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风雪夜,归人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七营的营长,身后的孩子

风雪夜,归人 风雨漫城 3771 2019.06.13 14:38

  京安国的都城名曰京安城,皇宫坐落于此,故又称帝都。

  帝都规模雄伟,外城四面各有三座城门。贯通城门的六条大街是全城最繁华的六条大街。往日大街上车水马龙,人来人往,街边各种商铺,小商贩,琳琅满目。作为京安帝国最繁华的城市,人口数量也是突破了百万之数。

  但今天的京安城却有些冷清。昨日还是炎炎酷暑的天气,今日气温骤降,天空中飘起了小雪。街上除了偶尔经过的马车,只有零零星星的几个行人。

  都城有个特别的巷子,叫异人巷,此巷在京安城甚至整个京安帝国都闻名遐迩。这巷子里有万两黄金解一字的看命先生,有不要银子要人头的铁匠师傅,还有那雌雄难辨的帝都第一美人。这些异人异事都让整个帝都的青年才俊对比趋之若鹜。再往巷子深处去,便可以看见一座酒楼,酒楼名曰三宝楼。

  三宝楼有三宝,其一是那号称“色比凉浆尤嫩,香同甘露永春”的松峰酒。其二是每天只做十五只的秘制神仙鸡。最后一宝也是最难食到的美味,就是老板娘亲自下厨做的一碗辛辣美味刀削面。这刀削面可是有钱也吃不到的美味。管你是什么江湖豪杰,书院才子,高官贵人。只有老板娘青睐之人才有机会食得。

  三宝楼顶层没有屋顶,位置较高,视野极好。放眼望去大半个京安城尽收眼底。

  此层本就是供食客一边品尝美酒美食一边可以领略京安城富饶繁荣的美景特供的楼层。往日无不是意气风发的青年才俊,富甲一方的达官显贵。可今日天生异象,这京安城的人都觉得将有大事发生。大多闭门不出。往日人满为患的三宝楼顶层,今日却只有一桌客人。

  小雪稀稀疏疏不停地飘下,坐在顶层的食客是一位正值壮年的男子。一身月牙白的锦袍裁剪合体,身姿精壮挺拔,腰间系着由上百种福字花纹并在尾处一块品质极佳的美玉,虽相貌平平,但是眼底精光流转,无不显示此人身份不凡。此刻他桌面上放着一壶松峰美酒。一整只飘香四溢的神仙鸡。手里捧着老板娘亲自做的刀削面大口的吃着。

  一碗面几口吃完,抓起桌上的神仙鸡,一把拽下一只鸡腿,用嘴轻轻一抿,鸡腿的骨肉便分离开来。肉质无比鲜嫩。一口咬下,外酥里嫩。除去肉香还有一股淡淡酒香,每一块肉入味均匀,吃完后口吃留香。真乃配的上神仙鸡的称号。

  就在这精壮男子大快朵颐的时候,远处房屋瓦砾只上一抹黑影在迅速飞奔至三宝楼。几次闪烁之间黑影便驻立在精壮男子身后。

  反观精壮男子貌似没有发现身边多个人,继续大口的吃着鸡肉。喝着松峰酒。旁边黑衣黑袍的男子也不打扰,如同精壮男子的影子般,就静静站在一旁等待。天空中的雪越来越大。一片片雪花左右摇摆着砸向二人,当雪花距离二人头顶一尺的时候仿佛碰见了滚烫的火炉,瞬间变融化不见了,甚至连水气都没来得及飘散。

  男子吃完桌上的烧鸡,随手抓一旁的白色餐布,擦了擦嘴,又斟满一杯酒。拿起酒递到黑衣人前“天冷,喝一杯。”

  旁边的黑衣男子没有丝毫犹豫,接过酒便一口干了。

  “如何?”

