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末世厨娘深藏不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章 天蝉羽衣

末世厨娘深藏不露 采清 2061 2021.01.09 15:01

  无处可去的十三最终和柳斯回了柳莺阁。

  十三也第一次见到了听闻许久的柳风眠。

  那种感觉怎么形容呢,复杂!

  柳风眠美不美,能让柳斯和九爷真刀实枪动起来的女人自然美,甚至在这凡间都是少见的美,眉眼间多着一股那种楚楚动人的柔弱之感。

  关键还是个修士,修为在筑基后期。

  说十三为什么心情复杂呢。

  只因为这柳风眠是穿着她的那一身天蝉羽衣跳了惊鸿一舞一举夺了柳莺阁的花魁,也是那一夜招了入幕之宾九爷。

  这也便罢,自此柳风眠再未脱下天蝉羽衣。

  十三看着柳风眠在她面前走过几次,便有些说不出的感觉。

  她曾经价值连城的衣服有很多,多到她自己都算不清,但这一身天蝉羽衣当真对她来说意义不同,是她母后临终前都千叮咛万嘱咐让她不可遗失的!

  天蝉羽衣非凡品,选材是万年吐一次丝的天蝉丝织成的布料,毕生不染半分尘埃,剪裁是这个大陆第一制衣师,当得是飘逸华美舒适。

  这天蝉羽衣看起来华美耀眼,穿着它的人更能知道它的妙用。

  它有防御作用,就算是一个凡人穿着也可抵神王强者的全力一击,更别说到了修士身上输入法力后那更是可和神皇神帝一战的战铠。

  也不知她母后做了什么,那衣服更有凝神养颜之作用,是用来给不能修行的她驻颜延寿的,当得是妙不可言。

  柳风眠爱不释手情有可原,她自己也甚是喜欢。

  只是救命之恩为大,柳莺歌要的时候她除了那一身衣服还真是没有抵得上救命之恩的。

  这一日荣吉又来了柳莺阁,为的是替柳风眠赎身,柳斯闹腾着死活不许他娘答应。

  最终柳莺歌让人绑了柳斯赶回房间。

  柳莺歌对荣吉道:“荣爷,你们都清楚,风眠并非卖身我柳莺阁,她只是暂居在此,你回去告诉九爷一声,如若当真看上了风眠,就让他亲自来下个聘,光明正大的娶了风眠回去,届时我柳莺歌定当不说半个否字,你看如何?”

  闻言,荣吉眸子里满是玩味:“不知这是您的意思还是柳姑娘的意思?”

  柳莺歌一笑:“是谁的意思又有什么重要,九爷的人品莺歌还是信得过的,她既想接莺歌出去,定然会掏心掏肺的待她,不过是下个聘罢了。”

  “得,这是给九爷下套呢?话荣吉定当带到。”

  荣吉走的时候看到十三,笑着打趣:“我说十三妹子,你这脸见不得人是怎么的,常年不洗不膈应吗?”

  “......”膈应,膈应死了,但是为了名节她又能如何。

  想起什么,荣吉挑眉道:“你怎么跑这柳莺阁来了,这里可不是什么好地方,还是早些离开的好。”

  荣吉便是如此,当着柳莺歌的面儿也不来虚的。

  十三神情淡淡:“我住这里。”

  听了这话,荣吉难得的沉了脸色,“你认真的?”

  十三点头,以后恐怕会在这里长住。

  最终荣吉叹息一声转身离去。

  荣吉一离开,柳风眠便红着眼眶走出来,期期艾艾的看着柳莺歌:“柳姨,这样可以吗?九爷他未必肯娶我。”

  柳莺歌拍拍柳风眠的手:“不试一试怎么知道呢?你值得最好的,再者真要论身份你不比九爷差,不存在配与不配。”

  柳风眠眸间轻愁,“那风眠先回去了。”说着还向十三点点头才离去。

  一举一动飘逸柔美,倒是带着别个女子没有的贵气。

  见柳风眠离开,柳莺歌看着十三试探道:“仙子,您若不喜,我替您将衣服要回可好。”

  自从柳斯认了十三为主,柳莺歌对十三越法的客气,柳莺阁里的住处都是最隐蔽的,还配有专门的守门人,就怕有不长眼的人闯入。

  “不必了,她能拥有,也说明她缘法不浅。”罢了罢了,既已送出,不管最终被谁所有都与她无关了。

  柳莺叹息一声:“风眠身份不差,曾也贵为一国公主,一朝国破家亡,沦为阶下囚,阿九的娘亲当时是风眠的护卫,拼死带着她逃到了这枫城,最终为了避祸入了我柳莺阁。”

  “当年阿九的娘唯一的要求便是要风眠寄居在这里,并不能要求风眠做她不想做之事。”

  “风眠也是我看着长大,她长阿九十几岁,但和阿九也算得上是青梅竹马,这些年一直不嫁人,也是在等阿九,如今若能跟了阿九那便是她最大的福分。”

  原来还有这样的故事。

  “至于斯儿,郎有情妾无意罢了,此次如若风眠能嫁给九爷,那他也能死了那条心。”这便是她的私心。

  十三一笑,这凡间比她想得更黑暗,可柳莺歌却暗得光明正大,堂堂正正,实难让人不喜欢。

  荣吉在回九寨的这一路心里总是有些不爽。

  一路回到九寨,发现九爷今日竟然没在房间睡觉,而是和大家在院子里晒太阳。

  九爷躺在躺椅之上,一只白狐躺在他的腿上,甚是惬意,其他人有说有笑。

  荣吉走进来把原话带到:“柳莺歌说,如若当真看上了柳风眠,就让您亲自去下个聘,光明正大的娶了柳风眠回来,届时她定当不说半个否字。”

  闻言院里的几人都是一静,就连那狐狸都竖起了耳朵,一双眼睛闪着智慧的光芒。

  谷雨当即冷哼一声:“她柳莺歌这是公然不给九爷面子,再说那柳风眠是什么身份,如何配得上九爷。”

  闻言,九爷眉心微促,最后还是点了点头:“知道了。”

  就一个知道了?

  诸人:“......”那是娶还是不娶?

  看荣吉依旧有些心情不佳,顾衡轻笑:“又不是要你娶妻,你这姿态做给谁看?”

  荣吉摇摇头:“不是,今日去柳莺阁遇见了十三妹子。”

  顾衡扬眉:“嗯?”

  就连九爷都是扬了扬眉。

  “她说她如今住在柳莺阁。”柳莺歌是什么人,虽然比一般女人精明,有情意,不狠却也开不起那么大的柳莺阁来,她可不会白养人!

  荣吉惋惜:“可惜了,本来感觉那小姑娘挺机灵,谁知也逃不过这种命运,早知那日我就执意带她回九寨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