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血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章 残色

《血域》 逆蝎冥王 3721 2015.07.23 18:40

    新王继位后第一年的夏天第一轮新月升起时,深谷的野地里清朦的月光便会映衬着大片大片的紫魅,凄清决绝。日落而开,月落而谢,一夜之间色泽尽褪的残色,深紫色的六瓣齿缘看似娇弱且毫不起眼,却是整个十二界唯一可以赋予绝对帝后之名的花。可是在十二界最为令人动怀的,不是它的印记给女人的无上尊荣,而是岚宿。沾染了残色花色的雾气带上残色悠远浓烈的馨香,终夏不散。由这雾气的凝露浇洗初生的圣处女的双目而成的,就是十二界最昂贵的宝石——岚宿。只有每一任血帝的权杖上可见并必见。是的,残色之“残”,非“残缺”之“残”,乃是“残忍”之“残”。上位者如果不能对自己足够残忍,是无法对别人足够慈悲的。同样,不能对别人残忍的话,只能成为傀儡。残色,花语“帝王之泪”的花,只为自己选中的的帝王盛开……拥有花印的女孩以花为名天生是王的女人,注定要为王抚育后代;拥有花印的男孩累世罕见,他们为命运所弃,不是成为世俗不齿的佞幸,就是以生下来即被族人以“一族的奇耻大辱”为名,生生活埋致死。残色·貅兰【貅兰族人,拥有残色花印的弃子,帝王之泪】是为数不多存活下来背负着佞幸之名的男孩之一,不过事实上他的一生都没有真正成为“佞幸”。想要成为帝尊和皇子的暗卫,不说出身帝始之界至少也要统治三界的大族才行。以貅兰族的荒蛮贫弱,即使有幸获得暗卫资格也只能分放给到帝族被冷落的偏子或不受宠的公主,随时可能因为莫名的原因失踪或者死亡。因此94岁那年残色被迫顶替貅兰族王“受伤”的独子参加帝族暗卫挑选。负气连挑十二帝尊暗卫,他的年幼和暴戾赢得了羽篁的欢心。从一种吸引变成怜爱再变成纵容,羽篁不过欣赏他的决裂信任他的忠诚。一百多年过去了,羽篁的法莲帝妃和苍兰帝妃同时有了身孕。大多数情况下十二界女人生育能力与出身成反比,但所生下来的孩子的天赋与母亲出身生正比。最匪夷所思的是——近亲血裔拥有同等出身非亲血裔一生都望尘莫及的力量。已经有接连好几世的公主带着花印降生帝族,她们为自己的兄弟延下了帝族日益强大的血脉。法莲更是羽篁的孪生妹妹,羽篁从小最疼她,在羽篁眼里她永远是妹妹不是自己的女人,所以得知她有孕的第一时间就把已是帝族第一暗卫的残色指派去保护她了。因为双生子的禁忌法莲身体很弱,很多时候残色不是在尽暗卫之责倒是在尽侍奉之责。法莲和哥哥一样很喜欢残色,虽然喜欢的方面不同。她常常坐在莲池边帮残色梳头发,面对连羽篁都难以不温柔的法莲,残色也只能乖乖听凭她摆布。某一天莲池里开了一株并蒂莲,法莲似乎想到了什么,动作停顿下来。觉察到此残色转身轻轻靠在法莲怀里。法莲喜欢孩子略高的体温,说会让自己安心,那以后什么时候法莲言行流露出落寞了,细心的残色都会主动给法莲抱抱他。未成年的他,还是像孩子般温暖的。