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有个国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2章 赵王这条鱼

我有个国 又东三百里 2385 2019.07.29 22:28

  “咦?夏王这是何意?为何要往后退上一步?脚下为何踉跄?”

  “呵呵。迎面春风来,最使人安难。”

  “好句,好句!但夏王这句子不合适啊,现在正值炎热的夏季,正是榻上酣眠无需被,玉手与足好纠缠!”

  “……”

  夏大王脸色悍然一阵通红,表情也变得严肃。

  “一好可为字,子子书难言。”

  “诶?夏王难道不知,双子是为孖,两女可为奻?”

  夏大王气急。

  “寡人不好男色,凭你赵王如何劝。”

  赵王脸上神色猛然一变。

  “你……”

  看那神情,悍然是被羞辱了一般。

  赵王的衣袖猛然抖落了出去,又惊又怒。

  “告辞!”

  便往那车马走去。

  夏大王神色之间可见一丝轻松,拱手。

  “不送。”

  夏大王掉头就走,那赵王登上了车辇。

  下一刻似乎便要不欢而散,可是也在霎时,夏大王停下脚步。

  那赵王也将上了台阶的一条腿,抽了下来,两人不约而同的回头。

  对视一眼忽赵王沉吟开口。

  “寡人最近有意纳妾,也不知谁家女子合缘。”

  夏大王一愣,整个人尴尬起来。

  赶紧深吸了一口气。

  “赵王来都来了,不如吃了酒再走?”

  那赵王笑了起来。

  “寡人正有此意啊。”

  “那这榻?”

  “嗨,正是寡人带来送于夏王之物,还未使过,夏王可莫要嫌弃。”

  “寡人先谢过赵王。”

  “夏王客气。”

  “请?”

  “请!”

  两人释怀一般,大笑着一同冲着夏王宫走去,离得近了,赵王还下意识的想要拉住夏大王的手臂。

  但手臂刚抬起来,便猛然想到何事一般,又赶紧离得夏大王远了一些。

  夏大王笑着拱了拱手。

  好悬这心落了地。

  这是个误会,赵王没他想的那么不堪。

  两位大王接连而去,徒留一地夏与赵的人物目瞪口呆。

  刚刚发生了什么?

  那念出来的难道是诗句?

  还有夏王说的那男色,令人心头古怪。

  夏大王引着那赵王到了夏王宫,一路上赵王啧啧称奇,两人一阵寒暄,丝毫不见之前的那般尴尬。

  夏大王客气道。

  “夏国不比赵国,来此做客,要委屈赵王了。”

  赵王摆手道。

  “诶,夏大王说的这是哪里话?赵国也非立国之初便是这般富余,寡人也不过是承蒙祖上福音,话又说回来,这般处境倒也别有一番风味,田园风光可尽收眼底,国事也无需如何劳烦,实在令人羡慕。”

  夏大王微笑着点了点头。

  羡慕?

  他倒想与赵王换上一换。

  “拜见赵王。”

  王宫大门外,梁寒在此等候。

  王后不在,躲在那王宫之中避嫌。

  “太子客气。”

  “请赵王进宫。”

  “好,好。”

  夏王宫真的寒酸,一步跨进大门就算是进了王宫之内了,不如赵王那王宫还有一个进院。

  便是进来了之后,整个王宫就一览无余。

  但这赵王脸上没有任何的瞧不起的样子,更是没有什么鄙夷,反而好奇四处打量。

  “咦,这可是桌椅?”

  后花园旁早已备好了酒菜,那酒菜都放在那桌子上面,用那白瓷盛的。

  桌子旁还有凳子。

  都是那竹子编织而来。

  赵王没能第一眼就瞧见那桌子上的事物,倒是先看见了桌椅板凳,惊奇的同时扭头冲着夏大王问询。

  “不错。”

  赵王朗笑道。

  “前些日子我赵国骑士告知寡人,说是班城有人做出来了名为桌椅板凳的奇物,与案牍大为不同,那桌子可以用来摆放物什,那椅子虽说奇怪,但用来休惬远比席地而坐来的舒坦!

