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乱世激流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涌流

乱世激流 煮酒 8374 2006.05.31 21:23

    残阳如血,照在枯黄的大地上,如同一团冲天而起的烈火,直欲燃烧起一切。海威银甲白马,立在高处痴痴的望着南边,仿若处身于梦中。他怎么也不能相信,只是短短的十余个时辰,自己便从扫定边患的功臣变成了跋扈欺上的罪臣,然后又变作了十恶不赦的逆贼。

www.cmfu.com发布
  一天前,彻底交接完军务的他离开蟠龙峡大营,带着数十随从急匆匆的向着京师而去。走了不过三四个时辰,便碰上了一群朝廷使臣。他以为是皇帝等不及又发出了第八道诏书,正要谢罪之际,来人却忽然拔出随身兵器,屠杀了大部随从后,方才宣读将海威就地锁拿的皇命。他愤怒、震惊、心有不甘,但却无力也不想反抗,因为他相信,无论如何,自己都能用事实来证明清白。然而他错了,如果不是夜里偶然听见使臣放肆的议论皇帝给自己定下的罪名,如果不是一个随从侥幸逃了出去,连夜奔走数十里从大营招来了数千铁骑,自己就错的险些枉送了性命。

www.cmfu.com发布
  海威到现在也不明白,为何皇帝竟然要取自己的性命?难道,就因为那六诏而不还?从白身投军到如今的破虏大将军,为了帝国的安危,自己流了多少血泪?数十年征战,换来了高官厚禄,何尝不是换来了一身伤痕。而这些,皇帝就那样视若不见?

www.cmfu.com发布
  君,若不是君;那臣,便不再是臣!

www.cmfu.com发布
  一个校尉提着几颗人头,右手握着的钢刀还留有斑斑血迹,他走到海威身旁,却忽然失去了刚才纵马追杀的血性,犹豫了半天,方才怯生生打断了海威的思绪,用混杂着敬畏的目光看着他道:“大将军,大营留守左军赵副将,右军高参将率军追出五里,已将来人统统斩杀,特差我前来询问,下面该怎么办?”

www.cmfu.com发布
  怎么办?

www.cmfu.com发布
  海威咧了咧嘴,却委实不知自己该怎样说。难道说自己已是走投无路,只有起而反叛?这些曾经在他指挥下南征北战从不退却的勇士,一旦要面对从前的朝廷,背负叛逆的名声,还能听从他的号令吗?

www.cmfu.com发布
  “你是何人麾下?”避开了校尉的问题,海威敛眉问道。

www.cmfu.com发布
  “回将军,卑职是左军执旗校尉陈廉,归属赵将军统领。”

www.cmfu.com发布
  海威哦了一声,道:“原来是赵信的部下,怪不得这般勇猛,你可知道,刚才你杀的是什么人?”

www.cmfu.com发布
  被他赞了一声,陈廉不由露出兴奋之色,他摆弄着手中人头,毫不在乎的说道:“不就是朝廷的使臣吗,管他是谁,连大将军都敢谋害,杀了也就杀了。”

www.cmfu.com发布
  眼角微微一跳,海威道:“哦?杀使臣可是死罪。海威是皇上定下的罪臣,你等不尊皇命,反而将他们诛杀,却是为何?”

www.cmfu.com发布
  听到皇上二字,陈廉的脸色怔了怔,旋即满不在乎的说道:“陈廉在奋威军中待了数年,但知听从大将军令,除此以外,谁的话也算不得数。”

www.cmfu.com发布
  “好!”海威猛然断喝道:“既如此,你传我军令,命赵信高文达收拢军队,封锁南北通道,没有我的许可,不管是谁的兵马,一律拦下。要是他们敢动武,那就立刻还击。”

www.cmfu.com发布
  看着陈廉应声上马疾驰而去,他转过脸来,对着剩余的几个随从苦笑道:“诸公都知道海威的处境,事到如今,海威就是不想反,也不得不反。但诸公往日助我,乃为杀敌报国。今日海威为一己之私而不得以举刀兵,不管能否挣回清白,却免不了天下糜烂。若是诸公不愿担这恶名,尽可自行离去,威绝无怨言。”

www.cmfu.com发布
  几名谋臣客卿相互望了望,不约而同道:“安北公何出此言,公之威望德勋,世人皆知,岂有反叛之理。皇上不明真相,听信小人谗言,竟然要处罚安北公,我等决不能出身事外。事已急,公切勿再为我等考虑,眼下该当立刻赶回蟠龙峡大营,传檄四方,举堂堂正正之师,以清君侧。”

