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末世厨娘深藏不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3章 女人有毒

末世厨娘深藏不露 采清 2061 2021.01.19 08:51

  后来十三是被急促的敲门声吵醒的。

  醒来后十三说不出的烦躁,她究竟是中了什么邪,总能将九爷和那个人混在一起?

  “十三,开门。”是柳斯。

  十三想了一下,这货八成是从九爷处拿了灵石来找她写字的。

  “急什么急。”十三散乱着一头乌发,一边系腰带一边开门。

  柳斯扫了一眼十三,顿住:“披头散发,也不穿好衣服,你是真不把老子当男人啊。”

  “嗯,真没当你是男人。”十三打个哈欠,就门前石凳坐下,懒洋洋道,“来,给我来个净身咒。”

  净身咒是小法术,可以省去许多洗漱的麻烦。

  柳斯敷衍的给十三施一个净身咒,去房间拿了笔,便火急火燎的把五十颗灵石和五张下等符纸仍在十三面前:“快些给我写字。”

  十三也不和他计较,挽起衣袖,边写边道:“按理你分到的灵石应该不止这些吧?”

  柳斯挠一下鼻尖:“剩下的给我娘换益寿丹了。”

  十三点头,大笔一挥,五个字落成:柳斯是狗。

  看到这四个字柳斯脸都绿了。

  十三看了一眼柳斯,又看了看这四个字,“怎么了,哪里不对吗?”

  柳斯咬牙,正待说话,十三恍然大悟,“哦,少写一个。”

  于是,十三再次挥手,加了一个小字,她还特意排了一下顺序,觉得五个字甚是完美。

  柳斯:“......十三你是多闲?”

  “你闲还是我闲?清早鸡都没你起得早。”

  柳斯默默告诫自己,罢了罢了,谁叫是他扰了姑奶奶好梦。

  想起什么,柳斯又磨十三:“你身上有两百张符吧,写字又这么轻松,你随便赠我几张怎么了?”

  这次十三倒是难得认真,坐得笔直,板着脸:“你看我很轻松,那是你不知道我悟道时候的辛苦,再者,这是我的造化,并非不值钱。”

  “最后,我若心情好,赠你几个倒也没什么,不过,他日因果加身的时候你可有那命来承担?”

  闻言,柳斯脸色白了一瞬,点头:“知道了,以后不会再心生妄念。”

  见柳斯悟性不错,十三又没了精神头,一手托腮,懒洋洋的伏在石桌上,乌发垂落。

  虽然没有她说得那么严重,但是道理便是这么个道理,修行是需要大毅力,也需要脚踏实地一步步走,人一旦生了贪念,尝得捷径的甜头,便是种下了心魔。

  哎,知道再多又有何用,她也无法修行哪!

  想起自己不能修行,十三又略烦闷,她歪头看向柳斯,“按仙使交易场的价钱算,我觉得我刻在下品符上的一个字至少值一千下品灵石。”

  柳斯抓狂:“你怎么不去死?”

  “你还活得好好的,我怎么舍得死?”

  “......”这他妈绝对不是一句情话,柳斯心头是一万字对十三的问候,他迟早给她玩儿死。

  九爷一夜好眠,一早从房间走出来,便看见漫天晨光下,女子不加一丝装饰纯净如婴儿的脸颊上染着坏笑,配着乌黑如墨的黑发成了这天地间的一抹绝色,当然,需要忽略旁边抓狂崩溃的男子。

  九爷路过两人对十三凉声道:“还不来给爷做早饭?”

  “......”十三蒙圈儿,啥?

  今天这都是怎么了,一个大清早折腾人,一个大清早就浑身冒凉气儿。

  吃什么早饭,他以前吃过吗?

  柳斯平衡了,恶人自有恶人磨,“在老子面前嚣张的什么似的,在九杂种面前连个屁都不敢放。”

  十三看一眼柳斯,点头:“我这就告诉九爷你又唤他九杂种,看他下一次还给不给你分灵石,还有,再敢对我不敬,一千灵石你一个子儿别想少。”

  “你这女人真是......九!天!玄!女!都!比!不!过!”

  柳斯咬牙切齿的留下一句怂包话后愤愤回到房间,将五个字摆好的时候才发现多出一个字。

  一个孝字方方正正的夹在了五个字中间,一时柳斯摇头一笑。

  娘的,这女人有毒!

  晚间难得大家竟是齐心又出现吃饭。

  谷雨虽然摆着脸但是也没再说话。

  十三换了花样为大家做饭。

  十三是凡人,别人吃不吃她和柳莺歌都需要吃,大家来不过是需要多烧几道罢了。

  晚上吃饭落座的时候十三注意到九爷的心情似乎不错。

  早上也不知道抽什么风,说是要吃早饭,她做好又不见他人影。

  吃饭中途柳斯想起一事儿,“有一事忘记和你们说,那个邬佐抢的符中有一个中品攻击符篆,如果他用来对付九寨,恐怕也够九寨喝一壶。”

  谷雨怒道:“......你是猪吗?这种事怎么不早说?你会害死我们的你知道吗?”

  其他人也正了脸色,中品攻击符篆,这可不是玩笑的。

  柳斯:“忘了。”他真不是故意的,他只是忘了这事儿。

  十三也道:“这件事我也有责任,中品攻击符篆我也知道。”

  她也把这事儿忘记了,那一日九爷斩杀了邬佐两道分身后,邬佐也没听说使用了中品符篆,可见那张符篆应该还在邬佐的手里。

  见众人脸色沉重,柳莺歌试探道:“这事很严重吗?”

  柳风眠点头:“严重,中品攻击符篆可重伤分神期,如果对方用来偷袭九爷,恐怕防不胜防。”

  十三略一思索,怪她想得简单了,

  凡间的灵气更稀,所以,修士一旦得到灵石,大多数人都是拼了命的用灵石修行,仙界又抬着价钱,所以换取低品攻击符篆这样的物品都需要数百下品灵石,更别说中品符篆,那需要的更是数千的灵石,没有人会把灵石花在这上面。

  而且,数万年,凡间的修士越来越没落,除了灵域这一带,其他地方几乎都不能再修行,几万年不出一个渡劫者,而刻符的能力更是仙人以上修为的人都未必能做到,所以,凡间几乎没有会刻符之人!

  所以,总而言之,这中品符篆在凡间是很可贵的,此刻敌人手里突然多出这样一道符,对他们来说是致命的威胁!

  祸是她闯的,理应她来弥补!

  想到这里十三看一眼柳斯,柳斯立刻意会,有些肉疼的开口:“祸是我闯的,我负责就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