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乱世激流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争执

乱世激流 煮酒 5895 2003.05.09 14:20

    

  密密的乌云遮住了阳光,天地间一片昏暗。潮闷的空气里渗满了呛鼻的浓烟,直叫人喘不过气来。

  官道两侧的小山包上,烈火正熊熊燃烧。升腾的火焰如同蜿蜒的巨蛇,从山顶向四周急速蔓延。火势是如此凶猛,仿佛一转眼,大片翠绿的林地就彻底没入了通红。炽烈的火舌狂舞着吞噬了一切,身后只余下一地灰烬。

  热浪铺天盖地的溢向周围士兵,穿透了衣甲,灼烤着四肢。

  蔡七左肩着地连续几个侧滚,就势避开了背后窜出的一缕火苗。还没等他爬起身来,眼前忽然闪出一道冰冷的寒光。奋力扬起左手,厚实的铁牌走出一道弧线,格飞了来袭的兵器后又重重的砸在敌人身上。一声闷响,紧接着传来骨骼断裂的声音。

  被击飞的九环刀从天而落,紧贴着蔡七的面颊插进了地面,锋利的刀刃在他眼前来回颤动。蔡七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双手间冷汗直冒,自知刚才已在鬼门关上转了一遭。咬牙定下心神,他看也不看那个蜷缩成一团的敌兵,跃起身来向着人多处冲去。

  血腥的攻防战已经持续了整整六天,均州的城卫军和大部分民团集结在一起,奋力抵挡着陈家的进攻。无论是在官道旁、田野间还是山岗上,几乎每一处得失,都要经过十数次反复的厮杀。靠着两侧居高临下的地利和官道上草草搭建的临时营寨,均州军队始终保持着和敌人大致相同的伤亡人数,局势也因此一天天向着有利的方向发展。然而这一天从清早开始,陈家就摆出了决战的架势,带甲步兵在弓弩手的掩护下不惜代价轮番冲击两侧山包,一旦占领制高点便立刻投入骑兵向营寨三面夹击。面对这般凶猛凌厉的攻势,章扬并没有派出手中掌握的两千名后备前去增援,反而命令身处第一线的蔡七自由选择撤退的时机。

  仅仅一个上午,陈家已接连突破了五个山包三座营寨。进展是如此顺利,以至于陈家私兵的士气陡然上升到了惊人的高度。领头冲锋的近百名玄甲劲卒起初还小心翼翼,杀到后来,竟然凭着一股骄横的霸气脱离了本队,放肆的一路追击撤退中的城卫军。当蔡七意外的发现敌军阵中出现裂缝时,早已极度愤怒的他断然下令燃起了山火。这把火暂时隔开了后续的追兵,同时也截断了那百余名先锋的退路。憋闷了大半天的均州军队这才缓过劲来,迎着火势蜂拥上前,把无路可退的敌人切割成几段后一一蚕食。

  踩着松软发烫的泥土,陈应德黑沉着脸大步走上一座山头。几天来均州军队所表现出的意志和技巧大大出乎他的意料。更麻烦的是,后方的运粮队屡屡被民团骚扰,逼得他不得不经常抽调兵力前去支援,偏偏那帮乌合之众打了就跑,滑的像泥鳅一样,着实令他头疼不已。经过一夜的反复思量,他放弃了对后路的保护,一早便将全部兵力投入了正面战场。他满心指望这些能征惯战的部下可以一举打通前往均州城的道路,而胜利似乎也曾经距他仅有一手之遥。只是这场可恶的山火,却猝然夺走了希望。

  透过断断续续的烟雾,他看见火势另一端,数十个黑影一点一点被如蚁的人群吞没。遥遥望着得手后扬长而去的敌人,他的目光近乎疯狂。

  “大人何必动气,些许损失无关大局。”客卿徐潞眼见他面色不豫,连忙出言劝慰。

  冷冷扫了他一眼,陈应德嘿然道:“些许损失?当日翠屏山雨夜一战,若非这些玄甲壮士拼死相救,今天站在这里的就不是我陈应德了。十数载辛苦调教的精锐,竟然折损在这些乡巴佬的手上,我安得不怒。徐先生虽然才智过人,难道还能替他们上阵搏杀不成?”

