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末世厨娘深藏不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0章 冻手冻脚

末世厨娘深藏不露 采清 2350 2021.01.30 23:27

  因为十三的一声阿九,好长时间荣吉他们见了十三都会刻意捏着嗓子喊一声阿九。

  偏偏九爷听了笑得那叫个荡漾,十三就悔不当初!

  闹闹腾腾中年节将至,凡间到处一派热闹。

  修士修行问道,转眼千百年,谁人会在意那一年又一年的年节如何过。

  但是凡间不同,哪怕凡间的一些修士也是动辄上几千岁的,可是这里不能修行的凡人还是占九层九。

  凡人多,那年节便会隆重。

  十三这辈子也还是第一次认真的过一个年。

  她就是一个凡人,对于她来说每一年都很漫长,她觉得她就该把所有的节都过尽,生命方多些盼头。

  十三和柳莺歌柳风眠出去置办了整整三日的年货才算买齐全,几人还为每个人置办一身材质不错的新衣。

  入乡随俗,十三选了一身红衣,觉得异常喜庆。

  十三学东西快,和外面的师傅学了半日的剪窗花手艺,便隐有超越之意,回来自己琢磨一日,已然龙飞凤舞的剪了繁杂的图案出来。

  十三见过龙凤真身,所以剪出来的窗花当真栩栩如生恢弘大气,还带着三分灵气,只看着仿佛当真隐有龙凤之气冲天而去。

  十三挺高兴,便多剪了一些。

  这一日,十三和柳莺歌在院子里摆了笔墨纸砚,招了大伙儿来,如果每个人各想一幅寓意不错的对子再写下来会更有意义。

  荣吉和柳斯惊诧不已,“我说十三妹子,你不知道这里除了顾衡,于读书上全是半吊子?”

  十三倒是不解了:“修行之人的记忆不是寻常人的千倍万倍吗?你们花一年的时间不是别人的百年效果吗?”至少过去她身边的人都也算文武双全。

  “承蒙您看得起啊,可我们宁愿花一年的时间修行,也不愿花一天的时间吟风弄月,娘,无趣。”

  十三:“......”那些文人墨客的棺材板估计压不住了。

  荣吉一手揪上那红纸,“不是,我说今年我们真要贴这玩意儿?”

  “我说九寨怎么说也是一修行窝,弄这些凡人的东西,传出去不让人笑话?”

  谷雨也冷哼一声:“九寨早已不是那个九寨,如今满院子不是花花草草,瓜果蔬菜,就是暖泉凉亭,俨然一乡野村落。”

  闻言,一边打瞌睡的九爷眯眼:“瓜果蔬菜,你们哪个少吃下了,暖泉凉亭你们谁不是隔三差五的惦记着,花花草草给你们带来了什么要爷说吗?”

  “谁要觉得以前的九寨好,爷倒也不嫌麻烦愿意在旁边另给你们盖一处院子。”

  谷雨脸色一瞬间苍白,“我也不是这个意思,这些话都是外界传出来的。”

  她自己其实也不是要抱怨什么。

  虽然她看不惯十三成日招摇在院子里,仿佛怕别人看不见她那张脸似的。

  但是拍着良心说,如今的九寨确实有了人气儿,众人过得是比过去开心多了,重要的是修为还增长的更快了。

  “外面的人说什么干爷屁事!”