“帝妃,你别难过……”法莲身上的香味如莲淡雅,淡淡的,温馨的……模糊的记忆中整日以泪洗面的母亲就没有这样的味道……她似泪苦涩而忧伤……有时候残色会想,法莲不要生下孩子,那就一辈子都——可法莲期待孩子来到世上的幸福微笑总是打断他的思虑。也许,我想太多了——每每看到法莲的笑容,他的担忧就变成了和法莲一样的企盼。“呵!残色你这孩子……!”法莲捏了捏残色的小脸,柔声哄劝:“帝族没有真正的兄弟,不管愿不愿意,都会因为帝尊的位置反目成仇。可如果你做他的哥哥,那么我的孩子就不会寂寞了……”心狠狠抽痛了一下——哥哥?不,他不可以!法莲感到他纤细的身体一僵,不由觉得奇怪:“怎么了,残色?”勉强地牵动唇角扯除一抹轻笑,残色直视法莲墨蓝的夜瞳,摇着头:“没有……残色是个不该在这世上苟活的弃徒,斗胆偷生已犯下禁忌,帝尊恩重如山,残色不敢也不能亵渎了他的血裔……”“唉……”法莲指间滑过残色暗红的长发,流水似的明丽柔软,“残色,我只是想有个能替我陪伴他照顾他的人,你不愿意帮帮我么?除了哥哥,你是我唯一能放心托付的人啊……”“帝妃!”残色脸色骤变,他知道这话的意思。“这是一定的,你不需要太在意。”望着天空碧澄的蓝,法莲把自己的生死说得像云一样轻描淡写,“我的身体向来不好,随时随地都可能让这一池的莲陪着我灰飞烟灭,可是,这个孩子无论如何我都想要平安生下来。他是我能留给哥哥唯一的证明。”惘然若失间残色脸上滑下两行清泪。法莲没有说什么,残色的身世遭遇不问也罢,明摆在那儿。这孩子触景生情了吧……善良的法莲轻柔地拍着残色的背,看蓝天无云绿池荷开。法莲终究来不及看一眼自己新生的孩子。她只听到了孩子洪亮的啼哭。“哥……”她欣慰地笑着最后一次叫了一声挚爱的兄长,永远闭上了眼睛。羽篁一直紧握她的手无声流泪。血帝无情,却也不是绝对的。内殿紧闭的门外,残色焦急地和羽篁隐形藏迹的暗卫们一起守候,他不断祈求着奇迹。门开的时候他以为奇迹出现了,因为神色与平日无二的羽篁抱着四皇子出来,而巫医魔法光领还在里面隐隐闪动,他对那种疗伤的魔法比任何人都熟悉。帝妃!压抑着欢呼雀跃的心绪,残色小心翼翼窥视着小小的四皇子。一个多月前苍兰帝妃早产生下的三皇子据说力量出乎意料地强大,不过四皇子好像更厉害呢!羽篁难得没有理会他,腾出一只手对着空气画着残色看不懂的魔法阵。冗长的魔法阵不见休止,内殿的魔法光芒却消失了,那个6000多岁的十二界唯一的魔巫医,渡鸦·亡灵【亡灵族人,食腐的渡鸦,冥冥中的天数】捧出沉睡在守护界的另一个婴孩——五皇子。帝妃生下的是两个皇子?这五皇子好像情形不妙,居然要靠守护界护着……可是为什么撤去了魔法光领?帝妃的身体不比一般人,再厉害的巫医也不可能再那么短的时间内让她复原啊!残色的心揪了起来。“西格马,把那尔【5】送到鸢尾处,从现在起她是那尔的母亲。”看都不看一眼,羽篁懒懒地吩咐一个暗卫接过五皇子瞬移离去。若非生母辞世,皇子在4岁生日举行命名祭奠前是不可以离开生母的宫殿的。意识到这点,残色眼前突然一黑,颓然倒了下去。醒来时他躺在法莲殿偏殿铺了厚厚雪狸皮的地上,身边只有羽篁一个人。空气中弥漫着死亡的冰冷,羽篁背对他雕塑一般地站着。“帝尊……”眼睛一热,残色不知该说什么。羽篁还是一动也不动,寒意随他地发丝舞动扩散。