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重生之凤翱来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彼一时此一时

重生之凤翱来仪 提南 2044 2019.08.27 17:52

  苏枝曦忙吩咐将人请进来。

  稍作梳洗,便在内院大厅见到了余吟月。

  余吟月今日着一身浅蓝色襦裙,头发挽了个寻常的发髻,簪了几朵玉兰,颈脖处落着一对珍珠耳环。

  放眼望去倒也娇俏可爱。

  苏枝曦边走边道,“怎今日这么早来了?”

  余吟月见苏枝曦,忙起身笑道,“若是寻苏姐姐玩,是早了些。但若算是给姐姐道喜,可就算晚的了。”

  苏枝曦听她另有所指,浅笑着也不应答,侧头吩咐程情上果点。

  “苏姐姐在黄府一舞成名,如今在外可是一桩美谈。”

  苏枝曦抬手招呼着余吟月吃茶点,淡笑道,“不过一支寻常的舞罢了,不经你这般夸。”

  说着自己也就着茶,吃了块桃花酥。

  “我可没有言过其实,黄府之后,姐姐可当真是一鸣惊人。”

  余吟月一边往嘴里塞吃食,却也不耽误说话。

  “这不,今日我便来当说客来了。”

  “今日怀远坊有花车出行,平日里与姐姐往来不多的姑娘们在如意馆定了位,怕贸然来请过于唐突,便要我来做说客,请姐姐一同前去。”

  唐风开放,虽有门楣之见,却无男女大防一说。

  所以官家姑娘与公子,平日往来无事,也多结伴相游,去东市西市看个热闹也有,相邀赏花斗诗那些更是常事。

  而且从周皇开始,朝廷重文轻武,当今圣上更是喜文厌武,好音律。

  所以各官家小姐皆以文采,情操为上佳。

  才华出众者,皆有意交往之。

  苏枝曦那日在黄府一舞惊人,余吟月今日来约,倒也是意料之中的事。

  只是黄府的事虽然她用姚姨娘搪塞过去,可到底林氏心有不满。

  此时外出会友,只怕令她们更为不悦。

  林氏母女狼虎之心,她又位于人下,不得不低头,这时候与她们硬着来,绝非上策。

  苏枝曦想拒绝。

  却又想自己已有多年不见京都之景,确也心痒的很。

  几番推诿而余吟月又极力劝说之后,才半推半就道,“我先去禀了大娘再说。”

  说完,叫上程恩一起朝着林氏的住处而去。

  院外只见几个粗使的下人。

  苏枝曦让人去报,等了一会儿,只见昙泗出来。

  昙泗交手道,“夫人正在礼佛,若是姑娘没甚大事,便先回吧。等未时再来。”

  苏枝曦听了,明言道,“大娘心怀慈悲我不好打扰,烦请你转告大娘,大都督府长史之女余三姑娘来寻我出玩,人在外院不好久等。”

  昙泗面无表情回了句,“待奴向夫人禀明。”

  转身便进了屋去。

  又是半个时辰过去,苏枝曦等着也是无聊,带着程恩在屋檐下寻了处阴凉的地方站着。

  两人低声低语,有一搭没一搭聊着闲话。

  程恩朝院中一角努努嘴,压低声音道,“姑娘你瞧,那擦拭水缸的婢女一个缸沿来来回回竟擦了不下五遍。”

  苏枝曦顺着程恩的方向望去,果然瞧见一个满脸倦意的丫头,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漫不经心的擦着缸沿。

  “还有西南角扫地的,那么点树叶,从咱们进院到现在都还没扫完。”

  苏枝曦转眼看去,也同程恩说的无差。

  便低声叹道,“就连大娘的眼皮子底下,也不少浑水摸鱼的人。更不谈整个苏府了。”

  “姑娘何须叹气,如今天下尸位素餐的事比比皆是,哪里只是一个小小的苏府如此。”

  苏枝曦不曾想程恩心境如此通透,忍不住朝她投去一抹赞许的目光。

  正要再说,便听有开门声。

  昙泗走了出来,依旧板着脸,朝苏枝曦交手道,“夫人说,姑娘如今是个有主意的人,不必每事来问,自己拿主意就好。”

  苏枝曦柔声道,“曦儿谢大娘体恤,既如此曦儿便不打扰大娘了,代我请大娘安。”

  说罢,便带着程恩慢步离去。

  路上程恩压低着声音道,“我看大夫人这话大有深意,姑娘可要万事小心。”

  苏枝曦点头示意,低声道,“这段日子你多留意府上的事,永平坊那边就不要去了。”

  “喏。”

  应了余吟月出去,她自然高兴,当下便欢喜的挽了苏枝曦的手,一道往大门处走。

  门外停了一辆暗棕色四方马车,四四方方没有过多的装饰,只在门旁不起眼处有个斑驳的“余”字。

  车夫撩起车帘,余吟月先一步跨了进去。

  苏枝曦站在车前,小心踩着马凳,谨慎的往里头走着。

  进到车内坐下时,还有“咯...吱...“的老旧的木头摩擦的声音。

  余吟月倒是习以为常,见苏枝曦坐稳后,高声朝车夫叫道,“去如意馆。”

  末了还大大咧咧的给苏枝曦一个灿烂的微笑。

  车内没有软垫子,遇上颠簸的路,马车一个上下,便颠的苏枝曦屁股疼。

  苏枝曦强忍着痛,假装惬意的撩起车帘看着车外,余光偷偷瞄了眼余吟月,见她皱着眉左右扭了扭屁股,想来也坐着不大舒服。

  过了开市的时间,人也进了各坊各市采买,买卖。路上便没有什么人。

  于是车夫赶路更快了些,又是一个颠簸。

  苏枝曦疼的头皮发麻,只求着这如意馆快一些到。

  余吟月怕也是被车颠簸的不行,便想着说点什么转移注意力。

  “姐姐可知,黄姐姐的婚事已定下了。”

  苏枝曦自然知道。

  前世黄娅雯也是在及笄之后与太常寺少卿三子周宇文结了秦晋之好。

  黄娅雯心系少年才子裴之寒,自然是瞧不上周宇文,日积月累与周宇文自生嫌隙。

  加之周宇文本好女色,做世家公子之时便常流连于烟花之地,习惯了女人的阿谀奉承,怎受的了黄娅雯的脾气。

  婚后不久两人便闹的家犬不宁。

  最后两家人都被逼的没了办法,商议了和离。

  只是经此一事,黄娅雯悍妒的事,也成了世家姨婆们茶余饭后的话题。

  自是没有人再敢去向黄府提亲。

  不过,这些事苏枝曦不能与外人道。

  于是,苏枝曦故作惊叹道,“当真吗,是什么时候的事啊?”

  余吟月笑着说,“前天我听阿娘说的。”

  余吟月忽而凑近,神秘兮兮的窃笑道,“听说起初黄姐姐不愿意,还以死相逼。后面被关了三天柴房方才消停。”

  苏枝曦低着头摩挲着腰间的配件,似漫不经心道。

  “与其心有怨恨地嫁给周宇文为妻,倒不如心甘情愿的相夫教子。说到底都是自己的一辈子,活的好坏都是自己在受。”

  只是这样委曲求全的道理,放在未经人事的姑娘身上,自然难了一些。

  否则又哪来年少轻狂一说。

  好在这话也不必再往下谈。

  马车停下,车夫在外道,“姑娘,如意馆到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