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乱世激流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赴难

乱世激流 煮酒 5780 2006.05.24 13:44

    奋威军营外,海威目视着吴平等人拔队出发,脸上却看不出一丝波澜。自从突破依轮河后,短短百余里路,大小凡二十七战,足足花了他们十余日。等到今天再次遇上铁勒拦阻时,整个军队都已陷入了体力和心理双重极点的困境。

  为将者,审时度势乃是常识。当海威一发现战士疲惫的苗头,便立刻在强行前进火速救援和保存实力之间选择了就地扎营。然而,他能控制奋威军,却无法压住两万多平贼将士焦急的内心。

  董峻危,平贼危。这个不容置疑的念头经过十数年打磨,早已化成了平贼军中每个人心里的烙印。刀山也罢火海也罢,此时此刻,唯有前进前进再前进,直到看见董峻那雪白的面孔无畏的笑意,他们才能勒住马缰停下自己匆匆的脚步。

  海威明白,从吴平抱歉而坚决的拒绝了他的命令开始,只有生命的尽头,才能阻挡这些人马北去。可是董峻啊董峻,你究竟用了何种手段才让部下如此视死如归?

  “百二战士出北塞,

  金鼓从来最峥嵘。

  力挽明月如雕弓,

  飞吞四野更无穷。“

  忽然,一阵熟悉的歌声从马队中飘来,在平贼军人干渴的喉咙间显得苍凉而又雄浑。海威心头猛然一跳,恍惚间仿佛又回到了当年与董峻的初见。

  可还记得?揽月峰上,自己与董峻二人,扬鞭笑指草原,说过总有一天要把这片大地踩在自己的脚下。那时的海威不过是个小小校尉,而董峻更是一个刚刚投军的书生。多少年过去了,这首两人同写的绝句几乎已经被自己淡忘,然而在内心深处,真的已经忘却了那股年少意气吗?

  “力挽明月如雕弓,飞吞四野更无穷!”耳听着那一遍又一遍的歌声,海威方正威严的脸上短须轻轻震动。直到那长长的马队远去了数里,森亮的钢刀似丛林般闪耀于原野,震耳的鼓声响彻了大地,奔腾的铁流无畏的扑向了死亡。他,才终于发出了一声呐喊!

  “拔营!”

  “大将军,北墙已破,章扬将军率队退守壁垒!”

  “报!大将军,南墙已被铁勒军撞出七道缺口,李邯将军说,最多还能守住三个时辰。”

  中军帐内,前来报信的小校走马灯一般的往来。董峻安坐在椅中,脸上却没有丝毫紧张。“思道,你领中军骑营,出南墙反击,务必将寨南敌骑击退,让李邯可以得空修补寨墙。”

  姜思道应了一声,却迟疑着没有立刻离开,董峻奇怪的看了他一眼,问道:“怎么?你有疑问吗?”

  “回禀大人,若按照战报来看,北面远比南面来的紧急,中军骑营已是最后一支可调人马,似乎应该先击退寨北敌军,恢复防线才是。”跟随了董峻这么久,姜思道从来也没有怀疑过他的命令,然而此刻孤军危如累卵,他终于生平第一次发表了与董峻相反的意见。

  摇头叹了口气,董峻分解道:“若是按着兵书之道,你所言不差,但今日我军困守险地,所为不过苦等援军内外开***迫吁利碣就地决战。你想过没有,援军自南而来,若是看不见寨上旗帜,必定犹疑逡巡不敢决然前进。故而,南墙之得失,关乎我孤军命运,更关乎此战成败,断不容失!”他说到后来,话音一转,嘴角边拉出一道坚毅的弧线,极其肯定的又说了一句:“何况,我相信,章扬定能守住北面壁垒!”