残色不禁颤了一下。“残色你记住,契诺是法莲留在这世上仅有的血脉,所以他就是我的全部。”低沉暗哑的声音没了以往那种万事不关己的从容不迫,沉狠得叫人心疼,“哪怕要用我的血做祭礼,你也要保护他。答应我,若有胆敢亵渎和伤害契诺者你必屠没其所有的血裔!”这一席话,旁人绝难想象竟是出自羽篁之口。即便是知道羽篁恐怖的人,也绝不相信那个永远带着一张人畜无害的无邪笑脸,说话慢条斯理温文尔雅的羽篁大帝,会有揭开他完美面具的时候。“帝尊……”愣了一愣,残色倏的跪礼应承,“残色明白!”这时羽篁才回身拉起残色,温柔的笑着轻拥了他一下:“契诺在樱那里,你去他那儿吧。”残色乖顺地点点头,小跑着离开了。淡淡的一丝笑容绽开着,望着残色的背影,羽篁泪湿的俊美面庞上露出了只在法莲面前才有的真诚。一个巨大的封印笼罩在法莲殿上空。“明天,这里将不再有明天……”幽幽的语调和着冷冷的风,刹那法莲殿的原址上只剩下黑色咒文仿佛缓缓流动的封印之痕,再无其他。樱之庭。远远瞥见笑得甜美安详的樱在哄逗四皇子,残色有些怨愤——抱着四皇子的女人,应该是帝妃才对的!不知为什么,残色几乎不关心法莲的另一个儿子,按理那个孱弱的五皇子更应受呵护啊。可惜羽篁只认长得酷似法莲的契诺是法莲之子,那尔自交给鸢尾起就不再是法莲的血脉。残色是否亦然?那个让法莲听到哭声无憾辞世的契诺才是法莲唯一的儿子,而连法莲都不知其存在的那尔不是?专注契诺的樱没有发现残色的的到来。“残色·貅兰奉命服侍四皇子。”残色没有问安直接道出了来意。从某一方面而言,残色骨子里仍沿袭了残色花的特性,不是他所选中的人,连看一眼都没必要。“啊,对不起,我没有注意你来……”樱如梦初醒。其实她也是个孤苦伶仃遭遇令人同情的人,长年低声下气委曲求全使得她全然没有半点架子。残色对樱的排斥稍稍轻了些许。如果樱是那种颐指气使自以为高高在上的女人,他断不会让她碰四皇子多一秒。四皇子是帝尊和法莲帝妃的,绝不容许任何低贱之人侵染!契诺突然睁开一直紧闭的双眼,呀呀叫着把小手伸向残色。樱和残色均大感讶异,可是契诺坚持,残色只好战战兢兢抱过他。契诺满足地发出咯咯笑声,抓着残色不放了。“呵呵,这孩子好像很喜欢你呢,”,樱轻笑着看着残色说,“听说你之前一直陪在法莲帝妃身边不离左右,说不定因此而认识你也不一定啊。”帝尊有两个帝后无数的帝妃皇妃,会把那么重要的四皇子交给这个女人,有好好思量过吧——那个魔法阵莫不是……暗卫,换个词也叫杀人工具。若樱有做得不好,残色下手是眼也不会眨的。一个女人而已,以羽篁对残色的宠爱,断不会阻止他处决樱,更勿论残色是为了契诺。随着残色逐渐认同樱。羽篁看在眼里记在心上。盛世花繁,花印随花生,花的种类多了,拥有花印的女人也少不到哪去。很多女人穷尽一生都得不到王的宠幸。不是为找适于抚养契诺的女人,羽篁甚至不知道樱的存在。樱,这个被出巡的神官偶然发现带回帝域的孤女,进入宫禁整整百年才为羽篁知晓。因为残色,羽篁决定给樱一个继承她血脉的孩子。只是谁也没有料到,樱之子成了血域崩溃的引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