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民国情缘 几回梦里浮沉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0章 三叔

几回梦里浮沉 老妖妖妖妖 2576 2019.03.31 03:08

  “不!”刘韶堂两眼通红,发出一声嘶吼。

  孟婉云挑了挑眉,又解开一颗,刘紫萌浑身发抖,哭声卡在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声音,刘韶堂双眼一闭,两行泪流了出来。

  “啪嗒……”孟婉云解开了第三颗,雪白的肌肤一闪。

  刘紫萌的尖叫声在审讯室回荡着,“我说!别碰她……”刘韶堂无力的垂下了头。

  孟婉云一挥手,刘紫萌被带了下去,刘韶棠交代了师范学校的所有红党名单、周边游击队的联系人以及联络方式。

  记录完毕,孟婉云伸了个懒腰,又可以记一功了,已经是后半夜了,她收拾了一下,慢慢向孟府走去。

  “啪啪”两记耳光打在孟婉云脸上,天亮后孟婉云刚出现在父亲面前,就被孟昭轩打了个措手不及。

  昨晚回来,孟宪君告诉她,星野来过,说父亲只是急火攻心,没有大事,让好好调养,保持情绪稳定就行。

  去街上的中药铺抓了安神的汤药,孟昭轩喝了药睡着了,孟婉云稍微放了心,去厢房歇了两个时辰,心里有事睡不安稳,早早起来去了父亲房里。

  没想到,孟昭轩刚醒来一见到她就怒不可遏,还怒吼着让她滚,孟宪君怕父亲情绪太过激动,赶紧拉着孟婉云走了出去。

  “婉云,估计父亲是听了下人们议论了你的事情,天亮后母亲发现有两个婆子不见了,这段时间你还是尽量不要出现在他的面前,星野军医说让父亲的情绪保持稳定为好。”孟宪君低声说道。

  孟婉云叹了口气,点点头说,“大哥,家里的事就拜托你了,对了,这段时间家里有没有可疑的事情发生?”

  “那倒没有,母亲最近一直都是亲自打理父亲的起居饮食,并未让旁人靠近,你嫂子也在暗中观察,未曾发现什么可疑之处。”

  “那好吧,家里一切尽量小心,我还有事先回去了。”说罢,孟婉云转身离开了孟府。

  还没走到营地,就看到几个日本兵拉着排车往外走,上面赫然是刘韶堂一家三口的尸体。

  刘韶堂夫妇显然是被乱枪打死的,刘紫萌赤身躺在父母之间,面色青紫,眼睛还半睁着,那件碎花棉旗袍被撕成几块,胡乱的盖在身上,浑身血迹斑斑。

  “怎么回事?”孟婉云用日语厉声问道,心里一阵翻涌,差点吐出来,“我不是让把这个女孩送回去吗?”

  “山口小姐!哦,那个……是石田军曹他……然后另外的人也做了,后来就死了,还有,这个人是藤井长官下令击毙的,长官说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这个女人扑过来找死,也一起毙了。”

  “八嘎!”孟婉云暗骂一声,挥挥手让他们走了,营地门口,藤井远远望着款款走过来的孟婉云,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智子,对付中国人,我向来佩服你的手段,怎么,脸色不好,是不是最近太劳累?”

  藤井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你父亲的病好些了?”

  “藤井长官,谢谢您的关心,已经好多了。”孟婉云淡漠又不失礼貌的回答。

  “哦对了,有一件事,那个维持会的副会长,是你的叔叔吧,这个人很不老实,居然把从老百姓手里收缴的钱粮截留,私自吞下一部分,还以为没人知道!”

  “那可是我们大日本帝国的钱粮,我已经把他手下那个管事的孟现宝抓起来了,你去审问吧,你的亲戚你来处理!然后写一个报告给我!”藤井阴沉着脸说道。

  “是,长官!”孟婉云转身走向审讯室。

  孟宪宝被五花大绑在一个铁柱子上,看到孟婉云进来,立刻像见了救星一般嚎叫起来:“大小姐!大小姐你快救救我,我可是什么事都没做,一直跟着三老爷为皇军效力啊,这是不是误会啊,大小姐你帮我求求情,让皇军把我放了吧!”

