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末世厨娘深藏不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1章 荣吉闯祸

末世厨娘深藏不露 采清 2161 2021.02.19 21:43

  十三昏睡的第二日,上面高家来了很多强者,星辰曜带着两个公主搬离九寨。

  当然,自始至终星辰曜一行人也没怀疑高怀死在九寨人手里,毕竟修为远远够不着。

  十三这一睡就是三天。

  九爷一次次的探着她的脉,给她输着法力。

  这一日,院外传来荣吉着急忙慌的声音:“九爷,九爷。”

  九爷皱眉,起身走出房间。

  荣吉满脑门儿的汗,“九爷,我也不想打扰你们,但是,我好像闯大祸了。”

  这时房间里传来低咳,九爷扫一眼荣吉,“进来说。”

  两人进来的时候十三已经醒来,正下地穿鞋。

  见十三脸色苍白,荣吉一愣:“这战况也太激烈了。”

  九爷在荣吉脑门儿上拍一巴掌,走向十三:“怎么样?”

  十三摇头:“已无碍。”

  九爷握着十三的手看荣吉,“你出什么事儿了,快点儿说,说完滚。”

  荣吉苦着脸:“这次恐怕不是说完就能滚的事儿了。”

  荣吉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一次后,九爷和十三都剩下沉默。

  荣吉在仙使交易市场看上一件上品宝器,身上的灵石不够用,就想到把那一日从柳斯手上分到的中品符篆卖了。

  谁知符篆还没卖,就有一个金丹后期小子带着几个人跑出来,耀武扬威的说是荣吉偷了他的符篆,欲强取荣吉手里的符篆。

  这事儿荣吉怎么能忍?!

  荣吉一看那小子身后跟着的人实力应该是挺强的,又听那小子说那人修为有渡劫前期,于是一个放心大胆,那中品符篆就被他给用了。

  这家伙可好,这一个中品符篆直接轰死一个渡劫前期外加一个半吊子金丹后期。

  再一打听,这个金丹后期的小子是仙使交易场最大管事轩辕陵唯一的孙子。

  荣吉一见事态不对撒丫子就跑。

  “你说不就一张中品符篆吗?怎么就能杀渡劫期强者?这是假的中品符篆吧?不然就是假的渡劫强者?”

  十三:“......”是她的错?

  荣吉也不是不想跑去别的地方不连累九寨,可是很明显他和九爷脱不得干系,人家找不到他,也必定不会放过九寨的所有人。

  自古仙神圣三界由朝圣关卡接通,仙界出仙石,神界出神石,圣界出混沌石,所以三界强弱分明。

  整个大陆最强大的王族占领圣界,统领凡仙神三界。

  实则,偌大圣界有二主,地界被一分为二,一半为圣尊的地界,另一半被轩辕皇族占领。

  圣尊不问世事,所以凡仙神三界统归轩辕皇族管。

  但是圣界实则大多时候只管神界,受神界朝拜,而神界向来管束仙界,仙界则直接管凡间。

  于是这凡间的仙使交易场的主要利益还是归整个仙界。

  仙使交易场那可是连着整个仙界的利益,所以,能做仙界最大的管事并能成功平衡各势力利益的人物,那不是个人强大就是出身强大。

  实际上此人名叫轩辕陵,他七拐八拐算是圣界皇族轩辕家的旁枝的旁枝,但是不管旁了多少辈,那也是连着圣族皇家的,而他自身的实力也在神将。

  所以,这样的一个人,在凡间随随便便的灭一个势力的权利那还是有的,如今他唯一的孙子死了,那九寨还真就估计要被连根拔起了。

  事态实在严重,九爷火速召集大家把这事儿一说,众人同样是久久的沉默。

  最先开口的竟然是付韩愈:“不就是干,怕什么,女人和柳斯走,其他人留下共御轩辕陵,死也一起死。”

  柳斯一愣,当即开骂:“放你娘的狗屁,爷是个怕死的?”

  荣吉咣的一声就给大家跪下了,红着眼道:“老子不怕死,但就是老子她娘的不想连累你们。”

  九爷一脚把荣吉踢起来,“被冤枉偷符篆还不弄他,才是给九寨丢人。”

  时间紧迫,九爷一手敲击一下桌子众人安静,九爷急速道:“既然要一起抗,那就听爷的安排,我们实力就这点儿,硬抗纯粹是找死,如今只能走矿区,我们对矿区的地理位置很熟悉,且矿区不能飞行,利用矿区的先天屏障逃生是如今唯一能选的。”

  九爷又扫向柳莺歌几人:“女人想好了,你们离开九寨也没用,曾经为九寨人,他们就不会放过你们,哪怕不死也只能沦为娼.妓,如果想走的爷也没什么保护你们的办法,只能多给你们些灵石。”

  几个女人迟疑。

  顾衡起身道:“当然,娼.妓比死算好一些,你们想好了,跟着我们以后就只能活在气候恶劣,条件全无的矿区,什么时候能出来说不好,也极有可能死在那里,也可能逃亡一辈子,此生能出来的可能并不大。”

  楚秀和谷雨对视一眼,两人道:“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娼.妓我们死也不做。”

  众人看向柳风眠和柳莺歌十三三人。

  柳莺歌道:“我前半辈子便是活在烟花之地,在这灵域也有些人脉,不介意再回去。”

  柳风眠看一眼众人红着眼眶说:“我和柳姨回去。”

  柳斯,“娘,风眠!”

  付韩愈冷哼一声:“戏子无情,娼.妓无义!”

  柳莺歌和柳风眠垂着眸子不语,众人也都沉默。

  十三凉飕飕的看付韩愈:“一天到晚的戏子娼.妓的,戏子娼.妓吃你家米了,还是喝你家汤了?用得着一天到晚和几个女人过不去吗?”

  付韩愈不屑:“我说错了?”

  十三也来劲儿了,扬眉:“你知道她们为什么要走吗?她们一个没有修为,一个修为低,是不想入矿区以后连累你们逃生,懂吗?”

  “......”付韩愈一顿,半天说不出话来,他还真没想到这一层,看向柳莺歌和柳风眠的目光也变得微妙。

  十三身体不适,坐着有些不舒服,想起身活动活动,谁知刚从座椅上起身,九爷就伸手一把拉住她的手,“你去哪儿,你不用做选择,你死也只能死在爷身边。”

  十三笑一声,“你是土匪吗你!”

  九爷拧着眉,异常坚决:“爷管不了那么多,亏欠你的下辈子还你,这辈子你只能和爷在一处!”

  也没放开九爷的手,十三转身走到九爷身后,一手撑在九爷肩头,一手从他肩头伸到他胸前握着他的手,甚是亲昵的靠在九爷后背,看向众人:“做什么决定?不用做决定,轩辕陵是吧,修为神将?他不不依不饶便罢,如果执意没完没了,弄死不就行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