  “好酒。”

  精壮男子起身,黑衣人随行。

  “那小子到军营了?”从这个位置以将小半个京安城尽收眼底。今日京安城银装素裹,别有一番风味。精壮男子在雪中负手而立。天地间的雪花无论如何也无法入了这男子一尺处。

  “禀大将军,他活着到了。”黑影低着头,身体微微有些颤抖,

  “我知道了,我们损失了多少人。”将军没有回头。但是原本一尺不得近身的雪花此时在离这男人三尺开外边被融化消失不见了。

  “禀将军,人字部死了二十三人,地字部的死了六个,天字部的奎狼死了。”

  黑衣男说完后大气不敢喘,浑身微微颤抖,额头上布满汗珠,他承受着来自身前这个恐怖男人身上传来得巨大压力。那如同化成实质的气势,压的他喘不过气来。

  “嗯。”

  “大将军,属下无能,愿受罚。”黑衣男双膝跪地。低着头。

  “起来吧,不怪你。”随着大将军说出这句话,空气中那如同实质般的压力骤然一轻。

  “将军,此次派去的三十人。无一不是被一招毙命,就连引神境的奎狼也是被一招毙命。您说会不会是公主……”

  “呵呵,不会是公主,她是我的女人,我的女人我怎么会不了解呢。”

  大将军此时面带戏谑的打断黑衣人的话眯着眼看着眼前被大雪覆盖着一片银装素裹的京安城少了往日的喧闹,多了一丝干净通透。谁也不知道在这繁荣昌盛的京安城下有着怎样的暗流涌动。

  “师傅啊,你可是真是偏心啊,为了我这小师弟居然出手了。呵呵,既然您老人家出面了,我给你这三分薄面便是。”

  雪依旧在下着。三宝楼顶层的客人不见了,木桌上除了残羹剩饭还有一定刻着虎字的官银。

  与千里之外的京安城大雪纷飞不同,济城今日格外的炎热。天空中仿佛下起了火雨。但这酷热的天气并没有影响乞活军军营内热闹无比的氛围。

  大大小小的军营营房内芬芬传来大笑声,喝骂声,划拳声。

  昨日军粮到营,今日晌午各营将士每人领了一大碗香喷喷的大米。各自又把自己平时用军饷购买舍不得吃的美酒腊肉拿了出来。大家捧着米饭,吃着腊肉,划着拳。喝着酒仿佛过年一样。

  与各大营房热闹非凡不同的是在军营西北角的演武台前整整齐齐的站着一堆半大孩子,领头的孩子约摸十五六岁。身上穿着一件破旧不堪的灰色长衫。一头黑发沾满了泥土。他身后高高低低站着十六七个孩子,最小的孩子也就七八岁。每个孩子都穿的破破烂烂,手里举着一个破碗,碗中装着稀饭。

  “大人,吃饭了。”演武台上躺着的莫言翻了个身继续呼呼大睡。

  演武台前的这帮孩子举着饭碗在这烈日下已近站了近一个时辰了。莫言背对着这些孩子假寐心里非常无奈,就在今早自己还在睡觉突然被那裸着上半身的巨汉拽起来参加什么晨会。然后自己稀里糊涂就成了七营营长。而他手里的兵就是身后这些如小乞丐一样的半大孩子。

  身后时不时传来“咕噜咕噜”的肠鸣声,莫言本就不想当这劳什子营长,想着以这种方式让这帮半大孩子知难而退。谁曾想这帮小东西还真犟。

  “是不是我不吃,你们就不吃?”此时莫言吊儿郎当的靠着演武台的柱子,一只手搭在膝盖上,斜着眼看着眼前的孩子。

  “营长不吃,我们便不吃。”

  “老大不吃,我们便不吃。”

  “大哥不吃,我们就吃。”突然一个不一样的声音响起。瞬间所有人的目光扫了过去,只见后排那个叫柱子的七八岁小男孩顿时不好意思的挠着头,做着鬼脸,随后大声喊道“大哥不吃,我们便不吃!”