www.cmfu.com发布
  “清君侧?”海威喃喃自语了一遍,他当然理解这些谋臣客卿的想法,就算是要叛上作乱,也要寻个冠冕点的理由。只不过,他们能定下决心继续跟随自己已是不易,就满足他们又有何妨?“诸公言之有理,今上方登大宝便意欲屠戮重臣,国有奸佞显而易见,烦请诸公替海威拟就文檄,也好让天下人知道,我实乃迫不得已。”

www.cmfu.com发布
  丙戌年秋,同样内容的一个消息从西北向着四面八方飞速扩散。驰骋的驿卒们面色严峻,一路洒下了动荡的烟尘。

www.cmfu.com发布
  皇帝呆呆得坐在龙椅上,握着邸报的双手轻轻颤动。海威,怎么就会反了?怎么就敢反了?他抬头扫视了一眼殿内的中侍官员,却只看见一张张惊恐担忧的面容正在低头逃避。失望的长叹一声,他无力的向后仰靠在王座之上。

www.cmfu.com发布
  一名中侍匆匆的奔了进来,他俯身叩了一礼,禀报道:“皇上,中书令钱大人正在殿外求见。”

www.cmfu.com发布
  “传他进来!”皇帝像是突然找到了宣泄的出口,暴躁的喝了一声。

www.cmfu.com发布
  不一会,钱浚之在中侍的引导下步入大殿,也不等他行礼,皇帝腾地直起身来,怒声道:“都是卿家的好主意啊!说什么海威抗诏便有异心,非要派人缉拿,如今可好,竟把他逼反了。”

www.cmfu.com发布
  钱浚之却早有准备,他不慌不忙的俯身在地,低头道:“皇上,微臣所言并没有错,若是海威没有反意,大可到了京城慢慢辩解,可如今缉拿的人刚一得手,海威的部下就连夜赶到,分明是早有准备。以臣看来,海威叛心十足,就算皇上不派人缉拿,他也一样会动手,决不会听命回转京师。”

www.cmfu.com发布
  “你说得好听!”皇帝恨恨地将邸报扔在他面前。“你看看,现在却是海威说朕听信小人之言,逼反大臣,还要提兵入京以清君侧。”

www.cmfu.com发布
  看也不看那份邸报,钱浚之依然定定心心的答道:“这正说明了海威的不臣之心,皇上天纵英姿,明辨忠奸,纵有小人也不得其逞。海威说皇上听信小人之言,分明是暗讽皇上昏暗失察,为他造反找个借口。再者说,假如他真的自认清白,就应当堂堂正正的返回京师,依律断察,怎能随便就大动干戈?”

www.cmfu.com发布
  他娓娓道来不急不乱,皇帝倒不由渐渐平息了怒气,有些相信他的说辞。返身坐回了王座,皇帝又烦躁道:“现在海威举兵反叛,拥军十数万,皆能征惯战之徒,要想平息绝非易事,卿有何主意?”

www.cmfu.com发布
  钱浚之慢慢从地上爬起身来,偷眼看了看皇帝的脸色,知道自己已经过了难关。他偷偷喘了口气,这才松开紧握的双拳。方才他看似从容,心中却是十分紧张,掌心里早就淌满了汗水。

www.cmfu.com发布
  看他有些发呆,皇帝不耐道:“卿怎不回答。”

www.cmfu.com发布
  “啊。”了一声,钱浚之慌忙道:“皇上无需担心,京畿六州有虎贲、羽林、怯辟三军合计七万余人,怀州有平贼军五万人,海威可谓是两面受敌。左领军卫柳大人老于战阵,对海威更是知根知底,只要派他领军出征,平息海威叛乱指日可待。”

www.cmfu.com发布
  奇怪的看了他一眼,皇帝道:“卿不说倒还罢了,提到柳卿,朕又想起当初诏还海威,就是因为卿家坚持说柳江风目无尊上,怎么如今又认为他可以依仗了?”

www.cmfu.com发布
  额头上沁出几排汗珠,瞬时便把官帽的边沿都浸湿了大半。钱浚之强打精神,勉强道:“臣当初说,柳大人有不尊之嫌,但臣也一直坚信,柳大人不过是居功自傲,并无叛乱之心,只需有人制衡便可。比之海威,高下立分。若皇上以为臣错了,就请皇上降罪,臣绝无怨言。前次弹劾柳大人,今次举荐柳大人,都是为了帝国江山与皇上考虑,并无半点私心。”

www.cmfu.com发布
  这番话显然让皇帝甚是满意,他沉默了一会,才挥手道:“卿所言倒也不无道理,朕这便下诏,委命柳卿节制虎贲、羽林、怯辟三军,从速准备征讨海威,再令平贼军稳守怀州,伺机进击。”

www.cmfu.com发布
  ******

www.cmfu.com发布
  丙戌年冬,平定西铁勒仅仅一年之后,在完全搞不清原因也无从辩解的情况下,海威出于保护自己的本能,理所当然的于西北举兵反叛。而他所面对的敌人,是对他十分同情却又坚决捍卫帝国的柳江风。

