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乱世激流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王霸

乱世激流 煮酒 5612 2003.07.21 14:03

    

  “你,你想干什么?”目睹章扬杀气凛冽的逼了过来,管阙的喉咙里挤出了一丝恐惧。他情不自禁的连连退了几步,直到腰杆碰上了桌面,方才勉强撑住了身躯。黑色的脸上猖狂褪去,在刀光的映射下不停抽搐。

  鄙夷的望了他一眼,章扬冷笑道:“你说我想干什么?你我皆为武人,既然敢口出狂言,当然要在刀剑上分个高低,难不成你以为我会学那泼妇骂街不成?”他晃了晃手中长刀,虚虚劈了几下:“来吧,莫要推三阻四,平白污了将军之名。”

  管阙依着桌台,脸上惧怒交错,他的右手搭上了剑柄,却怎也没有勇气拔出鞘来。突然,一个身着蓝衫的中年人自管阙身后站起,他踏步拦在了中间,对着章扬拱了拱手:“阁下请息怒,我家小将军一时口误,何必要兵戎相见。若有得罪之处,崔某愿代他赔个不是。” 不等章扬答话,管阙顿时好似充了气般跳将起来,他指着章扬大声叫道:“杀了他,给我杀了他!”

  此人身影才现,章扬心中立时一紧。虽然那人只是两脚微分空手而立,可浑身上下有意无意散发出的那股气势,堪堪阻住了章扬澎湃奔腾的杀意。一顿之余,章扬凝目望去,见那人年约四十,紫脸重眉,神色间倒有几分大气。这时管阙的叫声传来,章扬冷笑一声,却见那人也眉头微皱,似是对管阙的举动同样有些不满。

  “赵大人!”回避了管阙的喊叫,那人转身面向赵春山的所在,正色道:“事情闹成这样,你怎么也不开开尊口。”

  一直隐坐人群中静观待变的赵春山被他点名提及,知道自己再也无法置身事外。他嘿然笑了一下,立起身来,躲过章扬若有所悟的目光,仔仔细细的打量了那人一番,沉声问道:“你又是何人?”

  “在下振武将军麾下,中军虎帐尉崔哲。”那崔哲不卑不亢的报完了姓名,随即埋怨道:“赵大人身负一州职责,如何任由属下胡闹。倘若大人早些出声阻止,何至于生出这许多事端?”孙茂听他言语放肆,殊多不敬,正想出声喝斥,赵春山早已挥手拦住了他。这中军虎帐尉一职,论起来不过与校尉平级。然当今帝国多事之际,能在扬威、振武两将军麾下任中军近侍,不是有真才实学,便是亲友至交。他们这种人,位分虽低,却也不是能轻易得罪的。

  “崔兄何出此言,本官如何不想劝阻,只是事发突然,想劝也来不及啊。崔兄你近在管将军身边,不也是眼睁睁的看着事情发生吗。”赵春山言语圆滑,一推一打,反诘了两句,顺便已把自己推托得干干净净。他见崔哲脸色一变,便见好就收,故作大度的笑道:“管将军出言失当,章世兄年少气盛,依本官看来原也算不得什么大事,不如各退一步也就罢了。”

  “不行!”管阙和章扬异口同声,一并叫了起来。管阙是自认刚才在章扬的威逼下手足失措,折了太多颜面,既然崔哲已挺身而出,若不羞辱一下章扬,怎么也不甘心。而章扬本就是为如嫣而怒,此时见赵春山话中没有顾及如嫣一丝半毫,如何肯就此罢休。他二人想法各异,却同时反对起赵春山的建议。

  赵春山脸上露出几分难色,他望望二人又望望崔哲,一摊双手为难道:“崔兄,你也看见了,总之是少年脾性,哪里劝阻得来?就算本官强行遏止,只怕他们私下里还要争斗。”崔哲听他如此一说,倒也有些犹豫,他自是知道管阙外厉内茬,偏又死要面子,如果此时不能遂了他的心意,保不齐今后还要弄出什么花样。“这……,依大人之见呢?”

