否喜欢她的猜测!

  此刻突然有这样一个人对她是同样的无条件的喜欢,同样的满心满眼的都是她的时候,这种滋味当真是难以用语言言说。

  原来,两情相悦,这么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