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乱世激流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交易

乱世激流 煮酒 5724 2004.06.28 21:32

    

  粗壮的双臂奋力将阔剑拔出,拉罗舍一脚踢倒剑下的马贼,返身向着另一方冲去。短短不过半个时辰,整个圆阵已经在马贼们的四处冲击下摇摇欲坠。西摩人不是不勇敢,也不是太窝囊。然而任凭他们如何顽强,单单人数上的差距就让他们几无获胜之机。要不是拉罗舍领着一群勇士来回救援,屡屡将缺口堵上,只怕此刻的商队早已成了马贼们的战利品。

  血,忽然从他的额头流下,把视线染的透红。拉罗舍以剑驻地,已经不想伸手去擦拭。远处的唿哨声骤然又起,随即便是摄人心魄的马蹄声和喊杀声。战斗到了这个时刻,拉罗舍当然明白马贼头领就是想用分头骚扰的方式消磨他们的战意,拖垮他们的体力。可是,就算看穿了他的用心,自己还是只能硬着头皮去碰、去撞。而结局,似乎早在敌人出现的时候就已经注定。

  “西边破了!”一声惊呼从耳边响起,拉罗舍不敢置信的扭头望去,心里不由得一沉。圆阵虽小,也有数百步之遥,自己无论如何也赶不过去了。方才东边马贼攻的正急,约有一半人马都压在了这里,按说西边面对的敌人较少,本该无恙才对,怎么会突然被敌人攻破?

  狂沙中,他隐约看见,上百名马贼显然被意外的胜利鼓舞,蜂拥着透过缺口冲进了阵中。而在他们的后面,南北两方的马贼也正在迅速向着西面移动。唯一让他感到困惑的,那就是自己的手下退得太快,快到让人根本无法看出他们已经无路可逃。

  几个,不,几十个细小的物体在空中划出优美的弧线,飞快坠落于缺口处的尘埃。随后,是成百上千的物体被胡商们奋力掷出。拉罗舍下意识的眯起了眼睛,直到他的双眼被一缕金黄灿烂的光芒刺痛。那,是什么?

  那,究竟是什么?

  马快如飞,正欲冲过缺口的马贼们却禁不住心里的疑虑,把目光投向了地面。阳光下,金黄、银白、碧绿、宝蓝,一时无法数清的财富就这样静静的躺在沙石尘土之上,散发着诱人而耀眼的光芒。完全是出于下意识,正在缺口附近的马贼们情不自禁的放慢了马速,甚至有些人已经准备跳下马去抢夺。然而不等他们出手,后方已经传来首领愤怒的呼声:“给我冲进去,胆敢停马逗留的,杀!”

  杀?章扬耳听那马贼首领的喊声,不由轻蔑的笑了一下。方才他见局势危急,自告奋勇的献了一计,而那些已经近乎绝望的胡商们便如同抢到了一根救命稻草,毫不犹豫地按照他的吩咐放开了西边防守,随后又将随身的宝物尽数丢向缺口。接下来的局面,完全和他想象中一样。马贼们贪婪的本性,决定了他们的迟疑和犹豫。他等的,就是这一个瞬间!

  高举的右手向下一劈,埋伏在缺口两侧的西摩人顿时冒死冲了上去。放慢了马速,失去了冲击力的马贼们一个猝不及防,竟然被他们赶出了圆阵之外。顶住!你们一定要顶住!章扬看了一眼缺口处的西摩人,随即便指挥随从向陷在阵中的百余名马贼杀去。时间,对于敌我一样重要!

  一刀,又一刀,再一刀。章扬挺刀前行,无视自己正一步步的逼近马贼中间。从追杀变成被追杀,这些马贼陷入了短时间的震惊和茫然中。他要做的,便是抢在敌人清醒之前,把他们彻底打散、打乱、打垮。刀上有血,却比不上他的面容可怕,棱角分明的脸上,刻写着摧毁一切的坚决。

  ******

  圆阵中的骚乱渐渐平息,怒火,随之开始在胸中燃烧。那乱草从一般的胡须下,马贼首领的脸色,已经由红转白,又由白转青。堂堂黑风盗,纵横戈壁沙漠从未失手的好汉们,竟然在这小小的商队前一损再损,折了将近两百人。接下去,还要死多少人才能结束?