www.cmfu.com发布
  奋威军征战边疆多年,整体战力在击溃铁勒后达到了最高峰。但是,由于海威受到驻节怀州的平贼军牵制,连西北和察尔扈草原也无法彻底控制。在派人前去说服章扬与之联盟失败后,鉴于掌握的地域不能长期供应所需物资,海威在留下三万兵马监督遏制平贼军的行动后,于十二月亲自率领十余万步骑冒着严寒向南攻击。

www.cmfu.com发布
  短短一个月的时间里,海威军一路攻克州县十七座,各地守军望风披靡,兵锋直逼京畿六州。

www.cmfu.com发布
  丁亥年春二月,塔州陷落,京畿已经对海威敞开了大门。皇帝惊慌之下,不得不命令柳江风率领虎贲、羽林、怯辟三军北上迎击,京师只留下了万余府兵城卫把守。

www.cmfu.com发布
  二月中旬,海柳两军在小余河猝然相遇,柳江风立刻展开兵力,由田恺带领羽林军抢占南侧山峰,虎贲军分占两翼,怯辟军扼住河岸。由于受河流阻隔,无法展开骑兵冲击,海威主动后撤十余里,连营七座暂取守势。

www.cmfu.com发布
  次日,柳江风以怯辟军八百人先行渡河,海威也以铁骑五百击之。战罢半日,双方死伤逾半各自收兵。海威见柳江风不肯贸然渡河,索性再次拔营后撤二十里。三日后柳江风全军北进,背河而营。海威遂遴选精骑三千,自上游八十里偷渡,试图截击柳军粮道。不料柳江风早有准备,于小余河上搭建浮桥六座,往来如涉平地。非但后路无忧,反而将偷袭的三千骑兵赶的七零八落,不得不狼狈的退了回去。

www.cmfu.com发布
  春三月,柳江风物资准备完结,即主动以虎贲军发动进攻。海威守营不出,仅以鹿角地陷弓箭抗击。虎贲军也不贸然强攻,每日只是清除部分障碍徐徐进逼。五日后,海威忽然乘夜自左翼绕了一个弧线发起猛烈突袭,先破营三座斩首千余,却在进攻第四座营寨时遭到柳江风早就预留的伏兵迎头逆袭,损兵两千后被迫脱离战斗。柳军士气大涨,然随后强攻三日未能寸进,右路田恺指挥的羽林军更是被海威拦腰侧击几乎崩溃,幸得怯辟军果断自中路呼应,海威方才悻悻而去。

www.cmfu.com发布
  两军僵持近月,海威军困于粮草辎重转运艰难,只能退守五十里外的景县。柳江风提兵追击,刚刚赶造好攻城器械,却接到皇帝几份急诏,道海威军数万逼近京畿,令其速回军救援。柳江风虽料定是海威的偏师虚张声势,也唯有放弃攻城,全军缓缓后撤,仅以虎贲数千骑兵火速驰援。果然,等到虎贲赶到京师,海威军已消失不见,而各地汇总上来的情报显示,这一股敌人不过只有四五百人。皇帝自知判断失误,但为了天子颜面,还是一口咬定海威军不下数万,柳江风对此的回应,也只有苦笑三声。

www.cmfu.com发布
  三月下旬,柳军重新赶回景县,可此时海威军早已弃城别走,向东击破州县八座,掠得仓禀无数。柳江风衔尾穷追,却因为海威屡屡摆出冒险进击京畿的动作而不得不保持在内线活动。

www.cmfu.com发布
  至四月,海威军休养完成,营中辎重补充齐全,便掉头扑向柳军。两军在马头原展开会战,历时十七日,凡强击、偷袭、火攻、埋伏无所不用其极,骑兵、步卒、弓手、投车悉数上阵,然而在付出了数万人的生命杀了个天昏地暗后,依然无法分出胜负。四月下旬,柳江风见僵局无益,便引军南返,意图屯兵坚城,诱使海威强攻,待其全军疲惫后再行反击。海威却不肯上当,反而分兵三路,向东、西、南三面薄弱处出击,迫使柳江风整顿全军,与其野战。