  莫言看着眼前这些孩子异常烦躁。“好,我看你们能坚持多久。”随即翻身继续躺在演武台上。

  天空没有一丝风,头顶的烈日仿佛近在咫尺。远处的鸟儿也只敢贴着树荫飞行,生怕被阳光灼伤了翅膀,其他营帐的将士,酒足饭饱早已呼呼大睡。只有这演武场上整整齐齐矗立这一堆小小的身影。

  “普通”终于一个十二三岁的孩子耐不住这高温晕倒过去,手里的破碗掉在地上摔成了两半。碗里的稀饭撒了一地。周围的孩子看着跌倒的同伴眼睛里都露出了担忧的神色。

  “少闻哥,小宇晕倒了,不然我先扶他去营帐吧。”另外一个孩子走到领头孩子面前小声说道。

  “不行,营长大人没发话,谁也不准动。忘记军中的规矩了么?”被称呼为少闻的少年此时脸色惨白,额头鼻尖布满汗珠。虽然这样说,但是视线也时不时的飘向晕倒的孩子。

  就在这时莫言走到晕倒的孩子面前,一把将其抱起。

  “唉,你们跟我来。”

  一帮孩子仿佛小尾巴一样跟着莫言来到七营营帐内。

  “水”一个孩子赶紧将水袋递到莫言手中。只见莫言将水倒在手中,清水入手凝而不散。反手扶住怀中孩子的额头,体内劲气外放。掌中清水顿时化作无数股水雾钻入孩子的鼻口耳中。水雾流转之间怀中的小家伙便悠悠醒来。周围的孩子哪见过这神奇景象,无不兴奋的拍手叫好,心中羡慕异常。

  “好了,现在我命令你们吃饭,吃完饭在营帐里休息!”莫言看着周围被烈日晒的小脸通红的孩子都在看着自己,眼神中没有埋怨,只有异常兴奋的崇拜。

  “大人,只有您先吃我们才能吃,这是乞活军的规矩。”领头的十五六岁少年将七营里唯一一碗满满的米饭递到莫言面前。

  周围的孩子也满脸期待的看着自己。实在没有办法,只能拿起筷子吃了一口。当米饭入口的一瞬间。周围孩子爆发出了欢呼声。

  “营长大人吃饭喽。”孩子一边欢呼着一边拿起手中的稀饭,吸吸流流的喝了起来。有的两三口便将碗中的稀饭喝完,然后不停的舔着晚上残留的饭汤。还有一小口一小口如视珍宝般的喝着。这时那十五六岁的少年,将自己手中的稀饭放到叫小宇的孩子手中“快喝,小宇。”小宇接过稀饭,狼吞虎咽的喝了起来,喝到一半时猛的停了下来“少少闻哥,我记起来了,我的稀饭打碎了。这是你的我不能喝。”小宇一边一边着急的将手中还有小半碗的稀饭还给叫少闻。

  “没事,营长大人说了,一会带我去伙房再领一碗,快吃吧。”少闻摸着小宇的头。汗水顺着他消瘦的脸庞缓缓流下。

  小宇听后半信半疑的将还剩小半稀饭的碗捧在怀中,怎么也不肯喝下。

  看着这群孩子,莫言心里有一种异样的情绪在蔓延,他记得他也有这样的一帮好哥哥。好兄弟。

  “你叫少闻?跟我来。”说完后莫言转身走出营帐。

  “大人。”

  “一会将七营安顿好,拿着这个去城里买点肉食分发下去。”莫言从腰间摸出仅有的一点碎银子递给少闻。

  “大人,这是你的钱,我们怎么能要。”身后少年双手抱拳,有些慌张地说道。

  “让你拿你就拿着,这是命令,还有我命你把我剩下的饭吃掉,一粒不许剩。听见没有?”

  “是,谢大人,谢大人,”

  “行了,你先回去吧。”莫言说完后便朝着军营在走去。

  “大人,稍等。”只见那叫少闻的少年反身跑进营帐,再回来时手里拎着一个水袋。小跑着来到莫言面前。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大人,这里面是半袋黄花酒,谢谢您当我们的营长,以后我们就有了自己的营,有了根。”

  莫言接过酒,头也不回的走向军营外。

  此时他是乞活军七营的营长

  此时他身后有一帮孩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