  “本官以为,莫若就让他们较量一二,武人重行,比一比也是寻常。只是彼此都要留意小心,切勿见了血光就是。”赵春山见他人虽傲烈,却似顾虑甚多,不难糊弄,嘴角边便泄出一缕不易察觉的嘲笑。

  崔哲沉吟了片刻,抬头望向管阙,只见他面容苍白双手微颤,投过来的眼神里除了阴狠怨毒倒有大半似在求助。崔哲从他父亲多年,几乎是眼看着管阙长大,这个不争气的家伙虽是长子,却无疑是管家五兄弟中最没有出息的一个。平日里狐假虎威,借着家族的权势欺弱逞强或还无妨,真要叫他性命相搏怕是还没上场脚底已先自软了。那赵春山说得好听,可刀剑无眼,万一有个闪失,自己如何交待?

  他思来想去,终是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对着赵春山低声道:“大人,我家小将军未经战阵,手底难有分寸,为保两方和气,能否让崔某代他一战。”

  “这个嘛,还要看章世兄的意思了。”赵春山没想到崔哲会横地里插了进来,不由得一愣。他心底虽是厌透了管阙,极想借此机会整治整治他,但管家威势正盛,也不容自己太过明目张胆。支吾了一下,他随手便把难题丢给了章扬。

  想起赵春山一开始袖手旁观,如今又推卸责任,章扬即便再鲁钝,也明白赵春山似是别有用心。然而管阙此人,可谓卑劣无耻,自己便是坠入局中,也要先请他尝尝厉害。决心一下,章扬正欲出言拒绝崔哲代战,忽然感到背后有人在拉扯他的衣服。回头望去,如嫣不知何时已奔了过来,左手执住他的衣衫,右手不停的摇晃,那犹带泪痕的脸上满是忧色,分明在苦求他莫再执坳冲动。顾及她的处境,章扬心中顿软,十分杀意倒被锁去了七七八八。“罢了,既然赵大人不愿见血光之灾,我就与崔兄切磋切磋吧。只是,若我幸而得胜,管阙必须亲向如嫣姑娘赔罪。”看着如嫣楚楚可怜的身姿,章扬心有不甘的退了一步。

  “好!”崔哲面上一喜,也不征询管阙的态度,毫不犹豫的应了下来:“如崔某技不如人,定让我家小将军向这位小姐赔罪。”

  眼见一场龙蛇争斗成了舞狮献艺,赵春山眼中闪过一缕失望。随即他振振袍袖,若无其事的呵呵笑道:“能不伤和气,正合我意。这小西山上,有一谢晚亭,故老相传,云此亭凌于山顶,沐于霞霭,乃高绝之地。有此佳处,既配得上二位施展手脚,又可让我等一饱眼福。崔兄,章世兄,咱们且去那里如何?”他见二人齐齐点头,便笑而起步,当先出了横云楼。

  众人只行到了半山腰,谢晚亭已然跃入眼帘。但见亭角高挑如锥岩,斜指苍天,直若几条正待破空而去的飞龙,盘绕守护在山顶。六根粗壮的亭柱,带着郁郁紫红,卓然傲立,让人心下震慑,几疑它们撑住的不是亭顶,而是无尽的苍穹。数十颗青松绿柏,零零散散的落在谢晚亭旁,那为人称颂的劲骨傲躯,在此地竟也黯然失色。

  向上再走了几步,道路已越发崎岖,别说如嫣这样的弱质女子,就是许多年纪稍大的官绅,也开始气喘吁吁。赵春山回顾左右,便收住了脚步,原地看着谢晚亭赞道:“耳闻不如一见,想不到这秀色媚人的小西山上,竟有如此傲天孤地的去处。诸位,前路难行,我等就在此歇息,远观他二人如何?”他这提议来的恰到好处,即时引起随行众人同声应和。

  崔哲望了望了谢晚亭,神色甚是满意,他转头对章扬道:“能在这般妙处与阁下一战,崔某大感快慰啊。”

  他说来客气,章扬也就不好意思装作没听见。抬手对崔哲施了一礼,他沉声道:“请。”

