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重生之凤翱来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遇见

重生之凤翱来仪 提南 2191 2019.08.04 19:01

  宁远山见众人多数赞许苏枝曦的言论,忙气急败坏道,“你这是诡辩!老夫说的是器皿,何时与你讨论过酒水的好坏?”

  “大人言辞是如饮尿,我答你此非尿,又何诡辩之处?我不是品酒人,大人亦非品酒人。且这葡萄酒本非我唐之物,乃是西域的特产,大人若是要与我品酒,那我只能问大人,可有去过西域诸国,可知这酒出自哪处酒庄,又能否品尝出哪一年葡萄的质量更佳?”

  苏枝曦歪头一笑,只做无可奈何道,“若你皆答不上,又怎能分辨出好酒好尿之分?信口开河,不是放屁又是什么?”

  宁远山被苏枝曦问到语塞,挠头半日想不出对策。

  他这种顽固腐朽的性格,在年轻人中最是讨人厌。

  于是见状如此,只消片刻便有人起哄道,“朝议郎是输了,怎不见跪地服输呀?”

  “可不是,方才还趾高气扬的要人姑娘家拜他,怎到自己头上,就像没发生一样?!”

  “朝议郎,倒是跪一个啊。”

  “跪一个...跪一个...跪一个...”

  苏枝曦半眯着眼,像是局外人一般端着酒杯细细品着杯中的酒。

  既不出门解围,也没有刻意追究。

  于她而言,事情最后结果是跪还是不跪都没差。

  宁远山终究是丢了脸,她为上辈子的自己也算是出了口气。

  宁远山见众人情绪高亢,看情形是不跪不行。

  但男子汉大丈夫,跪天跪地跪父母双亲,跪天子,岂有向黄毛丫头下跪的道理。

  可话是自己说的,茬也是自己找出来的,若不跪,这事传言出去,肯定会落人话柄,被人笑话。

  于是一时间左右为难。

  苏枝曦瞥眼看了看,开口道,“这是官家内院又非朝廷大堂,我与大人不过对品酒之事意见相左,各持自见。虽说大人辩输了,苏女受的起你这一拜,但男儿膝下有黄金,苏女更愿意当做是我与大人开了个玩笑。大人以为呢?”

  宁远山听了苏枝曦的话,慌慌忙忙地朝苏枝曦作了个揖。

  众人见当事人愿意息事宁人,便只将宁远山嘲讽了一番做鸟兽散去。

  待众人稍散,宁远山便悻悻然的溜出了园。

  白仙有言,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这话落在重生的苏枝曦身上是再好不过了。

  青春华少,容颜姣好。

  前途虽茫茫,但活过了糟糕的一生,重生后的每一口空气,于她都是甜的。

  更何况,现在的情况是,阳光普照,美酒佳肴,清风拂煦,春风得意呢!

  这般想着,苏枝曦又是几杯美酒下了肚。

  余吟月见她喝的急,又想起她才苏醒不久,怕落下头风,便开口劝道,“苏姐姐少喝点,酒大误事,可别让人看了笑话才好。”

  苏枝曦听了余吟月的话,撑着头直笑道,“笑话?人生在世应当求的是个痛快,不然便是白活了一世。好妹妹,听姐姐一句话。活就活个明白,别到死还在后悔,那才真是白活了。”

  想起前一世所受之凌辱...

  苏枝曦缓缓将眼睛闭上,掩盖住眼中的厉光。

  不明苏枝曦话中深意的余吟月,一脸不惑地朝苏枝曦看去。

  只见星光斑驳间,她一脸悠闲的闭着眼,精致的五官上,泛着细细的绒毛。

  素雅的襦裙将她皮肤衬的胜过白雪,整个人都是懒散的,靠着一支手单撑着。

  而后微微睁眼,意味不明的朝着余吟月瞥了一眼。

  再自顾自的斟酒,自顾自的笑,这个模样落在树荫里,有斑驳的光打在她的身上。

  她就像误入凡尘的仙女,迷的人转不开了眼。

  余吟月由心而发,“苏姐姐,你可真美!”

  苏枝曦听了余吟月话,脸上笑意更甚。

  前世,遇见李承载以后,她常懊悔自己这张脸太过耀眼。

  不过现在,她不会了!

  就在两人惬意闲处间,有声音由远而近。

  “玄恒说是此处热闹,拖着我过来,远远瞧着好像是苏家的妹妹,到这一看果然是你。“

  苏枝曦已喝了微醺,听人说话声音耳熟,却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倒是余吟月,一双杏眼忽而等着老大,含笑不语的盯着她身后,一手捂着嘴一手朝着她身后的方向指着,只差没有尖叫出来。

  苏枝曦侧目过去,瞧见一袭青衣少年,负手而立,如芝兰玉树,繁华于他,不过是清风拂煦,过后,便又是淡泊遗世的模样。

  或许是因为情窦初开,又或许是因为裴之寒翩翩少年与她是自幼的情谊。

  前世的她,对裴之寒是极度迷恋的。

  苏枝曦记得从前程恩问过她,到底喜欢裴之寒什么。

  她想了许久,答她,“你问我喜欢之寒哥哥什么,便是问鱼儿喜欢水什么,鸟儿喜欢风什么。若是它们明白了,我便也明白了。”

  那时的她,总做着能与裴之寒执手白头,相伴到老的美梦。

  可梦就是梦。

  苏枝曦收敛着心头的阵痛,原本眼中的哀怨转瞬即逝,就连与她对视的裴之寒,也以为是阳光闪在她眼中,而使自己产生了她对自己存有怨恨的错觉。

  “裴公子。”

  苏枝曦兴致寥寥的唤了他一声,又回过头继续小酌着杯中的酒。

  一向被苏枝曦纠缠惯了的裴之寒,见她对自己这样疏离的态度,一时还不适应,整个僵在原处,不知该坐下还是该走开。

  被僵住的不止裴之寒一人,还有与他同行过来的大理正三子,林玄恒,和坐在苏枝曦对面的余吟月。

  “呃…”

  林玄恒迟疑了片刻,张着嘴不知道该怎么办。

  倒是余吟月机灵,连忙咽下口中的瓜果,说道,“裴公子快坐,刚才姐姐同我还在聊着你呢。”

  裴之寒顺坡下驴,虚邀了林玄恒一起走到木桌前坐下,微微笑道,“是嘛。不过方才我一路走来,倒是听苏妹妹被人称赞的最多。”

  裴之寒话毕,林玄恒也开口说道,“苏家姑娘正应了那句,不鸣则已一鸣惊人。言辞犀利,让人听着都觉过瘾。”

  苏枝曦侧目而去,自然知道来者何人。

  不过知道归知道。

  就此时而言,她还是本分的做好了一位初见世面的姑娘。

  疑声问道,“公子是?”

  林玄恒收了折扇,大方笑道,“在下林玄恒,方才见姑娘与人辩论,才思敏捷,便求了子寒兄为我引荐,苏姑娘莫怪我唐突的好。”

  苏枝曦只淡淡的笑了笑,不紧不慢道,“原来是林公子。”

  四人闲坐着,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苏枝曦说的少,听得多,裴之寒也只有在偶尔两个问题上,发表着一两句自己的见解。

  好在林玄恒和余吟月两人,一人问的话,一人答的快。

  外人看着也算是热热闹闹的,不显尴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