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二次元 衍生同人 我在木叶当作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洗鸳鸯浴不?

我在木叶当作家 咸鱼小十三 2921 2018.10.12 08:14

  吃完饭,井野和他一起把桌子收拾干净,剩下洗碗的活儿则是交给了羽杀。

  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实践出真理。

  在羽杀洗碗的时候,井野就找了个椅子坐下,拿起那些文稿来细细阅读。

  一双圆润可爱的小脚轻轻晃点,井野那极小的诵读声偶有传出,安静的房间里,带着一股淡淡的温馨。

  羽杀不想打扰到她,于是洗碗的时候也尽量轻拿轻放,全部洗干净后,他擦干净手,来到少女身后,微笑道:“吃香蕉吗?”

  “不吃。”

  不知为何,他被很干脆的拒绝了。

  羽杀有点儿奇怪,只好从袋子里拿出一根香蕉,把香蕉皮分成四瓣,咬了最上面一口。

  “你在吃什么?”井野好奇的回过头。

  “香蕉啊。”羽杀回答得理所当然。

  “哼,干嘛不给我拿。”小姑娘嘟起了嘴,神色带着一丝不善。

  羽杀一乐:“不是你不吃的吗?”

  井野脸蛋一红,伸手夺过他刚吃了一口的香蕉:“干嘛不吃,你明知道我最喜欢吃香蕉的。”

  羽杀脸上再度升起一抹意蕴深长的坏笑,低下头,把清秀的面庞凑到了她跟前,“你说哪种香蕉?”

  砰。

  敲栗子的声音响起后三秒,羽杀头顶多了一个包。

  羽杀疼得咧咧嘴,不敢再开她的玩笑了。

  过了一会儿,可能是闲得无聊,羽杀又用那种天真单纯的眼神问:“喝牛奶不?”

  砰。

  这次没后续,头顶直接多加一个包。

  “羽杀,你写的这个,我怎么看着怪怪的...”在终于将三万字文稿全部看完后,井野轻舒了一口气,随即沉吟一下,问。

  “嗯...这本来就是给男生看的,不太适合也正常。”

  “不是...我是想知道那个叶三跳崖的时候为毛裸体,他不嫌臊得慌吗?”

  “对啊,他嫌臊得慌,所以就跳崖了。”

  “嗯......好像也有道理。”

  井野将他的文稿一页页重新整理好,随即微笑道:“对了,我可以帮你画插图哦,就画刚把“薰儿”捡回来的那一幕。”

  “真哒!”羽杀有点兴奋,他是知道井野绘图的实力的,就算只是素描,夹进去也很容易引起他人共鸣。

  不过他又似乎想到了点什么,一言不发的抽出最下面那张纸稿,紧紧皱起了眉。

  “怎么了?”井野还以为他有什么解不开的难题。

  羽杀严肃摇头道:“不行,这最后一幅画面得改。”

  “为什么?!”

  羽杀理所当然的道:“既然你要画插图,那还是不要让萧爸捡到穿着衣服的“薰儿”比较好,就让她全.裸出境,这感觉比较震撼!”

  砰。

  羽杀又吃到了好吃的爆栗子。

  ..........

  井野是个手头一有事就想第一时间处理的急脾气,她从羽杀的纸稿里拿出一张白纸,又拿出一支铅笔,坐在桌子上细细刻绘起来。

  羽杀无所事事,也只好趴在地上,接着自己的小说故事往后面写。

  这个故事虽然大部分都属于抄袭,可毕竟还要经过羽杀的脑袋来重新勾勒,更何况现在没有电脑,他只能动笔一个字一个字写,做起来还是怪麻烦的。

  两人找到了事情做,顿时间安静了许多,偶尔只有羽杀翻纸稿的声音传出。等到井野的绘图终于完成,她活动了一下肩膀,一双漂亮的眼睛笑成弯月。

  “羽杀,快来看我画的怎么样?”

  黑发少年没有理她,继续敲着笔,当一个沉思者。

  “老公~~~~”

  井野无奈,只好使出了杀手锏,娇柔的声音一浪一浪,像是温柔翻卷的水花,之后的颤音,更是显得好听又妩媚。

  “哎,在这儿呢!”

  羽杀嘻嘻一笑,爬过去,探起脑袋看了看。

  不得不说,井野的绘图水平是真的好。羽杀那一段其实没什么优美的词汇,他也就是生硬的套剧情而已,可这幅素描却画得栩栩如生。

  素描中在家做饭的萧三听到门响好奇的回头来看,萧爸则是从满是风雪的外面抱着“薰儿”推门而入,他背上的薰儿紧紧的蜷缩着,小脸上那楚楚的神情,都似乎通过素描显现了出来。

  天寒地冻的世界里,那破旧的屋子里燃着温暖的火,小小的炉火,仿佛将世界都点亮了。在画里无论是萧三的乖巧,萧爸的颓然,亦还是“薰儿”的可爱,都通过这幅素描刻绘得淋漓尽致。

  羽杀看着这幅画,甚至有种重写那一段的冲动,不为别的,就因为自己媳妇儿画得太好了,他都觉得自己那文笔配不上她的画儿。

  “怎么样,我画得还不错吧?”少女眉间扬起,带着一抹小得意问。

  “嗯!”羽杀点点头,笑着道:“表现不错,今晚就奖励你苹果!”