  “为什么把你抓来?”孟婉云平静的看着孟宪宝,“难道你自己不知道?”

  孟宪宝猛的哆嗦了一下,被看的心里发毛,眼睛躲闪着不敢看孟婉云,“我怎么知道啊,有什么事您问三老爷去。”

  “我现在就想让你说!你说三老爷让你做的,有什么证据啊?下手的不是你么?你是自己乖乖说出来啊,还是我帮帮你啊?红党的嘴我都能撬开,我就不信了,你的嘴有多硬!”孟婉云突然大喝一声:“来人!把烙铁烧上!”

  孟宪宝立马号哭道:“我不想做啊,是三老爷逼我的!”说着,脚下慢慢流出一滩黄水,骚气四溢。

  孟婉云心里暗笑,瞧那点出息!嘴上可没停:“行刑!给我烙!”

  “不要啊,我说!呜呜……我全说还不行吗!饶命啊大小姐!”

  孟宪宝涕泪横流,“我就知道这事儿早晚有一天得败露,三老爷还说神鬼不知,非让我做,我对不起大老爷,我对不起老太爷,可我也没办法啊,不然三老爷说要把我们全家撵出去,我们家一没地二没钱,我们怎么……”

  “行了!说正题!”孟婉云心里纳闷,不是交代截留给日本人收缴钱粮的事儿嘛,怎么还扯上我爹和祖父了呢?

  “哦哦,其实以前三老爷就让我投过一次毒,大老爷病了很久,后来让街上那个南方的郎中给治好了,又赶上二老爷意外死了,三老爷怕事情露馅,就没敢再投……”

  孟宪宝一边回想一边说,“这大老爷从上海回来,一直闷闷不乐,兵荒马乱的生意也不好做,三老爷手里缺钱,就想着让大老爷躺倒,自己全盘接管生意上的事,趁机多捞点……”

  “够了!”孟婉云怒不可遏,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凶手在这儿呢!

  “你家三老爷从哪弄来的药?又是谁一次次的投毒,不可能就你一个人吧!”

  “这药是三老爷一个酒友给的,是南方蛮荒之地特有的,少量只会让人昏昏欲睡,多了就会人事不省,三老爷说了就想多弄点钱,最好不要出人命,所以每次只下一点……”

  “除了第一次是我给大老爷的茶杯里下的,剩下的都是我那在厨房干活的老婆帮着下在大老爷的药汤里……”

  孟婉云一个箭步冲过去,左右开弓,打的孟宪宝口鼻流血,不解气又踹了几脚。

  喘了好一会儿,冷静下来,继续问道:“好了,现在交代一下你们三老爷暗中截留给皇军收缴钱粮的事儿吧!交代的好,留你一条狗命,要是有半点隐瞒,要你全家的命!”

  孟宪宝哪里敢有半点隐瞒,一五一十的把孟昭坤的所做所为兜了个底儿朝天。

  孟婉云满意的合上记录本,走向藤井的办公室。

  几天后,孟昭坤和孟宪宝被日本人秘密处死,孟婉云大义灭亲,藤井自然没有追究孟家,反而让星野更加频繁的出入孟家,给孟昭轩看病。

  整个孟家只有孟宪君知道投毒的是孟昭坤,他的死是孟婉云所为。

  孟宪臣生死不明,没有音讯,刘氏没了依靠,自然老实了很多,夹起尾巴度日。

  孟宪宝的老婆让孟婉云带走后不知所踪,以孟婉云的手段,恐怕已经去追随孟宪宝了。

  这天,星野例行来看孟昭轩,孟昭轩将其挡在门外,冷冷说道:“星野医生,谢谢你给我治好了病,现在我已经痊愈,请你以后不要再来了!”

  星野没有回答,沉默半天突然说道:“我喜欢智子小姐,我想娶她为妻,请您同意好吗?”

  孟昭轩眉头一皱,“孟婉云早就不是我的女儿了,一年多以前,我就已经登报声明和她断绝了父女关系。”

  说罢,将门一把关上,门外只留下怔住的星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