  “请!”崔哲自度年纪比他大上许多,应了一声,便不再客套,率先行了上去。山风过处,只见他衣袖飘飘,隐隐然似有仙人之姿。目睹这般景象,站在章扬身侧的单锋不由凑了上去,遥指崔哲背影低声提醒道:“佐云,你留心细看,此人绝非等闲之辈。”章扬被他一说,禁不住抬眼打量起来。小径之上,崔哲的步伐忽疾忽缓,粗看之下,仿佛杂乱无章。落在他的眼中,却明白那一起一伏之间,恰恰和着风势而动。

  偷眼看见章扬面容突然凝重下来,如嫣心头一紧,也猜到崔哲有些不寻常的地方。她垂目犹豫了一会,忽然举起纤手,自头上拔下了一枝玉簪,急行了几步,大着胆子拉住了章扬的左臂。

  “怎么了?”章扬扭头奇怪的问道。

  如嫣却并不答话,只是轻轻咬紧了下唇,手握玉簪弯下身去对着路边的石块一砸。一声清脆刺耳的“叮当”之后,那温滑晶莹的簪子已断成两截,在绿草黄土间翻了数翻,最后定了下来,凄凄然闪烁着残缺的艳光。她有些心疼的蹙了蹙眉,随即小心翼翼的拾起两截断簪,送入了章扬的手心。

  抬头痴望着章扬的双眼,如嫣细弱的声音里居然透着无穷的坚毅:“这枝玉簪是如嫣往日最爱,十余年来不曾须臾离身。今日先生冲冠一怒,如嫣唯有断簪明心!只愿先生多自珍重,万勿让如嫣未尝新簪滋味,便坠人绵绵余恨之中。”她语中隐涩,借着爱簪之心,遮遮藏藏的表露了自己的爱慕牵挂。章扬紧紧握住两截玉簪,眼里溢满了说不出的快慰。无数话语在他唇边转了又转,最后只凝成短短一句:“你放心!”

  如嫣依依不舍的放开了手,自去站在了蔡单等人的身旁。她举目向上望去,只见谢晚亭旁,此时云浪翻涌风雨澈寒。不多时,章扬的背影已进入了亭中,与那崔哲相对。短短片刻后,二人忽又步出亭外,竟纵身上了亭顶。她正彷徨焦虑时,耳边传来单锋安慰的声音:“如嫣小姐莫要惊慌,以他二人之力,也唯有亭顶方才施展的开。若是真要在亭中相斗,只怕不要三五个回合,这谢晚亭就要毁在他们手里。”如嫣心头一宽,这才稍稍放下了忧心。

  山风激荡,过面如似刀割。单锋眯起双眼,紧紧注视着谢晚亭上。此时章扬已站在亭顶右侧,只见他左足前点,右足蜷踏在飞檐尖上,双手和于一处压在柄端鞘口,却并不拔出刀来。再看那崔哲,四下里打量之后,自去落足于左翼飞檐正中,一柄三尺长剑,已然脱鞘而出,横在了身前。

  紧盯着崔哲的连番举动,单锋忽而有所触动,他低声疑惑道:“崔哲?崔-哲?难道他竟是出身于北地六大家?”听他说的蹊跷,刘猛连忙好奇的凑了过来:“北地六大家?单大叔,他们是些什么人物?”迟疑了一下,单锋有些不敢肯定:“我曾听人说起,边军中常有东三家或是西三家之称,合起来就唤做北地六大家。这六大家族久居于边疆,历代子孙惯经战阵,常以刀剑雄于军伍。那东三家里便有崔姓一族,正是以剑法出名。你看这崔哲剑横于胸前,鞘隐于肘后,刚柔并济,大有进则飞于天,退则潜于渊的气势,分明是出身名门。不过……六大家族庭训巍明,首重义理二字,若崔哲真是六家中人,怎么会帮助管阙这等小人?”

  “会不会是怕了管捷?”蔡七猜度道。

  “不能!”单锋断然答了一句。“六大家根深叶茂,当年甚至有人敢于顶撞帝皇。如今再不济,也该不会畏惧区区一个振武将军的气焰。”

  “单大叔。”虽然什么也没听懂,如嫣还是忍不住关心道:“其他的我不明白,总之这个崔哲很厉害,是不是?”

  单锋笑了笑:“如嫣姑娘,你可莫要叫我大叔,佐云虽比我年少许多,如今与我也是兄弟相称,你还是叫我单大哥来的好点。”看见如嫣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单锋转头望向山顶,认真道:“至于崔哲,虽然有可能是六大家的子弟,不过,我相信,佐云决不会输给他的!”

