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末世厨娘深藏不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6章 了不起呀

末世厨娘深藏不露 采清 2049 2021.01.14 09:49

  就在这时茅草屋的方向发出一声尖叫,是柳莺歌!

  下一瞬九爷掌心一动凭空变出一把武器,向着茅草屋方向飞射而出。

  看清九爷手里武器的时候,十三瞳孔一缩,竟是一把红缨枪!

  红缨枪势如破竹的飞出,直击茅草屋内的黑影!

  “不想死就找地方藏好!”留下一句,九爷极速飞走。

  来不及多想,十三快速跑回茅草屋,才发现柳斯捂着脖子,鲜血直流。

  一边的柳莺歌浑身颤抖,“仙子,仙子,求您救救斯儿。”

  十三上前查看伤口,脖子被划开一个细长的口子,鲜血冒得急,却也没致命的危险:“别着急,不致命。”

  这孙子,这刀都划过脖子了还不死,命还真是大。

  “怎么回事?”找了干净的布为柳斯包扎。

  柳莺歌眼泪直流:“是邬佐,他让斯儿说出那些符从何处来,斯儿不肯,他就下了死手。”

  邬佐?

  “邬佐不是已经死了吗?”

  柳斯嘟囔:“怎么可能死,他刚才差点让我死才是真的,要不是九杂种的红缨枪飞来得快,我现在已经是个死人。”

  十三瞪一眼柳斯:“蠢货,该你有骨气的时候尽做蠢事儿,该服软的时候倒犯犟,他让你说你就说啊,他要得是符又不是我的命,这个时候和那等狂徒硬气个什么劲儿?”

  柳斯不服气道:“你现在这么说,等我把你供出来,你没准儿回头就能弄死我,怎么都是死,我还不如死在他手上。”

  十三被气笑了,真是个蠢东西。

  听到这里,柳莺歌也算听明白了,那些符都是十三制的。

  给柳斯包扎好后,十三叹息一声:“对不起啊,我没想到会连累你们至此!”

  柳莺歌握着十三的手轻拍着:“仙子何错之有,错的是这个世道!”

  快天亮的时候九爷回来,同来的还有荣吉他们六个。

  十三已经换下了那身特意为了诱惑邬佐的粉色薄裙,换上了一身灰色衣裙,但是也没再遮掩自己的脸,如瀑乌发也没做繁杂发髻,只用一根白簪子挽着。

  看到十三的一瞬,九寨几人皆愣住。

  荣吉目瞪口呆,顾衡眼里是了然也是意外,付韩愈也诧异的扫了十三一眼,然后冷哼一声双手抱剑靠在了门上。

  就是三个女子都是看得挪不开眼,他们也算是活了漫长岁月,还从未见过如此精致的女人。

  精致的容颜,干净的气息,淡漠疏离的眉眼却明亮若星辰,从饱满额头到莹白下颌纤长颈项没有一处不精致莹润,哪怕就是一身粗布灰衣也难遮掩她半分的绝色,叫人怎么看都没发挪开眼。

  好半天,荣吉结结巴巴道:“仙......仙子来自何方,又要去往何处?”

  十三玩味一笑:“荣爷这厢有礼。”

  听了声音,荣吉又是半日失语,这软糯的声音配上这一张脸,真他妈销魂!

  “娘的,还真是你!”

  十三点头,转向九爷:“可是杀了那邬佐?”

  九爷皱眉:“人是杀了,但是我发现这个邬佐有些邪,竟然有三道分身,且道道分身皆为实体,还有一道逃走了。”

  荣吉道:“这就说得通了,难怪这么多年这家伙作恶多端却无人能奈何,原来不是他速度有多快,而是他有三道分身,这东跑跑西逛逛也够糊弄人了。”

  顾衡皱眉道:“邬佐记仇,九爷斩了他两道分身,这事儿恐怕还没完。”

  九爷漫不经心坐下:“爷就怕他不来。”

  这时,柳莺歌推一把柳斯,柳斯吭吭哧哧道:“我承认,夜间要是没有你,我现在已经死了。”

  九爷懒洋洋道:“爷只是要杀邬佐,和你半个子儿的关系都没。”

  柳斯:“......”九杂种!!

  这时柳莺歌走向九爷,‘咚’得一声,双膝跪地:“阿九,按理柳斯劣性难改,又屡次与您为敌,我自是不能再求您什么,只是我终究只有这一个子嗣,便厚着脸皮求您收留斯儿一段时间。”

  她本也没脸求九爷,虽然九爷是九寨的主子,但是他也不能不为其他人着想,毕竟其他人还不是邬佐的对手,收留他们会连累整个九寨。

  但是昨夜一战,九爷也算是插手了这件事,得罪了邬佐,如此,他们就算是一条绳上的蚂蚱。

  众人团结在一起反而多一个助力。

  九爷皱眉:“你先起来。”

  柳斯这东西,他不弄死他就是开恩了,还收留他?!

  听到自己的娘亲求九爷让他入九寨,柳斯第一时间就想反对,他就是死也不会入九寨,但是看到柳风眠后,他出口的脏话一瞬间收了起来。

  柳斯吭吭哧哧扶起自己的娘亲。

  似看出九爷所想,柳莺歌忙道:“只要您九寨也愿意收下十三姑娘,只要有十三姑娘在,您就放心,柳斯绝对不敢翻出什么浪,他虽然不如您手下的荣爷顾爷付爷,但是多少也能成为您入矿区的一个助力。”

  闻言,九爷扬眉。

  十三看到九爷眼眸微眯,眸子扫一眼她,慢悠悠的说:“了不起呀。”

  这话褒贬实在难定。

  柳莺歌暗中看两眼柳斯,意思很明确,让他自己开口求求九爷。

  踟蹰许久,柳斯还是做不到当着心爱的女人的面去求情敌,只心不甘情不愿道:“十三去哪儿,我去哪儿。”

  十三心头有些烦闷,怎么一回头又和这个九爷扯上关系了呢?

  只是,如今的状况摆在面前,她手上虽然有保命的手段,她为自己刻画的保命中品符篆不止一个元婴,就是出窍渡劫也能轰死。

  但那也只是能应急,她终究没有修为,速度不快,还总要吃喝拉撒睡,又被邬佐见了脸,难免哪一日梦中就被那邬佐宰了。

  想到这里,十三干脆直起身来到九爷面前,躬身:“还请九爷和诸位收留。”

  九爷仰靠椅背就那么漫不经心的看着十三不语。

  九爷不发话,众人就不敢开口。

  就在十三头皮发麻的时候,九爷方扬眉勾唇:“怎么,不怕自己觊觎爷了?”

  “......”此言出,所有人一顿,都看向十三。

  柳风眠一副不可思议,谷雨的眸子更是如刀子一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