www.cmfu.com发布
  五月,两军再次会战于洪县附近,柳军先是大胜,击破海威军营垒十一座,斩首逾万,璇又由于羽林、怯辟两军进展太快,与虎贲露出了十里长的空隙。海威抓住机会,向缺口投入骑兵两万割裂柳军的联系,而后率军猛攻羽林、怯辟两军的结合部。战至九日中午,羽林军左翼和怯辟军右翼彻底崩溃,接近八千士卒被海威军四面合围后歼灭。正当海威踌躇满志准备一举击垮羽林怯辟时,迟迟未到的虎贲军在柳江风的率领下已经绕到海威军侧后方,反对海威军形成了两面夹击之势。而在内线,羽林军左翼和怯辟军右翼覆灭后,拉罗舍亲带猛士三千八百人,舍死打通了与羽林军的联系,并在随后的六个时辰里挡住了海威军两万步兵的轮番攻击。等到十日的朝阳升起,虎贲军已有小部人马与羽林怯辟相会,海威见柳军斗志更坚,料已不能全胜,便撤下人马,以万余亲军分作四股,梯次殿后。柳江风整合全军,缀其后两日,猛扑后军十六次,虽劫杀海威军近五千人,却无法彻底打破这条坠后的防线,只好在全军疲惫顶点到来之前停止追击。

www.cmfu.com发布
  经过两次会战以及当中不计其数的大小战斗后,海柳二军都已经陷入极度疲惫中,无论人员、物资皆损耗巨大,谁也无力再发起进攻。于是从五月下旬开始,两人不约而同的选择了停战休兵,这一停,便足足停了两个多月。海威受困于补给不稳,柳江风则忌惮京师防卫的脆弱。筋疲力尽的双方一面拼命补充实力,一面把希望投在了怀州附近的北线战场上。

www.cmfu.com发布
  相比起南线战斗的激烈,北线几乎可以用平静得出奇来形容。起初柳江风认为平贼军在征伐西铁勒后实力大损,除了要求章扬牵制住敌人令其不得南下外并无其他要求。在长达半年的时间里,章扬率领的平贼军与蒋克虎统带的奋威军留守部队之间,除了屈指可数的几次小小摩擦外,竟然没有发生过一起超过千人的交战。然而随着南线两次会战僵持不下,海柳二人同时向北线传达了出击的命令,希望藉此打破眼下局面。

www.cmfu.com发布
  对章扬而言,这实在是个很令人烦恼的命令,除了他个人的好恶外,更重要的是平贼军中始终难以统一态度。作为常年驻防边疆的戍卒,平贼军的将士们与海威部下一样,尝尽了栉风沐雨的辛酸苦楚,历来都很反感朝廷对边军的提防,甚至普遍对海威的反叛抱有同情。而原本隶属烈风军的一些人马,自从听见柳江风执掌兵权与海威周旋的消息,就开始拼命鼓动章扬出兵进攻以为南线策应。

www.cmfu.com发布
  六月中,章扬终于自怀州西进逼近果果山,蒋克虎也尽起手中兵力,屯于果果山前,准备坚决挡住平贼军的进攻。初战的气氛十分诡异,三心二意的平贼将士懈怠的发起进攻,满心以为对手也会和自己一样敷衍了事。对于部下倾向一清二楚的章扬知道自己用口舌不能证明什么,于是便悄悄集结了以烈风军为主的五千铁骑,随时准备投入战场扭转局势。

www.cmfu.com发布
  仅仅是一个时辰,平贼军上下就从自己的鲜血里,领悟到先前得想法有多么可笑。无论他们多么同情海威,可此时此刻,平贼军和海威军,是王师与叛贼,是征讨者与被征讨者。除了生存或者死亡,他们并无其他选择。闪烁着寒光的刀剑,即便面对曾经的战友,也没有一丝一毫的软弱。

www.cmfu.com发布
  勉强再坚持了半个时辰后,担当先头部队的六千名步卒就被海威军完全击溃,非但如此,乘胜而追的蒋克虎被成功鼓舞,挥军直扑章扬的中营,试图一举取得决定性的胜利。但是,此时章扬也松开了五千铁骑颈上的束缚,曾经天下闻名比诸铁勒等族也毫不逊色的平贼精骑红睁着双眼迎着逆流汹汹而上。

www.cmfu.com发布
  李邯吴平亲自上阵,如同两柄无法阻挡的尖刀,穿透了海威军的阵容。等到蒋克虎带领中军赶到最前沿时,两军已似麻花辫般搅杂在一起,丧失了继续打击敌人的最好时机。

www.cmfu.com发布
  眼看着蒋克虎重整队伍缓缓退去,章扬却拒绝了数名部下追击的请求。一旦奔离眼前这片平坦的土地,果果山的附近,并不适合展开骑兵的进攻。面对阵型完整从容不迫的敌人,他没兴趣去做注定不会有结果的尝试。然而他没有想到,正是因为他的这个举动,使得北线的战斗刚刚开始便匆匆的结束。

www.cmfu.com发布
  因为,第二天京师便传来一个石破天惊的消息。帝国右领军卫、振武将军管捷领兵十二万进驻京畿!而随后发生的变故,又让海威和柳江风立刻决定罢手言和。

www.cmfu.com发布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