  寡人很是好奇,就令人从班城买了一些回去,未曾想夏大王这里竟然也有。”

  夏大王还未张口。

  梁寒道。

  “好叫赵王知晓,这桌椅板凳的物什,便是我大兄奇思妙想所作之物,那班城不过是抄袭而已。”

  “竟有此事?”

  梁寒的话,当真让赵王愣住了,不敢置信的看着夏大王,这是正儿八经的没能想到的。

  反应过来,赵王唏嘘道。

  “哎呦,竟然是夏王的大作,寡人提来作了嫌,不过实在是没能想到啊,能做出来这些物什来,夏大王果真巧妙简直令人赞叹啊。”

  完后赵王又道。

  “唉,早知如此,寡人从班城买什么啊,便是那劳什子所谓楠木的桌椅板凳再好,也不过是抄袭之物,那能比的上夏王这始者来的更有意义?”

  夏大王听闻夸赞本来还很高兴的,但随后赵王一个楠木出来,便让夏大王嘴角好生抽搐。

  不错,这桌椅板凳是他夏大王创造出来的。

  但那楠木,他用不起。

  “哈哈,不过是偶得之物不值一晒!赵王快落座,快落座,说来夏国家小业小实在寒酸,赵王来此未能分而食之,还请莫怪!”

  “诶,夏王说的哪里话。”

  在夏大王的盛情邀约下,赵王顺势坐在了板凳上。

  可是刚落座,赵王愣住了。

  瞧他愣住,夏大王眼中就带着笑意了,毫无疑问却是这赵王瞧见了那盛菜的瓷器了。

  趁着赵王愣神的功夫,夏大王不慌不忙坐了下来。

  梁寒在姐夫坐下来之后也跟着坐下,他知姐夫宴请这赵王的目的,索性坐下之后也不多言。

  垂手而已。

  看了半晌功夫,那赵王总算是有了反应。

  “夏王,这……这……这是?”

  耽搁了那么长的时间,瞧见赵王这语无伦次的模样,夏大王就像是瞧见了那咬钩的鱼。

  “哦,赵王说的是这道菜啊,此乃糖醋排骨!”

  这糖醋排骨做的夏大王很是心疼。

  上次奖励的调料真的不多,白糖也是其中之一,这一道糖醋排骨,将那本就不多的白糖差一点用尽。

  但,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

  虽说明知道赵王问的不是这个,但夏大王还是故意。

  “不是,寡人的意思是……”

  “赵王说的是这道菜?这道菜没有什么稀奇的,只是小炒肉而已,不知合不合赵王的口味。”

  “寡人说的是这个……”

  赵王的眼睛来回在碟子上打转,又在面前的那瓷碗上打转。

  “嗨,此乃红烧鱼,都是炒菜。”

  只见夏大王笑道。

  “夏国虽不比赵国富裕,旁的不敢说,但这膳食的手艺绝对是独一无二,想必赵王应当不知晓何为炒菜才是。”

  便等夏大王说完,赵王深深的吸了口气,静静的将碗筷放在了桌子上,他深情的望向了夏大王道。

  “夏王答非所问,但寡人也算是看了出来了,赵王每每言夏国不如赵国,不错,寡人确实将养了几个骑士,国中颇有一些盈余。

  但今日算知,如何也比不上夏王,寡人上次以为那青瓷已经沾沾自喜,可谁知,夏大王盛放膳食的竟然都是白玉,而且质地竟然如此的好,实在令人感叹。”

  夏大王笑了。

  对嘛,你说清楚嘛,你得提出来才好让人解释啊。

  非得另夏大王装模作样一番。

  夏大王故作惊奇。

  “白玉?何来白玉?”

  赵王反问。

  “这盘子难道不是?”

  “嗨,寡人还以为赵王说的是什么?就这盘子?赵王焉知,这可不是劳什子白玉。”

  赵王急切问。

  “那这是何物?”

  夏大王抿嘴一笑不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