  大帐以北数百丈外,章扬正在敦促部下进入壁垒的各个角落。这道石垒虽然牢固却并不太高,只有七八尺的模样,完全是为了遏制铁勒骑兵冲锋而堆建。垒顶用辎重车搭成了射孔,以供弓弩手向前放箭,每隔三五步,在辎重车的两边开有缺口,一旦铁勒人试图下马爬墙,手执长兵的步卒便可以据此拦击。虽是简陋了些,可用来对付不善攻城的铁勒人,章扬还是很有信心再守上一段时间。

  号角沉默了一段又再次响起,想必是攻破了北墙的铁勒人已经整好队伍准备向石垒冲击。天空一直灰蒙蒙的,像是因为看见了这场用鲜血支撑的挣扎而心情恶劣。云下,整齐的骑兵们越过死尸杂物,慢慢的向着壁垒靠近。如林的枪尖仿若一团铺天盖地的大网,从视线尽头扩散开来。

  一退再退,从北寨到中营北墙,又从北墙退到这道壁垒,此时章扬的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奋灼渐渐燃烧起来。身后已无退路,不是让敌人在这里停下脚步,便是让自己的生命在此终结!他,究竟能否从这样的死局中活下去?

  鼓声三短一长铮铮大作,密集的羽箭便自铁勒阵中向着壁垒飞来,耳畔的噗噗声接连不断,俯身于垒上的战士却浑若充耳不闻。终于,已进入冲锋的距离,铁骑一声齐齐的呐喊后同时催马狂奔,目标直指石垒间用作人员往来的通道。

  章扬不屑的笑了笑,搭建壁垒之时他便有今日之虑,那些通道并非笔直而是弯了数弯。贸然冲击这里,除了在两边垒上的集中攻击下变成死尸,绝没有另一个结果。要想攻破石垒,只有从顶上越过这一条路,但在此之前,铁勒人怎么也要先付出点代价才能明白。

  残败不堪一片狼藉的北墙上,奔古尔查拂拭着满是血迹的破天刺,目送铁骑汹涌自缺口源源不断向里奔去,心中按捺不住快意。远处南墙上北谅军的战旗依然还在飘扬,而此处,却已被自己踏在了脚下。从这里向内眺望,董峻的大帐清晰可见,只等突破了那道壁垒,铁勒百余年来的第一荣耀必将归属与自己。

  骑阵的最前方,是一群黄马黄袍的骑手,那些正是左贤王的余部。勒闵之死,虽然与奔古尔查未能及时增发后备有些干系,但以本部出战不许援助原是勒闵执意要求,这些左贤王的部下自然也就怪不得他。毕竟,杀死勒闵的罪魁祸首还是那个事后从容退入营寨的北谅敌将。按照铁勒的风俗,贤王战死,则所属部下一律剥夺勇士的称号,而失去的荣耀唯有在敌人身上才能赢回!

  黄色的箭头已经锥开了通道,人马就如盘旋在高峡的洪流,忽然找到了出口,奔腾着嘶吼着向前冲击。

  “冲啊,冲啊,给我冲过去!”奔古尔查在目睹铁骑冲入通道的瞬间,迅速亢奋起来。擦拭的双手停止了移送,紧紧地捏住了破天刺。粗豪的脸上狂热而狰狞,尽情的扯开嗓子大声喊叫,全然忘了自己与前锋之间的距离。

  忽然,他面露愕然,不觉停止了喊声。紧随在左贤王余部之后的大队人马非但没有奋力突破,反而降低了马速,甚至有人在垒上密密的箭雨下意图掉头后退。

  奔古尔查勃然大怒,一边急令鼓手不得停下进军鼓,一边拧头对着身边武将喝道:“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石垒的数十个通道,如今已变作了无数坟场,武勇无比的黄袍骑兵冲进了缺口,才发现自己的正面永远是坚不可破的石壁。顺着那弯曲的道路行不了几步,眼前又堆满了人高的杂物。仓促之间,别说是想掉头,就是下马攀爬也成了痴心妄想。头顶幽灵般的冒出无数弓弩手,而他们悲哀的发现,自己竟成了绝好的活靶。

  “黄部骠骑五百余人,尽数战死,石垒还在北谅人的手里。”那前去打探的武将十分机灵,一发现形势不对立刻违背了耳边犹在催促的进军鼓,私自收勒人马退出了弓箭射程,此刻转了回来,又极快速的报出了伤亡的人数。

  恶狠狠的望着他,奔古尔查目中喷火全然不顾他的表现,怒道:“为何违我军令?”

  那武将身躯一抖,有些惊恐道:“敌人早有准备,唯有步战方能攻克石垒,所以我……”

  “住嘴!”奔古尔查暴喝一声,打断了他的话头,戟指道:“来人,将这个违抗军令的家伙拖下去斩了!”