  九爷又一脚踹在荣吉身上:“废什么话,弄,给爷弄最好的,修行之人怎么了,这辈子就只能在犄角旮旯里苦修?你们这些日子不照样吃喝拉撒的挺开心,看见这些花花绿绿的东西心情不是也挺好?这就看不上老祖宗留下的东西了?顾衡你来写,好好的给爷写。”

  荣吉揉着屁股,甚是委屈,他和谷雨真不是一个意思,他就是嘴贱,随口一说。

  荣吉一把拉来顾衡:“写,拼了命的写,一定让爷和十三姑奶奶满意。”

  顾衡一笑,随即提笔,十三挽起衣袖在一边安安静静地研墨。

  十三挺开心的,人活在世,不可能让所有人都满意,但是,不得不说,九爷这通火发得她浑身舒坦。

  这个年注定是个好年呀。

  顾衡提笔走字,一气呵成。

  十三定睛一看,眼眸清亮,“笔走龙蛇,可见胸藏锦绣,顾爷好字,好气魄。”

  荣吉在一边道:“我们虽然看不出个什么,但灵域谁不赞一声顾爷好文采。”

  顾衡摇头:“山外有山,别人多是人云亦云,当不得真。”

  十三摇头,“顾爷当得如此盛誉。”

  顾衡看一眼隐有不耐烦的九爷,笑着提议,“不若十三姑娘也提一笔?”

  十三也不扭捏,接过笔后却顿一下,她看一眼顾衡的字,选择压了笔锋,收了凌厉锋芒,写出的字中规中矩,和顾衡平分秋色。

  众人不辩其神,却也可辨其形,看着十三的字都纷纷叫好。

  唯有顾衡笑着摇头:“游云惊龙已是够惊艳,可十三姑娘仍有所保留,难辩心性。”

  被揭穿,十三也不尴尬,“我此刻所写确实是我在你这个年岁的时候所能写出的字。”而她实际写出的字占了岁月沉淀的便宜。

  此言出,众人都是一顿。

  一边听着的荣吉愣愣的问,“不是,我说,敢问你如今多大?”

  十三想了想:“如果你想,叫我声老祖宗不为过。”

  众人皆笑,只当十三是在噎荣吉。

  荣吉调侃道:“您一个不能修行的凡人,是如何永固容颜的?这种通天手段恐怕得请圣尊他老人家出手吧?”

  十三勾唇轻笑:“谁说不是。”

  众人越法的只当十三是在说笑,只有柳斯和柳莺歌惊疑不定,不确定十三到底是不是在玩笑,亦或者玩笑中也有真话?

  九爷打量十三和顾衡的字,怎么看也看不出个啥,不就几个破字,还看出心性了?

  见九爷看得认真,十三道:“你来写两个?”

  九爷懒散的斜歪在椅背上,“老子不会。”

  哼,谁人如他可把这个不会说得如此理直气壮!

  不过,“小丫头你倒是深藏不露啊。”

  十三认真回:“这对我来说不算什么,只是我没想到你们这么差。”

  众人:“......”过分了啊。

  九爷哼笑:“真不谦逊。”

  “你不懂,过分谦逊便是傲娇了。”

  “臭丫头,说哪儿顶哪儿。”九爷没忍住又在那光洁的额头上敲了一记。

  十三回手就要还回去,九爷伸手就拦了个正着。

  十三伸手的时候衣袖滑下,九爷正好握上了凝脂一般的皓腕,触手滑腻软绵,九爷就这么心旌摇曳忘了回神。

  手腕一热,被扣死,十三也是愣住。

  回神的时候十三只觉手腕灼烧,不知是他的温度还是她的。

  十三挣扎一下,“放手。”

  扯了几下却纹丝不动,那人反而越握越紧,十三的脸颊渐渐热了起来。

  众人:“......”冻手冻脚啊!

  荣吉坏笑着招呼大家:“阿九处理点儿私人恩怨,大家伙儿撤了撤了啊。”

  谷雨看眼两人,虽然不甘,但是终归随楚秀离开。

  柳风眠也沉默着和柳莺阁离开。

  众人一溜烟儿都走了,九爷眸子灼热的看一眼自己手里如雪纤细的手腕:“你确定你这种一折就断的手还敢和爷还手?”

  手腕上的温度灼热,十三试着摆好态度,“你先放开我们再说。”

  九爷猛的一用力把十三拉到自己面前,“还手前你就应该想好后果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