  黑色的头巾在风中飘飞舞动,座下静立的黑马,兴奋的喘着鼻息,等待着他双腿有力的一夹。背后数百名剽悍的汉子,刀已出鞘,人已昂然。当他们听到放弃围攻整队的命令时,所有人都明白,首领恐怕要不惜一切代价正面强攻了。只是,为何那一声熟悉而雄壮的吼声迟迟没有响起?

  拉罗舍的掌心沁出了汗珠,阵前马贼的沉默,让他预感到即将爆发的惨烈。连续的激战后,自己的手下身心俱疲,胜利,完全成了一个无法企及的梦想。也许,今天,就是自己生命的尽头?

  脚步声从旁边传来,拉罗舍看着那个帝国将领年轻的脸庞,不由感叹青春年华所赋予人的勇气。平静、坚强、无所畏惧,这些值得骄傲的神情是如此熟悉而又陌生,一下子把他尘封已久的回忆全都勾起。扭过头迎向马贼们的方向,拉罗舍的眼中释放出一股狂热。

  来吧,你们都来吧!男儿恨不战阵死,岂容妇人枕边羞!北谅帝国的这句名言,我也要品尝!

  章扬离开了胡商,脱离了随从,越过了拉罗舍。就在人们惊异难定的眼神里,提枪翻身骑上了一匹战马。猛地抢前几步扣住马缰,单锋劝阻道:“佐云,当真要去吗?我思来想去,你一人出阵还是太过危险。”

  “行,我要去。不行,我也要去。”章扬并没有立刻挣脱他的双手,只是望着马贼淡淡说道:“若是等到他们进攻,那便是玉石俱焚的结局。此前诱敌得手,足以证明商队的实力,趁着他们还在迟疑,诱之与利晓之与理,是最好也是最后的时机。让胡商们心甘情愿的拿出珠宝财富已废了我许多口舌,单兄,你可莫要和他们一般鲁钝。”

  臂上的青筋已然爆起,马贼头领呼出一口气,右手将宽背马刀徐徐自鞘中拔出。寒光伴着冷涩的吱哑声,一寸一寸的向外散发。数百人的背脊,都在慢慢地向马上伏去,只等刀尖刺破风沙,便要与眼前的敌人作个决断。

  眼角急速的缩了几下,那柄露出大半的战刀忽然被马贼首领利落的送回了鞘中。随着他重新挺起的身躯,马贼们惊奇的发现,一个本不该在此地出现的帝国将领孤身越阵而出。鲜艳的簪缨下,雁翅斜斜飞去,护住了那人的头颅两侧,独独露出他坚毅的脸庞。

  扬起手中长枪,章扬在马贼前十余步外勒马停缰,抖腕平指前方。正当马贼们一阵骚动之时,他忽然展眉微笑,将枪身倒转,“噗”的一声牢牢插进了地面,眼睛直逼向当先的马贼首领道:“北谅帝国从司马,烈风军参将章扬奉天子诏喻出使塞外,不知阁下何人?为何要半路截杀?”

  从司马?马贼首领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族中老人曾经说过,百余年前帝国极其强盛时,每每派人出塞,便会临时加以从司马的头衔,官职不大,却很是为众人仰慕。只是如今铁勒雄踞草原,帝国政令已有数十年不出散关百里之外,又怎么会冒出一个使者来?他狐疑的打量了章扬周身上下,不得不肯定那身铠甲服色绝非假货。稍稍犹豫了一下,他扬手指着阵中沉声道:“我家儿郎跟踪这支商队时日长久,从未听说这是帝国使团。何况这商队中大多是西摩人,又有如此多的货物。阁下之言,难以让人信服。”

  章扬倒也不着急,他出阵之前,便知此事绝非三言两语所能解释清楚。再催马上前几步,直到马贼们的眼中都露出警惕的神色时他方才停了下来。伸手解开腰畔的刀匣掷于地上,做了一个毫无恶意的表示后开口道:“不错,这是西摩人的商队,可也是帝国使团的随从。戈壁路遥,沙漠艰险,故而帝国雇请他们承担引导供应之责。阁下早先不知其中蹊跷,半路截袭情有可原,如今既然说清了,还请阁下收束人马,不要再动刀兵。”