  “这……”徐潞脸上时红时白,不知该如何应对。另一个客卿李光见势,一扬手中的马鞭,遥指前方岔开话题:“大人请看,我军今日势如破竹,敌人只剩下那背水而建的最后一座营寨,不过此寨虽有两侧山岗以为犄角,却绝难挡住我乘胜之师。依李某看来,火势一灭,便是敌人授首之时。”

  “哦,李先生何以如此肯定啊?”听到他自信的语气,陈应德果然转移了注意力。

  李光振了振精神,指点着前方道:“此寨建于横江之前,想必是敌军将领效法古人背水而战,欲置诸死地而后生。然以均州记志所载,这段江水最是浅缓,只需避开七月间的汛期则人马皆可涉渡。如今六月刚至,那敌将分明是既想让部下死战又想为自己留条后路,这般首鼠两端,岂能与我胜兵相抗?况且前面的山岗与官道相距甚远,当中一段地势开阔,利于骑兵而不利于步兵。若大人以两支偏师监视两侧敌军,主力直驱营寨,以我军今日之气势,破此易如反掌。”

  闻言喜色顿生,陈应德鼓手道:“李先生一针见血,与我所见略同。此刻乌云齐聚,过一会必有风雨。我倒要看看,没了大火,谁还能救得了他们。两位先生就请在此静观,应德先去军中准备。”

  目送他在一群护卫的簇拥下快步离开山岗,徐潞摇了摇头,满脸黯然。

  “徐兄,陈老三就是这个脾气,我看你就不要再计较了。”以为徐潞还在为刚才的事情而生气,李光无奈的劝了一句。

  徐潞低头来回踱了几步,脚底过处,几块拳大的石头应声而碎,竟是早已被大火烧得酥裂。他紧盯着散了一地的粉末,猛地颤了一下:“我并不是在乎他的脾气,陈老三爱惜勇士,原是他的长处。可他素来重武轻谋,顺耳之言则听,逆耳之言则弃,实在叫人心寒。李兄方才所言,若不是恰合他速胜的心意,休想他理会。唉!单恃勇力只一匹夫耳,又岂是长久之计!比如这山石之坚,可敌万钧之力,然而被烈火一烤,也难承我一脚之重。他若再这样刚愎自用,纵能胜得此役,前途亦颇堪忧虑。”

  长长的叹了口气,李光苦笑道:“徐兄,想当初你我空有一腔抱负,却因出身卑微而报国无门,要不是应龙兄慧眼识人,咱们定难有出头之日。就算是为了这知遇之恩,你我也该当尽心竭力。至于陈老三高兴怎么做,就由他去吧。”

  徐潞看了看身旁的好友,欲言又止,转头向前方望去。他们立足的山岗下原有一处茂密的森林,此时早已被肆虐的火魔席卷而空。数十只失去家园的山雀在天上不停盘旋,发出了阵阵惊悸的哀鸣。两人迷惘的对视一眼,只觉得彼此心中都乱成了一团。

  站在寨墙的最高处,章扬双臂环抱在胸前,整个身躯标枪一般卓然挺立。平静的面容上,一双漆亮的眼眸始终凝视着前方,丝毫未被变幻的战局惊动。看到蔡七彻底消灭了那些玄甲劲卒,章扬轻吐一口气,向着刚刚赶到的单锋笑道:“小猛还在生气吗?”。

  想起被章扬勒令不许出战的刘猛还躲在下面闷闷不乐,单锋的眼里也露出了几分笑意:“是啊,眼看战斗这么激烈,先生却偏偏不让他去支援,可把他急坏了。”

  “陈应德此番孤注一掷,锐气逼人,我们又何必一开始就和他死拼硬顶?你去告诉小猛,过一会敌人到了寨前,我定让他杀个痛快。”

  单锋眼中异彩一闪,点头应道:“好,我这就去告诉他,闷了这几天,我也想松松筋骨了。”

  “后面都准备好了吧?”明知道稳重的单锋必定会将一切安排妥当,章扬还是再次询问了一句。

  “一切俱已到位,人马也正在撤回寨中。蔡七那边只留下了两千人,我已经通知他稍加抵抗便自行退过河去。”

  赞许的点点头,章扬道:“那里和寨子很难呼应,如此安排十分妥当。”说着说着他忽然狡猾的一笑:“只怕陈应德做梦也想不到,最希望下雨的反而是我们。”

  阴沉沉的天空下,章单二人同时抬起了头。

  风越来越大了,黝黑的乌云翻滚着渐渐凝成一团,不停的变幻着形状。突然,一道霹雳撕破天际,耀眼的电光照得四野苍茫。片刻后震耳的惊雷连珠响起,激起两军阵中的战马一片嘶鸣。

