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半劫小仙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二章 前往阴山

半劫小仙 o滴神 3010 2010.07.27 23:13

    鉴于那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师兄的骚扰,齐欢在无法确定他身份的前提下直接祭出仍然没有修补好的地网,将那个人给捆了起来。

  因为能够证明他身份的三个老头都没了踪影,唯一有可能知道他是谁的仙子师兄最近还出了青云山,而灵云子跟灵风子根本不知道自己竟然还有这么个师伯。所以在一切都没有明朗的前提下,原本是准备给小师妹一个惊喜的花乾子很不幸地被自己的小师妹给吊在忘忧峰的果树上晒了好几天。

  花乾子刚刚被吊起来的时候心里还在偷笑,自己一个化神期的修士,哪能随随便便就被捆住,可是等到他上了树才发现,捆自己的人修为的确是不怎么样,可是捆住自己这张网倒真是大有来头。

  他不认识地网,但他见识过劫雷,知道这上面的雷纹里都蕴含着相当数量的劫雷,只要他妄动一下,估计自己这一身皮囊也会被劈个外焦里嫩。

  所以当虚空子出关的时候,回到忘忧峰第一眼看见的不是自己的宝贝徒弟,而是那个已经快被吊得脑出血的师侄。

  “师兄喝茶。”虽说是场误会,不过齐欢终归是对同门师兄不敬,真要是挑她点毛病估计最少也得让齐欢在枯首峰面壁好几年,好在花乾子并不记仇,齐欢这杯谢罪茶喝下去之后他也没再跟齐欢计较什么。

  “乾子啊,前段时间你不是说在归墟修炼么,怎么跑回来了?”虚空子手里端着茶杯,里面并非茶液而是果汁。一山的果子没人吃,忘忧峰上是人丁稀少师徒俩人胃口都不大,而青云派里其他弟子是根本就不敢吃,齐欢种的东西,先别说是什么品种的,光是上头顶了齐欢两个字大家都躲得远远的,更别提吃果子了。

  上次齐欢拎了一筐梨去送给那些外门弟子吃,结果差点把人家小姑娘吓哭了,齐欢回来还纳闷了好久,自己也不吃人,至于见到她就手脚发麻全身哆嗦么!

  与其看着满山的果子烂掉,还不如榨果汁呢,所以最近青云山上的饮用水全都变成了各种果汁,掌门下的命令,谁都不敢不捧场,好在这果汁味道不错,没有弄出人命来。

  “师叔,您说的前段时间已经是一百年前的事儿了。”花乾子满头黑线,自己这师叔一修炼起来就两耳不闻窗外事,根本不记得时间过去多久。

  “啊,距离你上次回山原来已经过了一百多年了,怪不得我看你好像有点老了。”虚空子点点头表示理解。

  “……”花乾子一个手心不稳,茶杯的边缘被他捏掉一片瓷,他承认自己已经一千多岁了,的确不是太年轻,可是用师叔用这个老字来形容也太过分了点。

  “师叔,我这次回来是有件事儿要告诉您的。”花乾子勉强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清了清嗓子,神色变得有些严肃。

  “嗯?什么事儿?”虚空子有些诧异地问。

  花乾子虽然修为不是太高深,当然,这是与他比较,但花乾子这个人做事向来胆大心细,如果不是大事儿他根本不会回到门派里来找人。

  其实齐欢一直不知道的是,虚阳子和虚灵子他们之所以都把徒弟赶出山门还有另一个原因,他们两个收的这些徒弟大多身份都有些问题。比如花乾子,他的父亲就是个魔修,他父亲生前与虚灵子交好所以在父亲死后拜了虚灵子为师。

  虽然这些事情都极为隐秘,但要是被人知道了毕竟对青云派不好,所以这些弟子们到了元婴期之后便纷纷离开青云山,一是他们有了自保之力,再者他们也不想让师门因为自己受到任何拖累。所以这青云山上才没有几个人认识花乾子,事实上只要他们自己不说,虚空子他们不讲,任何人都不会知道他们其实是青云派的弟子。

  至于花显子为什么会留下,那天泣师走了之后齐欢才知道,原来自己这个师兄竟然也被下了绝杀令,但只要他不出青云山就没有生命危险。要是只有他一个人,他当然不会怕,但是身边多了一个喜爱的女子,花显子不想让她担心,所以才在青云山上住了这些年。

  两天之后,齐欢跟着师兄花乾子还有师傅虚空子一道离开了青云山,赶往阴山。

  那天花乾子带来消息,说是三百年前飞升成仙的天剑门掌门绝剑留下的仙府被人找到了,据说那仙府里有他飞升之后留下的一切天才地宝,就连他那柄仙器上品的劈天剑竟然也在里面。