  “笑话,就算你是劳什子帝国使节,又和我们有什么关系。死了这么多兄弟,凭你一句话,就想让我们放手?”几个马贼听得清楚,也不等首领答话,立时刮躁起来。有那性急的,更是将手中刀枪频频舞动,试图恐吓章扬。那首领双眼怒睁,只是转身横眉一扫,数百汉子随即鸦雀无声,再无一人敢于妄动。就在章扬暗自赞叹时,他回头冷冷说道:“我们黑风盗虽然从来不袭击官军,可既然已经动了手,又折了许多兄弟,今日之事,断无就此罢手的道理。看在阁下是使节的份上,我唐佑便放你一马,回去带着手下弃械旁观,担保不会伤你半根毫毛。”

  “哈哈哈!”章扬忽然仰天大笑,他指着唐佑道:“我见你举动沉稳,还以为你是个爱惜手下的人才,不曾想原来也是个莽夫。”

  唐佑面色变了数变,却伸手虚虚一拦准备冲上去马贼。他阴沉着脸死死盯着章扬,问道:“我黑风盗尚余六百余人,要消灭这支疲累不堪的商队,可谓手到擒来,如何便成了莽夫?”

  见他愤怒之余还能控制情绪,章扬越发觉得此人不凡。要不是此刻绝非交往的时候,他倒想好生与唐佑谈论一二。忽而收住笑声,章扬从容道:“你们既然作了马贼,不管是黑风盗还是白风盗,千里辛劳,左右是为了一个财字。然而商队虽疲,仍有一战之力。就算你们能最后得逞,怕是也要再死上个几百人马。况且袭击使团,必遭帝国报复。明明是件亏本的买卖,偏偏还要去做。反倒是放着我这个单骑出阵的使节,不知从中利用,不是莽夫又是什么?”

  “你?”有些诧异的望了一眼,唐佑冷笑道:“你这使节只对塞外异族有用,此时此地,能有什么作用?”

  章扬面色一正,语调昂然道:“一笔交易,一笔让你绝对划算的交易,这,就是我的作用。”

  挪喻的笑容慢慢从嘴角褪去,唐佑的眼中露出几丝领悟:“你是说……买路钱?”

  “不错,黄金三千两,银元两万枚,祖母绿二十二颗,翡翠三盒,这些就是西摩人开出的条件。”

  唐佑乱草般的脸忽然又浮起了笑容,那笑容有些诡异有些狡诈,他迅速的拒绝道:“不行,只看那些镶金银边的木箱,就知道这一批货物价值非凡。这点数目,连抚恤先头战死的兄弟都不够。”

  一脸为难的表情下,章扬心中却暗自欣喜。均州清记那几个月的少东家可没有白做,当然不会蠢到上来就把底牌全部亮出,既然此人并未一口回绝,就说明还有谈判的余地。就在他假装迟疑的间隙,圆阵中的西摩人按照事先的交代拉开了阵前杂物,摆出一幅决一死战的架势。仿佛是被这景象刺痛,他急忙说道:“阁下也看见了,这商队万里跋涉,图的也是财富。要是阁下要求太过分,只怕他们宁愿战死,也不愿两手空空的回去。罢了,我替他们做主,各色财物再加一倍,也免得你我两败俱伤。”

  深深望了他一眼,唐佑也果断的说道:“除此以外,再加湖丝十箱。阁下莫要推托,西摩人从帝国回返,就算别的不带,湖丝是断然少不了的。”

  “好!”章扬一和双掌,随即指着阵前空地道:“我这便让他们把东西交出来,你且派数十人前去搬运。一旦财物交割清楚,你们就再也不要出现在商队的面前。”

  唐佑反倒一怔,他没有想到章扬不提任何条件就同意交付:“你倒不怕我收了东西翻脸赖账?”

  不以为然地笑了笑,章扬道:“这种局势下,两败俱伤还是一团和气自然由你,不过你能赖账,商队也能拼命。阁下想必明白,一个羞愤的人只有比平常更可怕!”

