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末世厨娘深藏不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2章 月下小坐

末世厨娘深藏不露 采清 2099 2021.01.26 22:27

  十三点头:“条件自然是要讲的,世人所说的灵药灵草娇贵,不过是因为不了解这些东西的生长条件罢了。”

  “而我所种植的都算是常见的好养活的。”

  “就如听风草,在晨时撒下听风草的种子,给足养分,只要日出之时它能扎根泥土中,往后岁月任凭风吹雨打始终不会弯下腰。”

  “火莲和冰霜草是两种属性截然不同的灵药,世人都知他们水火不相容,绝不能种植在一起,可是鲜少有人知道,这两种草和燎星草这种最常见的低等灵草同种的时候,那他们再无讲究的条件,可以野蛮生长。”

  “所以呀,哪有什么绝对不可能,只要条件对了,一切都有可能。”

  众人都听得认真,他们还从来不知道这些药草还有这么有意思的说法。

  顾衡眼眸明亮,就差拱手了:“顾衡受教了。”

  九爷双手抱胸懒洋洋的将一只腿搭在一旁的空石凳上,闭目养神,见十三不说话了抬头:“继续。”

  十三诧异:“九爷对灵药灵草也感兴趣?”

  当初分不清灵草和杂草的人突然对灵草感兴趣?她怎么这么不相信呢?

  果然,九爷从不让人失望:“声音这么好听,不催人入眠实在浪费。”

  十三:“......”对牛弹琴不过如是!

  临闭上眼睛的时候,九爷不忘骂上面切磋的两人:“你们两个人还打个屁,干脆停下来对骂不好吗?”

  柳斯和荣吉停下来互不理睬,跑下来抱着西瓜一通猛吃。

  “好吃。”

  “真甜。”

  这一次,两人意见倒是一致。

  九爷扬眉看十三:“还说吗?不说爷回去睡觉了。”

  虽然他对什么灵药灵草半个字听不进去,也听不懂,但是姑娘的声音是真好听。

  十三想起一事儿:“距离我们这里不远处有一暖泉之地,我想把它引流至此,建一处暖泉阁,占地不会大,不会影响到大家的正常生活。”这样她以后泡澡也安全又省事。

  “真能折腾。”九爷扬眉:“这些事儿还用和谁说,他们整日打坐修行,有个屁的生活,你想怎么弄就怎么弄,想占多大院子就占多大院子,不够爷就给你继续往大了扩。”

  众人:“......”我们真的不用考虑的。

  十三扬眉:“我不能修行,时间多得很,不折腾这些还做什么?”

  九爷有些好气,他说了那么多,合着她就听见前面那四个字了是吧?

  “既然时间多,还不给爷洗衣服去。”

  九爷说罢懒洋洋打个哈欠离开。

  顾衡又就灵药灵草的问题和十三探讨许久,夜深的时候众人散去。

  洗衣服这事儿,十三是当真不想洗,她又不是他的下人,她若特意给他洗衣未免太暧昧。

  想到这里,十三将九爷的衣服给了柳莺歌,总之洗了便是了。

  晚间,十三刚洗完澡准备入睡就听九爷敲响了她的房门,“开门。”

  “干嘛,我睡了。”这刚洗了澡,擦着半湿的头发,十三自然不想给他开门。

  九爷也不在意,只靠着门框道:“再把爷的衣服给别人洗,你等着好吧。”

  十三不满,学着他之前对柳风眠说的话:“今时不同往日,你还是莫要再做越身份的事,让人误会。”

  “你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吗?”

  十三摇头,“不知道。”她去哪里知道。

  九爷哼笑:“不知道你用个屁用。”

  “......”这人真是病得不轻,大半夜不睡觉跑来骂人。

  “衣服给你放门口了,明日爷就要穿,你看着办。”

  十三等到人离开后才去开门,看着石凳上男人的衣袍烦极了,到底谁更能折腾?

  这时屋顶传来一声不满:“不是睡了?”

  十三一顿,仰头,本应该离开的人一身黑布衣懒洋洋的仰躺在屋顶,颀长劲瘦的身躯沐浴在月光之下。

  十三刚洗过澡,一袭如雪中裙手里抱着他的衣服同样立在月下仰头望他,乌发垂在胸前,小脸盈满月色,润白如玉,一双明眸坠着星辰之力。

  风吹过,薄薄的一层中裙飘动,乌发飞转,如九天玄女坠落凡尘,不染尘埃。

  风停,九爷如梦初醒。

  低骂一声娘,“大半夜你不穿衣服就出门?”

  “......大半夜你不睡觉做梁上君子?”

  “说哪儿顶哪儿。”九爷打一个响指,原本在十三怀里抱着的九爷的衣服已经披在了她的肩头。

  九爷本就生得高大,十三虽然也不低,但九爷的衣服还是直接拖了地。

  衣服刚披好,人也跟着飘上半空,“你做什么,放我下去。”

  “睡不着就陪爷坐会儿。”九爷食指挥动划出一个弧度,十三便落在了他身边。

  “谁睡不着?”孤男寡女,谁要和他半夜坐会儿。

  十三起身想下去,看一眼地面又胆寒,这么下去,不受伤,也绝对得走光。

  九爷不动声色,见十三打个趔趄后站着不动了,戏谑道:“女人就是口是心非。”

  “......送我下去。”

  “想走就自己下去。”

  十三:“......”

  微风吹过,九爷摸一下鼻尖,“你还真是香的。”

  “......”十三咬牙控制自己回嘴,她一接茬,他指定有一百句下流话等着。

  此刻她鼻息间是他衣服上的气息,她有心想把他的衣服脱掉,又觉得自己穿着中裙和一个男人月下小坐,这似乎比穿着他的衣服更暧昧。

  想到这里,十三紧了紧九爷的衣服,远离九爷一步坐了下来。

  “别遮了,都看到了,该有的都不小。”

  “......再说我跳下去。”

  “不要故意投怀送抱,爷不接。”

  十三:“......!”

  “头发湿漉漉的,诱惑爷?爷不吃这一套。”九爷打一个响指,十三原本半湿的头发瞬间干透。

  十三:“......是要鱼死网破是吧?”

  九爷喉间发出一声低笑,双手交叠搁在头下,懒洋洋的躺下。

  九爷眸子又不经意间扫到墨袍下露出的洁白交叉衣领,啧啧两声,“这种材质的衣服,啧啧,你把灵石都花在这上了?”

  “你管我。”十三没好气。

  她身上的中裙确实都是用灵石买来的上好布料,她穿不惯粗糙的布料,外衣可以忍,但是中衣中裙是怎么都忍不了的。

  九爷扬扬眉:“娇气。”

  “......”这就叫娇气了?那她曾非天蝉丝中衣不穿又叫什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