  雷声虽大,雨点却小。朦松的细雨在狂风中斜斜飘散,聚于叶尖,又坠入泥土。晚春的百草千花,润泽在风雨里,越发显得娇艳动人。轻舞的枝条上,该绿的更绿,该红的更红。远处咆哮的火魔在雨雾中挣扎着忽起忽落,绝望的喷吐出最后的火焰。

  这雨虽然稀稀落落,下得久了,却依旧打湿了草木山川。当几点飞舞的残星终于黯淡,便再也看不见半点红光。

  就在烈火熄灭的同时,等待了许久的陈应德傲然举起了右臂。十来支号角顷刻间发出短暂响亮的进军声,荡破了寂静。号声方停,数十面旗帜便齐刷刷的直指前方,几千名士兵组成的军阵迅速开始移动。很快,烧成了废墟的山岗被抛在了后面,沾满了黑色尘土的铁蹄和皮靴踏上了葱茏的原野。浓重的杀气弥漫在空中,把树木从中避雨的鸟兽惊得四散而逃。透明的雨幕里,无数盔甲折射出一条粗长的光线,在马蹄声和铁甲撞击声中不可遏止的冲向那座顿显单薄的营寨。

  滚滚的洪流前行中霍然一分为三,两股由骑兵组成的队伍脱离了大队,飞快的驰向两侧山脚,而中军则一直前进到营前半里处方才止步。不多时几个鼓点响起,三四百名手持巨盾重刀的士兵越阵而出,试探着朝营寨挺进。一批手持劲弩的弓兵紧随在他们身后,准备在形势不利时掩护刀盾手撤退。

  沉重的脚步声整齐的回荡在四周,一股无形的重压伴着他们向前涌动。营寨里的均州军队似乎已经被这股气势慑服,静的听不到半点响动。

  一字展开的军阵中央,陈应德身披铁甲,高坐于马上,冷视着半里外的一举一动。当刀盾手距离营寨大约还有两百步时,原本不紧不慢的鼓声骤然激烈。阵中的士兵纷纷举起手中兵器相互撞击,清脆的交鸣声冲天而起。前方的几百名士兵应声散开阵型,呐喊着高举盾牌向前狂奔。

  百余步的距离一转眼就已经过去,他们直冲到仅剩下六七十步的地方才被迫停下。密密麻麻的鹿角横贯于寨前,那些粗大的树枝削尖了两头纵横交错的插于地面。只有彻底摧毁它们,才能够顺畅的攻击寨墙。

  刀刃劈砍在枝干上发出沉闷的回应,间或夹杂着树木断裂时特有的“嘎嘣”声。这时寨墙上梆子声急促响起,无数人影探出身来张弓急射,飞蝗一样的箭矢簇拥着亲吻巨盾,“噗噗”的撞击声连绵不绝。偶尔有人被接踵而至的冲击掀翻在地,立刻就让十数支羽箭夺去了生命。

  鼻子里冷哼了一下,陈应德漠然观看着战场。前方部下所持的巨盾外裹着熟铁和牛皮,虽然过于沉重,但防御弓箭的能力却十分突出。敌人若是再不冲出来近战,那些鹿角很快就会成为一堆废物。

  一如他心中所想,营寨中鼓声连贯响起。大门开处,几百名长枪兵一拥而出,从一处已经残破的缺口冲向刀盾手。狭小的空间里,两军绞杀在一起,在贴身肉搏中,陈家私兵由于手中巨盾过于沉重,显得动作迟缓。丈许的长枪灵巧的穿越缝隙,追刺着刀盾手任何暴露的部位。领头的均州将领尤其凶悍,枪身突刺横扫,打翻了一片,暴烈的呼喝声连半里外的陈应德也听得清清楚楚。

  “大人,进攻吧!”一名将领唯恐局面恶化,凑到他耳边低声询问。

  陈应德扭头怒喝一声:“急什么!”便又把目光转向了战场。

  这时刀盾手已抵挡不住敌人的冲击,放弃了缺口向后撤退了十几步,双方更多的士兵也卷入了面对面的交锋。深感累赘的陈家私兵纷纷扔下巨盾,挺刀奋勇向前,场中局势很快发生了变化。虽然那勇武的将领依然所向披靡,然而陈家军整体素质上的优势却开始慢慢显露。标撒在空中的鲜血已不再只是陈家一方所独有,身躯被刺中和肢体被砍断所引发的惨叫在两军阵中不断响起。雨水冲洗着倒下的尸体,和殷红的血液混杂在一起,小溪般泊泊流淌在青绿的草丛间。

