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血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章 失物

《血域》 逆蝎冥王 2533 2015.07.23 18:41

    统治三界互为彼此光明和黑暗的来源,离两个太阳重合的秋夏之交尚远,界风就已完全停止,热得让人不耐。穿上只露出眼睛的奢华白色绢绫长袍,强忍着对人类与生俱来的不适,我低下头走在帝始之界熙熙攘攘的人群之间。太过富足的物质造就了帝始之界灵魂极度空虚的民众。不绝于耳的八卦折磨着我脆弱的耳膜。惑才离开十二界多久?只是在这凤凰一族的偏城烈焰闲言碎语就散布得满大街都是,帝族最强大、只要到4岁满举行了命名祭奠就稳坐下任血帝之位的皇子叛逃,他们居然胡猜乱想添油加醋津津乐道,实在让人不敢恭维。奇怪的是,谣言牵扯上羽篁的苍兰帝妃与第3子奎因【3】不算,还把大神官叆叇·艾墨勒德【宝石王族Emerald·祖母绿族人,遮天蔽日的云层,牺牲者】加了进来。“孩子,过来这里一会儿。婆婆给你算算命吧。”不经意间,街边小摊一个选择了成年后自然衰老的,老迈的占师婆婆轻轻拉住了我的衣角。奇怪的人……惑要休眠近千年,他醒来之前我有太多的时间。看在她注意到我的份上,就顺从一下吧。触碰到她的手,我有点不敢相信,如此落魄的她竟然是拥有全部十种占师力量的大巫师。按理混合力量者都是强者,大巫师更是宝石王族直系,她——?“你看得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也听得到别人听不到的东西,可是孩子啊,即使拥有可以操控命运的双手,也还是会有改变不了的事实。”她用干裂如枯树皮的手颤微微地掏出一个满是岁月磨琢痕迹的十字形黑色宝石挂坠,“这个给你……婆婆知道以你的尊崇不屑于此等下物,只是——唉……算婆婆求你吧,不要拒绝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家。”下物?开什么玩笑……血域——不,从消失了的世界到还未存在的世界,我一直苦寻不得的“器”怎么可能是下物!刚要开口,她摇了摇头示意我什么也别说什么也别问。我只好接过了“器”鞠礼离去。不知何时失落的“器”以如此诡异的方式回归,是否某种预示?回首,恍若隔世人去影匿了然无迹。忆的海泛起波澜,隐约记起了什么。她这还是第一次主动跟我接触……她的话,以什么形态出现都不奇怪。伪饰力量更是雕虫小技。不过她告诉我那些话是什么意思呢?“器”既然在她手中她为什么要交还给我?烈日炎炎,焦灼不堪。想不清楚想也无益,不如不想。刚一转身“砰”的一声,一个有着异常夺目的金发的孩子撞过来,我反应不及变成了他的肉垫。眼前一晃几个高大的男人的身影挡去大半阳光。其中一个粗暴地拎起那个看上去比惑还小的孩子,目中无人地跨过我招呼同伴大摇大摆走开。掉在地上的“器”也被不知谁踩到嫌碍脚踢去一边,踢起一片呛人的灰。没人理会——甚至白眼都没一个。……我也不喜欢多管闲事,不过凡事总有例外的时候。拿回“器”爬起来拍了拍弄得脏兮兮的衣服,我好整以暇地切开阻拦结界等着已经走远的无礼之徒自己走回来。“小鬼,滚一边去!”走在最前面挟着孩子的男人愣了一愣,狂傲地叫嚣着。显然他们没认出我。也是……要那么傲慢的人记住正眼瞧瞧都不屑的挡路小鬼,太有难度了。被他钳的死死的小家伙看到我,像浸过血的紫水晶般颜色诡异的眼睛,突然亮了一下,似乎下了什么决心,他狠狠地咬了男人捂住他的嘴的大手一口,趁其不备挣脱开来,连滚带爬窜到我身后对着他做鬼脸。“让开!!!”男人恼羞成怒想要一把推开我去抓那个孩子,其他人也凶神恶煞围了上来。我探手轻轻捏住他的手腕往后一折,清脆的骨头碎裂声比定身法还管用,他们全都惊疑不定地当场僵住。手腕已折断的男人像见鬼似的看看手又看看我。“我想要这个孩子,他是我的了。”用另一之手搂过身后偷偷笑着的小机灵鬼,我硬生生扯下那个男人的手,幻化成异兽饕餮把他们困死在结界里。撕心裂肺的惨叫声终于引得人们四下张望,只不过那一双双难以掩饰其渴求的眼睛里除“看热闹”三个字,再找不到别的什么。烈焰城外,正在转为暗星的太阳中间,作为夏季月亮的法界·火血色的光辉慢慢扩散。小家伙跌跌撞撞地拖着三重影子跟在我身后。那么小的一个孩子,居然如此执拗。离开结界我就没有再管他,真不明白他为何追着我不放。火月完全浮出地平线的时候,我听见那个孩子发出低低的吼声,不由朝后一瞥——地上的影子没有变成一个而是消失了,满月血红的阴影笼罩在孩子幼小的身躯上。锋利的长指甲张狂的笑森森獠牙和饥饿的野兽般嗜血的目光还有金发飘扬间露出的尖长耳廓,这种生物叫什么来着……妖怪?嗯,是妖怪没错,没有经过封印仪式,满月的那一天日月交替的时候就会觉醒为破坏者的存在。既然不是人类,那么把这个可爱的孩子留在身边不算是坏事呢。不管他出于什么目的跟随我,如我之前所说——我想要这个孩子,所以他是我的了。抓住他扑过来的利爪,封印了疯狂之血,小妖怪重新变回人类小孩的样子倒在我脚边……封印仪式后,妖怪就会留下明显的种族特征,无法再与人类混淆吧?为什么会变回完全的人类?混血儿么?头有些疼。我果然还是睡的太久了,没有重新适应清醒之前就不考虑这些有的没有的了。环顾四周,将就着在路边背风的岩柱后找了个地方过了大半夜。策马飞驰的恼人噪音由远而近时,正值最黑暗的月落。黎明前的黑暗,魔物狩猎着意志不坚的灵魂。魔力在这样的时刻暴走,谁能抵住反噬谁就能得到力量,反之则沦为下场极为可怖的祭品。更多时候人们把月落到日出的这段时间称为——“魔刻”。这样一个特殊的时间里,居然有夜行者未眠。蜷缩在我臂弯的小家伙动了一下,警觉地睁开眼睛。他差不多一整天滴水未进又跟着我走了那么远的路,韧性有够离谱。咦?他在发抖……“怎么了?”“……是拉泽莱德的处刑杀手……”他好像很害怕的样子,声音都变调了。拉泽莱德——宝石王族Rhodolite·红榴石族?“什么人?!”马声嘶鸣,一骑模糊的身影倏然踏到我们面前,长戟直指我的鼻尖,寒意森然。被发现了。在那种距离普通人根本难以觉察我们细微的响动。对环境的敏感度如此之高,不是杀手就是盗贼,虽然因为“魔刻”的掩护辨识不了来者的形貌,可是长戟上有贵族的特殊气息。难不成还真是拉泽莱德的处刑杀手?小妖怪怎么知道的?“不要吓坏了小孩子,风离。”其他几骑人马跟了上来,其中一个人轻斥同伴的鲁莽,“希望与你们同在,孩子。”说话之间他还在指尖点燃了一蓬魔法火焰。微微的蓝色火光艰难的抵御着“魔刻”的黑暗吞噬,映出他戴着半个面具的脸孔,似笑非笑。面具上奇怪的花纹正是获得了“魔刻”认同的标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