  “此剑行王者之道,守堂皇正气,存义士之风,阁下还请小心了。”一剑在手,崔哲浑身立时散发出威严气象。此时的他,意气磅礴风姿超卓,再不是那湮没于百余名宾客之中,丝毫也不起眼的随从侍卫。章扬见了他这般变化,不由斗志上涌,激起了争强好胜之心。他合于身侧的双手缓缓前伸,左手下滑衔鞘,右手满握刀把,整个人顿时如同弓弦一般绷紧了起来。那柄在鞘长刀,更是在蓄势待发,几乎冻结了左右气息。

  “好!”崔哲募地赞了一声,手中剑微微前探,吞吐不定。山顶咆哮的风雨云雾,到了他的身前,去势立缓,仿佛已被那三尺青锋尽数拦下。

  忽然数十步外,一声松摇柏动,落在两人耳中,直如惊雷一般。章扬眉角飞挑,刀锋流转,已破鞘而出!远远望去,银芒裂空如电,几无踪迹可循。崔哲脸色一变,似是没有想到章扬的刀势如此狂烈。他足下急点,不退反进,手中青锋似飘花落雪,顿时把自己掩在一团迷雾之中。

  一个照面方过,两人已交换了位置。站在飞檐中间,崔哲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脱口道:“好霸道的刀气!”

  “不敢当,阁下手中的利剑才叫神鬼莫测。”章扬神色肃穆,眼中藏不住惊叹之意。方才他刀在半空,几乎以为自己就要得手时,崔哲手中的长剑突然一振而起,爆发几如骤雨,短短一瞬间,竟在他的刀上连刺了十几剑,生生把自己避无可避的一刀卸到了身旁。纵是他贯来自信,经此一剑,也知道今日若想求胜,定是异常棘手。

  崔哲露出了一丝苦笑,他举起剑来摇头道:“崔某浸湮于此道,几逾四十年。常以为刀虽为百兵之帅,却失于直,损于猛。一招出手不留余地,易为高者反制。想不到今日阁下一出手,便叫崔某怀疑自己是不是错了。”他仰头看天,脸上满是向往:“若是有缘,真想看看丁家老二遇上了你,又该如何应对?”说到这里崔哲收回了视线,恳切地对章扬道:“不过,阁下刀中杀气四溢,似是太过注重霸道一路。我辈武人,虽常历兵危战凶。但一味追求凶悍骠勇,终是难成大器。”

  沉默了一会,章扬望着刀尖,说出了自己不同的意见:“阴阳变化,岂有定规?刀法也好,剑法也罢,不论王霸,都只是护身杀敌的伎俩。有王者之剑,若行暴虐之事,其人所守该算王道还是霸道?握霸气之刀,施仁义之举,其人所重又该算是霸道抑或王道?”

  手中青锋略略一跳,崔哲展颜笑道:“原来你志不在此,倒是崔某多事了。不错!王霸之道,在乎运用,拘泥于个中差别,着实落了下乘。”他饶有兴趣的看了看章扬:“你心志远大,前途不可限量。只是,你我到底也还是敌手,说这话,不怕我嘲笑么?”

  有些难为情地笑了一下,章扬道:“观其言,知其人。单以修身而论,能谨守王道二字,岂容旁人小视?再说,你已知我与管阙相恶,犹能出言劝戒,我虽算不得聪明人,这点眼光判断还是有的。”他二人论长道短,不知不觉中已然变了称呼,彼此间的敌意倒消融了大半。

  瞄了山腰一眼,崔哲无奈道:“虽然我也看不惯管小将军,只是为身份所羁,情非得以,不得不替他出头。”他面色郁闷,似有说不出的苦衷。良久,他叹了口气,提剑勉强张开笑容:“往事不提也罢,你看山下诸人,已隐隐躁动,你我还是续那未终之局吧。”

  此刻山顶层层云霭聚集,空气冰凉彻骨。在章扬看来,谢晚亭上崔哲那挺直的身躯,在风里烟里渐渐模糊起来,再也无法看清他的喜怒哀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