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半劫小仙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师兄酿的酒绝对不能喝

半劫小仙 o滴神 2201 2010.05.28 19:34

    非常时期,青云派所有弟子都处于忙碌阶段,唯有齐欢感觉自己闲的似乎都要长草了。没办法灵风子怕她帮倒忙,求她不要乱动,其实齐欢真的是要帮忙的,可惜没人相信。

  虽然修炼是个耗时间的活儿,而且她也比较热衷,但是虚空子警告过她,在没有到渡劫期之前,万万不能在白天修炼,否则将太阳之精吸入体内会毁了夜灵体,所以,齐欢无聊了。

  在山门里逛了好大一圈,最后齐欢决定去后山找她那位唯一一个留在山门里的师兄。

  这位师兄是她师叔虚阳子的三徒弟,平生只喜欢种种花养养鸟什么的,每次提到他虚阳子都说他不学无术,不过齐欢可不这么想,这三个老头一个比一个精,要是真的不学无术虚阳子肯定不会收他为徒。

  青云山的后山基本没有人会去,除了刚刚入门的弟子,需要到后山砍柴挑水历练。平日里后山除了山中鸟兽的叫声,是听不到人声的。

  齐欢的这位师兄就住在后山的落花谷中,说来她的这位师兄也是个风雅的人,听说当年根本没有落花谷这个地方,她师兄硬是造了一片桃花林出来,据说方圆十多里都是桃花。也不知道人家那桃花吃了什么激素,竟然一年到头花开不谢,也不怕累死。

  绕过登天崖拐上七八个弯,再走上一段崎岖的山路,齐欢走算来到落花谷中。站在谷口,齐欢直勾勾地盯着那满眼的桃花,硬是没敢往里走。

  不是她突然变得矜持了,而是前段日子不小心闯进去,差点被这里的幻阵困死,还好最后被人发现放了出来。

  “师妹啊,你怎么有空来师兄这里玩啊?”齐欢还在站着发呆,原本排列整齐的花树随着男子的嗓音飘来,瞬时间移到两旁,让出一条小路来。

  小路中间,一个身着冰丝天魄纱衣,身材颀长的男子从山谷中迟迟走来。

  “哎,人面桃花相映红啊!”自从来到青云山,齐欢已经对自己还算姣好的面貌失去了信心,她很担心继续这样下去,自己的自尊心会被打击到。

  齐欢经常怀疑,虚阳子是不是会什么妖术,比如说春天种个美男,秋天就收获一堆美男什么的,不然他徒弟为什么一个个都是红颜祸水级别的,连徒孙都祸国殃民,还让不让身为女人的她活了。

  不过唯一破坏整体美感的就是他手上竟然还拎了个大扫帚,齐欢摇摇头,长得这么美还不注重形象,活该遭天谴。她绝对不是嫉妒,她只是心里不平衡而已~

  “仙子师兄。”见到花显子之后,齐欢赶忙笑着迎了上去,随口就是给人家取的外号,不过花显子也不介意,笑吟吟地将齐欢带进谷中。

  要说青云派中值得齐欢鄙视的地方绝对不少,但最让她难以接受的当属称号问题。也不知道虚空子他们三个老头当年是怎么想的,偏偏她们这一代就要以花开头,齐欢的道号就是花欢子,花欢——花环我还花圈呢。

  她还不是最悲催的一个,这位仙子师兄才惨呢,好好的一个大男人,被人叫成花仙子。不过貌似整个山门里,也只有齐欢有这个勇气叫他仙子师兄了。

  “师妹怎么没去找师侄他们?”将齐欢带到自己居住的庭院里,花显子继续拿着扫帚扫地上厚厚的一层花瓣。此时院子里已经堆了好几大堆桃花瓣了,一堆堆粉红色的花瓣放在一起煞是好看。

  “他们忙嘛,师兄啊,你扫花瓣干嘛?”

  “酿酒,桃花酒。”花显子扬眉轻笑,眉眼间竟是*,让齐欢看得小心肝一阵噗通。

  “!难道师父他们喝的那个据说很珍贵的桃花酒都是你酿的?!”齐欢怀疑这位师兄出不了山门肯定跟那几个好酒成痴的老头有关。

  “是啊。”

  “这么多花瓣,一个个洗干净很麻烦吧……”齐欢发誓,她只是好奇而已。

  “谁说我要洗了。”花显子笑容灿烂,露出的一口白牙让齐欢感觉到一股阴气。亏她还以为这位师兄是个纯良之辈,实在是她太不了解任性了!

  这丫的连给自己师傅的东西都敢做手脚,分明就是一披着人皮的狼,亏她还以为这是个小绵羊。她还是太纯洁!

  “师伯要渡天劫了吧?”花显子漫不经心地将一堆堆花瓣抱起来,然后扔到院子角落里碧绿色的大缸里。

  “是啊,还强迫我去观礼,真没人性。”齐欢小声抱怨。

  “渡天劫很快的,小半天就好了,不会像上次一样。”上次齐欢的事迹可是传遍了整个青云派,不过是碍于掌门的警告每人敢讨论而已。

  “是哦,师傅渡完天劫就要闭关,我又要被抛弃了。”齐欢嘴上说得可怜,脸上可是一连可怜的样子都没有。

  她们这一代弟子向来都是被散养的,青云山之所以能发展着这么好,多亏她师叔虚阳子有两个好徒孙,要是没有灵风子和灵云子在,估计青云山早就解散了。连师傅都不知道自己徒弟跑哪去了,有这样的门派么!

  “呵呵,大师伯不是送你撕空绫了么?”花显子对于齐欢那点小九九可是明白的得很,“虽然撕空绫攻击力并不是十分高,却也是一件极品法器了。”

  “咦,师兄也知道撕空绫啊!”

  “这么好用的法宝我当然知道,最适合在背后阴人用了……”

  于是,接下来的两个时辰,齐欢都是呆坐着听花显子给她讲解该怎么用撕空绫来阴人。半个时辰后,齐欢已经出了满头大汗。一个时辰后,齐欢看花显子的眼神已经转为敬畏,这人绝对是猥琐流的师祖。两个时辰后,齐欢终于忍不住,跑了。

  齐欢跑得没影了,一条拇指粗细,全身如碧玉一般的青蛇爬到花显子肩膀上,“也不怕教坏你小师妹。”青蛇口吐人言,清脆的嗓音如甘泉中的流水一般悦耳。

  “呵呵。”花显子笑的有些尴尬,他只是一时没忍住而已。

  不过随即一人一蛇都僵住了,因为齐欢又一脸尴尬地跑了回来,“嘿嘿,不好意思内急,麻烦指下茅房位置。”

  花显子随手一指,齐欢赶忙跑了过去。

  ……一片树叶打了个旋打到花显子脸上,他低估师妹的承受能力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