  似乎被他的话语震动,本来渐渐变小的野风忽然又凛冽起来。唐佑眯起双眼,无声的注视了章扬半天,然后才挥挥手,作了个成交的表示。

  ******

  “大哥,咱们真要放过他们?”看着数十个汉子已经把各种财物搬了回来,一个马贼望着商队,心有不甘的咽了口吐沫。

  “我说过的话,几时反悔过?”唐佑侧目相望,脸上流露出狠厉之色。那个马贼吃了一惊,只觉得背后冷汗油然而出,当下连忙退了回去,再也不敢多嘴。他哪里知道,唐佑心中正既惊又怒,甚至还有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嫉妒。这些财物刚一过手,唐佑便知道此刻绝非反悔的时机。自己的手下笑逐颜开心满意足,商队中人却个个面露不忿,若是现在改变主意,不说马贼们能不能从满足中清醒过来,光是那些忿忿不已的胡人,就已变成了一块足以令自己头痛的硬骨头。在这个当口上前搀和,没被唐佑当成出气筒,已经是他祖上积德了。

  好一个从司马!好一个烈风军参将!唐佑心有不甘的暗赞了一声,脑中千百个念头转了又转,终于还是下令就此离去。

  “他们真的走了?”眼看着马贼们风一般消失无踪,拉罗舍收剑回鞘,心头悬着的石头这才落地。这支商队中,别人或许不知轻重,但历尽沧桑的他却深深明白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的道理。钱没了可以再赚,命没了却再也无法重新来过。抽出布巾擦去额上的血迹,他奔到圆阵之中,一面大声招呼着众人将推dao的货物重新搬到剩余的骆驼上,一面忍不住再次注视章扬。

  章扬却正在微笑,那个名叫唐佑的马贼头领既然能纵横戈壁沙漠,当然知道何时该穷追猛打,何时该见好就收。面对如许局面,再要反悔就不配担当黑风盗的首领了。他望了望空无一人的远端,回马来到中央,对着胡商们说道:“马贼此时虽去,却不可松懈,还要提防他们过几日卷土重来。”

  那领头的胡商顿了一顿,像是到现在才缓过劲来,有些僵硬的面孔勉强挤出点笑容,反让人觉得说不出的古怪。他举起微颤的双手遥指前方道:“不要紧,过了这个绿洲,再有一日路程,就到了昌楼国。那里商队众多,我们只要和别人结伴而行,马贼们就没有什么威胁了。”

  “就要到昌楼了吗,那我们也该转向分手了。”耳听起昌楼之名,章扬立刻转移了思绪。昌楼国虽只有一座小城,却扼住了东西南北要道。自它向北,便离开沙漠戈壁,进入了察尔扈草原。而自己要去的喀罗,也正在那条路上。他正在思考下一步该如何行动,商队中传来一阵吵闹声。凝神细听下,原来是几个胡商为刚才的损失如何分配起了争执。生死关头一过,商人唯利是图的本性自然就恢复过来。有人说自己拿出的珠宝财富最多,有人却说被杀的骆驼马匹大都为自己所有。吵吵闹闹了好一会,方才还齐心退敌的商队竟然转眼就彼此憎恨不已。

  苦笑着摇头来到章扬的身边,拉罗舍操着别扭的帝国官话说道:“大人,我们恐怕要在此分手了?”

  “现在就分手?你们不往昌楼去了?”

  拉罗舍遗憾的望一眼正在散成两半的商队道:“是的,我的雇主带来的货物大都损失了,现在其他人又不愿意承担。所以只好重回帝国,另行组织商队。至于那些见利忘义的小人,是死是活就看他们的运气了。”

  章扬看着头上裹创依然精神抖擞的拉罗舍,心中忽然冒出一个荒谬的念头。他拉住说完话正要离开的拉罗舍道:“慢着,你等一等。”拉罗舍闻言收住步伐,却好奇地看见章扬迅速随地展开笔墨,草草书了一信,递给他道:“你到了京师,就拿着这封书信到左领军卫柳大人的府邸,然后等他的决定。帝国没有奴隶,而你也不该是个奴隶。”

  “我也不该是个奴隶!”喃喃自语了两声,拉罗舍沉寂的心弦在这一刻猛地颤动起来。

  

20位起点作家x斗鱼主播相约刺激战场,粉丝助力瓜分20万点币

参与作家:老鹰吃小鸡、我会修空调、上山打老虎额、天潢贵胄、黑心火柴、酒池醉、新丰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