  金属碰击声越来越密,晃动的人影却越来越少。

  终于营中鼓声再起,又一批士兵涌出了寨门。挥挥手示意鸣金,陈应德心中浮起了看透对手虚实的快感。

  “当当当”的锣声传开,残余的一百多名刀盾手丢下敌人,在弓兵的掩护下急速后退。显然是惧怕弓弩的杀伤力,均州的军队并没有追击,只是枪尖对外缓步退回了营寨。

  狂风呜咽着拂动草木,雨丝却眷恋的牵挂在衣甲上。甩开湿透的披风,陈应德在马上立直了身躯,巡视了一眼队伍。刚才那残酷的战斗看来并没有震动这些历经杀场的老兵,整个阵型依旧肃穆。静静等到退回来的士兵重新完成了编组,他满意地举起佩剑斜指前方,意气风发的大声命令道:“全军、出击!”

  猎猎旌旗摇动,一队一队士兵逐次出发,像朵朵乌云在大地上游离。飘飞的细雨抚mo在士兵脸上,温柔的犹如情人送别的香吻。一张张或年轻或苍桑的脸庞上,没有恐惧和忧虑,只有习惯后的麻木浅浅浮现。

  近了,营寨就在眼前。顺着旗帜的指引,弓弩兵无声的沿着阵前展开,上千名刀盾手穿过他们留下的缝隙,再次逼向鹿角。陈应德一边玩弄着剑柄上的佩饰,一边轻藐的眺望前方。鼓声里士兵们将身体隐在盾后,狂热的破坏一切。也许是厌倦了那种徒劳的感觉,长长的寨墙上没有一箭飞出。手握敌人无法破解的优势,却没有看到垂死的挣扎,陈应德甚至有点失望和无聊。

  鹿角已经被破坏了一半,均州的军队还是一片沉寂。陈应德的心中掠过一丝诧异,随即又为严整的军容而骄傲。面对我这样的对手,敌人恐怕正在绝望中等待灭亡吧。

  紧肃的脸上漾起了笑容,他仿佛看见自己冲进富饶的均州,然后指挥着满载财富的部下杀回了东南平原。漫天的火光里,狰狞的笑声中,那可恶的王家灰飞烟灭。而后呢?而后当然是跃马天下,成就霸业。让所有人都知道,自己远比大哥更优秀。

  一阵喜悦的呐喊,把他从虚幻的胜利中拉回了现实。刀盾手完全摧毁了鹿角藜藩,开始向营寨冲锋。点头示意部队跟进,他一夹马腹准备去采撷第一个果实。

  勇猛的士兵突然停下了步伐,推挤着无法前进。寨前二十步的地方,一道一人多高的壕沟再次拦断了去路,架在大门前宽达三丈的板桥也在方才被撤退的敌军毁去。虽然有些意外,陈家私兵们却并不着急。前面几排的士兵举盾掩护,后排就地挖土填壕。几乎每个人都觉得可笑,难道敌人以为这样就能挡住我们吗?

  一种刺耳的绞弦声隐隐在寨中响起,就在他们忍不住好奇心,从盾后探头窥望时,巨变衢生!

  “嗖嗖”的破空声里,无数箭矢劈头盖脑射向壕前的陈家私兵,其中一支带着尖啸直奔陈应德而去。他漫不经心的挥剑格挡,却被一股顺着箭身传来的大力震得浑身巨颤。完全是出于本能,他下意识的仰身闪躲。斜飞而起的箭矢在他脸上带起了一簇血花,急如闪电般穿透身后近卫的身体,又飞出了十几步远,这才徐徐坠地。

  无法相信地看着胸前破开的大洞,直到血液象破堤的潮水般狂喷而起,那名近卫才吼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凄厉的喊声一瞬间就嘎然而止,余音还未停息,丧失了知觉的躯体便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看着碎裂的虎口,陈应德顾不上自己此时的仪态有多么狼狈,惊惧的四下寻找着刚才那支箭矢。长达四尺的铁箭平静的躺在地上,黑色的箭身隐泛着寒光。眼光一落到目标上,陈应德的脸即刻扭曲变形。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他喊出了一生中最响亮的一个字――“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