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有个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章 学会了精髓

我有个国 又东三百里 2332 2019.06.20 23:38

  也就是夏国这屁大点地方,就这么多点人口,凭借那十几条大鱼,夏刺才能夸下这样的海口。

  请一国所有的人吃鱼宴?

  人多一点,无论那个国君他都做不到啊。

  不过今日收获颇丰,夏大王也真是高兴。

  “王后,王后,你快看寡人弄了些什么回来。”

  夏刺还是带着薛舟以及其余人等把捕捞上来的鱼给带回来了,至于其他人,还在那水潭边守着。

  回来之前,夏刺命人将水潭又重新给放开了。

  再等水静下来,再有一段时间,估计又有大鱼进入。

  到时候又可捕鱼。

  当真是一本万利。

  这些,不用夏刺来操心了。

  王后带着小环脚步匆匆忙忙的走了过来。

  “大王可算回来。”

  刚说完话,看到满满当当的一筐大鱼的时候,两人同时都惊呼起来。

  “怎么有这么多大鱼?”

  夏刺哈哈大笑。

  他无需多说,薛舟就一头汗水的同时,满脸喜色的就将那前因后果给说了一遍。

  直叫眼前这二人惊叹不已。

  “捕鱼竟然还有这样的法子?”

  “大王真是太厉害了。”

  “大王神勇。”

  这后一句是小环说的,眼里就差没冒星星了。

  夏刺微笑。

  “寡人说了要吃鲜鱼,自然就要吃鲜鱼了。王后还要劳烦你一事,寡人已经吩咐下去了,今日无论如何,要让我夏国上下人人都有鱼肉,人人都喝鱼汤,这事情,还需王后操持。”

  听到夏刺讲这话,王后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迟疑,这就道。

  “大王放心,奴这就安排,保准妥当。”

  “那就劳王后费心了。”

  王后一礼之后,就开始指挥薛舟将鱼放进膳房。

  同时又让小环奔走出去,到外出去传其他人进宫。

  说是传令……

  其实就是到村里喊两声。

  那嗓门要是大些,保准远在地里劳作的夏国人都能听到声音,没办法夏国就那么大一点。

  很快就能把人召集起来。

  也正是如此。

  那小环人刚出了皇宫的篱笆院。

  就喊了起来了。

  “大王有令……”

  这一声大王有令,多半让其他人都支棱起来耳朵来了。

  膳房之中,在王后的安排下,薛舟将鱼放好,倒是有些不舍。

  这些鱼如果给他一人吃,再配上两筐咸菜都吃多久?

  “王后,这么多鱼要是全部都宰杀了,舟觉得怪可惜的。不如留几条大鱼,放于后花园之中,留待陛下日后享用?”

  听他这么说,王后轻笑。

  “你当大王弄这些鱼是为了什么,大王身为一国之主,那自然是夏国之仰仗,大王先于民,自然是为民着想!再者说,我夏国人困苦,大王又怎会为一己私利呢?”

  “就是有些可惜。”

  王后又道。

  “好了,大王不是还留司徒在那河边守着,河中有鱼,自然能逮的了这么多,那就自然还有。

  只要河水不枯,水中鱼不绝迹,这鱼啊,怕是我夏国有的享用!”

  薛舟开心的笑了。

  按照这法子来说,这倒是真的。

  小环外出传令,还没喊来其他人,倒是把大司空给惊动了。

  之前小环喊了司徒,大司空还在宴客,一时半会的时间,是没办法脱身。

  可是这才多大一会的功夫,夏大王竟然弄来了这么多鱼回来。

  就算是梁国权布老儿还在。

  大司空也管不了哪么多了。

  他来的路上找小环问的细致,就已经知道夏刺用的是什么方法捕鱼的了。

  等到大司空见到夏刺的时候,当即拜倒。

  “大王此法犹如天人,大王神慧乃是我夏国之福,是夏民之福啊。”

  老头激动的都不行了。

  据说这鱼一条小的都有好几斤重,拢共有十几条。

  算下来,差不多一百斤的鱼了。

  这得是多少肉。

  可是激动过后,老头赶紧又道。

  “大王,臣有一请,恳请陛下准许。”

  “大司空有什么请求,不妨说来寡人听听。”

  “大王此法神妙,臣恳请大王允我夏国上下都用此法在那河边捞鱼,一旦如此,我夏国人人都无需再忍饥挨饿,甚至再多富余还能拿去发卖,换来更多的东西!”

  老头口水喷的到处都是。

  说的是慷慨激昂。

  他在说的时候,夏刺注意到了他的小动作。

  大司空一条腿在另外一条腿的小肚子上蹭了蹭,可能是太痒了。

  “大司空的腿毛有点长的。”

  夏刺想着,容易沾灰。

  “寡人……”

  夏刺说话的时候试图站起来。

  可是人还没站起来呢。

  砰。

  这手上本来是借助面前的案牍用劲的,谁知道可能是劲大了,一下子把这案牍给按的塌了下来。

  案牍一阵散落的声音。

  这可就尴尬了。

  夏刺如果没记错的话,碎国开国一百多年了,这案牍是从老太爷哪里传下来的。

  “是穷了点。”

  夏刺暗叹了口气,这案牍本来就摇摇欲坠,现在终于坚持不住了。

  这才想来,夏大王都没一样像样的物什。

  就这一个摆的上台面的,这还塌了。

  夏大王装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道。

  “大司空所说,寡人允了,你且去将夏国精壮都去河边捕鱼,告诉他们,所获可留为己有。”

  “臣遵命。”

  大司空高兴不已。

  这就要退下,临走之前小心翼翼瞧那多看了两眼。

  “大王,臣看这案牍只是散了,还能拼装的上,要不老臣用这裤腰带将它捆上,大王再凑合凑合?”

  “……”

  “嘿!”

  大司空在大殿之内使着劲,嘴里还呼和有声。

  他一只手拉着裤腰带,一条腿蹬在案牍上,还在跟夏刺说话。

  “大王放心,经臣这么一捆,谅这案牍不敢再造次,说不定还能再用三十年。”

  夏大王忽然不知道说些什么。

  张嘴哑然半响。

  “大司空有心了。”

  夏刺实在是不想看了,抬步走出了大殿。

  “你胆敢咬我!你身为司寇又如何?舟还是陛下的侍卫呢,这般羞辱,舟今日定然要与你不死不休。”

  薛舟与人动了手。

  他说这话的时候,还有狗吠传来。

  夏刺三两步赶紧走了过去。

  “怎么回事?”

  就看到那地上薛舟与夏国司寇,一人一狗在那地上缠斗起来。

  狗咬着薛舟的衣衫,使劲甩头。

  薛舟急了眼,伸手就去抓黑狗那胯下要害。

  要不是夏刺即使出现,这两者,怕是得有个好歹。

  不过这薛舟手段当真是阴损了一点…

  有这么打狗的吗?

  夏刺开了声,这一人一狗才算是撒开对方。

  薛舟站起身来愤愤不平。

  “拜见大王!请大王为舟做主,舟刚才瞧见司寇早前夺了鱼藏于国库之中,臣找它讨要,司寇非但不给,还冲舟恶语相向,言辞激烈甚是难听。”

  “汪汪汪。”

  司寇也不甘于后。

  当然,它说的啥,夏刺也听不明白。

  “它骂你了?”

  “正是。”

  薛舟义愤填膺的说道。

  “怎么骂的?”

  怎么骂的?

  薛舟学了出来。

  “汪汪,汪汪汪?”

  夏刺听完顿时怒喝。

  “它当真是这么骂的?简直岂有此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