  井野脸一红,嘟着嘴切了声,罕见的没有赏他爆栗。

  “我该回家了哦,太晚了妈妈会骂我的。”

  她从椅子上跳下来,甩着金色的秀发,身影已来到日式的房门口。

  推开门,那羊脂般白皙的五根足趾还未及踏出,冰冷的雨点便打在了她足背上,嗖嗖的冷风顺着门往里刮,冻得少女身子一颤,急忙又把门关上了。

  “怎么啦?外面下暴雨啦?哎呀...这可怎么办,总不能让我的媳妇儿淋着雨回去吧。”

  羽杀那忍笑欠揍的声音很快传了过来,他依旧趴在木板上,手里握着那副素描画,井野刚才还在奇怪,这家伙怎么不像以前一样送自己,原来他早就知道外面下雨了。

  两人的鞋子从刚刚起就被收进房间,门窗都关得死死的,看来她刚才绘图太专注,连这两件事都没注意到。

  “乐呵什么,我晚上不回家的话,明天又会被妈妈很严肃批评的。”井野轻嗔一声,神色里有些无奈。

  其实她也很想每天留下,可少女和羽杀情况毕竟不太一样,她这个世界的父母都还健在,不像羽杀这样,每天自由自在没人管,当然...她也不是羡慕羽杀这种没父母的生活啦...只是...

  她现在才八岁,就成天往一个男孩子家里跑,还时不时的夜不归宿,不管再怎么年纪小,这种事情也没那么好解释吧...

  “可外面都下暴雨了,我看这场雨一时半会儿也停不下来...你妈妈总不能这么不人道,让你淋着雨还要回去吧。”

  羽杀的眼神可怜兮兮的,像极了一只快要和主人诀别的小狗,虽然他还没拉着井野的手说眼泪汪汪的说“留下吧,留下吧”,可那神色也把这句话说得差不多了。

  “没办法......这是最后一次哦。在我们两个长大以前可不能再这样了。”

  少女噘着嘴,像是在说服羽杀,其实也是在说服自己。

  么...她也挺想留下来的。

  “记住哦,这可都是为了你。”在这一方面,少女又显得傲娇起来。

  “明白!”

  “要不是为了你...我早就冒着雨跑回家去了。”也不知道为啥,羽杀明明都没纠结这个了,她还是红着脸,小声而倔强的解释。

  羽杀心里表示无所谓,女孩儿嘛,脸皮薄不好意思也是正常的,反正给她个台阶下,总会留下来的。

  家里有一部电话,正好可以用来联系。

  说起来火影世界还真有点儿奇怪,类似火车,电视,电话,无线电还有冰箱它都有,可就是没有手机和电脑,另外作为交通工具的轿车也没有,给人的感觉就是半现代化半近代化,科技发展得不太完全。

  井野把电话打到家里,红着脸央求了好久,电话另一头的妈妈终于心不甘情不愿的同意了她在“冥月”家的留宿。

  要说脸红的原因,是因为她一开始打电话羽杀就捣乱,不停对着她的耳朵吹暖气。

  这家伙,仗着了解自己的弱点,就肆意欺负她。明知道她耳根子软,一吹暖气身子就酥,还要吹,腿都发麻了。

  哼!

  挂断电话,井野不善的回过头来,正准备赏赐羽杀几个“爱”的爆栗子,可她随即又是一愣,因为羽杀早已乖乖的跪坐好,双手放在膝盖上,用一脸纯真的笑容望着她。

  这幅样子,要是再配上一个会摇晃的狗耳朵和狗尾巴,那就完美符合“忠犬”定义了。

  “给我准备一下热水,我要去洗澡。”心里叹了口气,井野打算将没有用出去的爆栗子用“体罚”来代替。

  “要洗鸳鸯浴吗。”

  少女似乎清楚的看到羽杀身后长出了狗尾巴,正在那儿兴奋的一摇一摆。

  “不要。”

  少女刮了刮羞红的脸,很干脆拒绝了他。

  羽杀头上的狗耳朵萎了下来,失落的走进卫生间烧水。

  井野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吐了吐小舌,并用双手按在自己胸脯上,极小声的自语道:“怎么能让你看见我飞机场的样子呢...还有屁.股也一点都不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