  耳听那武将在护卫的挟持下不住叫屈,另几个将领向前几步,低声不忍道:“大人,他所言还有些道理,再说阵斩将领为不祥之兆,还请大人法外开恩。”奔古尔查竖眉待怒,却见这些都是跟随他多年的老部下,无论如何也下不了手。跺了跺脚,他无奈恨声道:“我哪里不知道他说得没错,可你们抬头看看,日头已偏西,大汗给我的三日之期马上就要到了,再拖延下去,我的脑袋也要没了。如今正是拼命的时候,他做得再有道理,违我军令就该杀!”

  几人骇然相望,明白奔古尔查当真是被军令逼到了死角,当下再不多言,各自整队按照奔古尔查的新命令准备下马肉搏。

  寨中大帐内,董峻提笔沾墨,犹在从容书写。外面冲天的杀声,在他耳际恍若无踪。唯一能表明他置身战场中央的,就只有身上那件簇新闪亮难得一试的大将军服。

  一个亲卫满脸喜色的飞奔进帐,脱口报道:“姜将军马到成功,南墙外的铁勒骑兵已被击退,李邯将军正组织人手修补寨墙。”

  董峻头也不抬只鼻中轻轻的“唔”了一声,直到书完了那几个大字,方才扬眉道:“天色可是要黑了?”

  亲卫愣了愣,连忙答道:“再有一个时辰,天就黑了。”

  放下管笔,董峻拿起书帛细细打量,似是漫不经心的随口道:“好极,看来铁勒要取我项上大好人头,至少也得等到明天了。”

  又一个人影猛地掀开帐帘冲了进来,偏偏来势太快,竟然跌了一跤。然而来人等不及从地上爬起,已抬起一张满是血污的面容,气喘吁吁的嚷道:“大……大将军。南墙……南墙放起了三枚……三枚号炮。”

  募然一个急转身,董峻全然不顾衣角扫翻了砚台,急声道:“果真?”

  来者此时已缓过气来,重又细细说道:“回禀大将军,我亲眼所见,确实是代表援军到达的三枚号炮。”

  一缕浅浅喜色从董峻脸上掠过,却稍显即没,他压住心头喜悦高声命道:“再探,看看究竟是吴平来了还是海威到了。”

  急骤的马蹄声在帐外嘎然而止,姜思道满身是血下马闯进了大帐,他拦住正要出去的亲卫,兴奋道:“不用探了,卑职在寨南仔细观望,吴平和海大将的旗帜都在。”

  “哦?”已恢复了平静的董峻耸了耸眉,继续追问道:“你看见海威的旗帜在哪里?”

  姜思道张张嘴,虽不明白董峻的用意,还是飞快的答道:“左面三里外的鼓骨坡。”

  董峻这才鼓掌大笑:“果然是海威来了,他用兵喜好不求险胜但求不败,鼓骨坡乃方圆左近除了红滩外的第一要地,大军急至不求即刻解围先攻此地,确是海威的路数。”

  眼见得数十日来董峻第一次开怀大笑,姜思道的眼中悄悄盈起了几点泪珠。千里转战,孤军赴险,直到今天才证明这一切决定都没有错。五万多平贼军伤亡殆尽,却也把吁利碣的十几万铁勒轻骑拖得苦不堪言再难动弹。而今援军云集,一场决定性的胜利,眼看就要来了。

  突然,一阵嘈杂的呐喊声传来,隐约竟是铁勒人在寨中大呼小叫,那喊声初时三三两两,慢慢的沸腾起来。帐内数人急忙随着董峻奔出帐外,姜思道快步冲前,劈手拦住一个昏头胀脑,还想冲进大帐报信的士卒迭声问道:“可是北边的石垒失守了。”

  那士卒满脸沮丧,摇头道:“北边倒还守的好好的,是铁勒贼兵绕到东西两边,猛攻得手,守将已阵亡,是几个校尉还在拼命阻挡,特命小的前来报信,请大将军速速退往南墙。”

  闻得这个消息,董峻不由跌脚叹道:“倒是我疏忽了,只考虑两侧沼泽凶险,不但仅仅放了数百人把守,连石垒也没砌。唉,却忘了近几日天气寒冷,泥土多冻,沼泽之上怕是已能轻装爬行了。”他双拳紧捏狠狠碰撞,脸上说不出的遗憾懊恼。

  姜思道早已急得满头大汗,再顾不得许多,连忙对着亲卫吼道:“速去集合亲军,护送大人退到南墙。”

  “慢!”

