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半劫小仙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救命恩人

半劫小仙 o滴神 2107 2010.06.24 02:24

    “咦?”段岑峰带着齐欢飞了半天,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慢了下来,他脸色有些怪异地盯着前方。

  不光是段岑峰,就连齐欢这么神经粗大的人都发现事情似乎有些不对劲,因为一柄二十多米长三米多宽的漆黑色巨剑正朝两人面门劈来,巨剑划破长空,空中划出一道暗紫色的光带。

  只不过一眨眼的时间,那剑竟然就来到他们两个面前,段岑峰脸色一变,随手就把齐欢扔向巨剑,自己侧身退出老远。

  看着那柄巨剑距离自己越来越近,齐欢下意识地闭上眼睛,这次可是在劫难逃了,这算不算是天灾啊!

  不过想象中自己被劈成两半的情景并没有出现,齐欢只感觉自己腰间突然一紧,下落的身子又被人给提了上来。

  “呀,没死。”劫后重生的感觉真是美好,如果不是现在还不明情况,齐欢很想仰天长笑三秒钟。

  “你很想死?”低沉又带了点儿魅惑的嗓音在齐欢耳边响起,齐欢猛地睁开眼,听声音本以为是上次那个面具男,谁知道竟然是墨夜。

  “怎么是你?”齐欢没想到竟然是墨夜救了自己,想到刚才那惊天一剑,齐欢现在都感觉后背发凉,能劈出那一剑,这个墨夜到底什么实力啊!

  “很失望?”墨夜挑眉。

  “当然不是,就是感觉有点儿惊讶。”如果是齐欢遇到这种事情她肯定会有多远躲多远,大多数人恐怕也是这样,她只是没想到墨夜竟然会来救自己,如果刚刚他那一剑没有逼退段岑峰,恐怕现在两个人真是要变成同命鸳鸯了。

  “不用太感激,顺路而已。”墨夜一手抱着齐欢,侧过头往后扫了一眼,然后嘴角上扬,带着齐欢御剑远去。

  墨夜他们走了大概半个时辰之后,三名蜀山长老跟东源才来到刚刚齐欢被救下来的地方,只不过他们只找到一具面目全非的尸体。

  “这,这不可能。”远远看见那尸体,东源的脸色顿时变得惨白,平日里的沉着冷静全都抛到脑后,他死死地盯着那具尸体一动不动,全身抑制不住地颤抖着。

  “东源!”站在东源身旁的元郢长老看见他的表情之后在他耳边喝了一声,这一声让东源猛地吸了口气。他再定睛一看才发现,那尸体根本不是齐欢,看穿着竟然是掠走齐欢的段岑峰。

  “多谢元郢长老。”刚刚如果不是那一声,东源早就被心魔入体,轻则经脉紊乱,重则法力尽失。

  “你的心乱了。”元郢长老扫了东源一眼,眼神锐利,似乎在责怪东源。

  “弟子知错。”东源垂下头,心跳似乎平静了下来,还好,不是她就好。如果这具尸体真的是齐欢,他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师兄快来看,这竟然是段岑峰的尸体。”先过去检查尸体的长老元怙在翻看尸体上衣的时候,突然开口说道。

  元怙的话将其余几人全都引了过去,这时元怙从尸体上衣里翻出了一块巴掌大小的黑色令牌,令牌上没有任何多余的纹饰,只有一个数字“七”。

  “是段岑峰的身份令牌,看来这尸体的确是他的。”元郢接过令牌仔细看了半晌,终于确认。段岑峰来自魔道暗血盟,在暗血盟里所有人都不允许拥有名字,数字就是他们的名字,如果杀掉你前面的数字,你就可以取而代之,魔道的残忍嗜杀在暗血盟中表露无疑。

  那块令牌就是身份证明,没有了令牌任何人都不会承认你的身份,所以段岑峰就算是死也不会遗失这块令牌。

  “一击毙命,直接毁掉元婴,好狠的手段。”查过尸体之后,元郢的脸色并没有好看哪去。因为段岑峰给掌门吃的是一种剧毒,只有独门配置的解药才能够解毒,不然元初的下场就是元婴自爆而死,现在段岑峰死了,而他身上并没有找到任何解药。

  还有一点就是齐欢原本是被段岑峰抓走的,如今段岑峰被杀,杀他的人实力很显然比他高出许多,这就证明齐欢落到了那个人的手里,想要救齐欢更是几乎不可能的。

  如果可以,蜀山并不想得罪青云派的人,齐欢毕竟是在蜀山被人抓走的,如果他们没能救回人,青云派很显然不会轻易放过蜀山。

  不过这些所有的事情齐欢全都一无所知,她现在唯一能够做的就是用尽全身力气像八爪鱼一样死死缠在墨夜身上。什么男女授受不亲,在现在这个情况下,她唯一的感觉就眼前好多星星在转。

  “到了。”也不知道到底飞了多长时间,墨夜的飞剑总算是停了下来。他收回飞剑之后,低头扫了眼黏在自己身上的齐欢,声音很是平静,似乎对这种事儿已经习以为常一样。

  “我腿软。”齐欢也想离墨夜远点,无奈心有余而力不足,她是真的感觉自己的两条腿完全没有一丝力气,只能倚着墨夜。

  “去客栈休息休息吧。”墨夜弯腰将齐欢打横抱起,他看见齐欢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眼中闪过一丝诧异。他知道齐欢腿软并不是因为恐高,而是因为刚刚从死亡线上活过来心有余悸而已。

  一个从来没经历过生死的年轻女子,在事后竟然只是腿软,她的胆子比自己想象中的要大许多啊!

  “哎~~真是麻烦你了。”齐欢这辈子从来没被男人这样抱过,这次体验了一把感觉还真是很好。不过她怎么说也将近一百斤呢,墨夜抱着她竟然好像没什么感觉似的。

  “不麻烦。”墨夜似笑非笑,这个时候吃亏的人绝对不是他。

  半天之后,齐欢坐在床榻上,咬牙切齿恶狠狠地诅咒墨夜。这个混蛋男人刚才竟然没告诉她他们在小镇里,而且还是最繁华的那条街上。刚刚她被墨夜抱着走进客栈的场景,这会儿怕是已经传遍整个镇子了。

  ——————————、

  最近考试实在是太频繁了。。。欠下的以后会补上。。希望大家表介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