  在修真界有这么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凡是发现仙人遗留下来的仙府,大家都可以进去碰碰运气,至于能捞到多少好处则是各凭本事。

  虽然绝剑是天剑门的人,但他飞升之后留下的东西却没有指名道姓说要给谁的,自然是大家分了。其实据齐欢猜测,还是因为天剑门的实力不行,不然哪个门派敢去闯人家掌门的留下的仙府。

  原本花乾子是准备自己去看看的,可是后来听说那柄逆天神兵劈天剑竟然也在,心里就打起了算盘。冲着那柄仙剑去的人肯定不会少了,他一个化神期的修真者,实力说高不高说低不低,碰上同阶的修士或许能够轻松取胜,可是要碰上渡劫期的呢。所以他才回来找虚空子商量,毕竟自己的这位师叔实力摆在那里,就算他不动手放在那里也是一尊大佛不是。

  主要是他知道自己师傅也快要到了渡劫阶段,手上要是握着一柄上品仙器成功率会大大增加,他也知道渡劫的时候没办法帮师傅什么忙,但这柄仙剑却可以帮得上忙。

  当然,这些话花乾子一直放在心里并没有说出去,虚空子会去纯粹是被齐欢撺掇的,齐欢记得灵云子跟她说,当初先天火灵就是被绝剑拿走的,要是他在飞升之前没有把先天火灵用掉,那东西最有可能就是留在了仙府里。先天灵体有多难见到一面虚空子也是知道的,一听说徒弟修炼需要他当然不能放过这个机会。

  其实齐欢心里还有一个小小的盼头,他毕竟也算是天剑门的人,虽然可以说是个奸细,不知道这次能不能在绝剑留下的仙府里看见他,他们两个已经分开半年多了。

  阴山距离青云山的距离不短,就算是三个人都坐在虚空子的葫芦上一刻不停的赶路也需要三天才能到得了阴山,听花乾子说距离仙墓出现的时间还有九天,所以这一路上几个人倒也没有心急。

  这天夜里,齐欢实在是因为坐了好几天的葫芦再也受不了了,强烈要求找个客栈好好睡上一觉。这两天她晚上都是睡在虚空子的葫芦上的,虽然葫芦上也挺宽敞的,可它毕竟是个露天的,齐欢一直很担心自己睡醒了之后就会发生什么中风现象,要是歪个鼻子咧个嘴她以后还用不用嫁人了。

  虚空子说过不过自己徒弟,只能趁着天还没有大黑的时候把齐欢和花乾子给放到了一个小镇上让他们两个好生整顿一番,他自己则要去拜访一个隐居阴山的老朋友,说是明天跟花乾子他们在阴山口会和。

  虚空子走了之后,齐欢跟花乾子进了小镇,说是一个小镇,不如说是一个小山村,这山村距离阴山也只有百里距离,估计是因为常有人在这里打尖歇脚,村里竟然也有一家小客栈。可是花乾子去敲门的时候却并没有人应声,敲了半天也不见有人回话,这时候天已经渐渐暗了下来,虽然不到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步,或许因为没有月亮的原因,齐欢总觉得这小镇有些过于阴森了。

  过了好一会儿都不见客栈有人回话,花乾子只能无奈地朝自己师妹摊摊手,“天公不作美。”

  “师兄,你有没有觉得这里太静了点。”齐欢吞了吞口水,小声对花乾子说,周围都是茅草房,被风一吹还会发出奇怪的声响,齐欢觉得自己这些年虽然胆子打了好多,但是她毕竟还是个女人,仍然会怕鬼的。

  听齐欢这么一说花乾子的表情也有些奇怪,他的修为比齐欢高,夜视能力也比较好,刚开始进村的时候他并没有注意到,可是现在他才发现,周围那些房屋似乎已经好久没有人居住了,门框上都已经结了好多蜘蛛网,除了这间客栈之外。

  “我们先进客栈看看。”花乾子吸了口气,抬腿刚想把门踹开,那客栈的大门突然自己敞开了。

  来开门的是一个干瘪的像核桃一样的老太太,那老太太颤颤巍巍的拿着一个油灯,看她走一步摇两下的模样齐欢也就明白为什么过了这么久才有人来开门了。不过这老太太的形象,还真跟鬼故事里的人物有一拼啊。

  “师妹,这里不对劲,小心点。”看齐欢抬腿就要进客栈,花乾子急忙把她的胳膊拽住,在她耳边小声吩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