  董峻断然打断了他的吩咐,仰首望了望北边思虑片刻,双目炯炯道:“北面守军还没有退下来,现在寨中只有我的数百亲军能够出战,若是我现在就退向南墙,北边定然要被截断退路。我,还走不得!”

  “大人!”

  “大将军!”

  众人焦急的喊声里,董峻坚定地摇了摇头。四面八方的喊杀声越来越近,越来越响,直如山崩地裂般滚滚而来,嗖嗖的流矢不时从身边飞过,在断断续续渐渐清晰的哀号中插入了地面。董峻拔出长剑,白脸上漾起一层鲜红,他嘴角噙着笑意目视剑锋轻声道:“董某戎马数十载,还从未动过刀兵,今日倒要看看这把剑,却是利也不利?”

  站在董峻的身旁,姜思道望着这个高山仰止让他追随了半生的人物,就在此刻,就在这九死一生的沙场,再次变得天神一般威严凛然。

  “传令,亲军全体集结,死死阻住敌人!”

  东西两墙被攻破的第一时间,章杨就已经发觉不妙,可是正面的铁勒士卒源源不断攻势正猛,不容他就此撤退。等到亲率死士发动反扑暂时击退敌人后,在他想来,自己这一彪人马,定是已被人彻底包围。死亡对他来说并不可惧,要说遗憾也就是未能完成师傅的遗愿。但,战死在漫漫边关,将热血交还给生养他的百姓,两位师傅所有兄弟还有魏老爷子,绝不会怪他!

  然而世事就是这样变化无常,当他抱着一死的决心带领手下后撤,只想尽量倒在靠南的方向时,却意外的发现,自己没有被抛弃。通往南墙的必经之路上,数百名战士正裹创血战,纷乱的刀光剑影里,一条狭窄但代表着生的道路,依然还存在。

  热泪情不自禁的顺着脸颊流淌,章扬的铁盔已裂战甲已破长刀已残,但是力量仿佛再一次充盈了全身!数枝冷箭擦着额头飞过,带起簇簇血花,几柄刀枪从两侧递来,却在他震碎苍天的怒吼中化作粉砾。人挡杀人佛当杀佛,只要胆敢拦住去路,便要准备承受他无法抗拒的雷霆一击。

  两侧的铁勒士兵虽然近在百步之内,绝无法逾越。好不容易冲进来的千余名敌人,在两边勇士的冲击下纷纷倒下。长枪断了那就用短刀,短刀折了那就用拳脚,当垂死的伤兵用牙齿咬住敌人的咽喉时,章扬几乎陷入了癫狂。

  近了,董峻的大旗还在猎猎招展,隔着短短的距离,宛如就在他鼻子前面。熟悉的身躯山一般立于大地,甚至还挥舞着寒光四射的利剑。

  三十步、二十步、十步!董峻刺翻一个闯过亲卫近身的敌兵,忽然转过脸来,向着他欣慰的一笑容。

  章扬的心却猛地冰凉,冰凉而又彻骨,屈指可数但又仿佛总也无法数清的利箭在那一霎射向了董峻,颤动的杆翼犹如毒蛇的牙芯丝丝作响。章扬的嗓子口被一声悲愤到极点的呐喊梗住,几股涩涩的酸意在鼻中耸动,再无法遏制。

  不可挽回的时间偷偷溜走,疯狂且绝望的嘶喊终于爆发,布满缺口的钢刀在空中车轮般飞转,搅得零散的血肉如雨一样倾泻。劈裂骨骼的清脆鸣响接踵而起,断去头颅上睁大的双眼惊讶的张望,不明白这一切为何发生。

  那张白白的脸庞上,笑容犹在。董峻摇晃着挪动几步,用力站直了身子,伸手抚了抚胸前的几根箭尾,忽然拼尽余力轻声吟唱起来:

  “天欲倾,国有殇,断头相见又何妨?”

  里许外的南墙上欢声雷动,震耳的军鼓在惊天动地的冲杀声里越奏越高。进攻的敌人已经成为被进攻者,仓皇而慌乱的唿哨此起彼落。但在章扬耳中,此时、此地、唯有那一个声音在不停回旋。永远、永远的回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